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六.强国基石. 127.戴维中将.

7821144 收藏 11 2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越来越不想使用第一人称了,从此改为第三人称,希望读者不要觉得突然.呵呵,用第一人称叙事,总感到是在吹自己,受不了,哈哈......

------------------------------------------------------------------------------

第二天的朝会上,载镔将面前的一堆新任命圣旨发了出去,干完了这事儿即刻散朝,然后带着内阁一班人选办公地址.他可不想另拨款建内阁办公场所,就在皇宫里选两座偏殿就行了.大内裁员效果显著,皇宫里的空闲殿厅有得是,干嘛要浪费.远了不行,就在太和殿边儿上最好.

一上午就让内阁挂牌办公了,剩下的是正副总理大臣们的事,载镔要去送离京赴任的将军们.那天下午,他又明白了什么叫壮志昂扬,明白了什么是马鸣风潇潇.一个个将军与监国王万岁握手并敬礼后纵马而去.载镔想起了刚刚重生时的YY壮志:今日长樱在手,何时缚住苍龙?那天,他一点不觉得是在YY,而是坚信,华夏铁军纵横驰骋得那一天不会太远......

借助送别将军们生起地豪气,在第二天的朝会上,载镔又取消了[违制]罪.帝王的名字不再成为不准许使用地文字,民宅高度可以超过皇宫,只是皇家建筑周围一定范围内不能有高大建筑,这倒不是什么威严,而是为了协调性.黄色不再是皇家专用颜色,只要你高兴,愿意穿什么就穿什么.等等等等,总而言之,百姓在生活习惯上没有违法一说.

这些改变,自然又是一番争论,也有相互间一些妥协,最终胜利者是改革派.载镔从心理上就不否认,一个流氓出身且没多少文化,也没有高级政治斗争经验的人,这监国王当得免不了有些提心吊胆.倒不是没有勇气,还是有自知之明,因为,载镔还不善于把握节奏,虽然越类越懂政治策略上节奏的重要性,但终究没太多底气.不过,挟大胜之威,他还是会抓住利用形式.也是因此,他心里清楚,改革的根基并不稳,所以,战备或战争绝不能停.十九世纪中期的清国财政支持力还不错,载镔可以按习惯节奏来.

随后的几天是干最令他得意同时又最脸红得事儿,翁同龢谐几位副总理大臣请监国王万岁给内阁各部门讲课.翁师傅真是赤心为国,想把监国王脑海里那些先进得零碎儿全挖出来.零碎儿,太零碎儿了,载镔腆着脸去讲课了,可是,就算让他重回二十一世纪认真学两年也写不出一篇正儿八经得报告出来.所以,计划中的监国王演讲可就长了,根本不是几天里的事儿,纯粹是提问式,而且是碰见什么问题请教什么问题,把载镔忙得呀!但能不尽心吗?

不知是不是该感激左宗棠.应该说左宗棠这一群人,都在宦海沉浮多年,对政治形式的判断能力远在载镔之上,同时更热爱放手大干得痛快感觉,而且,一时还纯是个空架子的海军部也没多少可操心之处,所以忙了几天后找来了,称自己准备好了,可以出发去天京.

"左帅先去,我肯定还要待几天,内阁那儿一大摊子事儿呢!"

监国王万岁经常在空中[飞来飞去],左宗棠知道啊,也不多说啥,只约了大大慨时间就先奔南去了,载镔则眼看着内阁多个部门成立,到正月底才出发.

华东战区司令部就设在天京,赶到时,左宗棠李秀成都在,杨岳斌也在.杨岳斌到广州赴任,正好经过天京,载镔提前让杨岳斌再和戴维少将联系,那么多天过去了,不知结果怎么样?

"有门儿,戴维的脑袋又不是铁疙瘩,窍还是知道开,就是有些条件啊承诺啊什么的,还要监国王万岁您亲自保证才好."杨岳斌这样说.

"那家伙心理状态怎么样?"

"难不在取舍之间,而在于对背叛得衡量.Y国终究是他的祖国啊!戴维又不傻,自然知道,帮我们,首先是与祖国作对.因而神情一直很恍惚."

"嗯,选择的确很艰难,先去看看再说啰!说不得要逼他一下,嘿嘿,Y国人可不像我们,现实得很,我看这戴维,不是个民族英雄的料儿.下午,我一个人去找他,既不让他在过多人面前心虚,也给足了他面子,哈哈,双顾毛庐,礼贤下士......"

再次见到戴维少将时,他似乎没接到卫兵的通报,只是两眼无神得抱着头.也许是知道那个似能看透人心般得少年监国王来了,心里在为未来的道路选择而挣扎.

流氓就是流氓,自然了解来自流氓国家的人心理,至于戴维少将本人习性是否属于流氓类型不重要,总是受着国家流氓习性影响.对此,载镔内心里觉得很有把握能说服戴维.所以,他不再像上次提出建议时那么拐弯抹角,而是打个招呼即开门见山.

"戴维少将,好久不见,您好啊!"

"尊敬得监国王陛下,您好!见到您很高兴!"

载镔微笑着,心里却有点生气:他妈的死Y国佬,现在跟老子说话还有点居高临下的味道,我靠,是看老子年纪小还是始终觉得Y国更强?不行,给你个下马威先.

"戴维少将,我至少想将阁下当位客人看待,至于能不能成为朋友,我很期待,但主要还是决定于少将阁下的意愿.可目前的现实,您还是阶下之囚,希望少将阁下愿意早日结束此种局面."

"监国王陛下,这是您的最后通牒吗?"

"不,我决不想将您当战俘对待.在您坚持无法改变心理属向的情况下,我国所能给予您最底,同时也是最高得待遇是一位行动受到一定限制的客人."

"谢谢监国王陛下,对您给予的重视,我万分荣幸.可是,您应该能理解,有些选择过于艰难.我想了很多很多,还是无法决定.所以,情愿先提起这个话题.我想,监国王陛下也不会愿意在一个战俘身上浪费过多时间."

"怎么说也不算浪费,因为少将阁下值得我们耽搁一定时间.当然,的确不能过久.不过话说或来,耽搁时间过久得话,最大得损失在于您.而对于我国吗,请恕我直言,一支强大得海军原本不可能很快建设成功,从一项新国策的延续性来说,是允许有做一定弯路的.而在我们所希望您担任职务这一环节上,您是目前我们最好得选择,却不是唯一选择.请您相信,两年内,我会承诺您总教官的职位和中将军衔.两年后,您回许只能担任副职,军衔将继续是少将.如果拖到五年后,您最多有所帮助而已."

"似乎有所感触,还希望监国王陛下说出理由."

"这就是延续性.我相信,二百年后,海军也不会淘汰.所以,一支军队的专业性再强,其建设也是百年计划.而我国几乎可以说还没有现代海军,因此,海军建设是极其迫切得.可同时也因没有经验和基础,波折也在所有人意料之中.所以,少将阁下会成为我国海军建设的重要因素,但不可能是决定性因素.

不知少将是否同意我这样说.战争原本没有技术,最初得战争就是蛮干,是鲜血和失败教会了人类怎样打仗.我不是悲观,更不是堵气,但最坏得情况不过是从鲜血和失败中学会海上战争.即便面对最坏得情况,我们也必须面对,因为我们需要海军.也就是说,我国无论如何都将建成一支海上力量,有没有少将阁下相助都一样.

对您个人而言,少将阁下说过,这世界发展很快,我国领先了世界几千年,不过闭关自守了一百年就落后了.将您的话引申到海军会怎么样呢?您是个行家,对于海上战略战术的进步速度之快,远比我更了解.想想吧,五年后,不说我国海军是不是在鲜血中总结出了自有的战略战术,已经不需要您的传统战术了.只问您,是不是还能跟上海战潮流呢?"

是的,您在思考,是否感到了迷惘.请原谅,我要告诉少将阁下一个您心中或许清楚的消息.我不可能放您走,并不是担忧多个强劲对手,而是保护少将阁下.因为,您不见得能重新取得您国家的再次信任.这个消息是不是好坏参半呢?

那么,下面的话就只有坏了.戴维少将,您是一个现实得西方人,那我就以最开诚布公得态度说吧.请您想想您的价值.您现在正是最有价值的时候.请注意,您的技能并不是永恒得钻石,而是时鲜蔬菜.我要用最现实的口吻直说,您可以当是警告,当您没有利用价值时......我们不会加害您,但意气风发得海军名将戴维,可就彻底毁了啊!"

戴维呆呆得注视着面前的敌国少年元首,载镔微笑着与其对视,直看地戴维下意识中摇着头开口:"您真是个魔鬼.不但出手凶暴,还是个直指心灵的雄辩家.监国王陛下,您没有承诺给我哪怕半点利息,却使我似乎看到凄凉得未来......"

"直指心灵?戴维少将太抬举我了,只是你我都能认识的发展趋势而已.我国有句古话叫"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现代世界发展越来越快,各项技能不断更新换代,任何一个有远大志向得人,都要站在潮流上才能跟上时代步伐,闭门造车显然不行.我国之所以被你们如此侵略,就是犯了这个错误,世界上人口最多得国家,领先世界时间最长得国家,说起来......哎!请原谅我的感叹,把话题转到您个人,请问戴维少将,除了海军,您还懂什么?"

"我十七岁成为皇家海军水兵,除了海战,我没有其它技能."

"那好,我们来分析一下.如果我放您走,Y国海军或许还会收留您,或许您也有这个把握,可能还能是少将吗?还能指挥一支舰队吗?"

"先不说可不可能,我想,我是不会回皇家海军里受嘲笑的."

"那么您去当雇佣军?还是去干海盗?"

"我......我不知道."

"或者您愿意失去十年自由,到您没有利用价值时,我国还您自由,也许您加入我国国籍,完全成为一个普通人,彻底忘却过去的岁月?"

"哦,天哪.监国王陛下,您的步步紧逼令人无法应对."

"不,您会有慎重考虑得时间,我这只是陈述意见.其实,我很激动,想说地话都没表达完整,但少将阁下是明白我心意的.我国还有一个老话,叫"学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Y国也曾有与我国一样政治制度的岁月,当能明白话中涵义.可是,我却正在改变我国的政治制度,在适合本国国情的前提下,许多做法是向Y国学习.所以,我不需要少将阁下将才能像货物一样出售,呵呵,虽说那就是交换,但却是一种双方都有尊严与权益的方式.我国已正式废除了许多不合时宜的落后制度,比如,您为我们服务,见了皇帝再不需要跪拜.比如,您可以有比皇宫更加高大的府抵.还有,您可以对任何缺乏公平的政经行为提出改进建议.一开始肯定有许多您看不惯得地方,但会随着时间慢慢进步,您会对此有成就感的.最重要得是,您的确有机会重获荣誉,无上得荣誉,怎么样,一个重新崛起得伟大帝国,一支极有可能得伟大海军的中将总教官等待着您,戴维少将,只要您愿意创造历史,那么,世界海军史上很可能有您重要得一笔,可能比您在Y国海军里的成就浓重得多......"

"监国王陛下,如果我担任贵国的海军总教官,说实话,对于贵国海军将来是否有成就,并没什么心理负担.因为,即便您任命我为海军大臣,一支海军能不能伟大,不可能是一个人的成绩.同时,我是一个渴望荣誉得军人,有您这样的领袖和那支打败我的杰出军队,有您这个富裕得国家,我不感到荣誉的距离很远,反倒感觉很近......

可是,您告诉过我,而您与您的国家的志向我也十分明白,贵国建设海军的原因,即便不为了海上霸权,至少也需要其它海上强国的正视.想获得正视与承认,就要让其它国家看到力量,就需要战斗.那您的对手是谁?F国吗?它们的海军......不过是支海军而已......"

"无需多说.至少在西太平洋,我国海军是第一存在.而我,并没有将F国海军看在眼里,不,不能这么说.应该说,F国海军不是我的目标对手,因为F国海上力量几乎是附庸.所以,我国的目标是Y国海军.贵国的确是海上霸主,但它更是我国的敌人.我不想以它为目标,击败它的理想将有多难实现我很清楚,可我们不能不把它当成目标,因为它就堵在家门口."

"可我怎能与祖国为敌?"

"所以我请您想清楚,没有您,我们的海军也会出现,Y国海军怎么也不会眼看着出现海上威胁,而我国已成立了海军部,大批投资即将拨给,您无法使这个威胁晚出现哪怕一年.或者,您可以使这个威胁更大,更早令Y国海军正视,也许,双方将来会和平相处."

"我无法置信,您似乎不是个和平得人."

"那我就不假腥腥.要不这样,与您的祖国作战,您只是海军总教官.与其它国家交战,您可以成为舰队司令......"

"您就不怕我背判?"

"您会吗?"

"怎么不会?为什么不会?"

"我不知道!这似乎儿戏,可我喜欢赌博,赌你不会背判."

"可我一为你服务,就已背判了一次."

"那再给你一次背判得机会."

"您......您令人无法理解.不过您的话完全可以不算数,您怎么会让我再指挥一支舰队!"

"哈哈......您也许是对得,可是未来很难说.也许我根本无需赌博,而您也可能成为我国海军名将."

"也许!是的,也许."

"现在,我希望是最后一个问题.戴维少将,我无法将您的家人接到我国来."载镔心里感到戴维将成为已方一员,但家属问题的确无力解决,不如直接说出来.

"我的父母去世了.做为一个时常面对战斗的军人,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完蛋,我不想有拖累,所以,本人至今未婚."

"三十七岁,正是男人最有魅力的时候.我想,不会缺少爱上您的东方美人.怎么样,您是否接受戴维中将的称呼?"

"监国王陛下,请您再给我一个考虑时间."

"我需要您给出一个确切时间."

"我需要一个时间整理思绪.但对于您给我的选择,已思考了很久,心理上已有了倾向性,反正结果都不会很坏,不是吗?"

"当然,不管您怎么选择,不但是您的解脱,我也放下一个包袱.可是还要请您以一个军人的直率给出答案-----确切时间."

"明天,明天这个时候."

载镔微笑着注视戴维的眼睛:"将军很镇静."

戴维也微笑着回应:"就算我要背判,您并不是我不敢面对地人."

"哈哈哈......不错不错,那我该告辞了!"

"再见,监国王陛下."

再见到左李杨三人,大家都殷切得追问怎么样.载镔得意洋洋回答说成了,只是在[成了]之前加个差不多.

不说戴维这一夜是不是睡不着,心路历程肯定是漫长而往复吧!要不怎么睡到午餐时才起床呢.从表情看来,一副做出决定后的轻松,只是眼中免不了有一丝遗憾.

听到载镔和卫兵说话的声音,戴维整整衣冠后迎出门外,然后立正敬礼,口称"监国王万岁".从称呼中,载镔明白了一切.

"再次见到您,十分......兴奋,戴维中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