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四部 萧墙之祸 第七章

一木人 收藏 8 136
导读: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四部 萧墙之祸 第七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3/


当第一缕晨曦露出天际时,李岩从床上起来,经轻地来到院子里,随手从地上拿起一棍米长的棍子,闭上眼睛按照自己的想法舞动起来……

那几个纪检监察人员出手的招式又都例例在目,李岩闭门造车地按照自己的想法,将他们一一搞定,有几个人还用了好几种不同方法和招式。

“好,招出无式,无章可循,无形可拘,形意也。”刘鹏旭看完后大声喝彩道,“刘大哥,我使的对吗?”李岩是闭着眼睛凭想象出招,所以对自己没把握。“我刚才说的你慢慢体会,乱棍打死老师傅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你出一、他出二、彼此都知道,而既不出一、也不出二、这就无章可循了。博击最高的境界是将对手打倒、至于死地,而不是舞蹈讲究形体艺术、肢体语言。也就是说,击倒对手你就赢了,同时也就没人说你的招式好看赖看了。”刘鹏旭的话里面没有讲武德、修行,而是直言不讳地向李岩陈述博击的意义__就是消灭对手。

听了刘鹏旭的话,李岩来到墙边柱棍深思。这个社会没有人能置身事外,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要么你委屈求全一辈子,做人下人;要么你就横空出世、荡涤尘埃,做强者,做人上人!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我主沉浮……!!!”李岩想着手中的木棍向墙上一许,臂膀腕力的劲一吐,“咚”木棍竟然插入了砖墙中心。

“随意动,意由心生,意到劲到,劲到意到,这就是形意。”刘鹏旭在一旁向李岩解说了一遍使力使气的方法,“熟能生巧,小弟,一口吃不个胖子,慢慢来。”

“弟弟,这么快就学会了?”王华北看到李岩插入墙中的木棍非常高兴,“姐,这只是碰巧罢了,要是完全领会随心所欲的任意施展,说不定猴年马月呢!”李岩谦虚地、悲观地说道。

“孩子,玉不琢不成器,功也是如此。如果什么事都能轻易到手,那还叫什么绝世武功呀。走,吃饭去,尝尝我老家伙伴的菜。”李岩惊奇地看着王老,“怎么,瞧不起我,走、走、走,吃饭去,”大家随着王老来到了饭厅。

“百花菜!”一进门大家谁也没看见,菜李岩却从空气中的清香闻到了它,并叫出了名字,然后闭上眼睛陶醉在花香中。王老和刘鹏旭悄悄对望一眼,点点头,至此王老和刘鹏旭彻底解除了对李岩的怀疑。

“不对呀,这不是百花菜,缺少墙上花、房上香、沟边刺、鹿头草,有几个好象是用香精代替的。”李岩的话,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王老……

“这个、这个,你们都知道,百花菜就是最少要用一百种鲜花相伴而成,而且彼此不能相生相克。按说燕京现在花开不少了,可怎么也弄不齐穷家帮镇帮之菜百花菜,只好将就对付了。”王老摸了一下头发,显得很不好意思。“,爹原来你也搞假冒伪劣产品呀。”王华北的话,引得所有人、包括王老都哈哈大笑起来……

没着,又得李岩动手,将王老准备的几十种花从新进行了仔细甄别,然后重新分配拌好。油炸成金黄色的银雪鱼上,洒的是点点玫瑰花瓣;鲜嫩洁白的茭白被切成薄片状,和粉红的鲜桃花炒在一起;啤酒蟹里加入了金黄色的菊花,清香怡口,紧接着什么木棉花炒酱豆米,小百和花酸腌菜汤,凉拌棠梨花,水煮芭蕉花,真可谓红的似血,白的如玉,黄的呈金,蓝的赛钻石,几乎所有的颜色都在竹篾编制的餐桌上集合了。

一大一小两盆菜拌成后,李岩将两盆菜迅速放入冰柜,“姐,查55个数。”李岩边对王华北说话,边将刚才拿出的冰块敲碎,然后从冰柜里取出两盆菜撒上冰末,就这样两盆菜冒着凉气的小百花菜端上了桌。

“弟弟,我的数还没查完呢,怎么就开吃了?你骗我。”“丹花补血、蕊花补气、果花润色,这些姐都不能吃,所以让姐查数,是让姐抵制香气的诱惑。弟弟给姐准备了点花羹,好饭不怕晚吗。等着,我这就给姐拿来。”李岩说着就去厨房,然后给王华北端来一碗几乎象水似的东西,上面只飘着三粒小尖枣。“这是什么呀?弟弟。”

“首长,不好了,出怪事了,邻居家的几只狗,还有咱家大军,都挣脱纲绳跑到院子里来了。”一名警卫跑进饭厅报告道,屋内所有人都望向院子,果然院子有几只焦燥不安的狗在直转圈。

“姐呀,你吃不成了,阎明起,麻烦你帮我拿几个碟子来。”说着李岩端着这一碗几乎象水似的东西走向那几只狗,“弟弟小心点,大军爬下,哈哈别乱动,将军爬下,”王华北扶着门框向院子里的牛犊了大小的几只狗喊道,她也不敢出去呀,这几只狗凶劲在北海是有名的。

阎明起小心翼翼地将碟子隔开点距离摆好,然后李岩挨个碟子里倒了些几乎象水似的东西,将三粒小尖枣留在碗里,问这几只狗:“二桃杀三士,三粒小尖枣我就不给你们了,我保证日后给你们作顿大餐,行不?同意了,好,开始吧。”说着李岩后退五步,将碗递给王华北,“姐,快吃吧,简直是虎口夺食。”王华北和所有人都很纳闷,这是什么东西呀?几只虎狼犬竟然不要命的前来争夺。

这几只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象下定决心一样,一齐走到碟子前,然后爬下,用两只前爪将碟子护住。对碟子里的东西是左闻、右闻,就是不舍得下口,完了还偷看左右两眼,好象谁要跟它抢似的。

王华北将碗里剩下不到一口的东西喝到嘴里,开始并不觉得什么,跟着浑身上来一股说不出的舒服劲,三粒小尖枣入肚后唇齿留香,让人总想再吃一粒……

终于这几只狗决定开餐了,吃一口、想一口,吃完后,一家叼一只碟子,离了歪斜,道都不会走似的、回自己的窝去了。“弟弟,这几只狗怎么了?”“姐,这就是美的不知道姓啥了,舒服极了。”李岩解释着,“师叔,他们为啥这么听你的?”阎明起自己都怕大军,何况好几只虎狼犬站一块。

“说实在的,我也没想到今天能烹调出此花羹。因为有些原料只听过,没见过。刚才看到两朵被扔到拉圾边上的干花突然变色、开了,我仔细一看,原来是鱼头刺透了塑料袋,里边的血水淌了出来,被干花吸收了。老胡头跟我说过,天下第一花羹是神仙乐,也舒服汤。当然还有人叫它最后一口,意思就是吃了它死了也值了。但只是传说,没人做成过,因为谁也没见过会吃鱼的花是什么样,所以几百年来只有传说,没有实物。哦对了,这花羹据说是七仙女做给王母娘娘补身子的,后来被七仙女带到了民间,武则天下令长安百花齐放,就是为了做成此花羹。此花羹美容、驻颜、养身,但男性不能服食。据说魏忠贤就是吃了花羹,不得不进宫了……”

“竟扯蛋,这不证明还是有人能烹调出来吗。”王老驳斥道,“弟弟,谢谢你,这个感觉真好。可大军它们怎么会喜欢吃呀?”“姐,你没见它们那个臭美样,腿都不会迈了。现在谁要把那碟子拿走,它会跟你玩命,如果你现在给它送只狗去,它两肯定不打架,大军会把碟子叼出来给它闻,象它炫耀自己吃过天下第一美食。”说实在的,李岩当时说过的话,没有几个人相信,但过后几天就验证了一切。

回到屋里,大家接着吃饭。“弟弟,那个胡振江教了多少菜呀?”王华北边吃边问李岩,“没教几个,他说这东西没有定式。因为臭要饭的走天下,走到那里吃到那里,所以全凭想象。你认为什么能吃,就尽量将它作好就成了,我就是这样干的,其实有些菜都是我第一次做,不知道脑海里怎么忽然间就冒出了这么做的想法。”王老和刘鹏旭对望一眼,他俩心里都知道,胡振江肯定曾将李岩催眠过,然后胡振江向李岩灌输了穷家帮的花菜精髓及制作方式,只不过是李岩自己不知道罢了。

吃过早饭后李岩来向王老辞行,“王老,我决定了,今天就回江城去,您还有什么指示?”看到李岩象个学生似的恭恭敬敬地站在自己面前,王老心里十分高兴,但仍然严肃地站起来说道:“孩子你知道吗?咱们国家,最大的敌人不是日本,也不是美国,而是寄生在国家的肌体里面的那些蛀虫。对我们的国家来说,现在最大的问题不在于立法,不在于无法可依,而在于一部分人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这就是我为什么下手狠的原因。你想啊,如果国家毁在这些人手里,我们即使有最好的法律,又能有什么用呢?派性,哪个地方没有?自从文革以来这种事情太多了,所以你要记住,千万不能搅进去,否则一辈子就没完没了,咱们华夏国人向来就善于窝里斗!”

“当然以后你办起事情来,也要格外地小心,不要让他们也轻易地抓住你的把柄。单方面的制衡是非常可怕的,也是非常令人担心的一件事情,他们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把你拖入他们的群体当中,或者是极尽所能地去调查能够制衡你的材料,证据。刀锋两刃,伤人伤己,这就要看你打磨的火候了。宁儿不在了,此一去你可能无牵挂了,但是你知道吗,这个院子里的人,却无时不刻的在牵挂着你呀!孩子,记住阿庆嫂说过的那句话吧: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胆大心细、遇事不慌,走吧!”王老的口气中少了一些威严,多了一些柔和与关爱,就像一个慈祥的老爷爷望着自己生龙活虎的孙子一样。包括当时在场的人都能听出,或者感觉出这两个人之间的交流是融洽的,甚至是丝丝入扣的。就像一条欢快的小河奔向大江一样,大江张开怀抱接纳了小河,而小河融入大江也十分坦然,十分自若……

刘鹏旭、阎明起、胡警官三人开着丰田子弹头,送李岩和王华北去经计委。“刘大哥,我想起个事,你们这次行动抓到潜入我办公室的女盗贼了吗?”“岩老弟,不怕你笑话,这个贼的录像我看了N遍,还找了几个同道帮着分析,就是看不出她是那一门派的。但你不用怕,轻功好的人其它方面差一些。”刘鹏旭说着苦笑地摇摇头,他号称“江湖全知道”,没想到也有不知道的……

在经计委王华北的办公室里,李岩将笔记本电脑中所有关于腐败方面的资料,加上他记在脑子里的资料,都考到U盘上交给了刘鹏旭,然后删除了这些文件夹。“刘大哥,这些定时炸弹交给你吧。”刘鹏旭拿着U盘看着李岩,“嗨,这些事如果再抖露出来,估计政坛又得来一次大地震呀。说不定又要血流成河了!是放卫星?还是放原子弹?那是你的事了,与我无关。”李岩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刘鹏旭只有苦笑着将U盘收好,然后告辞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