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七十一章

巴渝 收藏 5 20
导读: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七十一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七十一章


这一天,江海洋一个人闷在家里。他前两天抽出时间专程去了几个战友厂里单位看望拜访了他们,几乎所有的战友都劝告他早点脱下军装下地方,趁年青学门技术作为立身之本,将来也好养家糊口。别一天到晚的想打仗,做那想当将军的白日梦。正在徘徊无聊之际,忽闻门被擂得一阵山响。

“那位如此无理!没得教养?”江海洋对着门口高声问道。

“还有那个嘛?我关山岳!快开门。”

“来了,来了。我还以为是那个军爷在擂寨门吔,原来是‘关二爷’唆,恁个阵仗翻天的,有何贵干?”江海洋开门放他进来问道。

“有烟没得?老子失恋了。”他开门见山的说。“龟儿穆桂英把老子甩了,倒在了石豫军的怀抱里了。”关山岳接过他递过来的精装江都牌香烟,点燃后就猛抽起来。

“老兄是一怒冲冠为红颜呐,那个穆桂英哟?”

“嗨,就是跟我们一起当兵分在军区总医院的那个穆老三噻,外号‘穆桂英’,大号穆斯敏,我老妈战友的女儿。”

“哦,想起来了。此女身如杨柳,北生南养,天生利质,有花容闭月之羞,有沉鱼落雁之色。……”江海洋故意夸奖道。

“行了行了,你别他妈的夸她了,都成了别人的对相了,有什好夸的。老子就是因为她才死缠滥打的要求复员,并且死个舅子非要跟她分在一个单位,没想到落得如此下场。”

“兄长大可不必如此大动肝火,也不必如此气馁。天涯何处无芳草,就凭老兄一表人才,赳赳武夫还怕找不到比她更好的女子。大丈夫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再说强扭瓜也不甜。是不是这个理?”

“老弟言之有理。我来还有一事相告,我父亲可能很快要上调省里任职,我估计等不到你复员,我也将随老爷子北上,不过到了新的工作岗我会主动与你联系。拿条烟给我,老子今晚和她最后谈一次,不行就跟她来个一刀两断。”

“初恋情人一辈子难忘哟,切莫藕断丝连,要快刀斩乱麻。”江海洋对他劝道,因为他自己也有过这所谓的经历。

江海洋走进父亲的书房,看见还有三条烟,便拿了一条给他。关山岳接过来往左腋下一夹,痛苦的告辞而别。

“这小子为情所困,怕是难以自拔。”江海洋自语道。

看到关山岳刚才愤怒和痛楚的表情,使他想起自己也痛失过夏晓雯和卢静雅,也有过这种内心灵魂深处的阵痛,只不过是军营的紧张生活是医治失恋的灵丹妙药。让他难以搞清的是,女人究竟是一本深奥的天书,让男人无从读起;还是沙漠里的一股地下涌泉,让男人无法清澈见底?难怪有“女人善变”一说。


半个月的探亲假还剩下五天,江海洋决定提前归队,他十分牵挂班里的战友和训练任务。再说父母都忙于工作,很少有时间来陪陪他。妹妹最近也忙着去政法学院当旁听生,她想当一名国家公诉人——女检察官。他对海滨的选择并不在意,只是取笑她是“虎父无犬女”。

江海洋的决定得到江汉清的支持,只有母亲有些依依不舍,真是慈母严父。不过江海洋近几天发现父亲显得更加沉默不语,面部表情比刚回家时看到的还要绷得紧,有些反常。回到家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在宣纸上提笔图鸦,反复写着“树欲静而风不止”。

江海洋归队的那一天,江汉清还是在百忙中通过关系找到一辆运送百货的顺路车,并亲自送江海洋上车。他解释道,能为部队节约一点算一点。他拿出一条精装江都烟塞在儿子的军用挎包里嘱咐道:“在部队一定要好好听党的话,党叫干啥就干啥。”

江海洋听了想笑,但又笑不出来。从汽车后视镜里一直到看不见父亲的身影为止,就在那一刻,江海洋作出一个匪夷所思的想法,决定明年退伍。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