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成工作的公司组织前往一个刚开放不久的古迹旅游,阿成带了女朋友小玉一起前往。那是一个还没有完成挖掘考古工作的古墓,只开放了一部分地方。据旅游手册上介召,这是明朝一个公主的墓穴。



导游带队参观时,说这个明朝的公主还没有出嫁,虽没有盗墓者光顾,可挖掘出来的陪葬物品不多。正中展厅里陈列了许多的明朝衣物,看上去跟电视居里看到没什么大的区别。其中一件鲜红的肚兜却格个的抢眼。阿成说那时的人还真前卫。小玉掐他一下说不正经!



进入里间,展示着一个最为重要的文物。那是公主的干尸。尸体的皮肤还完好。阿成伸过头去看,说就像过期的烤鸭。小玉一直躲在阿成身后不敢看,催着快走吧。导游说据对干尸作考证,公主死时怀有身孕。男人们就纷纷讨论说不知道这是哪个王公贵族的种。阿成就特意往干尸的肚子看去,那地方平平的没什么特别。



干尸展厅后面围起了栏杆,导游说第二期的挖掘工程还没完成,所以后面的地方还没有开放,团友不要走过去。转了几圈后,导游让团友自由活动,之后导游找水喝去了。团友们就纷纷越过那个标有"不准进入"的牌子,到后面还未开放的挖掘坑里去。阿成也跟着去。小玉拉着他说脏,别去。阿成说去找找有没有什么东西,留下记念。阿成说你别走开。就跟着跳了进去。



阿成跳进去后,发现这里也是墓坑,没有挖掘人员在。团友们都纷纷用手在松软的泥土下捞,想看看泥里是否有文物。阿成也跟着用手捞了起来。这时,有人大喝一声干什么的,快走。团友们就纷纷逃似地从来路往外跑,相互推拉着,阿成被推了一下,摔在墙上,撞下了一块泥。阿成看到泥块掉下后露出了一个东西,阿成也没看清拿在手里是什么,爬起身来就溜了。



小玉打着阿成身上的泥土说叫你别去,看你的熊样。阿成闪着身说你别太用力。小玉说就想打死你。阿成见小玉生气就悄悄对小玉说看,捡了个好东西。阿成看看四周见没有人,把手里的东西给小玉看。



那是一块古玉,把泥土擦去,看见上面雕了一个凤凰,整块玉显着晶莹的绿光。小玉说那是死人的东西她不要。阿成见小玉真的生气了就讨好说好啦好啦,回去给你买块。






旅游完了之后,阿成真的到玉市场去了,转了几圈没看到喜欢的。后来在一家古玉店看到一块跟捡来的那块一样图案的玉。阿成问那老板这块什么价钱。老板看看阿成,想必阿成不是有钱人就说这块玉不卖。阿成心里咕噜着这势利小人。阿成拿了自己那块出来说这块比你的更好,你看看值多少钱。



老板接过玉块,细细地看了很久,后来又拿了放大镜看。阿成想这家伙虽然热利,可还算是个行家。30分钟后,老板才放下放大镜,玉块却还拿在手里舍不得放下。



老板说给5万买你这块玉。阿成听着一惊,心里暗喜,但他想这家伙开价就5万,想必可以开更高的价钱。阿成说8万吧。老板笑笑说年轻人,别太贪了,5万块,成交可以现在给你钱。阿成也觉得自己叫太高了,于是说7万吧。两个人来往地说了几回合,老板还是没有让步。阿成想可以先到别的店问问,于是他说先不卖,想好了再来。



老板把玉还给阿成时表现了可惜的表情。老板对阿成说要卖就得这几天来,他过几天要回香港。阿成把玉装回口袋,说看情况吧。最后老板对他说年轻人,这是古代公主死后的陪葬品,如果公主是未出嫁死的话,那这块玉则会被巫师下法,死者的鬼魂会跟着玉的主人,这块玉不属于你,要卖的话就要趁早,要不它会夺去你很多东西的。阿成听着,想这家伙是想把他吓着然后好把玉卖给他。



阿成在古玩街来回走了几圈,问遍了所有的古玩店,最高的出价也只是3万,有一家店甚至说是假的,只给十块钱。天色渐晚,阿成想还是明天再来吧。



阿成兴致很高,给小玉打电话,叫她出来吃饭。阿成没有告诉小玉卖掉那块玉的事,他还不想告诉她,他想把玉卖掉,可以给小玉买个戒子。小玉看阿成整晚笑嘻嘻的,说什么事这么高兴啊。阿成忽然捉住小玉的手,正经地说你会过得很幸福的。小玉把手抽了回来说神经啊你!



阿成送小玉回宿舍,分手时阿成说你忘了什么没做是吗?小玉说什么?阿成把小玉抱了过来吻了一下。忽然一阵强风吹来,他们看看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人。小玉推开阿成说好啦好啦回去吧。



阿成独自走回去。这时已经很晚了,阿成兴致还是很高,唱着歌儿慢慢走着。忽然听到身后有什么声音,回头看看,没有人。只是声音还是跟着,风吹过来带着阵阵的音乐声。阿成有点胆战心惊的感觉,心想不会是打劫的吧。阿成加快了脚步,后来干脆跑了起来,转过弯进了另一条街。他回头看看,后边并没有人,他才放慢了下来。



这时脚步声响起。阿成回头看到一个性感的女郎。女郎说帅哥要陪陪吗?阿成心里的石头才放了下来。阿成摆摆手说不要,快走开。女郎大声地笑着向前走去了,那笑声一直到很远还听到。



刚才慌不择路地走错了街道。阿成往回走去。前面忽然又出现了一个穿着红色肝兜的女孩。头发扎着像是在拍电影里的演员,很年轻,很白。阿成不耐烦起来,边走边说对你没兴趣,快走吧,我有女朋友啦,我爱她。



阿成闪过她时,忽然想起那肚兜像那里见过,拍拍脑袋,想起像是旅游时在展厅里看到的那件。回过头来,那人却不见了。阿成呵呵两声,念叨着还走得真快。






阿成接到一个电话,是小玉同事打来,说出事了快来看看。阿成很快赶到了小玉的宿舍。楼前边已经停了几辆警车,车上的警示灯来回的闪烁着。



阿成挤到人群里边去,警示标志的白带围了一个圈。圈中间,一个人躺在地上,脸朝下,头发扎成古时发形,没有衣服,只穿一件红色的肚兜,阿成看到死者雪白的背上的一个圆形胎记。那是小玉。阿成喊了一声,冲了上去。阿成抱起小玉,把小玉翻过身来。小玉是脸朝下着地的,额角,鼻子,嘴巴都灿成一片。血已干掉,一片红碣色,像隔了几天的烤鸭皮。阿成想起不久前看到的那具干尸。阿成赶忙捂着嘴吧要叫出来的声音。



两个警察走上来,把阿成拉开。接着小玉尸体被抬走。小玉是昨天晚上出事的,阿成是她男朋友且是最后一个接触她的人。阿成被带到警察局问话。阿成迷迷糊糊地回答着。警察每个问题都问了好几遍。



小玉的宿舍没有挣扎的迹象,衣服都折叠得整整齐齐地放在床头。小玉是自己脱掉衣服,再换上肚兜跳楼的。法医检查小玉尸体时发现,死者有了2个月身孕。警方初步认为是自杀。



阿成猛地惊醒过来,他说小玉不是自杀,是被谋杀的。问讯的警察说怎解?阿成把昨天晚上看到一个穿着红色肚兜的女人说了。警察最后说一个人不可能在被谋杀时乖乖地听命,换掉自己的衣服然后跳楼。阿成说可那真是谋杀。警察说除非她是鬼上身,好啦,你可以走的,有新发现,警察会通知你的。



阿成走出警察局已经是下午,他想着警察最后的话,除非是鬼上身,小玉不会乖乖地去跳楼的。阿成想起了什么,于是直奔古玩街而去。



阿成赶到时,面前的古玩街却是满目的仓然。几个消防员来回奔走着,一个消防员还在往冒着烟的断壁喷着水。原来昨天晚上这里莫明其妙地起了一场大火,古玩市场被烧得清光,损失惨重,还烧死了几个人。



阿成从口袋里拿出了那块古玉来,古玉混然晶莹,没有半点不祥。阿成甩下手来,默默地走着。天黑下来很久了,阿成默默地走着走着,发觉自己走回了小玉跳楼的宿舍下。地上的血已经冲洗干净,看不出曾经发生过什么。晚上人们不敢出来,早早地熄灯睡下,躲起来了。



阿成走上楼去,静寂中,听到皮鞋咯咯的声响。小玉住在十一楼,刚死过人,这层楼的人都到外边过夜去了,不敢回来。过道上没有灯。阿成停了下来,小玉就是在这里跳下去的。阿成往下看看,很高。



这时楼道另一边走出来一个穿红色肚兜的女孩来,阿成认得,是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个人。阿成没有感到害怕,慢慢地闭上眼睛。阿成说别跟着我了,我有女朋友,我爱她。



阿成踩上栏杆,身体马上就往下冲去了。在短短的下坠时间里,阿成想,该结束了吧。那块古玉在地上摔了下粉碎。



第二天的报纸大幅报道,一痴情男子,在女友跳楼自杀后,第二天亦在同一地点跳楼,跟随女友而去,悲壮的爱情可歌可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