重生之我是万历 第二卷 我的王朝 第三十四节

在笑声中 收藏 2 38
导读:重生之我是万历 第二卷 我的王朝 第三十四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5/


“冯保!你居然造反,你对得起先帝,对得起哀家吗?”

梦里的李太后怒目圆睁的一声大吼将冯保惊醒,一股潮湿霉烂之味扑鼻而来。

“老爷您醒啦!”耳边传来张一受的声音。

“一受,徐爵那斯….”冯保本想问徐爵怎么样了的话刚一说出就停住了。他看清了眼前的景像,这些景像他是何等熟悉,多少被他所害的人就都曾经在这关过,那些人进来后就没有人再出去,现在他们好像一个个又活了过来,正在四处大声的嘲笑着他。

他知道徐爵完了,他也完了!

“哎,一受,咱家对不住你啊,徐爵那斯害了咱们啊!”冯保说罢又重重的叹了口气,脸上毫无光彩。

张一受没有接话,拿起边上的碗捧到冯保面前:“老爷您昨夜晚饭就没吃,饿了吧?先吃点吧”

冯保看着碗中的奶水,又看看边上几个碗中盛着的精致糕点,他还没想通其中原因,说道:“万岁爷待奴婢不薄啊,可惜咱家没管好徐爵那斯,竟做下此等大逆之事,奴婢愧对万岁,愧对太后啊”

说罢,两行泪珠挂了下来,接过碗,蹒跚的跪倒地上,将碗中奶水一饮而尽,接着拜叩于地,已是泣出声来。

张一受看着冯保因抽泣而不停颤动的后背,他知道冯保老了,不管曾经如何风光,但这一刻他只不过是一个老人,一个等死的老人而已。他是一个有情义的人,冯保对他的好,他会记得,若不是大义使然,若不是皇命难违,他昨夜就想将冯保带出京去,躲起来,从此好好侍候他终老。

可现在他还能做些什么?

昨夜私自给冯保下了蒙汗药已是有违皇命,还不知道皇上会如何处置自己呢?除了为冯保最后安排一次早餐外,难道去告诉冯保是自己背判了他吗?以冯保向来的自负,那无异于当场要了冯保的命,还不如就让冯保抱着对皇上的感恩之心走吧,可皇上会替自己隐瞒吗?

张一受深深的吸了口气,又呼了出来,将冯保从地上扶起,拿过一旁的糕点递给冯保:“老爷,吃点实的吧,光喝水不顶饱”

冯保拍了拍手上的灰尘,从碗里拿起一块糕点说道:“这水晶糕啊,当年还是咱家从民间习得制法教给裕王府膳房的,皇母太后可喜欢吃了,万岁爷小时候也喜欢,后来长大了,许是吃的多,慢慢的也就腻了”

说着将水晶糕凑近嘴边咬上一小口,吮在舌尖上,舍不得吞下,闭着双眼,想起与万历儿时的种种景像,两行热泪流了下来,含着那一小块水晶糕,含糊而又哽咽的说道:“万岁爷今日还记得为奴婢备下水晶糕,奴婢心足矣,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看着冯保将嘴里的水晶糕未经咀嚼就吞了下去,许是太过激动而使喉管变的紧了,水晶糕一时却卡在了喉间。张一受忙一手扶住,一手在冯保后背揉拍着,对于冯保这时还有着这般美丽的幻想,在他看来或许是冯保的一种福气,冯保若是以前就有这样的心思,又何至如此呢?

冯保缓过气来,自嘲的苦笑一声:“兴许上天也觉得奴婢不应该受此皇恩吧!一受,纵是万岁有心保下咱家,咱家也不敢苟活,且外边的那些人也不会放过咱家,这一劫,咱家是逃不过了。但,你与这事无干,咱家不能让你跟着受难,我一定会跟万岁为你求情,你大可放心”

张一受有想着自己的心思,没有接话,只是一个劲的继续为冯保揉拍着后背。此时,这东厂诏狱大门处响起一声唱:“皇上驾到!”

张一受扶着冯保一起跪下接驾,万历带着王德走到这间监室外站定,隔着纯铁制成的栏围看着跪下的两人。

“奴婢冯保恭请圣安,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冯保唱道。

万历没有开口,也没示意让二人起身,就站在那看着冯保。对于他来说,如何对待冯保,虽没有原来万历那般有旧情可念,但心情也是复杂的。如果单以冯保所做的事,按着大明律法,就是自己此次不存心害他,担上死罪也是在情理之中。但,以大明朝的祖制传统,大凡位至冯保这般高的太监,多数都是让他们去守陵,或者是给皇帝自己建坟墓去,基本上不会被判死罪,更不会担上造反的罪名。可现在随着自己的到来,冯保原有的历史命运就此发生改变,而这一点都是自己一手有意促成的,纵是皇帝身边的人,

一名守卫搬来一张椅子,王德接过,挥挥手让其退出,自已将椅子放在万历身后,万历坐下说道:“冯保,你可知徐爵等一干逆贼现就押在“地”字号牢内?”

“奴婢管束不严,至使徐爵此贼犯下如此大逆之罪,奴婢罪该万死!”冯保说道很激动。

万历听后痛心的说道:“哎,大伴,这是朕最后一次如此唤你了,有何未了之事要朕为你做的吗?”

冯保早就知道自已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听万历说完倒也坦然:“万岁还能如此唤奴婢一声,奴婢羞愧难当,奴婢甘领一死,万岁莫再为难。奴婢卧室琴架中藏有私册一本,将历年各色人等送与奴婢之物,都详实记录,这就算是奴婢最后替万岁办的差使吧,奴婢只有一事相求,就是望万岁能放过奴婢府中下人,让他们各自安生”

“朕答应你,你要与母后一见吗?”万历说道,当然,他并不想冯保见李太后,费如此多的周折,其中一个目的就是不希望李太后插手此事,免的多生枝节。可他必须要这么做,好让王德与张一受二人觉得他是一个重情义的人,而且他猜准冯保不会答应。

冯保抬起头来轻轻一笑:“谢万岁,奴婢实在没脸见皇母皇太后,就请万岁帮奴婢给娘娘带句话,冯保下辈子愿再为奴为婢侍奉懿尊”

说着冯保看向万历身后的王德说道:“奴婢以后就再不能侍候万岁了,望万岁能以天下苍生为念,克尽天子之责,成我大明盛世,也希望这世间不会再有我冯保这样的人!”

在场三人都明白,这些话实际上冯保是说给王德听的,意思是告诉王德他以后不在了,希望王德以后要好好的忠于皇上,为皇上办好差事,同时也提醒万历,不要相信身边的人,让另一个跟他一样的人出现。

站在万历身后的王德冲着冯保微微点头。

“起来吧”万历看着二人谢礼站起,看向张一受说道:“张一受,朕既答应大伴不再责罚,你这就跟朕走吧!”

张一受是冯府的管家,冯府下人可走,但管家毕竟是属于亲信,这等大罪是如何也难脱干系的,而且现在张一受就跟自己待在同一牢房之中,也可说明皇上也是要下罪于他的。冯保正想着如何为张一受另外求情,没想到万历却先行放过张一受了,他还以为这是皇上念他的情义格外开恩所致,于是激动的跪下说道:“奴婢谢万岁恩典,一受,快谢恩”

张一受听命跪下谢过万历,接着向冯保叩了三个响头:“老爷,一受不能再侍候您了,您要多保重!”

“走吧,咱家无憾了!”冯保说着又看了一眼王德。

王德依然只是微一点头,叫来守卫打开牢门,张一受再次叩头,这就跟着万历离开诏狱。最终,谁也没把实情说出,也没人怀疑这不是实情。冯保以为万历这时候就带上张一受是为了去拿那本帐册,而万历三人却是为了让冯保走的开心些。

冯保虽然将会比原来历史中提早三个月死去,但这次他会走的很开心,也算值得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