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狼--末路2005 前言 第四十二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6/


第四十二章

奥拓车一路颠簸着往前开,霍刚津津有味地听着相声,直到《我这一辈子》放完了,现场的听众在鼓掌,霍刚才猛然想起差点忘了正事。

这时车已经开到了荒无人烟的地方,这条路也是霍刚精心挑选的,车流量很小。已经几分钟没遇见其它车了。车拐过一个大弯,进入一条直道,放眼望去,前方很远的地方都没有车的影子。时机已至,霍刚暗暗做好了准备。

接下来另一段相声开始了,司机问道:“怎么样,郭德纲的相声还行吧?”霍刚道:“确实不错,亏他想得出来。现在放的是什么段子?”司机回答道:“是《西征梦》,也很精彩。”霍刚道:“师傅,麻烦停一下,我下去撒个尿,你把相声也停一下,等我上来一起听。”

司机嗯了一声,停了播放机,在路边停下车。司机从衣兜里掏出一包烟,正准备从里面抽出一支烟来,这时两只戴着手套的大手从背后伸过来,一只手抱住他的额头,另一只手夹着一张纱布,捂住了他的嘴鼻,他嗅到一股奇怪的味道。司机手里还捏着烟盒,伸手去扳霍刚手腕,想挣脱束缚,但霍刚强有力的手臂岂是他能撼动的,而且他很快就变得意识模糊,浑身无力,失去了知觉。

霍刚很高兴果敢的出租车没有装防护网的习惯,省去了一些可能的麻烦。抢劫出租车司机,在国内是相当普遍的,尤其是车出了主城区后,行至偏僻路段,劫匪就凶相毕露;但在果敢这种事情却是少之又少,司机不会有那个安全意识。

霍刚迅速下车,打开前门,将司机瘫软的身体从驾驶椅上拖出来。抱住司机脖子一扭,司机就命丧黄泉了。霍刚将尸体扔到了路边又高又密的草丛中,相信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人发现。司机的手机被他拆下电池扔了。霍刚驾着奥拓车驶离现场,过了才十几秒钟,就有一辆车从后面驶来,前方远处也有车出现,霍刚吐了口气,运气不错,这些车要再来早些自己就可能会遇到麻烦。旗开得胜,霍刚希望再接再厉,顺利抢到枪。

霍刚开着车,接着听相声,《西征梦》也挺逗,霍刚又忍不住发笑。作案时竟然还在听相声,在紧张危险的时刻还这样放松,霍刚觉得自己简直达到了某些小说中的境界,似乎比白宝山更高了一线。霍刚不无得意,这样的素质不是每个人都具备的。霍刚记起报上说宇航员在飞船升空时心跳与平时相比几乎没有什么变化,看来这一项自己应该能达到要求。

霍刚随身带着个大包,里面装的是衣服,但最主要的用途是准备装枪。

霍刚将车开上一条小路,经过一个池塘,见四下无人,霍刚下了车,在池塘边弄了些稀泥,敷在车牌上,将车牌弄得很脏,有三个数字都根本看不清了。

霍刚又将车开到一个小镇,找了个茶馆休息,看别人打牌。四点钟时,霍刚上了车,开始准备抢枪的行动了。

霍刚开回老街,来到一个地方,他坐在车上远远地看着一幢低矮的建筑。这里驻扎着一些士兵,实际上就是一个派出所。他们五点钟下班。有三个人每天都乘一辆三轮军用摩托回家。开不了一会儿坐在后座和旁座上的人就要下,开摩托的人住在稍远的农村,车会开到一条偏僻的烂泥路上,这人就是霍刚的目标。

五点过几分,这三名士兵从“派出所”出来了,霍刚打起精神。三人上了摩托车,枪背在背上。霍刚也发动了车子。霍刚离得很远跟着,因为对方是军人,警惕性可能比一般人要高些。本来霍刚想先开到烂泥路等目标出现,但后来又怕万一这三人要去什么地方一起吃饭,玩玩什么的,所以他还是先在后面跟着。

霍刚一路跟去,两个人先后下了摩托,最后一人朝回家的路开去。很好,没有出现意外。车转到烂泥路,霍刚又跟着摩托开了一阵,见后面没有车再开来,于是加快车速超过了摩托,并且估计拉开了几分钟的车程再减慢车速,等摩托追上来。途中有两辆车反向开过,霍刚并不在意——自己开的是一辆再普通不过的奥拓,是不会引人注意的。

在预定的行动地点——这一小段路周围没有住户,摩托车出现在奥拓车的后视镜中。摩托车开得也不快,因为路况不好。天赐良机,这时没有其它车经过。

霍刚下了车,将车前盖打开,然后站在路中间,等摩托车离得近了,他向车上的士兵招手,并喊道:“大哥,我的车坏了,能不能帮我看一下。”

摩托车在他身边停下,那个士兵跳下车来,问道:“怎么回事?”霍刚道:“突然就熄火了,我才拿到驾照不久,不怎么会修车。真是倒霉,还有急事要办呢。本来车就不行,这烂路!唉!能不能麻烦帮我看一下什么问题,非常感谢。”遇到霍刚这么诚恳的求助,有点良心的人都会助人一臂之力的。

霍刚随士兵走到翻起的车盖前,士兵向车盖里看去,他正准备俯身看清楚点,但霍刚的两只手臂已从后面缠到他头上,由不得他反抗,脖子就被扭断了。霍刚动手追求的是简练、有效、迅捷,他虽有一身武艺,但每次作案除了用枪,大多采用麻醉纱布和扭脖子这两招,他并不觉得重复同样的动作有什么枯燥,只要能杀人就行,而且这两招确实非常好使,可谓屡试不爽。

霍刚迅速将士兵的尸体搬进奥拓车的后备厢中,然后驾车逃离。摩托车霍刚就不打算管它了,摩托车会让人起疑的,但反正自己最后的行动就在今晚,事情一完就要离开果敢,别人是来不及查的。

二十分钟后,霍刚来到一个很偏僻的山区。霍刚打开后备厢,搬出士兵的尸体,取下背上的枪,将尸体扔到了一个山坡下,人们要找到尸体可不容易。

霍刚抚摸着手里的长枪,感到一阵激动,厉害的家伙终于到手了。这一刻,霍刚有种天王老子都不怕的感觉。霍刚拆下弹夹一看,子弹装得满满的。霍刚照着白宝山的姿势,单手平端着枪,手指轻抠板机,口中“啪”的一声,模拟了一枪。用长枪感觉就是爽,真带劲!

必须先试试枪,不然到时枪打不响怎么办?为了减小枪声,霍刚从大包里取出一块布,缠在枪管前端,堵住枪口,再拉开枪的保险。霍刚举目四望,寻找靶子。树上有两只麻雀聚在一起东张西望、叽叽喳喳,霍刚平心静气,端起枪,瞄准其中一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