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二部 三十三 卫队改组(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15.html


次日,潘得高与陶光宇两人在金丁和文英的陪同下向琉球国首府首里城而去,叶子青则和卫杉回去向那霸附近中国人居住集中的一个村子金密村看看,只留下了林童录看家,因为此处扔在那霸港范围之内,不能公然活动,林童录便安排几个排长分散带领各自的兵们坐坐恢复性训练,又让自己营里出来的排长,他的一连老连长,使用最为顺手的郭廷军带着几人在精通闽南话的士兵陪同下到港口去查看地形,自己便和几人去调整58式机枪去了。

且说叶子青和卫杉回带了几人着便装在琉球那霸当地驿馆役卒的领路下,迤俪向金密村而去。这金密村在中国东南沿海也是能叫出名号来的,虽是一个小村,却能和琉球国的都城首里城及名港那霸相提并论。非为别的,乃是这金密村历代以来便是中国人在琉球的群居村所,可以说是琉球国的“唐人街”了。

是时不但琉球人来中国的很多,什么使臣呀,留学生呀,水手呀,商人呀,便是中国人也有不少到琉球去的。他们有许多在琉球是世代居住。而且他们在琉球都是集中居住,绝大多数居住在金密村内。当然这些在琉球的中国人虽然世代居住于琉球,但是并不忘记了自己乃是来自于中国,在琉球仍然是说中国的语言。当然,他们这些人主要是来自于东南沿海,大部分人所谓的中国话也就是他们的方言,其中又以闽南话居多。而长期和琉球人的交往中,琉球人也多多少少能说上些闽南话,这也是特遣分队来琉球前找懂闽南话的战士并且集体学习闽南话的原因。自然,这些人在教育后代上也是采用了中国人的传统做法,并且在孩子们长大以后想方设法的把他们送回中国去学习。当然,这些在琉球的中国人回到中国后一般是进不了在北京的国子监的。能够进入北京国自己的人都是琉球的王公大臣们的后代,他们回到中国后,一般集中在福州学习,而且通俗的有一个称呼,叫做“勤学人”。在中华共和国成立之后,也断断续续的有琉球人前往中国留学,这时候便不论是琉球人,还是在琉球的中国人,一般都是在北京了。当琉球使者在北京斡旋请愿的时候,实则中国政府已经秘密的召集在北京学习的从琉球返回中国的居住在琉球的中国后裔了解了情况,并有一人作为通事随着特遣分队又来到了琉球。当然,要到金密村,让这个叫做洪仰汉的带路便可,但是琉球的役卒见有中国来使出行,那是一定要鞍前马后的,即使是叶子青再三要求不要张扬,他们也是派了六名役卒伴随,生怕中国使者有什么不便。要是按照那驿馆馆长的意思,那可是要大张旗鼓而行了。

出了驿馆,沿着平缓的山道,渐行渐远,海鸥的鸣声已是不再盈耳,转过一个山包,一个绿树掩映的大村落出现在眼前。洪仰汉来的路上已是话语非常之多,这时看到了村落,竟是双膝一弯,跪了下来,俯身亲吻着道旁的泥土,呜呜咽咽的抽泣起来。俄尔有蹦了起来,高声欢呼,一路蹦跳着跑了下去,倒把几个役卒给吓了一跳。

叶子青笑道:“这个学生娃,想是今日回家,欢喜的什么都不顾了。”卫杉回道:“昨日晚间,这小子便几乎睡不着觉,要是按照他的意思,恨不得晚上就走才好。”

洪仰汉跑了一段,回头招手,大叫道:“快走,快走呀。”

叶子青道:“得,咱们也别磨蹭了,反正就在下面,快赶两步吧。要不,这小子还不得急出一头冷汗?”

这几日进了村子,仿佛便似回到了中国,尤其在村头有一个祠堂,还有一座文庙,简直和中国一般无二。他们这些人来的时候穿的是琉球人的常服,进了村子,羽扇纶巾,竟然是典型的明代时候打扮。这些村民似是已经对外来的琉球人见惯不惯,及至到了近前,洪仰汉叔叔大爷的一喊,村里人才哄传起来,到中国留学的洪家娃子回来了。还没有到洪家,村子里已是人声盈耳,都聚到洪家来了。说来也巧,这洪家,在金密村是大族,洪仰汉的父亲,还是这一族的族长。看看人多,洪老汉索性要把人都请到祠堂。毕竟留学回来这是满门荣光的事情,烧香祭祖,昭告祖宗,更是中国人的常理。洪仰汉连忙俯耳说了几句,洪老汉面上顿时喜笑颜开,朝着叶子青深深一躬,道:“官爷且请少坐,老汉去去就来。”留下大儿子陪着,欢天喜地的去了。

通过交谈,叶子青了解到,在这个琉球岛上并非只有一个金密村,共有三个,但是以那霸附近的这个为最大,全村共有三百来户,一千多口人,洪姓是大姓,约有一百来户。洪老汉回来后,叶子青便和这个金密村的当家人谈起了来的目的,那便是希望帮忙在金密村招一批人参军,配合中国军队在琉球采取的军事行动。

洪老汉虽说年届六十,说话仍是声若洪钟,“太好了,我们一定支持呀。长官您太客气了,咱们是一家人呀,咱们都是中国人呀,怎么能说帮忙呢?这就是咱中国人自己的事,豁出命去也要干,长官您这样说可是太见外了,您老说,要多少,咱们就出多少。老汉我历代在琉球居住,祖上也曾经见过我们中国皇家使者,可是咱们国家派兵上来,可是第一遭见到啊。老汉我还不老,长官您要不要?要说整个琉球,咱们村里,谁也没有我熟。”

叶子青大为感动,道:“老人家,多谢您支持呀。您看,您这让我怎么说呢,还是感谢。感谢呀。这次中国政府派我们来,就是为了不让鸡盆尼斯的魔爪不伸到琉球来,就是为了维护琉球人民的利益,其中更包括着居住在琉球的国人的利益。琉球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藩属,琉球和中国的交往源远流长,中国有琉球人居住,琉球有中国人在安家,琉球与中国,是一衣带水,骨肉相亲,轮不到鸡盆尼斯狼子野心来插手。我们初到琉球,人生地不熟,还得依靠老人家的大力支持呀。”

“嘿,咱们是一家子,您怎么这么客气呢。这样吧,咱们村子,年轻的丁壮虽然不多,可是出个二三百人总是有的,我再发出羽书,要不多久,其它两个金密的村子也能很快联系上,他们虽然小点,也能够出个百八人。这样算来,要我们出五百人跟随大军,那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长官,您就发话吧。”

“哎呀,老人家,谢谢,谢谢呀。不过暂时用不了这么多,但是我们中国人可以考虑组织起来,成立护村民兵。鸡盆尼斯人已经在鹿国岛集结了大批的海军舰船,相信他们武力侵犯琉球的日子为期不远了,要是鸡盆尼斯军警上岸,他们肯定要拿在琉球的中国人开刀,我们不可不防呀。老人家现在就集合人吧,我们先选一批,剩下的可以护村嘛。武器方面不要担心,只要组织起来,武器我们供应。还有,和另外两个村里联络,速度要快,也要注意保密,不能走漏了风声呀。”

洪老汉笑道:“长官放心,我们自有一套秘密联系的法子,他们琉球人是不会知道的。”

卫杉回道:“我们防的其实不是琉球人,是在琉球的鸡盆尼斯浪人呀。”

洪老汉道:“呸,那些狗娘养的,没有一个好东西。要是这样,长官就更加不用担心了,琉球人都解不出的法子,他们鸡盆尼斯浪人,更是没有辄解出来,他们也不配。”一边说,一边咚咚咚的走了出去,大声道:“拿锣来,给我全村大声的敲去,让大伙儿都到祠堂集合呀,咱们中国,来人啦。”

洪仰汉道:“副连长,你们看,我父亲高兴的都不知道怎么样了。”

叶子青长身而起,道:“走,咱们也去看看。走到哪里,哪里有中国人,哪里就是家啊。”


“潘上校,陶少校,你们看,前面就是我琉球国的都城首里城了。”金丁靠近潘得高,指着前面道。他们离开那霸,沿着官道,缓缓纵马而行,眼前出现了一座城池。金丁便介绍道:“你们看,那边人声鼎沸,肯定是迎接两位贵使的。”

出城三里,国相金中元亲自带领琉球百官并百姓迎接,彩旗招展,锣鼓喧天,潘得高与陶光宇等虽不着军服,但也换了中国便装。两人被热情的琉球人架下马,扶上了八抬大轿,国相金中元与百官在后相随,一路浩浩荡荡的进入首里城。到了王宫之外,两人都是一愣,倒不是这琉球王宫如何华丽,也不是王宫门楣上一溜高悬的中国历代皇帝的赐匾,而是这琉球王宫的坐向,并不是北半球常见的坐北朝南,而是坐东朝西,大门向西开。

金中元道:“王宫所有建筑皆是西向,乃是我王仰慕天朝之意。不只是王宫,在我琉球小国,自从与中国的交往后,不断从中国学习先进的技术和文化,在文明开化上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而且我们还从中国引来了佛教,修建了崇元寺。只要是地利便利,我国所有的建筑,方向一律向西,以示倾慕中国、慕义向化之意。”

“哦,原来如此,我看这宫殿和民房的建筑,似乎是带有海岛风格的中国古代建筑样式呀。”

潘得高道。

“是,这些样式,都是我们从中国学来的。”

谈论中,到了王宫大门之外,大门之外已经有一人卓然而立,煌熠冠带,金中元道:“那便是我国国王亲自来迎上使。”

潘得高、卫杉回连忙下轿。国王亲自来迎,可见琉球举国对中国的态度。一套繁复的礼节过后,琉球王尚泰在王宫大宴使臣,宴会过后,才进行了详谈。潘得高本来以为某些要求难以答复,孰料尚泰竟然一口应承,不但同意王宫卫队通归特遣分队调遣,更是给与了潘得高节制全国军队的权力。

虽是如此,但潘得高明白,自己毕竟是外来,倘若真的一把抓起军事大权,只怕各种方面的关系都不好相处,当下极力争取,尚泰便委王族中的尚行王子为正,潘得高为副,统领军权。并明令以潘得高为主。但是,对于潘得高提出的前度可能,尚泰却没有即便答复,只说以后再议。

在来琉球之前,许大鹏传达王飞的命令,其中就有王飞若是鸡盆尼斯登陆琉球本岛,鸡盆尼斯必先取首里的判断,许大鹏特意嘱咐,总统的判断极其英明,鸡盆尼斯要侵占琉球,必定是打一个速战速决的战斗,绝不敢拖延。而最快速的方法,莫如直抵首都,以擒王室。这次当潘得高踢出来后,尚泰的态度虽不明朗,但是也没有一口回绝。对潘得高关于军事方面的一些谋划也颇为赞同。尤其对于中国方面鸡盆尼斯最有可能在那霸登陆的判断更是深以为然。

“那么,我们该如何在那霸组织对鸡盆尼斯侵略的抗击呢?”国相金中元道。

潘得高沉思片刻,道:“我以为,以我们目前的实力,断无在那霸与鸡盆尼斯争锋的可能。那样只会迟滞鸡盆尼斯的登陆,并不能完全阻止他们。我们目前缺乏重武器,人员又少,即使从现在开始整训军队,短时间内也不可能让我们的军事实力突飞猛进。要是把所有的宝都押在那霸抗击鸡盆尼斯登陆上,只怕会对我们抗击鸡盆尼斯侵略的战争产生不利的影响。”

听说不在那霸抗击,国相急了,“那要是不在敌人登陆的时候坚决的阻截,我们以后还能拦住他们吗?”

潘得高道:“拦阻是拦不住的。鸡盆尼斯不动则以,动必然要一击成功。西乡九郎在鹿国岛海域大肆集结海军舰船以及鸡盆尼斯皇军在鹿国岛集结便是明证。要是我们在那霸硬碰硬的阻截鸡盆尼斯侵略,只能让我们的力量损毁的更为厉害。当然我们也不是不在那霸抗击,但是我们不能把宝都押在那霸,我们完全可以采取层层抗击的策略,在那霸和首里之间设立多处抗击地点。如果这些防线都将不保,那么为了安全,我们必须撤离,撤到北面的山地中去,和他们打游击。”

“上国的大军什么时候能到呢?难道不能及时赶来吗?”琉球王尚泰发言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