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三国志 卷四 徐州 第五十四回 大战沈阳

kinghappycat 收藏 8 4
导读:梦想三国志 卷四 徐州 第五十四回 大战沈阳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007.html



第五十四回 大战沈阳


公孙度连败四阵,损失了四员大将,而且个个死在战场之上。现在,别说公孙度已经无将可派,就是还有武将能用,他也不敢让他们出阵单挑了。

虽然损兵折将,但公孙度手下仍然有数万士兵,其中包括数千骑兵,骑兵中还有收编苏仆延的乌丸骑兵,战斗力不可小觑。

到了这个地步,公孙度实在已经没有退路了,武将之间的对决宣告失败后,他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人马能在群殴中扳回一局。公孙度略一思忖,先派出了全部骑兵出战,希望能借助乌丸骑兵的冲击力获得首次胜利。

公孙度的骑兵们很快就准备完毕,冲向了陆军的大阵,冲在最前边的,就是乌丸骑兵。

可是,情况再次出乎公孙度的意料之外,陆军大阵中居前列的重步兵方阵却向两旁散开,露出中间宽大的通道,似乎是为后面的什么人马让开道路似的。

随后,公孙度感到远处隐隐传来一阵沉闷的震动,似乎大地都开始颤抖。公孙度也曾经担任太守,有少将的军衔,自然配备有望远镜。他突然想到一件事,连忙举起望远镜仔细观察。事情不幸让公孙度所猜中,果然是陆军的重装骑兵出场了!

在前一天晚饭后的圆桌会议上,王琦和众将已经研究好对策,一旦公孙度出动骑兵,则派遣重装骑兵予以重创。

武将对决的时候,周仓已经带领重装骑兵开始准备,战士们已经列好队形,只等待王琦下令,立刻穿戴盔甲,上马出战。

王琦和将领们站在临时搭建的将台上,公孙度的骑兵刚一调动,立时落在了众人眼里。郭嘉马上操起电话,向周仓下达了准备出战的命令。

周仓也有一段时间没有率众出战了,这次跟随王琦出征,一直在憋着劲,打算建立功勋。接到郭嘉的命令后,立刻传令下去,骑士们随即在侍从的帮助下披挂整齐,跨上战马,等待出击的命令。

看到公孙度的骑兵杀了过来,王琦让司号员吹响冲锋号。周仓听到号声,拉下面甲,当先开始冲锋。重步兵方阵也闪开了通路,让重装骑兵通过。

公孙度虽然早就耳闻重装骑兵的厉害,但既没有亲眼看到,又觉得自己在王琦援军到达之前就能掌握幽州东部和整个东州,因此,没有把重装骑兵的存在当作主要问题考虑。等到打起仗来,屡屡失利,忙忙碌碌,更忘了重装骑兵这一码事。如今,亲眼看到乌云般杀过来的重装骑兵,才突然想起传说中重装骑兵的巨大威力。但是,这时,自己的骑兵部队已经出发,就算想叫回来,也不见得赶趟,也只好听之任之了。

陆军将台上,一片轻松气氛,王琦和众将悠闲地看着重装骑兵出阵,都认为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杀戮而已,只等着周仓凯旋。等到重装骑兵全部出发之后,郭嘉命令徐庶和丁点各自带领两个轻骑兵师出发,担负起保护重装骑兵两翼的任务后,也坐下来观战。

重装骑兵犹如大海波涛一般,汹涌澎湃地滚向公孙度的骑兵。望着杀气腾腾的重装骑兵,跑在前面的乌丸骑兵情不自禁地想到逃跑,可是,在这样参战人员数以千万记的战场中,谁能说离开就离开?在两侧的乌丸骑兵,还能侥幸偏离方向,有可能溜之大吉,位于中间的骑手却只能向前冲锋,不能击败敌军,等待他们的除了死亡,还是死亡。

双方的距离迅速接近,周仓平端战锤,发出了攻击的信号,众骑士随即照样平端战锤,准备好与敌人接触。

很快,重装骑兵撞上了敌军,战锤撞在敌人缺少保护的躯体伤,发出一声声骨骼断裂的可怖声音。公孙度的骑兵一个个被撞下战马,就算没有立刻丧命,也难逃被战马踏为肉泥的命运。

公孙度望着自己的骑兵惨遭屠杀,看到不时被战锤撞飞起来的己方士兵,不由得万分沮丧,连望远镜都几乎举不动了。

随着工业的发展,望远镜已经不再是稀缺物资,在场的高级将领们个个都有。他们和公孙度一样,眼看着这幕惨剧,却毫无办法。就算麻余这样的年轻气盛之辈,也不免魂飞魄散,不敢言勇,更何况其他人了。

用不了太长的时间,重装骑兵就把公孙度的骑兵屠杀殆尽。没有死在战锤下的,也难逃两翼杀来的轻骑兵的十字弓和各色单兵武器。战场上,死尸狼藉,血腥弥漫,失去了主人的战马到处乱跑。

在轻骑兵的护卫下,重装骑兵绕了个圈子,返回大阵后方,侍从们一拥而上,为骑士们卸下盔甲,更换战马,准备下次出击。

重装骑兵和轻骑兵返回大阵后,司号手再次吹响了冲锋号,命令步兵方阵发起进攻。

公孙度和叛将们都听得懂陆军的号语,知道敌人马上要主动进攻,再也顾不上哀悼刚刚损失的骑兵了,忙着组织步兵迎上去,和敌人的步兵肉搏。公孙度练兵的方案,都是沿用的陆军体制,只不过缺少穿云弩和战马,只能以步兵为主,而且,步兵作战时,也排成方阵出战。

单从步兵人数来看,公孙度这一方仍然占据着很大的优势。公孙度看到步兵之间的大战即将开始,心里燃起了最后一丝希望,盼着能依靠人数上的优势反败为胜。

不过,这个问题王琦也早已认识到,因此,步兵只前进了很短的距离,就停止前进,严阵以待。

公孙度却就陆军停下来的现象得出了一个错误的结论,就是陆军担心人数不足以和己方匹敌,因此停下前进的脚步。重新兴奋起来的公孙度立刻命令全军继续前进,意图一战成功,消灭陆军的步兵,报仇雪恨。

双方步兵逐渐接近,可是,陆军的方阵仍然纹丝不动。公孙度心中暗喜,下令步兵开始加速。在公孙度的催促下,所有步兵倾巢而出,迅速逼近陆军的重步兵方阵。

王琦和众将站在将台上,冷静地看着逐渐逼近的敌人,大家不时交换着意见,等着敌人进入射程后,好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直到敌人开始加速,跟在重步兵方阵后面的第4军的霹雳车开始了发射,石弹呼啸着飞向了敌人的步兵方阵。其中,间或有若干炸药包也在敌阵中轰然爆炸。与此同时,各军的弩手也同时开始了齐射。

公孙度知道穿云弩的厉害,吃了大亏之后,更是连夜拼凑了一些大盾,让步兵们尽量得到保护。这到不是说公孙度突然良心发现,开始关心士卒的死活,而是生怕士卒减员太多,对战斗力影响太大。不料,除了三棱箭以外,陆军居然调动了霹雳车出阵,而且还发射了炸药包,这些可不是任何盾牌能抵挡住的。

公孙度已经下定决心,要破釜沉舟,和陆军决一死战,因此,无论陆军的火力多么密集,他还是逼迫士卒们冒死前进。终于,前锋冲过了霹雳车和穿云弩的阻碍,和陆军的重步兵方阵撞在一起。

虽然公孙度的步兵也以步兵方阵出战,但武器、防具都差得多,训练也不足,看起来貌似的方阵,一旦交手,真是处处落于下风。好在公孙度的步兵确实人多,一时之间,双方缠战在一起。

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许久,在令狐翀的率领下,第3军的补充兵投入了战场,公孙度在人数上的优势立刻不复存在,胜利的天平很快就开始向陆军这一方偏转。

随着陆军各骑兵师的相继投入,公孙度的失败更是不可逆转,全军溃败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战斗后期,公孙度的士卒有不少开小差逃命,这不但削弱了公孙度军的战斗力,更打击了全军的士气。公孙度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士卒逃跑,但实在无力予以追究,只能得过且过,坚持一时是一时。

到了下午,持续了将近一个白天的战斗终于接近了尾声,战场上除了零星抵抗以外,公孙度的大军非死即伤,彻底失去了战斗能力。为数不多的全须全尾的士卒,也都跪在地上乞求投降。

为了完成对敌人的包抄合围,王琦把近卫军也派了上去,力求围歼敌人,尤其不能放过首恶,以免还要耗费精力去进行追缉。对于王琦的这种做法,程昱坚决表示反对,王琦拗不过他,这才留下了一个骑兵师护卫将台。程昱还担心兵力不足,又从第4军调回了一些步兵,加上杨永带领的童子军见习学员,一起戍守中军。

由于轻骑兵的出击,妄图逃跑的简位居、麻余父子没有得逞,被抓了回来。公孙度自己决心战死,但他还是打发公孙恭逃命,并让卫演陪着儿子一起逃跑,不过,他们同样没能逃脱。

柳甫战死在乱军之中,贾范和公孙珩被捕,也被带到了将台下。公孙度本想自杀,但还是被陆军战士生擒活捉。至于苏仆延,本就不良于行,躺在后帐养伤,自然无法逃离战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