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枫叶四部曲之四——春之甜蜜(完结)

芦荻荭荼 收藏 74 205

看着皑皑白雪渐渐消退,我知道甜蜜的春天已经越来越近了。

为什么要用甜蜜来描述加拿大的春天呢?当然是因为枫树糖浆(maple syrup)那难以抵挡的甜蜜诱惑。

枫树的价值不仅在于它用火一般的叶子扮靓秋的天空,其树干经过一冬的养精蓄锐,积存下大量的汁液,将其采集起来进行熬制后,就变成了营养丰富,香甜可口的糖浆。

四月份的时候,附近一个名叫Elmira的小镇举办了号称“世界最大的一日枫糖节”(the world’s largest maple syrup festival),我有幸前往,领略这春天中最甜蜜的一日。

小镇位于Waterloo市区以北约10公里,距多伦多90公里处的公路之侧。一上公路,我就发现自己陷入了一条由汽车组成的长龙之中。显然,这些都是和我一样被枫糖吸引的人。幸好,大家都很守秩序,因此虽然拥挤,但并未影响行进的速度,一刻钟后,小镇的轮廓已在望中。

Arthur Street做为小镇的商业中心,自然责无旁贷地成为枫糖节的举办场所。两旁搭建起上百个临时小摊位,小到暴米花、棉花糖,大到服装、百货、工艺品,可谓应有尽有,琳琅满目。当然,这其中还是以枫树糖浆及其各种相关食品唱主角。望着穿行其中,熙来攘往的人流,不由让我想起石狮和义乌的小商品市场。

自从北美印第安人发现了枫糖的妙用并将其引入常用食品之列后,加拿大的很多地方就成为枫糖的产地,而形形色色的枫糖节也在各地如火如荼地兴盛起来。据说,Elmira枫糖节的历史可以追溯到30多年前,其初衷无非是借此吸引客商,打开市场的销路。小镇地方不大,人口更少,因此办节的主导思想就只能从一个“精”字上做文章。能想出只办一天这个主意的人决定是个策划高手,在牢牢抓住此特色之后,他们成功地申请了吉尼斯世界记录,因而扩大了影响。从此年复一年的办下来,效果相当显著。当地一位82岁的老汉用枫糖浆制作“棒棒糖”的火暴场面甚至引来了新闻界的瞩目,一篇名为“82-year-old taffy maker typifies spirit at Maple Syrup Festival”的特写使他名噪一时,成为Elmira枫糖节的一个精神象征。

除了品尝各种口味的枫糖制品之外,节日内容之中还有一个专门吸引观光客的项目,只需付3加元就可以乘坐农用马车前往郊外的枫树林内,现场参观枫糖的采集及制作过程。显然,对此最感兴趣的还是那些孩子们。在笑容可掬的农夫模样的马车夫的招呼下,兴高采烈地爬上过去只有在西部片内才能看到的低背马车,随着一声吆喝,车声辚辚,马蹄踏踏,喧闹的街市渐渐被留在身后,略带微寒的春日郊野气息扑面而来。

挤在一群孩子们之间的我连忙尽量整理裙子,尽量盖住靴筒以上露出的膝盖,以免还未彻底转暖的温度穿透裤袜和皮肤,给身体造成什么危害。但是,不用多久,我的情绪就被孩子们不畏春寒的活力所点燃,因为我也如他们一样,从未有过象现在这样与这个国家的象征近距离接触的体验。其实,女人和孩子在某种程度上都是一样的,总是容易被眼前的景物调动起情绪来。我也不例外。

最适宜产出糖浆的枫树种类主要有Sugar maple,Rad maple和Silver maple三种。经过一冬的积蓄,枫树浆早已满盈在树皮下很浅的部位,采集者只需先在树上打一个眼儿,然后将导管探进去,树浆自然会顺流而下,轻松地进入每一个准备好的桶里面。

很快,我们的马车就接近了一位年约四旬左右,正在树前工作的农夫。他的名字叫Kimi,向上算过去,全家已经有三代人在从事这种采集工作。每年他都要在树林内待上一个半月,直到树浆的含糖量从最初的2.5%降至1%,才会停止工作。然后,他就可以和其他人带着自己的劳动成果返家,进行下一步的工作。

采集出来的枫糖原浆由于水分比较大,因此在熬制前必须经过蒸发这道程序。待大部分水气被除去后,就该进入熬制阶段。根据加国颁布的技术指标,每100公升枫糖原浆大约最多可以熬制2.6公升的纯枫糖浆,这对于乡村手工来说,当然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因此,市场上出售的枫糖浆都是在大城市的工厂里进行机械流水线加工出来的。大约4月底的时候,工厂的运输罐车会及时开到各个枫糖产地来收购经过粗加工后的糖浆,然而在如今这个崇尚自然绿色的时代里,还是会有很多如参加Elmira枫糖节的人们会主动跑到乡下来品尝购买这种纯手工糖浆,以寻求贴近自然的美味。

听过Kimi的介绍后,我们又被马车载着抵达附近的农庄,看农庄主人是怎样熬制手工糖浆的。我和孩子们看着一位中年农妇将新熬出来的枫糖浆倾入一个个木制的模具中。模具是手工刻出来的,是各种不同动物的图形,有的是公鸡,有的是小鸭子,还有较大的则是美洲野牛的样子。注满热气腾腾的糖浆的模具会被用另外一块木头盖子彻底压好,然后拿去冷却。冷却的方式也很奇妙,居然就是埋入屋后尚未消融的积雪堆里,翻滚几下然后打开,一个个造型憨态可掬的动物棒棒糖就算是完成了。吃下去的时候,那带着雪之清新的甘甜味道,立刻让所有的味蕾都活跃了起来。

枫糖浆的营养价值非常高,甜度却很低,即使是糖尿病患者也可放心食用。其自身所挟的清新味道可以用来添加在任何糕点之中,而入锅烹调,也是值得嘉许的调味料。另外,也可用于各种饮品或加入酒内,在进餐前饮用,是非常开胃的。

临离开农庄前,我也象其他游客一样,打算买了一瓶枫糖浆。可是怎样的糖浆才是上品呢?我并没有相关的知识可以借鉴。那位农妇见我有点举棋不定,就主动递给我一张纸。我接过来一看,见上面是由Elmira镇枫糖业协会统一印制的枫糖品质鉴别方法简介。上面是这样写的:

In order to ensure that you are buying the genuine article,look for the words “Maple Syrup”or”Pure Maple Syrup”on the label. You can also find the grades and colour classes of the syrup on the lable:

CANADA#1

Extra Light,Light,Medium — used for the table,pouring over ice cream of pancakes

CANADA#2

Amber — a stronger flavor perfect for cooking

CANADA#1

Dark — commercial use only

原来,选择枫糖浆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看色泽啊。恍然大悟的我谢过那位农妇,同时在心里佩服她的坦率和正直。如果我们国内的厂商们能有她的境界,我们又何须每年在3.15的时候高唱一片打假声呢?

带着比枫糖所给予的味觉更加甜美的心情,我随着马车原路返回镇内,学着其他观光客的样子,也去买了一种用玉米粉制作的pancake(薄饼),用它蘸着枫糖浆吃,又甜又脆,口感甚佳。然后,又走进一家餐馆,在跑堂的热情介绍下,点了一客据说是按照北美印第安人的传统烹调方式制作的枫糖鹿肉羹,鹿肉很嫩,配合枫糖的甜味,果然口齿余香,回味无穷。

付帐的时候,我特意多给跑堂的加了一倍的小费,以报答他为我介绍美食的好意。走到街上的时候,才发现许多人都聚集在一个讲台前,听一位看上去是节日组织者之一的人在滔滔不绝地向观光客们讲述枫糖浆之于加拿大的意义所在。从他的讲述里,我才知道,原来这种特产不仅满足了本国人的口腹,还是重要的出口产品。加拿大和美国东北部地区是世界上最主要的枫糖浆产地,而仅魁北克(Québec)一省的产量就占据着全世界70%的份额。当然,这番讲演最主要的还是突出了Elmira镇所产枫糖浆的优良品质。原来是一位做广告的人啊。

离开人流,我独自走入因为节日的衬托而显得幽静的小镇深处,石子小路和靴子后跟碰撞出清脆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小巷内回荡,传达出某种繁华落尽之后的淡漠。这种情调,大约是我一直追求的某种不可救药的布尔乔亚情结在做怪。

忽然,对面十字路口处传来车轮和马蹄的回声,吸引了我的视线。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辆黑色的四轮马车(buggy),然后是穿着黑色长袍,戴黑色帽子的车夫。另外,其他乘车人也做同样打扮,全然是一副十八世纪清教徒的模样。起初,我还以为是节日的一种化妆表演。随即,当意识我已经踏入了安大略省最大的孟诺派教徒聚居地的时候,诧异的情绪随之释然。他们保留着自身独特的风俗传统,并为坚守这种传统而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看着他们悠然自得地无视节日的样子,就仿佛是从历史的隧道中走来,又以返回的姿态消失于视野之外,却并未破坏现实生活的一切,反而有着某种反差之美。无论你是否会批评他们食古不化,但都必须承认一点,能在今天的社会中坚守自己的某种东西,都是一件值得钦佩的事情。

在后来的游览过程中,我又多次碰到这样的马车和乘者。从他们的目光中,我没有看到一丝厌恶或恐惧,反而有着对丰收的喜悦之火在跳动。当然,我们这些注定来去匆匆的过客也会好奇地打量他们,并着迷于其神奇莫测的背后究竟埋藏着怎样的往昔。唯有一件事,那就是枫糖的味道在彼此之间形成微妙的联系,将各种不同的生活态度融会贯通,其间自有一丝不绝如缕的甜蜜味道在这个春天里幽幽萦绕,永存不灭……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