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一次修改稿) 501-510

中悦 收藏 26 73
导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一次修改稿) 501-5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501

美国纽约,国土安全部总部。

那台电脑已经运转了50秒钟,显示屏上仍然什么结果也没有输出。

其实只要25秒钟没有结果,那就是常规分析不行了。声学分析室主任知道,单以作业量而论,这台计算机的25秒,超过全国所有声学分析专家加在一起干100年。

电脑将里根号录得的日本春汛级潜舰发难前行进的声谱,扣掉这艘潜舰在开往新加坡参加演习的途中美军提康号巡洋舰声学分析室录得的声谱,剩下的东西,再与海浪三传来的神秘潜舰的声谱,相对照分析,结果是没有结果。声学分析室主任认为,海浪三传来的声谱的噪声级实在太低了,它和那份声减法分析后“剩下的东西”一样,比海洋背景噪声声功率还要低10分贝以上,

分析难度实在太大了。即使是这台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最尖端声学分析系统,也还是力有不逮。

如果海浪三那段录音真是一艘潜舰发出来的,那这艘潜舰无疑是全世界最安静的潜舰,它的噪声级肯定不到70分贝。潜舰自从被发明出来,它的噪声就越来越低,以年代时间为横坐标,潜舰噪声级为纵坐标,平滑描出的一条潜舰噪声进步曲线,是一条一阶导数小于零而二阶导数大于零的曲线,越接近现代,噪声级降低的速度越慢,看上去,它终究会无限接近一个下限水平横线,而无法向下穿越它。声学分析室主任的老师,那位现代声学分析理论的创始人,声名卓著的海洋声学数学分析大师,曾经预言过现代潜舰的终极噪声级就在70分贝/30节,这就是那条下限水平横线。但是老师也告诫过他这位最出色的门生:在科学发展的历史上,还没有过什么指标界限是不能突破的,今后大概也不会有。以潜舰噪声而言,如果突破70分贝,那就不是科学技术的改良,而是革命,那时,你会发现现在这套声学分析方法不管用了。

现在这套声学分析方法就是不管用了。

声学分析室主任的脑门冒出汗来。他知道时间不多,整个美国都在等着这份报告。部长,就在旁边急急地走来走去;全室人员都停了下来,在望着他。

主任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冷静下来才会产生办法。可是满脑子里都是一片噪声,有用的信号一点都没有。

正在这时,电话响了,部长在接电话:“哈罗,袋鼠,你好呀,…不,还没有。…结果是有一份,可是它什么都不是,…”

就是这句话触发了室主任的灵感。它是什么?它是什么我们不知道,但是我们总可以知道它不是什么!

室主任一跃而起,急促地命令道:“打开目标海区声学地图资料库,把背景噪声成分一项项比对排除!……先排除海洋生物的,…哪一些?可能在那里的所有那些!

康吉鳗会发出“吠”音,箱鲀能犬叫,电鲶的叫起来像你家的那只加菲猫,鲂鮄会学猪叫,海马会打鼓,石首鱼会发什么声音,这些都要我再告诉你一遍吗?美国没有时间了!

它们,它们是有限的!北极熊是不会去那里的!

…对,按噪声级从高往低排除!…”

室主任变得烦躁不堪,

又是110秒钟过去了。

目标区域声学地图资料库是美国海军海洋声学探测大队用了三十多年的时间,一点点声音元素、一块块海区建立起来的,靠近航道的区域是重点之一,而靠近假想敌国家的区域就更是重点中的重点。室主任知道,这110秒,已经比对了声学地图资料库里数十万项声元素频谱,那是分解到一条条赤裸裸的正弦波后比对分离的,现在海洋层流噪音、海底涡流噪音甚至像那艘沉船造成的每一条海水流动速度差造成的噪声,都被事无巨细地分离了,

它,它还是没有结果!

室主任抬起崇敬而求助的目光,望向部长。刚才,就是部长的英明提示,解决了那个声谱模拟技术的分析!

502

部长急急地来回走着,脑子里想的却不是什么声学分析的问题。

部长在想,为什么总统要我出具署名的文字报告?

9-11。9-11那个梦魇的日子。那也是美国情报部门的梦魇。总统最后把罪过推到情报部门头上,中情局长引咎辞职。

那时,就是先让中情局长出具了一份署名调查报告。

刚才,国土安全部的署名调查报告送上去了。署的是自己的真名,不是总统起的外号拳击手。报告结论是:击沉小鹰号的罪魁祸首是日本人。

那是真话,凭良心和纯粹技术分析得出的真话,不是政治需要的假话。

如果按照总统的政治需要,应该说是中国人干的。

但是,没有按那个政治需要写。

这肯定会给总统的政治生涯带来极大的麻烦。事情终究会曝光。第二个珍珠港。明知罪魁祸首却放了过去,而是声势煊赫地讨伐中国人,美国人民知道了会说什么?这次大选,他大概选不上了。

总统肯定也会给我们找出麻烦。

可是,如果现在这份该死的海浪三数据声学分析的结果,竟然像袋鼠说的那样,就是中国人干的。那么,总统就会公开自己那份署名报告。末日也就到了。

能够采取些什么行动吗?情报,总是为政治服务的,这是情报战的真谛。但是,至少袋鼠那里也会讲的。袋鼠本来就是最积极的反华先锋人物。

苏联垮台后,那些大军火商,现代的唐吉柯德,一定要找到一架风车,他们才能生存下去。中国就是他们新选的风车。

他们资助了总统大选胜出,指定了他们的忠实代言人,所以总统就要任命袋鼠。

所以袋鼠就热衷于在国会发表慷慨激昂的讲话,把纳税人的钱源源不绝地变成军火商的订单。袋鼠当然要讲。

可是唯一的声学技术分析手段在我这里。分析到现在,还没有结果,应该是不会再有结果了。

没有技术分析的支持,袋鼠的话仍旧是政客们和新闻界心照不宣的话题。心照不宣就是大家嘴巴里讲,心里却不信。

所以,袋鼠他不管技术分析有没有结果,他都会讲。他的根据不是任何技术分析的事实,而是—人!

时间不多。那艘潜舰与克来星敦战斗群迎头开进,即将进入交战距离。如果它就是那艘日本人的春汛级潜舰,那么它还会攻击克来星敦,它那样低的噪声,克来星敦战斗群即使最终消灭了它,也会蒙受很大的损失,这个损失不可能再被隐蔽起来,因为美国已经开始打击日本的卫星,而日本空军主力机群突然从中国东海春潮油田返航,态势上,很有可能与远东空军主力机群冲突。美日军事冲突将公开化。

这不仅是军事态势,还是政治态势。中国人讲突出政治,这话也对也不对。政治是突出的,但不是因为你要突出它才突出,而是它本来就是突出的。人们做的事情只是用什么方式伪装它、改变它、掩盖它,掩盖到什么程度。如此而已。

所以,这个政治态势下,如果克来星敦战斗群再为同样的问题遭受损失,那么就要有人出来承担责任。

在国家政治上,小鹰号炸成碎片,里根号半沉半浮,这个责任都还不太大。而克来星敦号只要被蹭破一点皮,那在政治上就是天大的责任。

珍珠港是第一次。罗斯福总统的责任也没有那么大。美国总要卡住日本的资源线路,为此就要付出代价,在日本人受不了的时候,或者在日本人准备好了的时候,准备接受一次日本人突然袭击下造成的损失。

在政治上,这个突然袭击造成的损失大小只是次要方面,关键在于次数。是第一次,不能是第二次。这对于政治家来说,就像老派的新郎看待处女的贞操。

小鹰号和里根号是第一次,克来星敦是第二次。

再展开一点,珍珠港是第一次,今天是第二次。

所以,美国需要安慰,政府需要对人民做出交待,总统需要一个理由。

所以,情报部门也需要一个理由。我也需要一个理由。

什么理由?这是今夜情报分析的关键所在,决定自己的前途。

情报就是为政治服务的。我们要控制中东的石油,不是抢,我们还是给钱的。控制就是我们拿得便宜一些容易一些,别人拿得贵一些困难一些,朋友交情越差就越困难,敌人就拿不到。而便宜和贵,容易和困难,并不直接体现在价格上。这就是政治。

为这个政治服务,情报就要提出理由,比如说萨达姆有大杀伤性武器什么的。找个说得出口的理由就是,不必太讲究。比如大杀伤性武器,美国最多了,也不是什么罪过。

然后就打下了伊拉克。也没什么。

问题出在战后始终不能平静下来,讨厌的伊拉克人就是不肯接受现实,还非要没完没了地反抗。我要砍你的头,也没有苛刻挑剔到非要你把脖子洗干净的地步,美国向来是宽容大度的,我们还是为了推翻独裁推进你那里的民主的嘛,刀子弄脏一点是可以忍受的代价。可你脖子不洗干净也就罢了,还要戴了个铁套子,崩了我的刀口,这个,就说不过去了。

这里就是政治的关键所在。美国人不会真讲究你有没有大杀伤性武器,没有最好,省得麻烦。像北韩不管真有假有,他口口声声喊着有,就很麻烦。麻烦在美国人民知道了我们要付出什么代价,就不会批准你的行动,如果你擅自行动了,他们事后发现代价太大,你就要承担责任。伊拉克问题,就在于付出的代价过大。有没有大杀伤性武器都不要紧,要紧的是你不能让美国人付出的代价太大。去你那里拿石油,美国人是欣然领受的,但是一定要比不去你那里拿的要便宜一些,不然去你那里拿干什么,花纳税人的钱采取的这个去你那里拿石油的行动就是错误的了。

美国政治的真谛可以用一个方程式写出来:

利益=收入-成本

两党竞选,政客宣传,议员提案,都一方面讲收入大(别对这个收入是怎么来的,即使是抢来的),一方面讲成本小(对高明的政客,这不仅包括硬成本,还要讲究软成本,就是美国软实力付出的代价),收入大成本小,利益就大,美国人就会批准你的行动。伊拉克行动本来以为是收入大成本小的,结果,伊拉克人讨厌地没完没了死皮赖脸地抵抗,少女为了揣着炸弹接近美国士兵,在死亡在即之时做出了鲜花般灿烂青春般明亮的笑容。仗打到这个份上,美国就要输了。上次在越南就是,人肉炸弹就是越南人的发明。男女老少背篓里装着炸弹,热情地给美国兵送水,然后与那些士兵同归于尽。美国兵起了警惕,就不让他们靠近,结果就有少妇,怀抱着她的婴儿——那婴儿在母亲的怀抱里,睡梦中露出安全的的本能的笑容——那就骗过了那些士兵,他们都还信任人类最基本的伟大的母爱。可就是那位母亲,在平静的笑容中拉响怀中的炸弹,与她的孩子和美国士兵一起炸得粉碎。那时部长还在越南担任低级情报人员,对这样的事情铭心刻骨。一个民族,到了这个份上,就是不可战胜的。这不是任何情报工作能够防范的。那之后不久,美国就战败了。

看到下面送来的那张伊拉克人肉炸弹少女临行前留下的那张青春甜美笑容的照片,部长灵魂深处的东西又被唤醒了――那是越战那位母亲给他留下的灵魂的战栗。美国在伊拉克也快要战败了。

美国在伊拉克成本过大,因此需要追究一下行动的责任。总统照例是没有责任的。那就又让情报部门承担责任吧。用个什么理由呢,成本过大这句话是不能明讲的。那个――对了,那个大杀伤性武器,好像伊拉克真的没有,就拿它当理由好了。

前车可鉴。如果今夜,情报部门又一次在同样的问题上犯政治错误,就是真真正正的愚蠢。政治上的愚蠢是最不可饶恕的愚蠢。

不不,总统先生,我们不必再绕弯子。今夜,中国人没有如同以往,在石油咽喉上退让一步,然后满天乌云也就散开,大家也就都过去了。中国人一步不退。中国人的脖子也没有洗干净,还在咽喉那里套了个硬质合金套子,美国人的刀子砍了一下,不仅蹦出缺口,而是刀子断了一把。从中国人不退这一步开始,美国在政治上就已经失败了。我们要减小损失。不是突出政治,而是掩盖政治。美国的政治,在今夜用一句话说就是:

如果美日冲突不公开,那么一切袭击就都是中国人打的,不是也是,如果美日冲突公开了,那么一切罪恶就都是日本人蓄谋已久的策划,中国人没有那么大的能耐能把美军打成那样,否则花了美国纳税人那么多的钱就无法交待,是也不是。

思考到这里,部长灵台透彻,深感政治和人性的丑恶,情不自禁低呼出口:

“人啊,人!”

部长情不自禁喊出了这个愤懑的结论,却始未料及,就是这句话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让几多对美国怀抱的赤子之心,停止了跳动。

503

人!这个最简单也最复杂的元素,听到声学分析室主任的耳朵里,犹如一个110分贝的炸雷。

人!!那是600米深的海底,会有人声吗?希腊神话里海伦那的歌声吗?现代低噪声潜舰在最低噪音作战环境已禁止舰员讲话,那时舰长发布命令是用视屏数据人机互动按键,就是有人声,外面还有真空浮筏声隔离装置,还有内外壳体间的声隔离层,还有外壳表面涂复的吸声材料。

可是,部长刚才处理声谱模拟分析时的方向指引是神奇的。再试最后一次!

声学分析室主任命令把刚刚排除过所有区域声地图海洋背景噪声元素的“剩下的东西”,那些什么都不是的东西,再按照“人声”的方向尝试组合,看看它究竟“是什么”!

“什么人声?”目标声元素设定分析员不解地问。

“人讲话的声音!”室主任答。

“那…什么语种?”分析员还是问。

“汉语!北京普通话!不是闽南话也不是广东话,明白了吧!”室主任对分析员的幼稚问题已经不耐烦。

又是90秒过去了。计算机已经尝试组合了每一个汉字发音,用那“最后剩下的东西”的每一最小单元。天文数字的组合数飞速流过。

终于,终端结果视屏上慢慢出来一行中文:“我叫你皇帝不急太监急”

???!!!

英文释义同步显示。室主任楞了几秒钟,然后跳了起来。

504

从椭圆型办公室里回来,美国国务卿就一直陷于深沉的思考之中。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一段不长的时间之后,美国的高能激光系统将恢复。但是,它恢复以后,对于中美双方,都不再具有先前的意义。

美国发动的这场扼制咽喉演习,就和他的攻击上海的行动一样,是为了遏制中国的经济。这种攻击会在两种情形下中止:一种是完全打垮中国的经济,另一种是完全无法遏制中国的经济。亚洲时间午后时分,曾经有一段时间,似乎要出现第一种情况。现在,很可能要出现第二种情况。

如果中国人打垮了美元,这场不宣而战的战争结束后,中国领导人如果一鼓作气继续走下去,10年之内很可能走上强势人民币的道路。

他们必然走上强势人民币的道路,这标志着那个时代的到来。

美国必须承认,那个时代迟早要来,新加坡事件的爆发,只是促使让它提前一点到来,如此而已。

人民币不会一直升值下去,也不会升得过高,那是静态的、短视的看法。人民币应该在一两天内一口气冲到5.9-6.3水准,然后在数周内很快回贬至6.9-7.6范围稳定下来,再用几年时间缓慢上升,稳定价位很难突破6-7元的范围.这是因为人民币一旦升值,中国产品的出口价格就会升高而进口商品价格就会降低,出口减少而进口增加的结果就是贸易顺差急遽缩小,贸易顺差缩小则人民币升值动力降低,这可以用一个微分方程式来表示.

所以,我们逼迫人民币升值,中国人始终苦苦抵抗,就是不肯。其实,人民币自由浮动,在生产力较高的水平上,只能自动调整中国趋于贸易平衡.它不是什么洪水猛兽.中国的生产力水平即将达到那个层级。

人民币升值则带来资本帐项下的大量资金流入.原因很简单,人民币升值,人民币资产就升值.升值的东西就会被抢购,人们要一窝蜂地抢购中国的股票,中国的国债券,为中国产业注入10倍的新鲜血液,这种资本帐项下的”引进外资”的规模,会比中国苦哈哈地用税收优惠政策吸引外资办企业的传统方式,要强大10倍.中国用牺牲国有企业竞争力为代价,给”三资企业”以极大的税务优惠,籍此吸引的外资,也不过每年几百亿美元的规模,这实在不算什么.最大的引进外资的国家是美国,他是用资本市场引进外资,美元,美国股票,美国债券,每年资本帐项下引进外资几达万亿美元,资本美元的流入,冲抵了贸易美元的流出,给生产力发展提供了强大的动力,这是强势美元政策的经济基础.

一个国家卖自己的产品,无非两种路线,一种路线说我的东西便宜,使用低币值,低价格,低人均装备,低成本和低质量,也就是使用低技术,这是发展中国家的路线;另一种路线是说我的东西好,使用较高的币值,较高的价格,较高的装备水准,较高成本和较高的质量,也就要使用高技术.

如今,中国被新加坡事件逼迫,攻击美元,而攻击美元的结果,必然使人民币升值,这就出现了一个空档.中国人上来得太快了,快得略为脱离了他的生产力水平.

中国人最根深蒂固的问题是科学技术的不发达,或者说是没有真正地重视.他们嘴上在喊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行动上却不是这样.

人民币升值,出口量减少不等于出口额减少,只要你能够提高单价.高价格必然因于高装备水准高劳动力素质和高技术.前者是钱的问题,从今以后中国会变得有钱,但是,高技术呢?中国一时间还不会有高技术.中国只是揣着满口袋钞票穿着光鲜地进入富人俱乐部的骤然暴富的穷小子,如果没有高技术,时间一长,他在富人俱乐部里面是呆不住的.

现实主义地说,在可预见的一个时期内,中国必然要使用他的强有力的人民币努力提高这座世界工厂的技术水准,尽量出一些高档的产品,那么他必然要急遽进口高技术和高技术装备、高技术产品。这对于美国、日本和欧洲,都是巨大的福音,谁能抓住了中国人,谁就会胜出。这对于美国,先是沉重的痛苦,美国将失去美元优势地位和吸引国际资本的魅力,然后,美国就面对中国高技术产品市场的巨大机会。美国应该承认这个现实,不要再做徒劳无益的抵抗,这种抵抗只能加深美国的痛苦而减少美国的机会。

欧洲则不同。欧洲没有失去什么。欧洲本来就不是资本荟萃的中心,他也是在相当程度地依靠产品出口拉动经济。只不过他出口的都是高技术产品而已。他甚至没有美国的农产品出口问题的矛盾。人民币升值对欧洲只有好处。欧洲一定会敞开双臂欢迎中国时代的到来。

日本就更不同。日本主要依赖高技术产品的出口发展经济,他不会出口农产品,反而会进口所有的资源性的东西,他的过大的出口顺差使他时时刻刻要与日元升值搏斗。此时此刻,面对他的大邻居中国的变化,日本终于不必再和低币值的人民币竞争出口市场,而有惊喜面对赫然出现的高技术产品的强大市场,这件事,对日本才是真正的有百利而无一害。

所以,中国一旦真正打垮了美元,人民币就不可避免地升值,日本立即就会向中国欢呼,并且和中国一起谨慎地保护他的资源航线命脉。日本不会再依赖竞争者美国来保护日本的基于资源供给稳定的竞争力,那是与虎谋皮,日本必然会转向互补的合作者中国来共同保护他们的资源航线,那是同舟共济。

因此,不管现在军事态势如何,不管新加坡事件的真相如何,再过一会,日本的武士刀锋,必然对准美国!

国务卿慢慢地把手伸向通向空军一号的专用电话。

505

美国纽约,国土安全部总部。

声学分析室主任不肯签字。这屋子里的人都明白整个情报部门的三种结论,三种结论各有各的理由和背景。声学分析竭尽全力的结果,没有找到任何潜舰的蛛丝马迹,却只找到了那句话。那句话既不是潜舰螺旋桨的气泡声音也不是高速齿轮的谐波高频,那是一句被加上去的借助中文讲出的嘲弄。不难想像发生了什么。竭尽全力地作事,只是证明自己是一个比部长还着急的被阉割的弄臣小人么?谁都知道,部长和国防部长属于国内民主党的两大不同的派系,背后有不同的议员群体的支持,再往后,就是代表着不同的企业界的两大势力。声学分析室主任觉得受到莫大的侮辱。室主任固执地拒绝在“声学分析表明纳土纳群岛南敌潜舰与新加坡外海攻击美军航母者为同一艘中国潜舰”的结论上签字,而是声明,只能认定那句话是一句中文,“其来源尚未查明”。

有些人虽然拥有计算机般的科学头脑,却同时拥有敏感、脆弱、潜意识自卑的防卫型心理素质,这种心理素质的成因可以搬出一堆书籍,如果按照弗洛伊德的理论更要从童年查起,从性倾向查起,一查到底。可惜我们没有时间去查清室主任心理素质的成因,却不无惋惜地看到,室主任在距离真相只有一步之遥时,固执地绕了过去。

部长却暗自庆幸获得了这样一个摆脱困境的机会。很明显,那其实是某些人加上去的一句嘲弄。声纹资料在到达声学分析室主任手里之前,还经过情报部门若干人的手,暂时来不及查明是那个家伙做了手脚。尽管这家伙是站在自己一边,但仍然是触犯了涂改情报资料大忌的十恶不赦的行为,现在来不及查,事后一定查他出来悄悄严办。袋鼠属于的那一派人马,都是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军火商,他们的生意越好做,正经生意人的生意越难做,这样下去,早晚惹得全世界都抵制美货。可是总统那个西部牛仔就是偏爱袋鼠,总统甚至喜欢坐到舰载机的后座上去当一把战斗轰炸机飞行员。总统这种牛仔作风,使得国防部的声音比所有部门的都大。

现在好了,幸亏有这句话。

问题的关键转到美日冲突会不会公开。

可是中国东海美日主力机群冲突爆发的情报已经传来。

那里是中国的地方,这些瞒不过中国人的眼睛。

而中国领导人都是玩弄国际政治的一流高手。

他们可以不经过美日双方的同意——当然不必经过——就公开我们已经打起来了的那些图像资料。

于是该来的事情还是会来。

黑或是白,要让我来押宝,以个人前途和美国情报界的声誉为赌注。

这是赌博。是豪赌。是输不起也赢不起的豪赌。

现在可好,个人可以退出这场无论输赢都是输的豪赌。

只剩美国情报界的声誉,还在赌场之内,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美国要不输,情报局就只得输。

部长命令签发两份报告,一份是“声学分析表明新加坡外海攻击美军航母者疑为纳土纳群岛南中国潜舰”,另一份是室主任签署的关于那句中文的“其来源尚未查明”的报告,后一报告作为前者的附件。

部长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了不少。这样做自然是明哲保身可进可退,无论美国情报输赢,个人都不会输了。球,踢给了牛仔总统。

506

空军1号。

东方熹微初现,黎明即将来临。

安全事务助理破天荒地干涉总统权利,高声喊叫:“别按!”

话到人到,安全事务助理猛扑了过来,极其惊惶地抱住总统的右手手臂,

总统左手摸手枪,无奈动作还是太慢,

周围至少3只手枪枪口指到安全事务助理的额头,

空军一号里还有日本人的内奸吗?

安全助理对3只黑洞洞的枪口视而不见,语调极其惊惶地报告:

“南,南中国海,传来情报,国土安全部作了分析,击沉小鹰号的潜舰被发现了,他,他,他可能是中国人的!”

总统的右手一下子自己抬了起来,一把抓住安全助理的领带:

“你、你说什么?!

什么叫可能,

能够讲可能吗!?”

马上意识到当务之急是什么,急速低头来看,

核按钮箱上液晶显示屏,绿色数字开始急遽跳动!

安全事务助理是美国理想主义的狂热信奉者。美国的民主,美国的慷慨,美国的宽厚,美国的自由,美国的平等。美国的博爱,美国做出伟大的牺牲,向着全世界推行的美国精神,美国的信仰,美国的公平,

这个值得为之付出生命的伟大事业,这个最高原则,决不能被打破!

安全事务助理不顾一切,抱住了总统的手臂,

可惜,安全事务助理还有一样美国的东西是他年轻的生命所不懂的,那就是美国的政治。

核按钮箱液晶显示屏上,绿色数字已开始急遽地跳动。

就像美元即将崩溃、中日经济即将合流、美日冲突即将公开一样,事情已无法挽回。

有人要承担责任。地狱之火将煎熬,诸罪将加于一身。

加在这个对美国怀着赤子之心的纯洁青年的身上。

砰!

低沉的枪声响起。

鲜血从安全事务助理捂在胸口的指缝中涌流而出,

青年的眼睛充满了不相信,不相信地看着总统,

“砰!”

枪声再起,

这次是总统手中的手枪冒出青烟。

鲜血从青年的胸腹间涌出,

泪水从青年的眼眶中滚滚而落。

这一枪打碎了青年的信仰,青年的理想,青年不惜为之付出生命的偶像。

“砰!”

枪声第三次响起,

青年泪尽,

嘶哑地呼喊:“我的美国!我的母亲!你还有希望吗!?…”

安全事务助理在黎明前倒下。

总统眼中泪水模糊。

他曾经像爱护儿子那样爱护他身边的这位优秀而单纯的青年。

伸出颤抖的手,抚摩着青年的脸孔,

总统内心悲怆地呼喊,

“孩子啊,你,你不懂,这是为了美国!为了挽救美国!”

总统身后,传来一个坚决而平静的声音:

“报告总统,刚才在您犹豫的时候,此人扑上来强迫您按下核按钮,已经被我击毙。”

总统转过身来,面容已变得冷酷而平静。深深地打量了这位身边的工作人员一眼,像从不认识似的,也像是第一次认识了这位政治高手。

3年后,这位政治高手出任美国国土安全部部长。

507

美日空军冲突的录像传遍万水千山,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508

美元急跌,对日元跌破105、102、100大关,

一个急跳,

88日元!

金融新闻字条急急走出:

日本中央银行抛售全部美国债券!!!

509

砰,

这次是香槟酒打开,

美国国土安全部声学分析室主任和全组人员举杯庆贺,

室主任的坚持,在最后一分钟,在错误的悬崖边缘上挽救了美国。

安全部长也举杯微笑。

3分钟后,声学分析室主任和全体成员一个个嘴角流出黑血,全无声息,在黑暗中倒下。

3年后,部长宣布竞选美国总统,开始了人生的最高政治冲刺。

510

美国克来星敦号航母战斗群。

看到那艘潜舰竟然飞出海面掠水滑行之后,司令官在几分钟内处于轻度眩晕状态,不太明白自己都发了些什么命令。

同时接到了南面的火箭助推鱼雷来袭的警报和西面的巡航导弹掠海飞来的警报,警报让司令官猛醒,

用力晃了晃脑袋,象是要驱赶刚才看到的可怕景象,司令官强打起精神,先将那个梦魇努力压制到内心,不让它影响自己的精神状态,中国人竟然研制出这种匪夷所思的两栖潜舰,首先拿克来星敦开刀,逢此非常之变,全舰队都在看着我,必须镇静,让官兵们认为这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在意料之中才有预案对付,能够对付才不会引起官兵们的恐慌。

现代舰队作战,表面看起来是一个计算机自动化的世界,其实士气仍然是至关重要的因素。武器系统的现代化,使得子单元的数量比老式舰队增加了1000多倍,80%的人员的操作属于分工的串联环节,不像30名士兵一起冲锋,几个人倒下,别人可以继续冲锋,那是并联环节,多个支路并联,一条或几条断路了,只要有一条支路还连通,线路就是连通的。串联环节不行,一个环节断了,线路就断了。这是由现代武器系统数目巨大的子单元要求的分工合作造成的,计算机可以自动处理许多事件,但是也造成更重要的统筹的串联环节,这些环节上都需要一个个人,计算机般冷静熟练的人,一人失误,就可能造成一个系统的瘫痪。可是人不是计算机,人有喜怒哀乐七情六欲,这些情绪里面,有些是可以产生正面激励的,也有一些只起负面作用,其中,恐慌情绪是破坏性最大的。轻度恐慌会是操作失误率急遽上升,象是一支弱势球队在比赛时的动作失常,而现代舰队作战的串联分工条件下一个人的失常就会产生严重后果,严重恐慌就更糟糕,它会转化为绝望和放弃,使成员不是错误操作,而是放弃操作,转身逃跑,严重恐慌情绪有极强的感染力,当一群人放弃岗位开始奔逃的时候,无论多么现代化的作战系统也会崩溃。

司令官深谙现代作战心理学。值此非常时刻,众目睽睽之下,司令官深知自己此刻的一丝一毫慌乱都会蔓延成整个舰队的恐慌,造成士气崩溃。

暗中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咳嗽一声,使讲话声音不要颤抖,然后,司令官竟然能够笑出几声来,

缓缓地说:“这没什么,我们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也研究过,掠水滑行快艇和潜舰结合吗,后来因为要牺牲的内部空间太多,我们就放弃了。这种系统弱点,那个,嗯(努力压制一下颤抖),那个弱点很多”


并没有讲出怎么应对来,因为司令官自己此刻也不知道。就像黑道大哥撤退时要交待几句场面话,交待完了,司令官自己的心态倒是多少有些镇定下来了,开始一条条发布命令,应付迫在眉睫的西面的巡航导弹和南面的火箭助推鱼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