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十九章 宿命 宿命(三)

royf22 收藏 42 213
导读:特战先驱 第十九章 宿命 宿命(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25/


周卫国在这间房子的门前停了下来,说:“这是一间门从左朝内开的房屋,攻击这种房屋的战术是这样的……”

说完,周卫国蹲了下来,在地上用树枝画完示意图后开始讲解战术。

等队员们都表示明白后,周卫国示意队员们开始演练,演练结束后,周卫国又一一指出队员的不足和改进方法,接着,就是下一间房屋。

就这样,周卫国带着队员们一间间房屋走过去,每到一间房前就停下画示意图,讲解战术,让队员们依次演练一遍,讲评……

由于每一间房屋的构造都不同,所以相应的战术也不同,但这些战术之间却又存在共通性!

房屋战术讲解完毕后,周卫国带着队员们在一个拐角处停了下来,指着墙角说:“这是一个右拐墙角,无论在乡村还是城镇,单侧拐角都是最常见的街道拐角。”

说着,周卫国开始画示意图,画完后讲解道:“在巷战中,如果肃清这样的街道,可以采用四人小组或六人小组,四人小组的基本战术是:站位,1号紧贴墙角;2号与1号并列,位于1号左侧;3号位于2号身后;4号位于1号身后,背靠1号,警戒后方。行动时,1号左手据枪,紧贴墙角迅速右转,对拐角后敌人进行火力压制,如果拐角后没有敌人,则单膝跪地,警戒拐角;2号右手据枪,冲出拐角后,紧贴街道左侧边警戒或火力压制;3号,左手据枪,转过拐角后,紧贴街道右侧边警戒或火力压制;当2、3号均顺利占据位置后,1号以手拍4号肩,并迅速通过拐角,换右手据枪,紧贴墙角代替4号警戒后方;4号立刻转身,左手据枪,冲过拐角,警戒队伍正前方区域,就位后以手拍1号肩;1号转身,重新成为尖兵,小组继续向下一拐角前进。”

周卫国又画了第二个示意图,讲解道:“以六人组通过右侧拐角时,基本战术是:六人组分为两个3人小组。第一小组3人紧靠右侧前进,第二小组3人紧靠左侧前进,但前进时向右侧身四十五度,斜向右前方。当靠近拐角后,第一小组的3名队员先向右转,面向墙壁。行动开始后,第一小组1号左手据枪,紧贴墙角迅速右转,对拐角后敌人进行火力压制,如果拐角后没有敌人,则单膝跪地,警戒拐角;2号右手据枪,以侧行或交叉侧行移动至左侧身体靠墙,移动时,始终面对攻击方,并保持枪口、视线的一致;3号右手据枪,转过墙角后在2号所提供的火力支援下,进占2号前方的攻击位置;第二小组4号前进,在1号提供的火力支援下进占1号前方的攻击位置,与2、3号形成三角火力支撑;4号就位后,1号迅速通过墙角,换右手据枪,转身依靠墙角警戒后方;这时,5、6号有两个选择,如前方无威胁或时间紧迫,则直接前冲至下一拐角;如敌方火力过强,则5号左手据枪,冲过拐角后占据4号前方攻击位置;6号右手据枪,冲过拐角后占据3号前方攻击位置;最后,1号转身前进,替代位置最前的6号重新成为尖兵,六人组继续前进,6号转身,向后警戒。这两种战术的要点都是始终保持两两相互掩护。”

让队员演练完讲评过后,周卫国又将他们带到了一个左拐墙角,然后是“T”形拐角,十字形路口。

等所有战术都讲解完毕,周卫国说道:“我能教你们的,也只是这些基本战术动作。至于具体如何运用,就要靠你们自己摸索了!你们要记住,小组作战最重要的是相互之间的信任和配合!”

周卫国又顿了顿,说道:“多训练左手射击和移动时射击,子弹不够找指导员要!新队员的特殊装备过两天丁厂长会叫人送来。”

说完,竟然转身就走。

赵杰赶紧追了上去,低声问道:“连长,您不带着我们训练了?”

周卫国笑笑,说:“赵杰,你是特战队队长,特战队这个担子,你终归是要挑起来的!”

赵杰迟疑了一会,说:“连长,您今天好像有点不对劲!以前您教我们东西都是等我们掌握了一部分再教下一部分的,可今天您为什么要把战术一次全教完?”

周卫国沉默了一会,说:“我这个连长,也不知还能当多久!”

赵杰脸色一变,说:“连长,是不是因为我们连打骑风口的事团里要处分您?”

周卫国微笑着拍了拍赵杰的肩膀,说:“不该问的,不要问!你很聪明,特战队交给你,我也放心!”

说完,大步走了。

看着周卫国远去的背影,赵杰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回到连部后,李勇正好在。

不过让周卫国感到惊讶的是,桌上竟然放了好几支“南部十四式”手枪和两支驳壳枪。

周卫国指了指桌上的手枪,说:“老李,这是怎么回事?”

李勇一笑,说:“等会你就知道了。”

周卫国“哦”了一声,没有再问,在桌边坐了下来,坐下时手无意中碰到了放在口袋中的那支勃朗宁手枪,顺手掏了出来,轻轻抚摸着,双眼渐渐模糊。

这时,从门外传来几响轻轻的敲门声,李勇站了起来,走过去开了门,见是陈怡,立刻笑道:“陈乡长来了,快请进。”

陈怡一进门就看见了桌上的手枪,眼中不由露出了一丝喜色。

李勇给陈怡搬了张凳子放在桌边,又倒了碗水递给陈怡,说道:“走了这么远山路累了吧?来,先坐下喝口水。桌上的就是我们这次战斗缴获的手枪,陈乡长随便挑,只要你满意,我和周连长绝没有二话!”

陈怡腼腆地一笑,接过水,说:“谢谢李指导员!”

看了看仍然坐着的周卫国,又低声说:“谢谢周连长!”

这才坐下低头喝了口水。

李勇走到周卫国旁边,悄悄一碰周卫国,说:“老周,你看看谁来了?”

周卫国抬头看了一眼陈怡,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

陈怡放下了碗,忍不住看向桌上的手枪,一瞥眼,突然看见了周卫国手中的勃朗宁手枪,眼睛顿时一亮,指着那支手枪,低声对李勇说:“周连长手上那支也是备选的吗?我就要那支行不行?”

李勇笑着说:“当然可以了!”

说着又推了推周卫国。

周卫国这才回过神,见陈怡和李勇都看向自己,不由尴尬一笑,说:“哦,你来了。对不起,我刚刚发呆呢。”

陈怡抿嘴一笑,说:“学长一发呆,鬼子就要遭殃了!”

周卫国想报以微笑,却是笑不出来。

李勇笑道:“老周,我们这次战斗缴获了不少手枪,我看陈乡长没有配枪,所以叫人通知她来挑一支。她眼光倒是不错,一下就挑中了你手上的这支手枪了!怎么样,你不会不给吧?”

陈怡也期待地看向周卫国。

周卫国看了眼陈怡,又看了眼手中的勃朗宁手枪,突然脸色大变,几乎是吼着说:“不行!”

说完,一把将手枪放回口袋,颤抖着起身,几步出了连部,只是脚步却有些踉跄。

李勇和陈怡都吓了一大跳。

李勇当场愣住,陈怡则眼泪在眼睛里不停打转,强忍住才没有掉下来。

看着周卫国远去的背影,陈怡咬着嘴唇说:“李指导员,今天打扰了,我该回去了。”

说完,就要出门。

李勇清醒过来,略一思索,叹了口气,说:“陈乡长,真是对不住!我忘了告诉你了,今天是十二月十三日,去年的今天就是南京城破的日子!在那一天,老周失去了所有的亲人!所以他今天才会有些失态,你多多包涵!”

陈怡愕然转身说:“所有的亲人?”

李勇点了点头,说:“老周亲口对我说的!”

陈怡立刻说道:“那他的未婚妻呢?”

李勇愣了愣,说:“未婚妻?老周从没跟我提起他有个未婚妻啊?”

陈怡转身看着周卫国远去的背影,眼角突然流出了泪水,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

说完,追了出去。


周卫国出了连部,往村口走去,路上遇到训练结束的战士向他敬礼也是毫无反应!

战士们都停了下来,目瞪口呆地看着周卫国跌跌撞撞地出了村口,脸上不由自主都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周卫国也不知道究竟要往哪里去,只知道往前走,不知不觉间,竟爬上了村口对面的山顶。

看着眼前熟悉的战场,周卫国终于清醒过来,脑中禁不住回想起阳村保卫战的惨烈!

走到山顶正中,周卫国突然停了下来,仰天大吼一声,接着放声大哭。

良久,周卫国才止住了哭声,面朝南方跪了下来,低声说道:“父亲,您能听见我说话吗?伯父、伯母、小雅,你们能听见我说话吗?胜利,鑫璞,虎子,你们能听见我说话吗?许连长,您能听见我说话吗?”

这几句话说完,周卫国又是泪流满面!

周卫国任由泪水流淌,又过了许久,才继续说道:“父亲,儿没有忘记您的教导!‘倭寇驱尽日,我儿还家时’!打完鬼子,卫国一定回苏州看望您老人家!”

但周卫国心中却明白,自己只怕是再也没机会见到父亲了!

周卫国泪如雨下,继续说道:“伯父、伯母,今天是你们的忌日,卫国不孝,不能回南京祭拜二老,只有在数千里之外遥祭你们了!望你们不要怪我这个没用的女婿!胜利,还记得我们在中央军校打闹的事吗?还记得我们一起参加国庆日阅兵的事吗?还记得我们在杨行一起打鬼子的事吗?鑫璞,你教我的火炮知识我都记得!我们在德国的两年我也都记得!在上海带着战车连并肩作战的事我更记得!虎子,你还记得我这个‘疯子新丁’吗?还记得我这个不中用的团长吗?许连长,我没有给您丢脸!没有给三连丢脸!三连现在是整个虎头山最能打的部队!还有个响当当的名字——‘阳村英雄连’!这个名字不是我们自己吹的,是乡亲们给我们起的!乡亲们信任我们啊!骑风口据点我已经带着三连打下来了!我杀了好多好多的鬼子!我为你们报仇了!”

周卫国终于忍不住,再次痛哭失声。

良久,周卫国止住了哭声,双眼蒙上了一层薄雾,轻声说道:“小雅,一年了,你在天上过得还好吗?还记得孤零零留在这世上的阿土猪吗?”

周卫国顿了顿,缓缓吟道:“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昨夜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岗!”

吟完这首词的一瞬间,周卫国突然完全体会到了父亲在回忆母亲的札记扉页写下这首词时的哀痛心情,忍不住大声叫道:“小雅!小雅……”

山谷中传来了回音,但小雅却是再也没法回答他了!

周卫国将头埋在地上,双拳拼命捶击着地面,嘶声说道:“小雅!我想你!你就这么走了,留我一个人在这世上,我杀再多鬼子又有什么用呢?我不要为你报仇,我要你回来!……”

良久,周卫国终于冷静了下来,突觉身后有异,迅速回头,就看见了满面泪水的陈怡。

周卫国脸色一变,说:“你怎么来了?”

陈怡低声说道:“学长,我不是故意要偷听你说话的,我在村里找不到你,问了战士们,他们说你好像是往这山上来了,所以我才……”

在这一刻,陈怡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每次看见周卫国,他眼中都隐隐带着忧郁哀伤的眼神!

陈怡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学长,希望你哭完后能振作起来!你知不知道,战士们看见你这样离开后有多担心?在他们的心目中,你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是能够带领他们百战百胜的战神!三连不能没有你,虎头山不能没有你!”

周卫国沉默了一会,突然说道:“你想听故事吗?”

陈怡一愣,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周卫国整理了一下思绪,才缓缓说道:“从前,有一个男学生和一个女学生。两人有着共同的教育背景,有着共同的理想,对问题也有着共同的看法……于是,他们相爱了!他们一起探讨人生,探讨未来,探讨国家民族的命运……后来,发生了‘九·一八事变’和‘一·二八’淞沪抗战,男学生在去淞沪战场慰问十九路军时受一个军官的影响决定投笔从戎。回苏州后,他正好碰上中央军校补充招生。于是,男学生报考了军校。因为怕拖累他爱的人,他没有把投考军校的事情告诉那女学生。后来,他顺利地被军校录取,他以为,从此以后,他再也见不到那个女学生了!可是,那个女学生辗转几个月,竟然还是找到了他受训的部队!……经历过这一次后,两人的感情更加深了!”

周卫国深吸一口气,止住将要流下的泪水,继续说道:“后来,他回到了南京中央军校继续学习,女学生也毕了业。为了能常常看见自己的心上人,女学生在毕业后特地留在中央军校对面的第四女中教书。此后,他们真的常常见面了!后来,由于在毕业演习中表现出色,已是军官的男学生被选派赴德国军校留学两年!女学生虽然很难过,却还是支持他去德国学习!临走前,男学生发誓,学成回国后就娶那女学生!”

陈怡听着周卫国的讲述,不由痴了。

周卫国继续说道:“谁知,男学生学成归国,抗战已经爆发了!男学生当了战车连长,参加了淞沪会战。屡经血战后,战车连长变成了步兵营长!后来,淞沪会战全线撤退,他的那个营作为后卫,负责掩护全军后撤!历尽艰险,他终于带着部队回到了南京,途中还缴获了一支漂亮的小手枪!回到南京后,他立刻赶去看望两年多始终对他不离不弃的未婚妻!重逢之后,两人都是无比喜悦!他们以为,从此以后,两人终于可以在一起了!他还把缴获的那支漂亮的小手枪送给了未婚妻!”

听到这里,陈怡心中突然一动,立刻想到了刚刚周卫国手中的那支小手枪。

周卫国颤声说道:“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南京城破后,他竟然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未婚妻为了免受鬼子侮辱,用他送的那支手枪自尽了!”

陈怡“啊”的一声,大惊失色。

周卫国咬牙说道:“为了给未婚妻报仇,为了给自己的兄弟朋友报仇,为了给无辜惨死的同胞报仇,他逃出了南京,北上!因为他要寻找一支真正抗日的队伍!但是,在北上的路上,他见到的都是毫无斗志,只会扰民的军队!就在他对重返抗日战场几乎绝望的时候,他见到了一个为了激励民众抗日而甘心一死的爱国学生!”

周卫国想了想,说:“那个学生临死前喊的是‘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应该是名共产党员吧?这让他立刻想起了一支抗日的队伍——八路军!于是,他继续北上,到了徐州,很幸运地找到了他最要好的一个朋友,以前的同学!他的这个同学是名共产党员,通过同学的介绍,他终于来到了敌后抗日根据地,参加了八路军!”

周卫国深深吸了口气,说:“故事讲完了。”

陈怡已是泪流满面,说:“学长,我知道了,你就是那个男学生!你当年送给‘小雅’姐姐的小手枪就是你刚刚手上拿着的那种手枪吗?”

周卫国点了点头,泪水顺着眼角流下,喃喃道:“没错!就是这种手枪!比利时FN公司产的6.35公厘勃朗宁袖珍手枪!我把枪送给了我最心爱的人,却还是保护不了她!我不配做男人!”

陈怡大声说道:“不,学长!在我的心目中,你永远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

周卫国看向陈怡,心中突然叹了口气,从口袋中掏出那支勃朗宁手枪和那盒子弹,说:“我不把这支手枪送给你不是因为小气,是怕……”

陈怡毫不犹豫上前几步从周卫国手中接过了手枪和子弹,盯着周卫国的眼睛说道:“学长,你听说过法兰西皇帝拿破仑(Napoleon)和他的皇后约瑟芬(Josephine)的故事吗?”

周卫国摇了摇头。

陈怡说道:“拿破仑送给约瑟芬的新婚礼物,是一个涂有珐琅的胸章,胸章上雕刻着两个词——‘To Destiny’!”(引自《Napoleon's Josephine: A Rose by Any Other Name》,原文对礼物的描述是:“an enameled medallion engraved ‘To Destiny’”)

周卫国喃喃道:“To Destiny!To Destiny!宿命……”

陈怡咬了一下嘴唇,说:“是的!宿命!我们的相遇本身就是宿命!卫国,这一辈子,我都忘不了你!”

说完,转身跑了。

看着陈怡远去的背影,周卫国呆住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