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6/


第四十三章

“呯”,一声闷响,一只麻雀掉了下来,另一只惊得赶忙逃命。真准呀!枪法如神!霍刚很是兴奋,好兆头,这预示着今晚抢钱将会马到成功。霍刚突地觉得不对,好像瞄的不是掉下来那只呀。到底是不是呢?他也糊涂了。唉,管它的,反正是打下来了。如果真打错了,那挨枪子的那只只能怪自己的无心之失了。歪打也要正着,同样是好兆头。

霍刚将枪放进包里,用衣服将枪裹住,以免枪撑得包某些地方突起来。霍刚将车开回老街,买了一小桶汽油,放进后备厢。霍刚去餐馆饱餐了一顿,今晚要消耗不少精力,要有充足的能量。吃完饭,霍刚往新时代赌场开去。奥拓车在离新时代赌场一百米的地方停下,霍刚再步行走向赌场。贺老板的悍马越野车已经停在赌场门口。

走进赌场,霍刚看到贺老板正在玩21点。霍刚瞄了一眼阿龙手上提着的包,哼,要不了多久里面的钱就是自己的了。霍刚兴致好,换了些筹码,加入了一桌赌大小。霍刚看得多,注下得少。霍刚先输了一千多,后来又倒赢了几百元。

霍刚在赌场里东游西荡,这里赌两把,那里赌两把。十一点时,他退了所有筹码,总结战果,还赢了一百元。一个漂亮的女招待送上一杯饮料,霍刚欣然接过,并微笑着将那一百元钞票打赏给了她,女招待甜甜地说了声“谢谢老板”,还向霍刚抛了个撩人的媚眼。

接近十二点时,贺老板也结束战斗了,看他笑容满面,想来是赢了钱吧,只要他没狂输就行。当贺老板在柜台退筹码时,霍刚出了赌场,上了奥拓车。霍刚打开包,取出枪,将枪拨到连发档,放在前排副座上,用包压着。

贺老板和阿龙走出赌场,上了越野车而去,霍刚跟在后面。

车快到预定动手地段,这么晚了,很难见到其它车了,霍刚猛一踩油门,加速超过了越野车。霍刚估计阿龙会很愤懑,奥拓居然比悍马还开得快。

奥拓车进入预定地段,霍刚减慢车速,戴上手套。这时前方灯光亮起,一辆车迎面开过,霍刚一阵心跳,老天保佑,希望动手时别有车再开来。

后面传来灯光,霍刚回头一看,越野车过来了。霍刚戴上黑色头套,抽出包下的枪,拉开保险,一手拿着枪,一手握方向盘。霍刚的车在内车道,越野车准备从外车道超车,霍刚将车稍稍右转,挡住了越野车的去路。霍刚听到阿龙的叫骂声“操你妈,想死呀”。我不想死,你才要死了,霍刚心道。

霍刚刹住车,飞快打开车门,跳下车来,一转身,枪对准越野车上的阿龙,抠动了板机。“啪啪啪……”霍刚一阵猛扫,枪口吐出一串桔红的火焰,越野车的挡风玻璃被击得粉碎。

阿龙身上带着枪,他本来没有意识到危险,见前面车上的人打开车门准备下车,自己正想下车理论抑或教训这人一顿,却突然发现这人蒙着面,端着枪瞄着自己,虽情知不妙,但事发太突然,要掏枪已不可能,未及躲避,已身中数弹,倒在了血泊中。这么近的距离,以霍刚的枪法,况且又是连发,是不会失手的。

霍刚见扫倒了阿龙,但不知贺老板中弹没有,他快步赶到越野车左侧,隔着侧窗玻璃,发现贺老板正趴在后座装钱的迷彩包上惊惶失措,他还没事呢。贺老板抬头看到一个蒙面人举着枪瞄准自己,他正想求饶,霍刚已抠动了板机,将剩余的子弹全向他招呼去。“啪啪啪……”贺老板也立时光荣了。

干得太爽了!霍刚觉得自己真是太霸道了!这次算是过了把瘾。

霍刚打开后排车门,掀开贺老板尸身,将迷彩包拿出来,放到奥拓的后备厢中,再把枪也甩进去,然后迅速驾车离开。

远离作案地点后,霍刚来到一座山上。霍刚从后备厢中取出迷彩包,包并不大,包上还染有贺老板已凝固的血迹。仔细一看,妈的,包被子弹打出了几个孔,拉开拉链,霍刚数了一下,钱不多,不到三十万,不幸的是还有几扎钱被子弹打中,看来是不能再用了。唉,当时只顾着一时痛快,几万块钱就这样没了。不过也没什么,人生难得几回醉,那种快感不是钱买得来的。

霍刚将钱全部装进自己的大包,夹在衣服当中。被子弹打中的几扎钱他掏出打火机烧掉了。霍刚觉得自己真是奢侈呀,一烧就是几万元,像烧冥币一样。唉,就当是烧给阴曹地府的贺老板用吧。迷彩包被他埋进了树林里。

霍刚在山上又开了一段路,用布将枪擦拭干净,不留指纹,然后埋进了土里。

霍刚又开车到了自己抢车的地方,他对地形的记忆力是非常好的。他从草丛中搬出司机的尸体,放到后备厢中,然后开到另一座山上,将尸体抛下了山崖。之所以要回来处理司机的尸体,是因为他不希望别人发现司机是在哪里出的事从而找到些许线索。他把车牌也拆下来扔了下去。

霍刚又开到了一条小河边。他将布沾上点水,把车上可能留下自己指纹的地方都擦了两遍。确信基本没有问题了,霍刚将那一小桶汽油全部洒在了奥拓车上,里里外外都洒。马上就要完结了,霍刚深吸一口气,点燃了汽油。看着车烧起来,霍刚提着包和汽油桶渐渐远去。

过了一会儿,霍刚听到身后剧烈的爆炸声,奥拓车已经彻底报销了。不知今晚会不会有人看到这辆被炸毁的车。霍刚将汽油桶扔进了一处农田的粪坑里。

霍刚步行了约五十分钟,走回繁华地区。已经是凌晨三点多钟了,这时街上还在营业的主要就是赌场了,连按摩院都休息了。有少许出租车等在赌场门口,送赌客回去。霍刚在一家赌场附近上了一辆出租车,说到云南那边。司机以为他是才结束战斗的赌客,问道:“手气怎样?”霍刚苦着脸摇头道:“一般般哪。”意思是说输了钱。司机安慰道:“没关系,下次再赢回来。”

过了一个小时,车到了边境检查站。太晚了,一路上那六个哨所兼收费站没人值班了,要是这么条烂路也要被双向收费,那真是太无天理了。经过检查,没有问题,边检人员放了行。司机将霍刚送到了县城。这时宾馆、旅馆都关着门,霍刚好不容易找了家通宵营业的网吧,吃了一包方便面,趴在电脑桌上草草睡了一觉。

第二天一早,霍刚就坐上了去昆明的车。霍刚在昆明住了一晚,将钱存进了银行,乘飞机回了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