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二部 三十三 卫队改组(1)

netflyhawk 收藏 0 5
导读: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二部 三十三 卫队改组(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15.html


潘得高点了点头,叶子青带着几人迎了上去。就见金中元在金丁和文英两人的陪同下疾步而来。迎进来来后,国相金中元一开口,竟然字正腔圆,一口道地的京片子。

“哎呀阿,上使简装而来,事先不知,未曾远迎,又延迟到如今才来拜望,罪过,罪过呀。上使万望赎罪。”

潘得高拱手道:“国相亲自前来,已是荣幸,国相万勿客气。”

金中元道:“我琉球国自国王以下,盼上使亲来久已,犹如大旱之望洪霓,日日夜夜,无刻不思。上使此来,我琉球有救矣。上使在上,且受藩属老臣一拜。”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大礼。潘得高连忙扶起,众人坐定后,金丁道:“潘将军,我国相爷初在港口之时,忧色溢于言表。及闻得实情,又是大喜过望。当时便要前来拜访。只是我那霸港口局面混杂,除鸡盆尼斯国‘藩奉使’之徒监视之外,尚有鸡盆尼斯国过往兵船一艘,船上兵士多有上岸者,国相又听得我与文副使言诸位乃是秘密而来,这才等到现在,还望将军不要怪罪呀。”

潘得高道:“这是哪里话,再者我说了多次了,我潘某不是将军,就称我潘连长便可,或者也可以直呼我们的军衔,甚至是直呼其名,都行,千万不要再将军将军的叫了。这将军二字,我们可承受不起呀。”

金丁与文英两人在中国已有些日子,国相则是面漏疑问之色,道:“不称将军,便称上使,断然没有直呼其名的道理。听两位言起,诸位上使都是在中国军中服役,自然还是称谓将军为妥呀。”

潘得高笑道:“相爷有所不知呀,我等几人,在人民军军中,还都是校官,离将军还远着呢。”

“哦,愿闻其详。”

“相爷有兴,自然不敢保留,我中国人民军自五年前创立军衔制度以来,军中上至统帅,下到士兵,皆有所称,万不可混乱。若是胡乱叫来,不但贻笑大方,也有违军制呀。”

“军衔?”“是,此乃我国总统倡议创立,以取军队建设正规化之利。全军上下,皆有军衔。上有元帅,统领全军,其次则大将、上将、中将、少将,此为四等将官,皆可称将军。中有大校,上校,中校,少校,下有上尉,中尉,少尉,这些都是军队中军官的军衔称谓。便是士兵,也分上士,中士,下士,列兵。所谓列兵,便是刚入伍还未授衔的士兵。一年之后授衔,便可称谓下士了。只要称士,便是士官。”

“哦,这倒听来新鲜。贵军上下,都是实行这种军衔吗?”

“是的。其实这也和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军队接轨。当然,我们也有自己的特色。就我等几人来言,都是校官,哪里够称将军呀。呵呵。”

“哦,原来如此,不知各位上使军衔几何呀?”这国相倒来了兴趣,潘得高便道:“我们几人,这两位乃是少校,这位乃是中校,我吗,也只是一个上校。我们这来的,除了我们四人,其余便都是尉官士官了。”“听说贵军乃是有一连人,若上使为上校做连长,那以此推来,贵军中将军校官何其多也?”“呵呵,相爷有所不知,潘将,潘上校虽名为连长,实则这个连和中国军队中的连颇有不同,乃是为了我琉球的局势特意编组的,和中国国内的并不一样。”文英道。

“那,向上使这样,作为上校,在上邦将兵几何呀?”听了文英说,这国相突然又冒出来这么一句。潘得高心中暗笑,知是这个琉球国相在摸自己底子,面上却不动声色,道:“国相既然有兴趣,在下便献丑了。在我国军中,连队以下,一般是尉官,比如连长,一般由上尉担任。我国军队,四连为一营,四营为一团,这团营两级,一般是中校,少校担任,当然也有特殊的,上校也可担任团级。团级以上,依据所在军中,情况有所不同,有的是团上设旅,旅上设师,师上为军。有的则没有师这一级别,旅上直接为军。比如我等所服役的海军陆战队,旅上就没有师,旅以上就归陆战队司令部管束了。所以这旅长,在陆军中,或上校,或大校,而在陆战队中,则一般为大校,上校一般是副旅级别或者团级。就一个旅的士兵人数来看,也有所不同,数千人不等,但一般不超过万人。象我所在部队,乃是海军的陆战二旅,为齐装满员的一级战斗部队,全旅有一万多人,直接的战斗人员超过九千人。这样来算,一个上校团长,所率领的队伍也就是三两千人吧。”

“啊?”国相金中元又道:“那将军一般通兵多少呢?”

叶子青道:“军级首长一般是少将,兵少有三五万人,兵多也不过七八万人。我中国二百万军队,元帅一人,自然是我国王飞总统,元帅之下有十大将,大将之下便是六十七员上将。上将以下,更有中将、少将等战将千员。国相爷,在下倒有一点好奇。”

“叶中校说来便是。”

“国相爷的汉话说得极是地道,难道曾在中国带过?”“正是。说来话长呀,老朽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在北京的国子监学习了六年时间呀。真是让人难忘呀。现在想起来,犹记得北京街头小吃的纯正风味呀。”金中元似是想起了往事,不胜吸嘘。

这一路行来,金丁、文英两位使臣已经和他们极为相熟。潘得高见国相絮絮叨叨总是说不到正题上,便目视金丁、文英二人。金丁便道:“国相,要是回味接头小吃,等此间大事已了,我琉球民阜康安,我便陪着国相到北京一走,把北京的小吃,北京的玩意通通的再回味一遍。”

金中元一拍手,道:“妙得很。此次上国顺天之情,派兵来助,乃是天使我琉球不灭呀。自从萨摩入侵琉球以来,我琉球子民历受鸡盆尼斯盘剥,更是不得不割让奄美五岛与萨摩,明冶登基以来,更是妄图吞没琉球,天朝上邦体察藩属民意,琉球上下不胜感激,老臣代我王谢谢上使了。”

潘得高道:“相爷说的藩奉使到底是何意思?”金中元道:“这个说来话长了,三百年前,萨摩入侵琉球,不但毁我首里城宫殿,夺我那霸金库所积存的金银、丝绸、珍贵物品和历代典籍,更将当时的琉球王为人质,让我国元气大伤。我国不得不向萨摩称臣纳贡,除每年派使前往萨摩之外,年年要向萨摩交纳贡米六千石、芭蕉布三千段、上等布六千段、下等布一万段、唐芋一千三百斤、绵子 三十石、棕榈绳一百捆、黑网一百条、牛皮二百张、席子三千八百张。这萨摩贪心不足,为了控制我国对外贸易,监视我国内政,更是在我国主要港口设立藩奉使,我国的对外交往,对内政策,一应活动,都受其监视。明冶登基,扫荡布府,萨摩对我国的控制略有放松,然鸡盆尼斯国内初定之后,明冶大皇妄图将我琉球并入鸡盆尼斯国,这在松岛田上次来对我国下书中已经表露无疑,我朝已经着使汇报上国。松岛田下书之后,鸡盆尼斯立即加强的了对我国的渗透控制,重新设立了藩奉使。当然现在还只是在那霸设立了一处,明冶已经着鸡盆尼斯内务省几次来人要求增设藩奉使,都让我王尚泰拒绝了。这不,鸡盆尼斯便派了这兵船来到那霸,公然施以军事威胁。这兵船二十天前到来,借口不给煤水,一直淹留不去呀,那霸的藩奉使长隔三岔五就到首里我王宫一次,回回都是要求我王准许在琉球各个港口设立藩奉使呀。我王日夜忧心,旦日只待上国呀。这次上国同意出兵,真是我琉球万福呀。诸位上臣在上,再受我等顶礼膜拜,以表大恩呀。”

金丁和文英也同着金中元一起,五体投地,行起了大礼。自从共和国建立之后,这跪拜的大礼便废除了,几人倒有些愕然,也颇有些不自在,但这琉球人表达感情又不能不让人表达。好不容易礼毕,几人忙道以后万勿再如此了。琉球乃是中国属国,从确立关系之日起,中国无时或忘琉球,近年国内大变,百废具兴,共和国政府忙于内政,但琉球有难,共和国断然不会坐视不理。以前之所以故作态度,表面上为难琉球使者,实则是为了懈怠鸡盆尼斯人。暗地里我国已经命令我沿海军队进入戒备状态,随时监视鸡盆尼斯的一举一动。并加强先导群岛的军事存在。我军在和贵使达成协议之后,便已经排除海军一部在先导群岛例行巡逻,陆战队一部也上了大鱼岛驻训。更借着金丁文英两位使者返回的时机,秘密向琉球本岛派出我一连人马,以保琉球王室安全。

金中元连连点头,太好了,太好了,希望大军早日来到,以解鸡盆尼斯威胁。潘得高话锋一转,道:“可是,我等今日虽然上岛,但区区一连之兵,恐不能左右大局。如今之势,鸡盆尼斯已经厉兵秣马,据我等所知,鸡盆尼斯海军大臣西乡已经命令鸡盆尼斯海军在鹿国岛附近海面集结,更有大批军警集中与鹿国岛,其目的性非常明确,就是针对琉球,而且是冲着琉球本岛来的。不知贵方如何应变呀?”金中元面色惨白:“上使,此情报可属实?”

潘得高点头道:“一点不假,难道你们还不知道吗?”

金中元摇头道:“我得马上飞报我王,请示我王示下。上使有何高见?”潘得高道:“一切自取决于琉球王的态度。”金中元点头道:“上使放心,我王自是仰仗贵军,上使且待,明日由金、文二位陪着进入首里,我要连夜赶往首里王宫,向我王禀报。”

“好,国相慢行,明日再见。”


国相走了之后,金丁和文英两人留了下来。潘得高道:“不知二位使者是怎么和国相大人解释的,我等不清,还请两位大人给说个清楚。”从国相金中元的话音来看,他根本不明了自己上琉球的用意,看来两位出使中国的使者没有向他说明白呀。因此潘得高的话也就说的很直接。

金丁和文英两人对望一眼,面皮不由有些发热。对于这支特遣分队的到来,两人在国相面前是打了掩护的。琉球国日益遭受鸡盆尼斯的侵略,旦日之间便有亡国之祸,只有中国才能帮助琉球免除鸡盆尼斯的侵略和奴役,这其实早已是琉球全国上下的一致看法。而且琉球王给他们的命令,是无论如何也要请到中国的大军前来干涉,而两人在北京斡旋将近半年,只落得一连人马前来,虽然协议规定是由这些人来训练完备琉球的武装力量,并且已经随船运来了部分武器,但是面对国相急切的神情,两人竟也没有透露实底,只说这只是中国军队的前站,大军早晚便到。国相自是大喜过旺,两人更不能照实而言了。听得潘得高这样问,金丁咳嗽一声道:“这个,这个,潘将军,你且不要着急。今日时间仓促,国相听得大军到来,欢喜还来不及,满心里只想早日来见将军,我等二人确实没有向国相解释清楚。但请将军放心,明日见了我王之后,我王肯定同意与上邦的协议,这个是没有一点问题的。”

叶子青道:“鸡盆尼斯不来便罢,若是前来,肯定不是善意,只会出动大军,若不早作打算,据实而言,若是国王判断失策,只怕只会坏了琉球的大事呀。”

文英道:“中国军队上百万,海军在东亚堪称一流,若是鸡盆尼斯真有异动,大军一出,自然望风而逃。”

潘得高道:“此言差异。在中国时我国政府便已经向两位使者解释清楚,中国虽然地大物博,但是国祚初立,边疆不稳,不可能在这个关键时期为了琉球而动摇国之根基,那样不但不能帮助琉球,也会让中国付出更大的代价呀。我等前来,并不能仅仅依靠我等力量与鸡盆尼斯周旋抗击,主要还是发动琉球人民起来坚决抗击鸡盆尼斯的侵略。最好是尽快在王宫卫队的基础上仿照我国军队样式组建一支琉球的常备军,这其实我们前来的一个最重要的任务。希望两位使者不要只寄希望于我人民军大军出马,更应该寄希望于琉球本国力量呀。”

叶子青道:“说起来,我们的作用,也就是起一个火种的作用,火种的势力很微弱,但是只要熊熊燃烧起来,那就一切都挡不住。只要琉球的人民发动起来,那么不论鸡盆尼斯动用多少的力量,他也要在我们面前乖乖的俯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