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十章 一夜暴富(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刚才展翼老弟说有重要的事要告诉我,难道就是韩建忠害死刘大善人这件事吗?”


“当然不是。韩建忠坏事做尽,这不过是其中一件而已。我想告诉孟大队长的是有关韩建忠埋藏金银财宝的事。”


“哦?”孟云霄心里一震,正为钱的事而发愁呢,难道天上真要掉馅饼?“展翼兄弟你接着说。”看这语气有点迫不及待了。


“自从发现刘子善一家的残骸之后,我们兄弟便决定拿韩建忠开刀。可等大伙儿到了神北镇才发现:这老家伙刚组建了民团,增强了自卫力量。弟兄们没敢轻举妄动,为了摸清虚实,我亲自混进民团卧底侦查。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天,这老家伙的大儿子带了一个国军的客人回来。开始我也没在意,可是晚上起夜去后院茅房的时候,却发现这老小子带着两个儿子在挖什么东西。我赶紧躲在暗影里,通过他们的谈话才知道,原来带回来的客人是国军的一个团长,韩建忠父子打算在他手里买一批枪。而那个团长开口就要黄金交易,不要大洋。韩氏父子没办法,只好连夜把埋藏好的金条再挖出来。”


“这么说你知道韩建忠的藏金地点了?”


展翼点点头,“而且在韩氏父子挖金条的时候,我还听到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


“什么话?”


“韩建忠说了一句:‘就挖第八棵柿子树底下吧,那里有一个缸才放了半缸大洋,正好在把这些大洋再放回去。’孟大队长你觉得这句话有意思吗?”


孟云霄多聪明啊?立刻就把这话里的话外音分析出来了:‘就挖第八棵树底下’很可能就是别的树底下还埋着东西;‘那里有一个缸才放了半缸’那就说明还有第二个缸是满的。


孟云霄低头想了一下,立刻抬起头来:“展翼兄弟,你们兄弟为了做这个生意下了这么大工夫,现在你为什么要把这消息告诉我呢?你是想和我们平分这笔钱?”


展翼摇摇头;“不怕孟大队长介意,虽说你的指挥部设在韩家大院,可我要是想要这笔钱的话,只要孟大队长不是亲自在家的时候我都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言外之意还真没敢小看孟大虾,不过孟大虾的手下却是不放在眼里了。


孟云霄点点头;“那展兄弟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想带弟兄们入伙!”展翼直言不讳,“这笔钱就算弟兄们的投名状。”


“展翼兄弟不是带人已经开了山头吗?”


“不怕孟大队长笑话。自从家破人亡以后,我也曾找过几次小鬼子的晦气,但这几次的冒险行为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要想杀鬼子报仇,单凭一人之力无论如何是做不到的。因此展翼才流落到这太行山,聚众为匪。可是展翼自问勇气可嘉,但要说到这当家管理山寨,可就不是那块料了。所以这段时间以来,展翼在韩家民团卧底的同时,也在找寻一支真正的抗日队伍。


“孟大队长率抗日独立纵队进驻神北镇,不但除了恶霸,还分粮分田,这让展翼以及众兄弟极为震撼,特别是今天孟大队长率众与鬼子血战于八里沟,更是让展翼敬仰。刚才在人群里展翼看到孟大队长为了队伍的军饷犯愁,这才现身与孟大队长送上这份薄礼.....”


“展兄弟你等一下,”孟云霄皱着眉头打断展翼,“展兄弟大义慷慨,为抗日独立纵队送上这份厚礼。但如果我们要收留了展兄弟,不知道要给展兄弟安排个什么职位才算恰当呢?”


“孟大队长小看展某了吧?”展翼语气有点不悦,“展翼若是那贪图功名富贵之人,只要取了这笔钱远走高飞就行,何必要把脑袋掖在腰里去做什么浴血沙场的事呢?只要孟大队长肯收留,展翼甘愿做一个马前走卒!”


这几句话说得孟大虾脸上一阵发热:自己怎么这么不要脸,居然说出这种话?


******************************************************


神北镇。韩家大院的后院。


孟大虾把展翼带回来之后先介绍给大家,然后又让展翼把原话复述一遍,正好天也就黑了。展翼和孟大虾的这些结义兄弟一起吃过晚饭,在大门口以及院墙外安排好了岗哨和巡逻队,九个人这才点起火把灯笼、各持一把铁锨走进后院。


首先从第八颗柿子树底下挖起,大概挖了两尺多深,铁锨碰到了东西。大伙赶紧向四周清理,扩大挖掘面积。谁知道周围也有。看着越挖越大的地面,孟云霄突然想起他的探雷器,马上跑回去拿了回来。


其实这探雷器就是金属感应探测器,在它的功效范围之内,只要探测到有金属制品的存在,就会根据自身的制作工艺,或者发出闪光,或者发出鸣叫。孟大虾是特种兵,他这个探测器就与众不同了,既不闪光,也不鸣叫,因为这在隐蔽或者侦查行军的时候都会暴露给敌人。他的探测器探测到目标的时候,发出的是震动。这无疑就给在场的人又增加了一种神秘感。只见他拿着“文明棍”在地上一转,这一个圈,那一个圆的就画开了,结果顺着他画出来的地方一挖,一缸缸的光洋,一小箱的金条就都出来了。


“我的妈呀!”挖出第一缸大洋的时候,赵清泉就大吃一惊。这釉瓷大缸足足有两搂粗,半人多高,银元装得满满的。“这是多少块啊?”


“我估计得有上万块。”任义汉在一旁咂吧着嘴唇说。


“老六,你说有多少?”苏仲康看得也直皱眉头,谁见过这么多钱啊。


“想知道有多少好办。找一杆秤来,称一下就行。”看大家满脸疑惑,孟大虾赶紧解释;


“银元大概是19块一斤,只要称出一整缸的分量,就能算出有多少块银元了。”这下大家才明白了,好在财主家什么都有,前几天不是还分粮食嘛,找杆秤很容易。结果大家把一缸银元分别装进几个口袋,分几次一称:好家伙,这一缸足足有1500多斤。也是说这一缸足足有3万多块。


大家称完一缸又开始挖,一个时辰以后才算把这第八棵柿子树底下的东西挖完了:银元两缸,金条120公斤。


接着大家又按孟云霄画出来的方位挖第二个地方,又挖了一个多时辰,才算完成。这次大家真傻眼了:又是同样的三大缸!而且假如孟云霄画出来的那些地方都能挖出来的话,照着这个比例,就算没有金条,也能再挖出十来缸银元。那是多少钱啊!


“大家不要挖了!”孟云霄走过去,把他在地上画出来的那些印记用鞋底蹭掉。然后走回来看着大家,“这五缸大洋足足有八千斤,咱们现在应该想办法找个地方先放起来,要都挖出来,估计还得埋回去。”


大伙儿一想也对啊。都挖出来放哪儿啊?但是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稳妥的地方,没办法,只好真的又埋上了三缸,剩下两缸和那箱金条都抬到了孟大虾“下榻”的地方。孟大虾满嘴的不同意,大家一再解释首先你是当家的,第二大家都信得过你。孟大虾就是不听,他的理由更简单:我知道大家信得过我,但是你们知不知道守着这玩儿艺睡觉就像是枕在火药桶上一样,万一要被谁惦记上那我这小命就危险了。


孟云霄真的怕了吗?真的怕了。今天展翼突然出现在他的身边而自己都没察觉,就让他觉得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看样子展翼投奔抗日的队伍确实是真心,但谁敢保证展翼的那帮手下也是真心抗日吗?那里面就没有见钱眼开的?就没有和展翼身手一样好的?而展翼有没有把这发现韩建忠藏宝的事儿告诉他的手下呢?在这些问题没弄清楚之前,孟云霄心里没底。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大家都让了一步:120公斤金条除了孟大虾,包括展翼,八个人各自分带了15公斤,只是把两缸银元留在了孟云霄的住处。孟大虾这才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大伙儿走了以后,孟云霄翻来覆去说什么也睡不着。这几天发生的事太多,又都太顺利。想都不敢想的事却都自然而然的发生了。这反而让孟云霄有点摸不着头绪了。实在想不明白这究竟是好是坏。


反正睡不着,孟云霄索性就起来了。已经是初冬时节,凉飕飕的夜风深寒刺骨。刚出屋门孟云霄就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头脑也有些清醒了。


“云霄,怎么还没睡呢?”陆子宇和苏仲康也从对面的房间走出来。


“大哥二哥!你们怎么也没休息呢?”


“呵呵,”陆子宇善解人意似的笑着,“可能和你一样吧!”


孟云霄心里突然涌上一种欣慰的感觉。自从当了这个家,总感到力不从心,好像什么事都是自己在做,没有个帮手。现在听二哥这么一说,心里立刻觉得热乎乎的。原来大哥二哥都在背地里关注着他呢。


“大哥二哥,既然都睡不着,那咱们去看看伤员好不好?”


“我可不可以和你们一起去啊?”声音虽小,苏仲康和陆子宇还是吓了一跳,不知道展翼什么时候就在他俩的身后站着呢。


这次孟云霄看到了。在他和陆子宇说话的时候,就看到展翼从卧房的窗户“飘”了出来。没错,就是“飘”出来的,如四两棉花一般悄无声息的就落在地上。


伤兵都住在韩家大院的前院,一共52名,其中7个人看来要落残疾了。四个人悄悄地走在病房里,都是一脸的凝重。伤员们在睡梦中都被伤口的疼痛折磨得扭曲着脸,偶尔发出一两声呻吟。


“大哥二哥,”走出病房孟云霄先说话了,“咱们现在有钱了。我想先制定一个伤残人员和阵亡家属的抚恤金的计划。”


“嗯,”苏、陆二人点点头,展翼则像一只猫头鹰一样四处警惕的张望。


“我想把金额定的高一些。你们看这些人,本来和咱们一样的生龙活虎,现在却为了打鬼子缺胳膊断腿。死了也就罢了,现在却落得终身残疾。......我们把抚恤金定高一点,尽量保证他们脱离部队后的基本生活。”


“这是好事儿啊,云霄。你认为定多少合适呢?”苏、陆二人都用赞许的口气鼓励着他。


孟云霄皱眉想了一下:“阵亡的将士每人50个大洋,伤残人员每人80个!”


孟大虾话一出口,别说苏、陆二人,就连展翼也瞪大了眼珠子。50个大洋?要知道那个年代山里人也好,平原地区的老百姓也好,累死累活干一年,干好了最多也就是收入七、八块大洋,孟大队长也太大方了吧?再有钱也不能这么花啊?


不过苏、陆二人已经答应了,自然也不好出口反驳了。二人一咬牙:“好!就这么定了!”


展翼也为孟云霄的仁义暗暗的挑起了大拇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