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老天荒只是一个华丽的传说。

海狐 收藏 1 26
导读:地老天荒只是一个华丽的传说。

我说,所谓的地老天荒只是一个华丽的传说。


我在日记上写满林寂然三个字,一笔一划都很认真。

我在纸上画满太阳,然后笑得潦草,再画一个苍凉的背影。


很久了。我都如同一个自闭者般呆在不见光的屋子里写字看书画画,安静得有些诡异的生活让我觉得自在。我说,嘘,不要打扰我的安宁,我要如此安静下去,直到地老天荒。我听见有细小的声音在问我什么是天荒地老,我摇头抿着嘴开始笑,我想所谓的地老天荒谁都不曾见过,那只是一个传说而已。


苏若找到我的时候,我披散着湿漉漉的头发提着角落里的洋娃娃轻轻唱歌轻轻和这个叫小哑的洋娃娃说轻柔的话儿。苏若说,染,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林寂然已经不在了,你这样折腾自己只会让他心疼的。我仰起头看那个穿着好看的碎花裙子的女子,笑得四周的空气一荡一荡的,我说,你知道吗,林寂然说我穿裙子也如你这般好看,可是我偏偏不喜欢裙子。


苏若把窗帘拉开,阳光刺痛了我的双眼,我蹲在地上嘤嘤地哭,再像个疯子般推开苏若,恶狠狠地看着她,把窗帘呼地一声拉住。我再也不管苏若,只在白纸上画一张又一张的画,满满的太阳,再一个苍凉的背影。一张又一张地画,那是因为我只记得林寂然那个苍凉的背影,再也不记得他俊朗的容颜了。我怕我抵挡不住时光,彻底把林寂然忘记,就一张一张地画他的背影。我在我的日记上一遍又一遍地写上林寂然三个字,因为我怕我会在下一刻忘记我的生命里曾经出现过林寂然这个名字。我怕我忘了曾经对我那样那样好的林寂然,所以我要用尽全身力量把他记住。


自从林寂然离开之后,我就患上了间歇性失忆症。这是多么可笑的事啊。曾经曾经我和林寂然那样相爱,可是我却要这样一次又一次地把他忘记。林寂然,如果我不那样任性,你是不是就不会离开我呢。林寂然,若是那一天我听你的解释不赌气离开,你是不是如今还在对我露出你那样美好的微笑呢。林寂然,若是那一天你不着急骑车追我,你是不是就不会血淋淋地躺在地上呢。只是这一切的如果都只是如果,所以你是永远地离开我了。林寂然,我记得你说过要和我在一起直到天荒地老的,可是你却离开了。所谓的地老天荒只是一个华丽的传说,是不是。


我陷在回忆里,而苏若还在屋子里看我的日记。她说,染,其实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你何必如此折腾自己呢。林寂然那样那样爱你,看见你这样他不会安心的。我朝苏若龇起两排雪白的牙齿,笑嘻嘻地说,你看,我都已经快不记得林寂然是谁了,你看我是多么容易遗忘掉他啊。苏若你永远不知道我多害怕某一天我就会彻底忘掉林寂然,如果忘掉他那我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苏若用毛巾擦我湿漉漉的头发,在我的耳边说,染,如果你可以得到幸福,林寂然是不会责怪你忘掉他的。染,乖,跟我去看医生。我一听到医生两个字,反弹起来捂着脸张牙舞爪地说,不,不,我不要去看医生。苏若看着我依然是温婉如玉的笑,我不知道为什么苏若可以一直微笑,即使面对如此乖张的我。


苏若是我的姐姐,而我是被父亲抛弃的另一个女子的孩子。苏若大我三岁,却在我失去了母亲时充当了母亲的角色,对我无微不至。可是苏若却不知道我在那些岁月里受过太多的伤,以至于我的性格乖张暴戾。我排斥这个总是微笑长得像天使的姐姐,可是苏若却始终带着那淡淡的笑,温柔待我。


屋子里安静得像无声的黑绸缎,我看见站在门边微笑的女子问你是谁。她说,我是苏若。可是对不起,我不认识你,请你离开。说完,我大力地把她推出去,一个人躲在黑黑的屋子里就着柔和的灯光看日记。我细细地摩挲我曾经写下的那些字,满篇满篇的林寂然三字。我想林寂然一定是我深爱的男子,否则我不会写下这样多的林寂然。我想我是忘记掉一些事了,我开始躲在角落里拼命地想那些被我瞬间遗忘的事来。


夜浓如墨。我拉开帘子,光着脚站在窗前,看天上的星星。林寂然,看,只要瞬间我就会把你忘记,你会怪我么。我朝天上的星星喃喃地问。林寂然,我不可以忘记你的,因为我们曾经那样那样地相爱。可是为什么我总在记起你之后,然后将你再次忘记呢。林寂然,我想这一定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因为我是任性让你失去了生命,所以上天惩罚我会患上间歇性失忆症。


林寂然,我这样这样爱你,可是我却始终想不起你的样子,只记得你那个苍凉的背影。林寂然,我想你承诺给我的地老天荒只是一个传说吧。


苏若说,其实事情的真相只是一场背叛。


染像个孩子般呆在屋子里自生自灭,缅怀那个叫林寂然的男子。可是林寂然早已在染变成如今这般样子时,离开这个城市,和另外的女子言笑宴宴。我憎恨林寂然,如果可以,我真想他可以离开这个世界。可是如果我杀了他,谁来照顾染呢。


那时,染是天真纯净的孩子。林寂然给予了染甜蜜的承诺,染就如同飞蛾般扑向这场林寂然精心编织的爱情里。而我只有看着染绯红了脸,低下了头,依偎在那个男子的怀里像只可爱温顺的小兔子。曾经那样飞扬凌厉的染,为了林寂然竟成了那般如水的女子,可是这不是我喜欢的那个染,那个张扬活跃的染。染不停地在我耳边说林寂然的好,说林寂然给予她的承诺,我叫染不要相信林寂然的承诺,可是她却微撅着嘴说,苏若,我是真的真的好喜欢好喜欢林寂然,我相信他。多想林寂然可以真的如染说的这般爱染,可是我知道林寂然不是那样的人,因为曾经我看见他手挽了另外的女子嬉笑。可是这些染都不信,她只相信林寂然。


后来。林寂然带着一个妖娆而生的女子甜蜜而来,对染说,对不起,我不爱你了。然后,那个叫林寂然的男人手挽着那女子头颈交缠地踏尘而去,只留下染错愕地站在那里。而后,染突然像发了疯似的追着林寂然而去,而这时正好车过,染倒地,鲜血流满了一地。从医院醒来,染只是哭,她记起了一切,然后一直哭,哭到昏迷过去。再次醒来,染就只记得我是她的姐姐,同父异母的姐姐。她只记得林寂然是和她相爱至深的男子,在车祸中丧生。医生说,染是患了间歇性失忆症。


我看见染把自己关在不见阳光的屋子里,我知道染并非失忆,她只是无法面对那场背叛,把自己封闭了,活在她所臆造的一个世界里。一个她和林寂然相爱的世界里。她想忘掉那背叛,想忘掉林寂然,于是她就忘记掉了。可是她又不想忘记林寂然曾经给予她的甜蜜和温暖,又在一次又一次的刻意遗忘中记起那个叫林寂然的男子。于是,染就用医生的那句患了间歇性失忆症来活在她自己的世界里。而我只有看着染一天天地苍白下去无能为力。


我不是染的姐姐,我是爱她至深的女子。我曾经发誓说要守护她一辈子,可是她却无法承受我的爱。有时,我在想,她是不是为了逃避我的爱,而仓皇地选择了那个林寂然。可我无从得知了。染,只想你可以走出你的世界,然后得到幸福。而我可以把我对你的爱深藏于心。


地老天荒只是一个传说。而我只想守护你这一生,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