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戒指·右手年华

海狐 收藏 11 381
导读:左手戒指·右手年华

或许我没有资格,

坐上你开往幸福的班车。

这枚标志永恒的戒,

让我掉进美丽的梦。

却在即将触碰到幸福的边缘,

灰飞湮灭。


收到你们的请贴,

这些日子就像花的凋谢。

原来心里勾勒出的一切,

只是我一个人世界。

过往青涩而甜蜜的初恋情结,

要怎么解?


年轻的心,最爱的人,

再见,还有我脆弱的爱情。

请允许我带走这枚戒指,

它能让我在寂寞的时候,

想到你我之间美丽的曾经。


甩甩手,走过我还没有意识到的青春。

沧海桑田后,只留下左手无名指上,

一枚亘古美丽的心灵结晶,

和右手指间,悄然流逝的年华。

——戒指

雨,淅淅沥沥下了一个星期,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这该死的天,今天是我生日诶!

也不给点面子。”顾子翔抱怨着,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学校走去。

“呼---”一辆高速行驶的轿车从身边飞驰而过,在溅起一片水花后,呼啸而去。

“@#¥%—!有车了不起啊,迟早出车祸!”顾子翔看着一身脏水,无奈地摇摇头:“唉,

碰到这种有车一族,只能自认倒霉。”

“顾叔叔好!今天怎么这么有兴致跑来淋雨了,小心关节炎发作啊!”

“我说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原来是碰到灾星了。”顾子翔挤出一脸死了妈般的笑容,心里

却在暗暗叫苦。

“嘻嘻——原谅我的伟大,掌握着你的命运。哈哈!如果你答应和我一起演那场话剧,

本小姐可饶你不死。”苏青一脸得意的看着眼前这个可怜的男生。

苏青 — 顾子翔的死党,上海D大学文艺主席。以美丽的外貌和高傲的个性荣登校花宝座。

顾子翔也是校文艺会成员之一,文艺会所有话剧的剧本都出自他的手笔。因为文字上造诣已经练到如火如荼的地步,所以被冠名眼泪杀手。

这个绰号是那些天真的学弟学妹所赐。原因很简单,顾子翔是99届的文科状元。进了象牙塔,那份天赋更是显露得淋漓尽致。校刊第3版是子翔居。顾名思义,那是为顾子翔设的专栏。出自他笔下的那些故事,总是令那些痴男怨女为之疯狂,谋杀他们的眼泪。

“抱歉,本少爷没空!”顾子翔总算找回一点面子,潇洒地转身向校门走去。

“哼!猪头,你算没空,那老百姓都得累死。喂!等等我嘛!”

最近校园里都在流传着这么一条绯闻,顾子翔VS苏青正在发展地下关系!并传出N个版本。

餐厅里,一个胖女生一手握着鸡腿:“他们俩早就同居了,我1年前......”胖女生啃了一口鸡腿,旁边一群MM跟着咽了一下口水,满怀期待的眼神盯着她:“就看到他们俩从西郊一栋公寓一起走出来,苏青还帮顾子翔整理衣服呢。”

自习室。一个高高瘦瘦的女生一脸哀伤的诉说:“我和他这么多年的感情,他竟然忍心抛弃我!呜呜——”居然真的有泪水从她眼眶里流出来!旁边一个纨绔子弟打扮的男生颇有一番怜香惜玉地说:“方灵,不要哭了,那样的男人不值得你为他伤心。是他顾子翔不知道珍惜,你比那哑巴苏青(平时沉默少语的冰山美人,却被这家伙称作哑巴。不知道苏青听后会是什么反应)不知道好多少倍!只要你愿意,我会保护你一生一世。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伤害你!”

“嗯!你说到就要做到。不可以像那个薄情的男人一样骗我哦!”叫方灵的文弱女生顺势倒在男人怀里,脸上写满了我需要保护。

办公室。一个年龄稍大的女老师对一个年轻女老师说:“我姐夫的妹妹的老公的表哥的老婆的表姐和苏青的妈妈还有顾子翔的妈妈是大学同学。听说早在这两个孩子还没学会走路的时候就订了娃娃亲。两人可以说是青梅竹马,门当户对。”年轻女老师没说什么,但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伤感。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这些绯闻传的这么夸张。

真是滑稽。苏青家在城北的永清路。而子翔租住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小区里。西郊?他从小到大还没去过!至于那个方灵,那是他中学同学。两人曾经同桌过。方灵那时也曾向顾子翔表达过爱慕之情。但当时的子翔认为学生应以学业为重,不宜早恋。所以那件事便不了了之。说到妈妈,子翔无奈地摇摇头,轻蔑一笑。因为子翔从小就在姑妈家长大。父母早在自己不愠世事时便在一次车祸中撒手人寰。

谣言毕竟是谣言。顾子翔本不打算理会,但一想到别人竟把自己和那条恐龙放在一起,顿时感到事态的严重。想到这里,顾子翔箭一般从椅子上跳起来,往苏青的教室冲去。“不行,一定要到广播室去通过广播在全校面前澄清事实。” 苏青那边呢?她听到关于自己和那个猪头如此这般的传言,非但没有生气,反而一脸幸福的笑。莫非?唉,看来这位MM是把谣言当真了,正自我陶醉呢!

这时,顾子翔冲了进来,在全班同学异样的目光中,拉着苏青的左手就往外拖。苏青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弄得一脸茫然,一看是顾子翔,脸突然红了。“没想到在这么多同学面前,他竟主动拉我的手!”苏青幻想着此刻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可以幸福得死掉的那种。

“子翔,你!”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苏青恢复了理智。想到自己刚才的表情和心理,觉得一阵恶心。“要我和眼前这个不可一世的家伙在一起,还不如做玻璃!”其实早在她与顾子翔的事迹风靡全校之前,在男生中就有一些传言说苏青是玻璃。真有点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味道呵。

“我什么我!”顾子翔停下脚步。回头一脸愤怒的表情看着苏青:“你什么你?我什么我?我就是我,你就是你。你不是我,我也不是你!我在说些什么?我的意思是你不用幻想什么,我是不可能喜欢你这个自恋狂的!”

“顾子翔!你什么意思?!呵呵,真搞笑!我幻想什么了?你还真是自作多情啊!我苏青会对你这种人幻想?不要以为帮我写几篇破剧本我就会爱上你。现在,你听好了。”苏青甩开顾子翔的手,似乎强忍着眼泪,歪着头看着天上,一字一顿地说:“我苏青一辈子都不会喜欢你!自大狂!希望你明白,我们是不可能的。因为马上我就要跟父母去韩国。我们什么都不是,连朋友都不算。以后我再不会来找你。也麻烦你以后不要来找我。我是一个女人,将来还要嫁人的。我不想因为一些风言风语影响我的名声。”

转身的一瞬,才发现自己强装出来的镇定与冷漠,是那么脆弱。本以为可以忍住的泪水,此刻却再也不受控制。眼泪,像顽皮的孩子,极度亢奋地从红红的眼眶里窜出。滚过苍白的脸颊。苏青拖着沉重的步子,全然不顾围观人的眼神,一步一步走出操场,融入人群。

顾子翔木纳地看着苏青渐渐消失的背影。良久,一种莫名的失落。

3年了。他们认识了3年。顾子翔默默的暗恋了苏青3年。他何尝不想像所有情侣一样相濡以沫,形影不离。他们相识的第1天,顾子翔发觉面前这个高傲的女人,竟如此地像自己梦到过N次的天使!

“Hi!同学,顾子翔同学!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我是本校的文艺会主席。听说你是上一届的文科状元,而且文章写得特别好,我想……”

顾子翔回首,看到一张非常精致的脸,纵使自己满腹文墨,却也找不出任何词来形容她的美。貌似所有的形容美丽事物的词用到她身上都不过份。甚至连那些词都黯然失色。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上,一袭长裙衬出玲珑有致的身材,大有诱人犯罪之嫌。顾子翔眼睛一亮,随即又恢复了黯淡。

“对不起,你认错人了。”想到自己刚才突发灵感想到的题材,再不回去记下来等会就不记得了。隧转身欲离开。

“凄凄绵绵雨,

轻上阁楼,

问君年华何度?

伊不闻寒暑,

悠悠岁月,

欲与君前舞。

鸾比翼,

生生相惜。

哀别离,

今昔何兮?”

“不错!柔情绵长,丝毫不显矫柔造作。”顾子翔一脸兴奋,不尽感叹:“这首诗是你写的吗?”

“呵呵,真的吗?谢谢!我突来的灵感,即兴作的。”苏青听到顾子翔的夸奖,羞涩的低下头看着鞋尖。

“说吧。我能为你做些什么?”顾子翔突然像换了个人似的,竟颇有绅士风度。

“我想,你的文章写得那么好,能不能加入我们文艺会呢?你的剧本加上我的演绎,一定会大受欢迎的!”苏青举起芊细的手做了个胜利的姿势。样子很是机灵可爱,真不敢相信这就是大家口中的冰山美人。

顾子翔犹豫了片刻:“好!我答应你。但是我只在空闲之余参加文艺会的工作。”顾子翔可是个大忙人,虽然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在忙些什么,总是感觉时间不够用。

“君子一言!”苏青一脸兴奋的伸出小拇指。

顾子翔一愣,继而嫣然一笑,把厚厚的书往怀里一夹,也伸出手指迎上去:“驷马难追!”

自那以后,两人的每次合作都能赢得全校经久的掌声。也经常有一些其他学校的学生混进D大学来,就为看一场话剧。苏青也通过关系在校刊上为顾子翔开辟了一个专栏。

3年来,两人一直形影不离,却也没有这样那样的流言蜚语。只是最近……顾子翔想到方灵。一定是这小妮子传出来的,没错!

顾子翔是个孤儿。从小在姑妈家长大。因为年少时的经历,让这个原本像其他孩子一样不愠世事的幼小心灵变得早熟。姑妈家条件拘紧。在中国从一个落后国家渐渐发展成科技、文化等各项领域都达到世界先进水平;都市消费观念能比发达国家的泱泱大国的今天,可以称得上是一个落后贫困的家庭。顾子翔的故乡是大别山区的一个小县城。大山里的人真诚,质朴。小县城三面环山,南面是世界第三大河流——长江。顾子翔从小就喜欢坐在江边,凝视着这一江浩瀚东逝水。幻想着,总有一天,一定要亲自去看看。水,最终流到了哪里。

其实在顾子翔内心深处,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在告诉他,苏青就是他这辈子的最爱。他何尝不想能与她比翼双飞?他何尝不想与她相守一生?只是,他清楚的知道,属于她的幸福,他给不了。

苏青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上海人。父亲是机关干部,母亲是医生。她从小就在这片繁华的土地上成长,接受高等教育,过着无数人梦寐以求的生活。而自己只是这个中国第一大城市中一个匆匆过客。毕业后,还是要回到那个被大山围绕的小县城。苏青是不可能跟自己走的。就算她愿意,顾子翔也不想。他不想因为自己自私的感情而耽误她的一生。

“苏青,原谅我。我们本就不是一类人,更不可能在一起。”生平第一次落泪。童年,听到父母逝世的噩耗,顾子翔都没有哭过。并非他不孝顺,而是他明白,父母在天之灵,希望能看到儿子将来能有出人头地的一天。而自己的哭泣只会令原本年迈体弱的奶奶更加伤心。

接下来的两个月,顾子翔都是在恍惚中度过。苏青也似乎刻意避开他。一次在自习室偶然碰到,顾子翔尴尬地打招呼:“苏青……”而苏青却置若罔闻。

一个男人款款走来:“青!”

“颢!”苏青眼睛闪动着光芒,一脸幸福地从顾子翔身边走过。

“刚才路过金大福顺便买了一颗钻戒。送给你,漂亮吗?”男人从口袋里拿去一个红色的精美小盒子,打开,钻石的光芒顿时吸引了自习室里所有女生的目光。

“嗯!喜欢。”

“来,我给你戴上。”

“戴在右手上。”

叫颢的男人温柔的握着苏青的右手,很有绅士地将世界上最坚硬的矿石与金属混合物栓住了苏青的无名指。

顾子翔不知所措地听着背后两个人的甜言蜜语。他想逃离这里,逃离有他们的地方。可是双脚却仿似不是自己的,竟然无法挪开步子。直到两个人的脚步渐渐远去,他才回过神来,苦笑:“什么伊不闻寒暑,悠悠岁月,欲与君前舞。狗屁!女人始终是虚荣的动物。纯粹的拜金族!”

顾子翔开始沉迷与烟、酒的麻痹。经常和几个同样为情所困的年轻人一同出没各种酒吧、迪厅、KTV等复杂的场所,贪婪于纸醉金迷的刺激。

苏青走进一家叫作凯旋门的KTV。刚才接到一个陌生电话,一个女人的声音在电话里告诉了她关于顾子翔发生的一切。并告之此时顾子翔已叮咛大醉,正在这家KTV的一个包房里。女人的声音似乎有些耳熟,但就是想不起来这声音的主人究竟是谁。

径直走到一间包房门前,举起的手犹豫了半响,轻轻地推开了门。顿时,一股刺鼻的呕吐物散发出的气味与汗臭味混合着扑面而来。苏青不禁皱了皱眉,强忍着被熏得呕吐的冲动,看到躺在堆满酒瓶、果皮的沙发上,浑身散发着浓烈酒气的顾子翔,一手拿着空酒瓶,一手抓着麦克风在含糊不清的唱着:“你那么爱他,为什么不把他留下,为什么不说心里话,你深爱她,这是每个人都知道啊!”

苏青艰难的扶起顾子翔,走出了KTV的大门。一辆奔驰车停在那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