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战士 一 军校生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4/



沈笑班上一共有八个人,都是老兵油子,兵龄最长的已经当了六年兵,兵龄最短的也已经当了三年兵了。

军校三个月集训,在这些老兵油子眼里根本没当回事,权当来疗养了。都是老兵了,大风大浪见得多了,什么比武啊、集训啊没有参加过,一个区区的军校集训再苦能苦到哪里去?

收拾到床铺后,新学员们就在宿舍里闹腾开了。一个广东籍的胖子学员拆开了一包烟,扔给众人。

八名学员都是来自天南海北,在上军校以前,都是各自单位的骨干尖子,都是下了一番苦功才考进来的。

兵龄最长的学员叫萧一光,此人不但面相老,而且早早谢了顶,头发稀稀疏疏没多少,是从西藏部队考进来的,如果把他肩上的士兵警衔去了,换了上尉或者少校警衔,肯定没人怀疑。

萧一光因为年龄最大,兵龄最长,被学员们公选为学员班班长。萧一光也不推辞,爽快的答应了。

萧一光向大家大倒苦水,滔滔不绝的介绍自己“惨痛”的入学经历。在萧一光唾液四溅的讲叙中,大家都知道了他“光辉”的军旅生涯。

西藏因为地域偏远条件艰苦,所以部队考学的分数要比其他地方低得多,萧一光之所以考了这么多年都没考上,主要是因为时运不济:一次被抽去参加骨干集训,回来时考试早就结束了;一次休检时被检查出来有白内障,取消了考试资格;还有一次更倒楣,在考试期间晚上偷偷跑出去喝酒,结果被队长逮住了,硬是被撵回去了……

学员们轰堂大笑。当几年兵谁没有过一点糗事?谁没犯过一点错误?但是有勇气像萧一光这样自曝家丑的却并不多。所以大家就越发觉得萧一光可爱。

胖胖的广东籍学员刘广超吐着烟圈说:“现在部队考学越来越难了,我们总队今年总共50来个军校名额,结果一下子200多个人报名。乖乖,5比1,大家都削尖了脑袋往里面钻。要不是我有个亲威在公安厅,帮我递了条子,说上了话,我可能很难和兄弟们在此相聚了。”

大家都唏嘘不已,回想起自己曲折的考学经历,都深有感触。

最后轮到沈笑了。沈笑淡淡说:“没什么,我考学特别简单。当兵三年第一次去参加军校考试,结果一下子就考上了。”

学员们不信,非得让沈笑讲点什么出来。

沈笑笑了:“既然这样,那我就说了。我觉得我天生就是块当消防指挥员的料。当新兵时,我的业务、理论考核,是全新兵连第一名。当老兵时,我有三项科目打破了支队保持了六年的记录,至今无人打破。当班长时,我是全省优秀班长,带出来的班两次荣立集体二等功,三次荣立集体三等功。你们说,像我这样的人才,就算自己不想上军校,我们领导也不答应啊?”

学员们都乐了:“得了吧,你就吹吧。把你刚的话榨掉九分水分,估计还有些可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