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那只鸟

已两鬓斑白

那片妩媚的叶子

也已轮回十年

却并未化蝶

依然站在最高的枝头

盈盈浅笑


那些有始有终无始有终

或者

无始无终的感觉

终归成了酒,成了笑

成了 泪 滑到嘴角

还是十年前的滋味

那些彼此熟悉的东西

我以为你忘了

就如你以为我忘了一样

我知道我错了

就如你知道你错了一样


十年

我睡了或者醒着

而今

我醒了或者睡着

你昨天滴在留言簿上的那颗泪

今天还潮着

那只年老的鸟

又站在最高的枝头

盈盈浅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