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6/


正是因为灵帝刘宏岁数太小了,所以基本上是太监们说啥就是啥。这样又混了三四年,太监们又起妖娥子了,咋回事儿呢?把外戚集团整没了,但朝里的大臣们不听话,成天的跟太监们起刺儿,对着干。所以呢,到了灵帝17岁那年(公元172年)的时候,太监(宦官)和公卿的矛盾来了一次大爆发。

事情的起因是窦太后的母亲死了,窦太后也挺上火,估计也有老爸被杀之类的火还消出去的原因。这岁数大的人一上火就有病,也死了。太监(宦官)们恨着老窦家啊,觉得这窦太后也没权没势的,也没把她当回事。找张破席子把窦太后卷巴卷巴,用辆破车就给拉出去了,还打算用皇帝小老婆(贵人)的礼仪把她给埋了。这时候灵帝不干了。虽然窦太后对他不咋地儿,他小时候还经常薅他的小辫子啥的,但毕竟在名义上,窦太后算是灵帝的老妈。你把老妈就那么挖个坑给埋了,天下人咋看你呢?还不得骂你不孝啊?所以灵帝挺坚决,咋也得按太后的礼议把窦太后给发送了。这时太监们又说了,用太后礼仪可以,但不能和汉桓帝埋一块儿。当时的人讲究夫妻死要同穴,大概也有生为夫妻,死了还要在一块过日子的意思。太监们不想把窦太后和桓帝刘志埋在一块儿,就是埋汰她的意思,意思是窦太后没这个资格,到地底下接着再当太后。


对于这种说法,灵帝刘宏也说不准啊,这么干会不会也招人骂啊?所以就召开了辩论大会,正方是太监,观点是窦太后不是个玩意,不配和桓帝刘志埋一块。反方呢,是公卿大臣,观点是应该埋一块。这辩论大会整整进行了好几天,窦太后的尸体都快搁出味了,才整出个结果,反方,也就是公卿大臣获得了胜利。理由是,太后把你当儿子了,你咋能不把她当妈吗?你对老妈不好,不是不孝是啥呢?


但窦太后虽然和桓帝合葬成功,但并不能说在这场权力斗争中公卿大臣就赢了。为啥呢?原因就是太监们成功地把皇帝刘宏给糊弄明白了。当时的灵帝刘宏,还是个大孩子,十七八岁,最喜欢的事就是玩,太监们就变着法地让他玩,玩得高兴,玩得开心。


首先是美女。美女皇帝有的是啊,但就象整天吃鲍鱼也没啥滋味一样,见天儿地在美女堆里混也就烦了。所以太监们也就象特级厨师们变着花样做鲍鱼一样,开始变着法地折腾皇宫里的美女了。


裸浴,也就是光着游泳大家伙知道吧,现在外国很多地方都流行这种不穿衣服的运动方式。但你不知道吧,这脱光了衣服游泳的点子,就是汉灵帝的太监整出来的。


咋整呢?在皇宫内花园的碧水湖里,放上一百条小船,小划子。船不大,但都没少装,每个船里放上十来个女孩子,都啥也不穿,个个年未破瓜,雪肤吹弹得破,体态娇柔无限,在这碧水芙蓉往来漂荡,看得灵帝是大流鼻血,脱了裤子就要往里冲。但旁边的太监一把给薅住了,“陛下别急啊,心急吃不了热豆包,还有更好地呢?”这太监一挥手,一声号角悠扬,哗啦一下子,这些小船可都翻了,一千来个美女全掉水里了。你想想,这一千多个美人啥也不穿,在水里披沥扑通,那可比跳艳舞刺激多了。当然了,这水也就到腰那么深,淹不死人的,人家要的就是这色情劲!


到这个时候,灵帝刘宏是再也挺不住了,也把自个儿扒了个精光,扑通跳到水中,挺着钢枪就去救美人儿去了,那是相当的英雄了得。


再有,把西域进贡来的一种奇香,叫人煮成汤,灌洗澡堂子里,宫女们在里边洗完了,再把这又是脂又是粉的洗澡水引到御花园的小河里,叫做“流香渠”。灵帝刘宏带着美女们,就在这“流香渠”边上喝酒作乐。


这喝得时间太长,美女太多,灵帝一整就起不了床了,天亮了也不知道啊,还呼呼大睡呢。外边大臣还等着上朝啊,太监们也不敢去叫皇帝起床,就把一支大蜡烛扔到地下,好把灵帝叫起来。有的时候扔东西也不好使啊,太监们就和《半夜鸡叫》里的周扒皮似的,一起学鸡叫。但老这么学鸡叫也不是个事啊,许多太监的喉咙都喊破了,公鸭嗓都喊成破锣嗓子了,太遭罪了,咋整呢?就在裸泳馆的北边,又修了一座鸡鸣堂,里边全是大公鸡。等皇帝又喝多了,起不来了,就学一声鸡叫,别的鸡一听,也跟着叫,不就省事儿了吗?


但老这么玩也没啥意思,宫里的美女哪个不盼着跟皇帝睡觉呢?所以都太听话了,都跟小绵羊似是的,容易提不起兴趣。咋整呢?这些太监还有主意,让这些宫女们都不穿裤子,光着下半截在宫里走来走去的,这比后来的无上装酒吧可是刺激多了。当然了,人家让美女不穿裤子,最主要的还是方便,灵帝刘宏劲上来了,摁地上就能整。


在历史上,这么干过的还有张献忠,但派头要小得多。灵帝是皇帝,张献忠最后才混了个大西王,那场面当然不好相提并论。


但老在女人身上较劲,时间长了也没啥意思,汉灵帝就开始琢磨想整点别的。太监们有招啊,第二天,就在皇宫里开个超市。这主意可挠着正地方了,这灵帝不仅喜欢做买卖,还有商人的天赋,把这皇宫里的购物一条街整得是景景有条。但坐着玉骝金辇逛街购物,忒别扭了,太大,光是抬的人就一百多号人,坐在里边,是啥也看不见,这哪里还有逛街的乐趣了呢?再一个这玩意上上下下的,也不方便,购物的乐趣也给打了折。


咋整呢?灵帝刘宏想到的是坐驴车,小巧玲珑的,赶着它逛街购物多有情调啊!于是拿出大把的金钱来,在全国举办了首届“超驴”选拨大赛,严格把关,层层筛选,终于选出“超级美驴”四头,共称四美。天子亲赐四驴“贤冠带绶”,自个儿开着这驴车,穿上商人的衣服,装作卖货的商人,在“集市”上东游西逛,和这些店主、顾客啥的吵吵嘴或摔摔东西,感觉那叫个美,美得鼻涕泡都出来了。


要不咋说上行下效呢,当年楚王好细腰,宫人多饿死。如今儿的皇帝喜欢驴,下边的人也跟着学。这超级美驴整不着,就办啥星光驴大赛、梦想驴大赛,整得驴子跟金子的价钱差不多,连一些撅嘴的骡子也行情看长,揍合着也能卖个驴价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