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回到了加工厂,本想再大干一场的,因为此时那些矿山的矿车大部分都要报废了,父亲预测,接下来的日子会是加工厂的黄金时代,又叫厂里的工人加班加点,全力生产,以防当某个矿山来要货的时候没有现货给他.但,2001年的7月17日,一场惊天的事故毁了父亲的希望,他也不得不关闭工厂,回到了原来的厂子.



那天凌晨,父亲原来所在的那个矿山的井下发生透水事故,矿山领导上报给县政府了,可是县政府的人为了自己的仕途着想,就没有继续上报到上一级的部门,而是提示发生矿难的那个矿山尽量把这个事情所引发的风波掩盖起来,但纸终究包不火,在这场事故发生的半个月后,媒体报道了,中央跟地方的相关部门通过媒体的报道知道此事后,迅速成立安全调查组,.紧接着,各相关调查组进驻该地区,辖区内所有矿山全部停产,发生事故的那个矿厂,被调查组冻结帐号,矿领导被监视居住,接受调查组的检查.调查组的高调动作,并不能让矿区的人们感到紧张,因为以前矿区也不是没有出过事,也下来过一些调查组,也都采取了同样的方式,但最后还是装模作样的审视一番了走人,调查组一走,所有矿山照样开工,照样挖矿.不过,也许是这次事故的影响力太大多吧,涉及的范围也广,当时任意在网上一查,相关的报道可以说是铺天盖地.所以这次的调查组跟以前的并不是吃完喝完就走,而是住了下来,并调来了武警在站岗.看到这样的情形,矿区的人们开始感到了一种不安.



这一检查问题出来了,除了极少数的国有矿山,大部分的私人矿山,不管大小,都是没有采矿许可证,调查组迅速出台文件,对于没有许可证的小矿山,一率炸毁,这一炸,算是把父亲的希望给彻底的炸没了..这一炸,那些小矿山老板在声呼倒霉的同时,父亲也在失望,因为跟这些小矿山的老板建立了良好的私人关系,父亲总是先送货过去,过后等这些矿山的老板把矿石卖了以后才收钱的.这一炸,在把这些老板炸得心惊肉跳的同时,也宣布了父亲的货款注定难以收回.父亲在之后多次奔波于在这些矿山的路上,开始这些矿老板们的态度还是挺好的,但就是不肯结清货款,但后来干脆避而不见,电话也关机,呼机也不回复,当多次寻人未果后,父亲不再坚持,认为他们在此次事件中受到的损失也不少,之所以未还自己的货款,也许是因为目前无能为力吧,但父亲还是抱着希望,希望他们能东山再起,希望他们能在有朝一日能把所欠货款结了.我想,这时父亲当时能找到的最好理由来安慰自己吧.



矿区经过这一次整顿,秩序井然有条,除了国有矿山,所有的私人矿山已全部关闭.矿山关闭,也就可以证明父亲的加工厂不再有业务,看到这一些种情形,父亲也把加工厂给关了,生产出来的成品,因为始终无法进入大矿山的车间,只能堆积在厂里的空地上,任凭日晒雨淋,腐蚀剂生锈,看着这一切,父亲的眉头越发的紧了,当时间时入了2002年以后,父亲忍痛把这些已经创造不了多少价值的,已成为废品的矿车当成废铁贱卖了,毕竟,在货款结清看不到头的情况下,能挽回多少损失就是多少了.在把这些处理清楚后,父亲回到了自己曾经工作过的地方,在此次事件中也被关停,但所幸未被炸毁的矿厂,和自己原来的同事一起留守.



经过这一次打击,父亲老了很多,整个人看上去老了十岁,五十出头的父亲头发几乎全白了,和他的年龄一点也不相称.很多人以为,父亲这次会安分了,也许他会在这里安心的留守,不会再到哪去了.但父亲天生的野心注定他不会是个安于现状的人.果然,父亲再一次走上了创业的道路.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