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感人故事!让人忍不住流泪!!!

wj812 收藏 5 71
导读:真实的感人故事!让人忍不住流泪!!!

儿子


妈妈!

那一定是你,

我听到了,

那手工的绣花布鞋,

踏在地上的声音。

从襁褓时开始就听着,

一直听到穿上了绿色的军装,

当我在军营的梦乡中醒来,

仿佛有你轻轻的脚步来到我床前,

准备给我盖上裸露的手臂,

当我在猫耳洞里感到饥渴,

我就闭上眼睛,

仿佛又听到你你轻轻的脚步来到我跟前,

准备端给我一碗甜甜的汤圆。

妈妈,20年前,

当我被敌人罪恶的子弹击倒在前沿,

我多么想你亲手为我合上双眼,

用你温柔的手,

再摸我的脸颊一遍

让我在冥冥中,

再次接触你手上粗硬的老茧。

妈妈,我多想对你说,

我倒下的时候,

我的枪刺,

指向敌人阵地的那边,

妈妈,我多想向你证明,

我,作为一个军人,

没有给你丢脸。

妈妈,20年来,

我和我忠实的弟兄们,

默默地站在这昔日的前线,

我昔日的兄弟姐妹们来过,

他们给我们带来了欢笑,

他们给我们倾诉衷肠,

他们把泪水洒在这墓前,

鲜花、美酒、醇烟,

还有他们的后代那红红的嫩脸。

可是,

没有妈妈那替代不了的抚摸,

我心中的寂寞,

永远无法排遣

妈妈,20年,

你走了好远,好远,

妈妈,20年,

我知道你好难,好难,

我不怪你,

因为你没有足够的钱,

妈妈,你空手来的,

没有任何祭品,

我不怪你,

因为你没有足够的钱。

妈妈,我明白,

你还没有吃饭,

可惜我不能为你尽孝,

只能望着你无言。

妈妈,

你的哭声是那样辛酸,

我明白你嫌自己来得太晚,

妈妈,

你在我头上的拍打是那样的无奈,

我明白你在追问为什么要20年。

妈妈,

为了千万个另外的妈妈,

我和你都作出了无悔的奉献。

妈妈,

在你的身后,

是飞速发展的喧闹,

是灯红酒绿的金宵,

是耸入云端的豪华,

但是,

你感受到了什么,妈妈?

我不求再有什么额外的照料,

一声“烈士”已经足够,

我只求下个清明,

我的妈妈,

能够再来抚摸我的墓碑,

因为我的妈妈,

没有剩下多少20年


÷÷÷÷

红枣熟了。

山东灵宝大枣,个大味甜,清脆爽口。

价钱也不便宜,贩枣子的都知道,这时节去灵宝,要带上大把的钞票,赔上晚上的好觉,在枣子的海洋里争夺,眼睛红得跟枣子一般还不能歇息,这才能把满车的枣子给运出去......

换成更多的钞票,换成老婆手上脖子上的金戒指金项链,换成娃娃的新衣裳新玩具,换成自己的小酒好菜......

然后洗个滚烫的热水澡,哄着孩子抱着玩具睡了,再搂着老婆在被窝里乐!

辛苦,但也值了!

只有柴米不这么干!

那么多人,赶着这时节去抢生意,累个半死才换了几个钱?

做生意要靠的是脑子!

等枣子晒干了,去那个小小的山村,那里也有上好的枣子......

没路,所以运不出来,只能指望着几个行脚的货郎用廉价的日用品去换。

一斤上好的枣子才换个油盐酱醋,换个针头线脑!

货郎没本钱,可柴米有。

等的那些山村的小伙子大姑娘都着急了,柴米才去山村,多少给几个现钱,也就把枣子给包圆了。

再花上几个钱,让人给挑出山......

倒在等候在公路边的小货车里,那就是钱啊!大把的钱!

旁人不知道这地方,柴米谁也不告诉,连老婆都不告诉。

有人争抢,这生意就不好做了!

十多年了,就靠这生意,柴米家盖了三层小洋楼,小县城的独一份!


估摸着日子也差不多了,柴米出门,叫上小货车.....


贩枣子的旺季过了,运输生意也不好,都争抢着拉活儿,价钱也就便宜。


小钱也是钱,这道理柴米懂!


七弯八拐,上坡下岭.....


柴米让车停在公路尽头,自己上了山......


山路崎岖,走了大半天才看见山村的轮廓。


一筐筐的红枣都装好了,就等柴米来收了,柴米扒拉开计算器,过秤给钱。


也有那住得远的,拿个小筐送来,柴米也就随便给上几个,人都说柴米仁义!


收罢了,也叫上了棒小伙子,赶早出山,还能赶在明天天亮前把枣子送到县城。


柴米也收了包袱,点上香烟,等那些棒小伙子回家取个干粮衣裳的。


送完了枣子回山村,要赶夜路,又冷又饿可不行。


货都上了肩了,老太太来了,还是提着筐枣子,一步一挪。


柴米认得那老太太,就住山腰的茅草房子,那房子都快塌了,几根木桩撑着的......


都十来年了,每年柴米进山都见着......


都是拿着一小筐枣子换钱,一块两块,三块五块的......


就是一年比一年来得晚了!


收了比往年多的枣子,柴米高兴,抓过了小筐,扔下五块钱,转身要走。


老太太拉住了柴米,哆嗦着说话:“今年这枣子不要你钱,求你个事呐,带上我出山啊?”


柴米犹豫了,一老太太出山,脚力跟的上么?


来了个棒小伙子,挑了付扁担箩筐,一头是半筐湿劈柴,一头是棉絮被褥:“我挑着老太太出山呐,求你给他指个路,老太太要出远门啊!”


柴米也就不多说了,带上老太太走了。


出山了,老太太上了小货车,抱着个小包袱,闭着眼睛不敢看窗外,说是眼晕......


夜路难走,烟也抽完了,柴米给老太太拉话:“出门呐?上哪啊?”


老太太还是闭着眼:“上个老远的地方,比县城远呐!云南......”


柴米打了会瞌睡,又问:“去云南干啥呀?”


老太太抱着包袱:“看俺儿啊......给儿带上的煎饼、大枣,我儿最喜这个!”


天亮了,车也到了县城,老太太哆嗦着拿了个纸片问柴米:“这是个啥地方?有车能去不?”


柴米看看,楞了.....


那纸片子上写的是——云南麻栗坡,烈士陵园!


柴米小心加小心地问:“老太太,你儿......”


老太太递过一叠钞票,一块、两块、五块的......

“没了!早没了!就埋在云南了,老早想去看看,可没钱呐......卖了十年的枣子,俺寻思够个车票了......烦劳你给买个票啊......我不认得几个字的......”


柴米哆嗦了......


跟筛糠似的哆嗦......


把老太太扶上车,直奔了济南!


小县城,哪来的火车啊......


送老太太上了车,找了个乘务员说了,还给乘务员送上条好烟......


乘务员黑了脸,哆嗦着把烟扔给了柴米:“收了你这烟,我还是个人呐?”


老太太只有三五十块钱,火车票不止这个数......


那钱柴米塞到了老太太的包袱里,还添上了几张......


回来的路上,柴米黑了脸不吭声。


到家了,柴米喝了一夜的闷酒,狠狠抽自己......


“咱也是个人啊?!!!”


天亮,柴米揣上票子,买了水泥木料,请了高手瓦匠......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