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战火中的青春 第十章 第六节

zxxd 收藏 0 0
导读:新战火中的青春 第十章 第六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1/


也许是在第四航空队司令部的表弟出了力,当然更大的可能是联队的指挥官终于受不了——霍夫曼,这个运气好的出奇的家伙;开着轰炸机却老想参加空战的家伙,不算上自己摔坏的容克,光被击落就有5次,可居然只是跳伞后崴到脚的家伙,终于被调到了第四航空队的一支部队,他又有了一架属于自己的梅塞。

“他的运气是很好,可是联队再也没有飞机给他摔了,为了减少联队的损失,还是让他回去开梅塞吧!”联队长一定是这样想的。

大概觉得霍夫曼驾驶过轰炸机,所以就算到了南方回到了战斗机部队,可分配给他的梅塞却是架Bf 109F-2/B 战斗轰炸型,这种飞机机腹安装了一个 ETC250 挂架,可以挂装 250 公斤的炸弹。

不知道下面正有一个年轻的中国军人,正在指点着他们的飞机,给几个女孩子作着解说。这个时候,霍夫曼正在战场上空盘旋着,机腹下面挂着一枚 SC250 炸弹。

这枚250公斤的炸弹会严重的影响自己飞机的性能,所以,已经算是半个合格的轰炸机驾驶员的霍夫曼决定还是把炸弹丢下去后再参加空战吧!

地面的高射炮都已经被容克给扫荡过了,大队的苏联装甲部队已经四散分开隐蔽了起来,要找寻一个满意的目标可不容易。

霍夫曼所在的高度并不高,也就在4千米的高度,虽然这个高度米格飞机的性能相当不错,可是他并不担心,一方面他相信自己那些担任拦截的战友能够阻止苏联人来骚扰自己,另一方面,同米格交过几次手的他知道米格飞机还是有一些缺陷的,比如它那爱出问题的 AM-35A 发动机和有着缺陷的供油系统,这些问题使得米格在俯冲时发动机油压会降低很多,发动机甚至在 5,000 米高度时都会发生喘振。所以虽然有米格飞机的骚扰,可是他还是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寻找可以攻击的地面目标,不过作为一个优秀的战斗机驾驶员,虽然精力没有集中在空中,可是对于空中的战斗态势他还是有所了解的。

开始,同苏联人已经交过无数次手的他,就觉得这伙苏联好像有问题,可是问题出在哪里他不知道,可是当第二批苏联飞机赶到战场之后,这种感觉更强烈了。他觉得好像苏联人的飞机对自己的轰炸机并没有以往的那种“热情”,好像主要精力是为了拦截着自己的轰炸机不要过顿河。

“难道是河对面有什么比这边的装甲部队还要重要的目标吗?”霍夫曼想到:“也许河对面的那一片树林里有什么大目标也说不定。”

霍夫曼猜对了,前来进行拦截的苏联飞机同其他的苏联飞机是有着一些不同的。经过几次激烈的战斗之后,由于屡次遭到德国空军的袭击,志愿军总部向苏联人提出了一个要求:在中国空军志愿军自己的空军前来参战之前,苏联必须专门派遣一支空军战斗机部队交由联合指挥部指挥。

经过协商,苏联最高统帅部指定在奥罗涅日刚刚组建的一个隶属于布良斯克方面军的航空兵混成师暂时交由联合指挥部指挥。

前来拦截的这两批苏联飞机正是这支部队分驻两个地方的歼击机团的战斗机。

由于这支部队在志愿军第一军开拔到斯大林格勒之后就要转场集中到斯大林格勒附近的帕罗姆纳亚按照志愿军的要求进行一系列的对地支援的协调配合训练,所以这个混成师的两个歼击机团都没有换装最新的雅克-7或者拉格-5战斗机的改装。

在德国人发动空袭的时候,强击机团和轰炸机团已经转场到帕罗姆纳亚,而还没有转场的这两个歼击机团则收到了方面军空军的命令:在顿河的东岸,有一列运送者志愿军的专列,在列车上除了大量的志愿军伤员外,还有志愿军一个军级和一个师级的是指挥机关,有许多志愿军的高级军官,你们务必要保证这列列车的安全。

刚刚把一个师的空军部队交给志愿军,却在这支部队的眼前让这样一个有着重要人物的火车遭到了损失,那么苏联同中国再次提出增加志愿军部队的会谈可就被动了。

所以这些飞机赶来的时候,发现德国人并没有发现顿河东岸树林中的列车,他们犹豫了,命令是保护东岸的列车,可是德国人却在西岸发动攻击,他们犹豫了片刻,还是参加了战斗——总不能一直在河东徘徊而让德国人肆意轰炸河西吧?

可是就是这两批飞机的那一霎那的犹豫却让霍夫曼觉察出了其中的蹊跷。

想到就要做到,他决定过去看看。

霍夫曼抓住了一个空子,利用俯冲过了苏联飞机的防线,直朝河东的这片树林飞了过来。

看见霍夫曼朝自己的保护的目标飞了过来,红军立刻从很紧张的兵力中分出了4架战斗机前来尾追堵截,一看到才一架挂了颗炸弹的战斗机都能引起苏联红军的过度反应,其他德军飞行员也知道了,河东的树林里有“大鱼”。

正在“隔岸观火”,陈明他们几个在树林边上观战的家伙突然发现德国人飞过来了,一开始只有一架、两架,可是阻拦的红军飞机越多,往河东飞的德国人也就越多。

已经看了好一半天的空战了,德国人一直没有轰炸河东,杜丽梅、吴倩等几人紧张的心情也放松了下来,都在叽叽喳喳的指着天上的正在激烈战斗的飞机评头论足着。

“别呆着了,快卧倒”看到身边的这几位明显“看戏”时间长了把自己当作了观众的女士没有一点隐蔽的想法,陈明连忙提醒道。

几个人连忙就近找了一颗大树在它下面卧倒,不敢乱动,希望不要引起德国飞机的注意。

站在不远处的一个工事的顶上,周宗华也在举着望远镜注视着空中的情况。

这片小树林的周围也有一些苏联人构筑好的工事,刚才的德国人才开始轰炸西岸的时候周宗华就命令把火车上的伤员都给转移到了工事里,虽然这些工事不能直接防御德国人的炸弹,可是这总比裸露在地面要好。

许强也站在周宗华的旁边,看到苏联人的举动让他忍不住骂了一声:“妈的,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作为这里的最高领导,周宗华没有像许强那样通过咒骂来发泄对自己的不满,他向身边的参谋下达了一系列的命令:“张参谋,命令警卫营准备对空射击,注意阵地不要设在有伤员的工事附近,命令火车不要停在树林里了,立刻出发,尽量把德国人的飞机吸引开……”

军部的警卫营编有一个高炮连,有三门85毫米和九门37毫米的高射炮,不过既然河对岸那超过一个高炮团的部队都没有阻止德国人的狂轰滥炸,那这点点防空力量的作用也只能是和火车一样把德国飞机的注意力吸引开罢了。

一边是徒劳却拼着老命朝着天空的德国飞机开火的稀疏的高射炮,另一边是冒着黑烟正在加速逃逸的火车,显然这两项吸引德国人注意力的措施取得了成效,德国人的轰炸机分作了两部分,一部分开始攻击志愿军的高射炮部队,另一部分着开始追逐着正在加速的火车。

俯冲轰炸机的炸弹已经在刚才西岸的攻击中已经把炸弹使用完了,即使河这边有更重要的目标也没有炸弹可用了,参与到东岸攻击的只能是那些还剩下有炸弹的容克-88轰炸机。

飞到了东岸,容克们分作了两群,各自找寻着自己的目标,明显追踪着火车的要多于围绕着高射炮兵阵地的。找到了各自的目标,容克纷纷打开炸弹仓,把炸弹像下蛋一样一颗颗丢了下来。

这回战场可比刚才的要近的多,天空中那种钻洞似的、越来越响的刺耳的炸弹下落的声音,就好像响在耳边,陈明似乎已经感到了炸弹落地爆炸的震动。

不知道是发现了什么,还是因为拦截的苏联飞机干扰了他的投弹,一架德国轰炸机的飞到了陈明他们这片小树林的上空,把炸弹丢到了陈明他们的上空。

炸弹一颗颗的落了下来,第一颗爆炸了,接着第二颗,第三颗,炸弹越来越近,第四颗靠的更近了,第五颗掀起了泥土和炸碎的树枝已经砸到了陈明的身上。

第六颗下落的声音很近了,陈明想动,他想把身边地吴倩和杜丽梅给推开,可是重伤未愈的他手上却使不出力气来,两只手都没有推动身边的人。

人没有推动,却好像把整个吓呆的女孩给推醒了。

吴倩尖叫着抱着头,缩成了一团,她可没有经历过这个,而旁边的小文和杜丽梅却好好的多,小文一把搂住了她,嘴在她耳边不停的安慰着她。

“陈明是她的伤员。”杜丽梅这时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了这个念头。

她一翻身,整个人扑在了陈明的身上,她想要身体护住他,护住她的伤员。

杜丽梅的反应却大大的出乎了陈明的预料。

陈明感受到了对方身上的温暖和柔软,瞬间不知道那里来的力气,陈明猛地一用力,整个人翻了过去,反而把杜丽梅护在了身下。

就在这时,炸弹响了,离得很近,但是没有炸到他们。

还没有松上口气,陈明就感觉得脑后有一阵风,一段粗大的白桦树的树干被炸弹炸断了,落了下来正好砸在他身上。先是右脚一痛,紧接着脑袋上的一下重击让他失去了意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