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战火中的青春 第十章 第五节

zxxd 收藏 0 9
导读:新战火中的青春 第十章 第五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1/


“为了测试各自独有的民族性,有 4个国家,各把一女二男送到荒岛上,过了几个礼拜,人们前去探视。英国人的那个岛上,三个人规规矩矩的站着,其中一个男人对前来的人说:‘先生,你忘了介绍我们互相认识了!’;法国的岛上,人们只看到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男人声称:‘我们达成了协议,一个人分享女人一周’;人们又来到了西班牙的岛上,他们发现有只有一个女人了,她带着厌恶的神情说:‘他们为了我互相决斗,都打死了。’;最后人们来到了俄国人的岛上,这里的情况大不相同,只见两个大男人坐在一张桌子旁,正激烈辩论,旁边是大量东倒西歪的伏特加酒瓶,当人们问起女人到什么地方去了的时候,一个男人轻蔑的说:‘群众正在地里劳动!’”看着笑得东倒西歪的三个姑娘,陈明又说完了一个笑话,这已经是今天下午的第8个笑话了,从中午开始4个人轮流着说着笑话,一个愉快的下午就着样不知不觉的过去了。

“呵呵呵,陈明,你这可是在诬蔑我们伟大的盟友哦!呵呵呵。”经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大家之间都比较熟悉了,虽然陈明这个笑话并不过分,不过杜丽梅还是一边笑着,一边提醒着陈明,他这个笑话虽然说出了这几个国家国民的性格,可是这个笑话明显不合适在苏联这里说。

“是,是,你说得对。”笑话说完,陈明也发现这个笑话虽然不会产生什么后果,但是的确不太合适在这里说,他说:“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吃晚饭吧!”

“怕什么,又没有说什么,呵呵呵,不行,虎仔,你再说一个吧,说完我们就回去。”本来就有点自来熟的小文,经过一个下午的相处,也把对陈明的称呼变得同吴倩一样了。

看看大家都没有走的意思,陈明只好说到:“好吧,我就再说一个。”说个什么好呢,陈明略一思考,陈明开始说了起来:“我还是说一个跟苏联有关的吧,在1936年秋天,西方国家盛传斯大林重病不治,已经溘然长逝。美国合众社驻莫斯科记者查尔斯·尼特想获得最权威的消息,他就来到克里姆林宫门口,请秘书把他的信转交给斯大林。信中恳求斯大林对上述谣传予以证实或否定。没有多久,他收到斯大林的复信,信上说道:‘可敬的先生:据我从外电外报获悉,我早已离开罪恶的人世,移居极乐世界。既然您不想从文明人名单中勾销,对外电外报倒是不能不笃信无疑的。敬请相信这些报道,务必不要打扰我在极乐世界的长眠。顺致敬意。约·斯大林,1936年10月26日”

“嘻嘻嘻,这些西方人真逗,斯大林也真是有趣!好,我们回去吧!”拍了拍手上的泥,小文站了起来,虽然意犹未尽,可是就算再粗心,他也看出陈明有点累了,作为一个称职的护士,她知道陈明这个伤员应该休息了。

吴倩同小文一起扶起了陈明,正准备收拾陈明的饭盒,这个时候树林外传来了一阵凄厉的警报声。

“嗵,嗵”两颗红色的信号弹升到了空中。

“快隐蔽,敌人空袭!”在战场上经历过了生生死死,陈明的反应明显比身边的这几个女孩子要快。

“不要到处乱跑。”已经在树下迅速隐蔽的陈明突然发现杜丽梅却没有同他们一起躲在暗处,却向着火车跑去。

“小文,小吴,照顾好陈明。”一边跑,杜丽梅一边大声叫喊着:“车上还有几个行动不方便的伤员,我去看看他们转移了没有。”

陈明也想起来了,虽然车上大多数人都下来透气了,可是有几个伤在脚部的伤员,一定因为行动不方便没有下来。“等我,一起去”陈明也喊道,他也准备过去看看能不能帮得上忙。

一只手把他拉住了,旁边的吴倩拉住了他,说到:“别动,好好待着,车厢那边还有警卫连的那些小伙子,还轮不到你这个伤员出力。”

果然,不一会,杜丽梅又跑了过来,也来到了他们的身边说到:“那边车厢里的伤病员都已经隐蔽好了,这边比较安全,我还是来这边躲一躲好了。”

不是第一次遭到德国人的空袭了,可是这是陈明无力感最强的一次,身上的伤,让他行动不便,看着越飞越近的德国飞机,陈明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跳动的越来越快。

这一次的空袭,德国人来的飞机不少,光是轰炸机就有好几十架。好在空袭的目标是河对岸一队正在行军的红军装甲部队,红军部队已经四散隐蔽,可是装甲部队的隐蔽远没有步兵方便。虽然有高炮部队的掩护,可是毕竟处于被动。

同其他人不一样,没有选择逃避,高射炮部队勇敢的面对着攻击,无所畏惧,像发疯似的在咆哮,炮弹在空中爆炸的硝烟一朵朵的,像绽开的蒲公英,也像一朵朵的棉花糖。一群俯冲轰炸机显然是发现了目标,嚎叫着扑向地面。

“轰,轰,轰”一阵爆炸声之后,几股浓烟从地面升起。显然有目标被击毁了。

从地面上往上看,飞机的动作显得很缓慢,似乎没有那么可怕,可是经验丰富的陈明却知道这些飞机的威力。

加入俯冲的飞机越来越多,地面升起的烟柱也越来越多,而高炮的炮声却逐渐稀疏了下来。

“飞机,我们的飞机。”就在这时小文跳起来,指着远方高声叫道。

是的,的确是苏联的战斗机赶到了,可是飞过来的苏联战斗机却数量不够,只有十几架,还没有德国人的护航战斗机的数量多。

面对数量上占绝对优势的德国人,这些苏联飞机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纷纷扑向了德国人的轰炸机。

似乎有点瞧不上这几架苏联飞机,德国人分出了几架护航战斗机前来拦截,更多的战斗机加入到了对地面对的扫射当中。

片刻之间,双方的飞机相互纠缠在了一起,夹杂在轰轰的炮炸声中,天空中的枪炮声也密集了起来。双方的飞机上下飞腾着,不断地有飞机冒着黑烟坠向地面。

天空中打得激烈,河这边树林里陈明身边的几位女士心里的恐惧也渐渐的消失了,开始叽叽喳喳的嚷嚷了起来。

“哎呀呀,怎么回事,躲开呀,躲开呀,对对,飞起来飞起来。哎呀,这可可恶的纳粹。”看着一架苏联飞机被击落了,小文发出了自己的感慨。

“虎仔,这些是什么飞机呀!”在吴倩眼里陈明无所不知。

“呃,正在同德国人搏斗的是苏联的米格-3战斗机,这种战斗机很不错,可是他的缺点也不少,驾驶这种飞机得有很好的技术,它就像一匹野马,在有经验的骑手手中他就是一支快箭,但是一旦失去对它的控制就会丧生在他蹄下。”对于天空中的这几种飞机,陈明还是很熟悉的,他接着说到“它还有一个比较明显的缺点,那就是他的座舱锁性能不可靠,很多苏军飞行员在执行任务时不得不敞开座舱盖,可是这敞开的座舱盖影响了飞机的速度与航程,我们的老朋友布鲁涅夫同志听说第一次跳伞就差点因为座舱盖没有打开而同他的座驾一齐提前去见列宁同志了。”

介绍完苏联的飞机,陈明又用手指着同米格-3激烈格斗的德国飞机接着说:“看见没有,同苏联同志格斗的这些德国飞机就是著名的‘梅塞’了,这种飞机的全称是梅塞斯密特BF-109,虽然这种飞机是纳粹德国的飞机,可是不得不承认,这种飞机是一种非常不错的飞机,这种飞机在设计的时候用到了许多当时的最新最先进、或者说最前卫的技术,包括下单翼,全金属蒙皮,窄机身,可回收起落架,封闭式座舱等等。”

“看到没有,那架正在嚎叫着俯冲的飞机了吗?”没有跟多的介绍‘梅塞’不是陈明不知道,而是他觉得那些信息不是自己这么一个小兵应该知道的,而且,就算说了,身旁的这几个女孩子也不会感兴趣的,手指头换了一个目标,他介绍起了还在轰炸地面目标的俯冲轰炸机:“那就是出了名的容克了,他的编号是容克-87型,这种飞机可讨厌了,它可以用近乎垂直的角度俯冲轰炸,这家伙炸弹投的太准了,要是被他盯住了,那你就倒霉了,当然最讨厌的就是它轮子上的那个汽笛,飞机一俯冲,它就开始嚎叫,烦死了,胆子小一点的人,没被它炸死,吓都吓死了……”

“远处那些正在下蛋的飞机是什么型号的?”杜丽梅也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太远了,看不清楚,可能也是容克吧,大概是容克-88,看不太清楚,不肯定。”隔着一条宽宽的顿河,在河上激战的战斗机还好辨认,而ju-87那有特点的俯冲方式和嚎叫声也好辨认,可是在远些的那些水平轰炸机在他们看来,不过就是一个小黑点,陈明那里能够辨认得出来。

“又有飞机来了,是咱们的人。”吴倩眼睛也很好,她看见后方又来了一群飞机,从方向上看,这些飞机也应该是苏联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