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星战纪 漫漫星途 登陆水手谷

组工人 收藏 2 9
导读:双星战纪 漫漫星途 登陆水手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53/


第二节 登陆水手谷

阿瑞斯之子——太空钻石——红色的星球——一场争论——争论结束——关于火星的话题——向水手谷进发

肖然呆立在舷窗旁,沉默地看着巨型玻璃外那几乎一成不变的星空,渐渐地,他感觉自己的能量再次以非常稀薄的形式散发到飞船外,并一丝丝地将他的意识也带到外面的虚空中。慢慢的,肖然觉得自己可以体会飞船在一片暗物质中穿行,不断地将能量逸出去,又变成宇宙中的能量粒子;他可以看到一颗颗恒星和它的行星,感受生命的喜悦在每一颗星球上跳动;他甚至可以“看见”后方迅速逝去的地球,看见拖着长尾的彗星在星际间掠过……肖然并不知道,别离和背叛的痛苦在他的心底起了多大的作用,只觉得自己仿佛经历了整个宇宙的沧海桑田,心灵被彻底地洗礼,不再是少不更事了。

不知过了多久,肖然的意识里出现了一颗红色的行星,他甚至可以看到行星表面主要由氧化铁构成的红色土壤——尽管这在舷窗外,这颗行星还只是个小光点。肖然知道,雅伦星特殊的科技已经全完激发出了他的潜能。

“肖然,我们马上就要进入火星轨道了,现在飞船正在减速。”韩景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肖然回头一看,所有的人都集中到控制室里来了,几十双眼睛都紧盯着舷窗外那个逐渐变大的小光点。

几分钟后,飞船离火星相距三万公里。火星的两颗卫星清晰地出现在舷窗外。在希腊神话中,火星的两颗卫星是战神阿瑞斯(火星)与阿芙罗狄蒂(金星)的两个儿子。火卫一是火星的两颗卫星中较大的,也是最近的,呈土豆形状,一日围绕火星3圈,距火星平均距离约9378公里,火卫一与火星之间的距离也是太阳系中所有的卫星与其主星的距离中最短的,它也是太阳系中最小的卫星之一。火卫二是火星的两颗卫星中离火星较远也是较小的一颗,其公转轨道距火星23459 公里,直径只有12.6公里,也是太阳系中最小的卫星。

“火卫二和火卫一可能是由于小行星的扰动与木星的作用才使它们围着火星运动的,”陈仁俊道,“并且都像C型小行星一样由富含碳的岩石组成,你们看,它们都有很深的地坑。整个卫星的表现都是猛烈撞击后留下的陨石坑。”

“等等,先不要进入火星轨道,”肖然叫过刘中华,“派出一艘‘黑蝙蝠’,我们要登陆火卫一。”

“是,主人……可是,为什么?”

“扫描显示,火卫一上的纯碳含量很高,又经常遭到陨石的撞击,这意味着什么?”肖然含笑道。

“什么?”葛良和尊尼齐声问。

肖然不答,笑着望向韩景儒:“你说呢,景儒?”

“那只会出现一种珍贵的矿石,而且是会让宁馨和玲燕惊叫的。”韩景儒笑道。

“什么嘛,肖然你别吊人家胃口。”梁玲燕不依不饶地非让肖然说出来。

“玲燕,别问了,我知道是什么。”赵宁馨道,“纯碳元素在高温高压下会产生一种结晶体,在地球上非常珍贵,我们叫它‘钻石’,对不对呀,肖然?”

“乖乖不得了,这颗卫星是块大钻石?”葛良伸着舌头道,“那我们还不快去。”说完一阵风向登陆舱跑去。

火卫一上面还真的有大量的钻石,肖然他们采回了上吨的样品,最大的一块居然有十公斤的左右,这还不价值连城?经过讨论,大家一致决定留下几颗小钻石,算是接受火星送给人类的第一份礼物,然后把其他的捐给国家,不过当然要等到回地球以后。

接下来,舰队停在火星轨道上,所有人都聚有各自乘座的飞船的舷窗旁,看着这颗火色的星球。

火星太阳系的第四行星。肉眼看去,火星是一颗引人注目的火红色星,它缓慢地穿行于众星之间,在地球上看,它时而顺行时而逆行,而且亮度也常有变化,最暗时视星等为+1.5,最亮时比天狼星还亮得多,达到-2.9。由于火星荧荧如火,亮度经常变化,位置也不固定,所以中国古代称火星为“荧惑”。而在古罗马神话中,则把火星比喻为身披盔甲浑身是血的战神“玛尔斯”。在希腊神话中,火星同样被看做是战神“阿瑞斯”。

“真美!”赵宁馨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道,“肖然,我们什么时候下去?”

“这要听听各位专家的意见。”肖然转向几位科学家,道,“不知我们应该选择哪儿作为着陆点?”

这个问题引发了一阵争执。以王益为首的四人力主降落在水手大峡谷,理由是应该看看这个比科罗拉多大峡谷深6800米,长2200公里,宽20倍的大裂谷,研究一下它的成因,以解开天体物理学的一个迷团。而以陈仁俊为首的三人则主张在“勇气号”和“机遇号”着陆的地方降落,研究一下这两台迄今为止地球人最为先进的无人外星探测器,好为中国的“嫦娥计划”中的月球车找出改进的途径。双方争论不休,不时冒出一串串深奥的专业术语,听得肖然等人头昏脑胀……

“停!”肖然实在受不了了,这样下去他们的争论还没出结果,其他的人可能就晕了,“能不能想一个折衷的办法?”

“肖书记,这可是我们千载难逢的机会呀,”陈仁俊急得直搓手,“我们的登月计划正卡在月球车的技术环节,如果能借鉴其他国家成熟的技术,我国的载人登月起码会提前3年!这可是事关民族荣誉和科技现代化的大事,机不可失呀,机不可失!”

“肖书记,我觉得还是应该在水手谷登陆。”王益道,“星际探测是全人类的共同事业,解开水手谷的地质成因可能会关系到整个天体物理学的进步,也会对地球地质学产生不可估量的推动作用,请您允许我们在水手谷降落。”

“应该看看火星探测器……”

“不,还是解开水手谷之迷更重要……”

双方再次争执起来,各有一套大道理,让肖然都有些无所适从了。他撇开争论不休的科学家,将韩景儒拉到一旁:“景儒,你说怎么办?”

“这要看你的意思,毕竟飞船的控制权在你手里。”

“你呀,总是不肯先说出来。好吧,我的想法是在水手谷登陆——如果去研究美国人的探测器,可能有点不厚道——天文学家不是说水手谷的深处可能有生命存在的条件吗?至于探测器的事,我想再先进也远远比不上雅伦星的科技吧。”

“我跟你的想法一样,不过这事还是你拍板合适。”韩景儒点点头道。

“诸位,”肖然向吵得不可开交的科学家们走过去,“我很佩服各位对于科学的执着精神,不过我们决定在水手谷登陆。”接着把想好的理由讲了出来。王益等人喜形于色,陈仁俊等三人当然没法再说。

“陈院士,你可以给我们讲讲火星吗,我想我们大伙都很乐意听到你精彩的讲解。”在去登陆舱的过道里,肖然对沮丧地沉默不语的陈仁俊说。

陈仁俊一下来了精神,他可是一辈子都在研究火星:

火星比地球小,赤道半径为3395公里,是地球的一半, 体积不到地球的1/6,质量仅是地球的1/10。火星的内部和地球一样,也有核、幔、壳的结构。火星的自转和地球十分相似,自转一周为24小时37分22.6秒。火星上的一昼夜比地球上的一昼夜稍长一点。火星公转一周约为687天,火星的一年约等于地球的两年。由于火星距离太阳比较远,所接收到的太阳辐射能只有地球的43%,因而地面平均温度大约比地球低30多摄氏度,昼夜温差可达上百摄氏度。在火星赤道附近,最高温度可达20℃左右。火星上也存在大气。其主要成份是二氧化碳,约占95%,还有极少量的一氧化碳和水汽。

火星被称为红色的行星,是因为它表面布满了氧化物,因而呈现出铁锈红色。火星表面的大部分地区都是含有大量的红色氧化物的大沙漠,还有赭色的砾石地和凝固的熔岩流。火星上常常有猛烈的大风,大风扬起沙尘能形成可以覆盖火星全球的特大型沙尘暴。每次沙尘暴可持续数个星期。火星两极的冰冠和火星大气中含有水份。从火星表面获得的探测数据证明,在远古时期,火星曾经有过液态的水,而且水量特别大。这些水在火星表面汇集成一个个大型湖泊,甚至是海洋。现在我们在火星表面可以看到的众多纵横交错的河床,可能就是当时经水流冲刷而成的。此外火星表面的许多水滴型“岛屿”也在向我们暗示这一点。一直以来火星都以它与地球的相似而被认为有存在外星生命的可能。近期的科学研究表明目前还不能证明火星上存在生命,相反的,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火星更象是一个荒芜死寂的世界。尽管如此,某些证据仍然向我们指出火星上可能曾经存在过生命。例如对在南极洲找到的一块来自火星的陨石的分析表明,这块石头中存在着一些类似细菌化石的管状结构。所有这些都继续使人们对火星生命的是否存在保持极大的兴趣。1976年,美国海盗1号和海盗2号火星探测器首次成功登陆火星,传回了数万张照片。那次飞行没有找到火星上存在生命的证据。但是,美国地质学家舒尔策.马库赫却公布一份论文说,当时探测器可能事实上已经找到了火星生物,但是由于火星生物的形态与地球生态的形态截然不同,以至于人们根本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存在,人类探测器向火星的土壤里倒水,这可能把火星上那些以另外一种细胞也存在的生命淹死。此外,人类探测器还加热了土星土壤, 这可能又把火星微生物给烤死了。

“是吗,那就是说,火星上可能真的存在生命?”赵宁馨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肖然与韩景儒相视一笑,都觉得赵宁馨聪明,这样一来,陈仁俊因为不能研究火星车的不快很容易就冰释了——真正的科学家都是胸怀坦荡的人。

听到赵宁馨动问,陈仁俊果然很高兴:“是啊,很早以前,人们就发现了火星上类似运河的河道。如果承认火星上有运河,就等于承认火星上有智慧生命存在,这无疑是一个刺激人们兴趣的问题。最早指出火星上有运河的,是意大利天文学家斯基阿帕雷利。他在1877年,利用火星近日点与地球会合的机会,用口径24厘米的望远镜观察火星,发现在火星的圆面上有些模糊不清的直线条,这些暗线把一个个暗斑连接起来。他经过继续 观察又发现,有的暗线宽达120公里,长4800公里,纵横交错,形成覆盖火星大陆的网络。并发现有两条暗线相互平行,还有季节变化。他还将自己的发现绘制成图表,公之于世。开 始,斯基阿帕雷利猜测这些暗线只是连接海湾的水道,并未说 明这是人工开凿的.运河,但到了19世纪80年代,他的发现引 起了人们的关注,有人把这些暗线说成是智慧生物开凿的运 河,这个人就是美国的洛韦尔。 洛韦尔被斯基阿帕雷利的发现迷住了。为了观察火星,他自己出钱在亚利桑那州建了一个天文台。经过多年的观测,不但证实了斯基阿帕雷利的发现,还新发现了几百条新的河道,说火星表面像“蜘蛛网”一详。他还把自己的观测写成三本书:《火星》、《火星及其运河》、《火星—生命的住所》。他认为,因为火星表面空气非常稀薄而导致缺水,由冰雪组成的火星极冠到夏季开始融化,成为水源,火星上的水道,目的就是将极冠上的水引向干旱的热带地区,用以灌溉那里的田地。从这些水道看,都是到大陆的中央汇合在一起,显然是有目的地干的。其暗斑则是绿洲。 洛韦尔的理论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兴趣,很快风靡世界。但是,洛韦尔的理论并不是一边倒的,也在不断地受到挑战。比如美国的巴约德就认为,火星上的暗线根本就不是直的,很不规则,并且是断开的,希腊的安东尼阿迪通过自己的观测,支持了巴纳德的观点,认为把火星上的暗线条说成是运河,纯粹是眼睛的错觉,‘属于想像力过于丰富的人。’由于上述观点的出现,关于火星人的神话逐渐消沉下来,美国的“水手”9号探测器进一步证明了火星运河的存在是虚假的。不过“水手”9号却有了意外的发现,那就是火星上有许多类似河床的地质构造,其位置与洛韦尔描绘的大相径庭。”

在大家津津有味地听着陈仁俊的讲解的时候,“黑蝙蝠”运输船载着肖然七人和七名科学家以及远征营营长许安邦等15人向火星表面飞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