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15章危难之际 3

ZONGJIE 收藏 2 58
导读: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15章危难之际 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2/


我是被人强行抬上车拉回驻地的。

我们失去了两个战友,其中一个是刘铁柱。整个榴炮营沉浸在悲痛中。

一年多以来,他和我如同亲兄弟一样,无话不谈,毫无保留。我们在休息时畅想军旅人生,关注世界局势,为装备存在的不足争辩。如果不是我力劝刘铁柱留下,他要提前退出现役,想尽一切办法,或许能够成功。

回想爆炸现场,空中的飞散物,我的心压抑得几乎要停止跳动,说不清是痛还是其他什么感觉。世界在我眼里消失了,空气也变得凝固,我感到自己越来越渺小,如一粒灰尘。

梁君在冯志强的指派下,守护在我身边。此刻只有冯志强真正理解我,刚刚失去小娜,又亲眼目睹刘铁柱牺牲。我的精神接近崩溃边缘,陷入深深的自责当中。

“这一点不怪你。”梁君开导我:“刘铁柱也是为了救出他班里的兄弟。他是个称职的副班长,死得光荣,是我们榴炮营的英雄。”

可是,我怎么向小丽交待?他们母子还在家里盼着和刘铁柱团圆,而刘铁柱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没有看过一眼。尤为可怜的是那个孩子,他来到人世间不久,未曾得到父爱,就永远地失去了。一想到这些,我的泪水就控制不住。

王辉打来电话。马亮转述了他对我的责问。

“到底怎么回事?当时为什么不阻拦他!?”

马亮有些愤愤不平。“听王辉的意思,柱子好像是你推进仓库的。自己逃避苦和累,还好意思说别人。等我见到他的……”

是啊,我眼睁睁地看着刘铁柱投身火海,却没能够拦住他。以我的体力,完全可以阻止他。是我间接害死柱子的,我是不可饶恕的罪魁祸首。

二连长和二连指导员代表二连全体官兵来看望我,顺便调查情况。

“一班长,我们和你一样感到万分悲痛。刘铁柱是一个品德高尚,勇往直前的好战士。”二连长心情沉重地说。

二连指导员告诉我:“团首长和地方政府己经分别向上级做了汇报,准备为刘铁柱同志申报烈士。”

二连长问:“你和刘铁柱来自同一个城市,平时关系也比较密切,对他家里的状况多少有一些了解吧?”

“你们到底想知道什么呢?”我有些气愤。“人都己经没了,最好的安慰就是不要惊动他的家人。他的父亲病重在床……”

“噢?我们原来打算派人接烈士家属来部队。”


刘铁柱的后事安排,由师部机关会同当地政府做了妥善处理。追悼大会十分隆重,来了许多地方上的人。我没发现一个可能是刘铁柱的家人或亲友。

刘铁柱和同班战友的骨灰埋在了烈士公墓。

星期天,我软磨硬泡才请下假来,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冯自强对我的自控能力比较放心,恰好有辆车要去别的营地,他委托司机捎上我。进市区后,我中途下车找了家超市,然后独自一人跑到公墓。我为刘铁柱献上一束花,把带来的酒和糕点摆在墓碑前,并点燃三只烟,端端正正地放在中间。

“柱子,对不起了。”我默默地念着悼词:“愿你在天有灵,永远做一名共和国军人,保佑大家平安。你放心去吧,有我在,我一定把小丽当亲人一样看待。”

我从信用卡中取出钱,打电话给小丽,向她索要户头账号。

“汇钱?”小丽的语气较平和,完全听不出半点哀伤。“他忙什么呢,自己怎么不汇?”

不知道是我的话起了作用,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刘铁柱己经安葬了,家里却仍然没有接到通知。这怎么可能?现在通讯手段便捷,几秒钟内就可以和地球上任何一个有网络服务的角落沟通。

“小丽。”我亲切地叫着。“柱子在部队立功了,有一笔奖金。领导担心他乱花钱,所以就委托我直接汇给你。”

“有多少?”

“五千。”

“那么多?我一会儿给他打电话,问一下他。”小丽没有惊喜,而是镇静地说: “包括你,咱们可别为了立功玩命。我儿子还需要一个健康的爸爸呢。”

小丽的话,说得人差点没悲泣失声。我努力克制着,眼里的泪水却禁不住模糊了视线,刘铁柱扑向火场的背影清晰可见。

“他外出执行紧急任务去了,小丽。军事行动,严格保密,你现在联系不上他。”

小丽于是告诉我一组号码:“这是我在建行开的户,你汇过来吧。正好我这几天要去医院。”

“你病了?”

“月子里做下的毛病。哎,你千万别对柱子说啊。”


从银行出来,我没有心情去其它地方,准备直接返回驻地。自从上次马亮说过要节省以后,我也觉得没必要浪费无谓的钱去做同样效果的事。军人打车影响不好。何况着装的军人对犯罪分子还能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我正在银行门口盘算,该朝哪个方向走,去最近的公交站点。

突然,身后一个女人尖声喊叫起来:“抓坏人啊!”

我迅即转身,看见一个男子正以极快的速度向远处奔跑,手里拿着一个女式包。而喊叫的女人刚才就站在旁边的柜员机前和我同时取款。她看上去三十岁出头,没有化装,很普通的长相。

“士兵,快帮助我追上那个坏蛋。”她朝我喊道:“他抢走了我的包,里面有……”

不等女人说完,我象箭一样射出。凭借每天炼就的功底,我很自信,轻松地追上那个劫匪,并把他堵在一处三面都不可攀越的楼间死角。

“兄弟,钱我不要了。”那个劫匪把抢到手的包丢到我脚下。“放我一马。”

“不行!跟我去派出所。”我义正词严地说

“当兵的!”那劫匪凶相毕露,猛地从腰间拔出一把水果刀,打开后朝我晃着。“咱们无冤无仇,不要逼我。刀子可不长眼。”

那被抢的女人也追了过来。“别放他走!刚才我就看他不对劲。他不抢我,还要去抢别人。”

我右脚上前一步。“小子,聪明的话,就放下刀。不然,抢劫还持械拒捕,罪不轻啊。”

“别过来!”那劫匪持刀的手在抖,突然向我刺来。“鱼死网破,老子拼了。”

我早有防备,一侧身让过刀锋,右手抓住劫匪的手腕,左手随即握紧他的上臂,抬腿用力一磕,只听到一声脆响,他的肘关节断了。劫匪凄惨地嚎叫着,象疯狗一样在我的右手背上狠咬了一口。我负痛用力将他绊倒,按住,把他的另一只手臂拧到后面。

两名着装的警察赶到了,给劫匪戴手铐,押上警车。

“请你跟我们回去做一下笔录。”一个警察说。

“不行,我必须及时归队。”

那个被抢的女人拾起包,打开察看一眼,从里边抽出纸巾压在我右手伤口上,同时把一沓钱递给我。“士兵,你拿着。”

我没接,对警察说:“这是受害人,让她去吧。”

说完,我推开女人和警察,快步走到路边,上了一辆停下来看热闹的出租车。


由于手上的伤口感染了,我去卫生队做简单包扎。

“怎么搞的?”卫生员问。

“不小心,被狗咬了一口。”我打趣说。

事隔三天,我和一班战友正在教室埋头回答科目考核题,因手上有伤,写的较慢。营长意外地陪着一位女中校走了进来。我带头起立。

只听女中校指着我对营长说:“对,就是他,那个最精神的上等兵。”

这声音好熟啊。

屋内所有人都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不知我怎么触犯了首长,而且还是位女首长,被人家追查到连队来了。

营长径直朝我走过来。“刘海涛,见了首长怎么还不敬礼?”

我跨前一步重新立正站好,却没有按营长的命令向女中校敬礼。但我己经认出她就是被抢的人。

“首长好。”

“把你的手举起来!”营长说完才注意到我的异常反应。“你的手……?”

“被疯狗咬了。”

女中校笑了起来:“说得对,是被一条疯狗咬的。”

原来这位女中校是我军一个科研所的高级工程师,应邀到我们部队做调研。由于水土不服,身体不适,上街打算买些营养品服用,所以到银行取钱,被劫匪当作目标。

“本以为着装上街有诸多不便,谁知换上便服反而惹来麻烦。这个城市的治安真差劲,歹徒大白天就敢行抢。那些警察……”女中校将声音放低说:“幸亏你及时帮助追回来了,不然,我可要犯大错误了。”

女中校包内的钱并不多,但除了证件外,一个U盘里的数份材料涉密。一旦落到收集我军情报的间谍手中,将给国家造成一定损失。

“这是个教训。”女中校说。“任何时候都不可麻痹大意。所以我必须当面谢你,还要给予奖励。”

女中校送我一套军事理论书籍,其中收录有她创作的文章。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