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六道 卷一 六道同源 第三章 五道纷争

365653454 收藏 0 16
导读:梵天六道 卷一 六道同源 第三章 五道纷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4/


(上一章曾言道:神魔两道大举入侵人间界,与人间三教起了冲突,最终演变成五道相争的局面,后来巫妖两族出世,横扫五道,一战而定乾坤。其后巫妖百年大战,天地变色,祸延人间,以至于受五道讨伐,从此没落。本章只说五道之间的纷争,至于巫妖大战以及两族的命运,将在以后的章节中陆续展开。卷一和卷二没有多少联系,但下一章将要出现的一件重要的东西——日月山河鼎,是本书贯穿始终的重要线索,因此会详细论述。)夜舞蓝月


话说神魔两道大举入侵人间界以来,人间三教由于在实力上略逊一筹,加上三教之间原本就有的矛盾和利益纷争,以至于不能一致对外,所以在五道之间几次大的冲突中,都处在下风。


神道之主无极手里有混沌珠。当年盘古开天辟地之后,混沌两分,化为阴阳两仪,犹如一个黑白两色的巨大圆盘,这混沌珠便是那阴阳两仪的阵眼,能破开混沌,重聚地火水风,为天地间一等一的宝物,威力之大,仅在盘古开天的神斧之下。


而阴阳两仪衍生地火水风四相,所生四颗宝珠——地元珠、火元珠、水元珠、风元珠,同样是镇压四相本源的先天之宝,也被无极得去,分别交由手下罪得力之人掌管,为地火水风四殿神主,四元珠合在一处便可以布成四相归元大阵,使天地万物重归地火水风的本原状态,端的威力无穷。


而魔道之主原始天魔乃亿万年来天地间暴虐乖戾之气衍生而来,喜怒哀乐,反复无常。其本体变化万端,永生不散,可化身亿万,无处不在,为开天辟地以来第一凶悍狠厉之凶人。手下四方天帝: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也是秉天地造化而生,镇压四方的神兽。隐于天地四极,与周天星宿遥遥相应,每逢现世,必有异象。或是大旱千里,寸草不生;或是洪水遍地,瘟疫流行,主一切大凶。


那人间三教众多修行者,虽然也勤修大道,苦练神通,参悟无上妙法,只因不是本原而来,虽有梵天真灵,道行实力比之神魔两道,终是要差上一筹。

连续的战败,终于使得三教中有识之士意识到:必须要联合起来。于是,三教至尊玄元、戊戌,轩辕会于两界山下,商讨三教联合大计。


三教会盟两界山,此上万年难得一见之盛事,引得数万名人间散修从四面八方赶来,或为目睹三教圣人风采,或想在天下修行人面前露一回脸。两界山上,顿时人潮涌动,热闹非凡。


到了约定的日子,所有人都早早的来到了两界山前,数万人翘首以待,静候三教圣人法驾。


直等到天已过午,太阳偏西,才听得遥远的天际传来阵阵仙乐清音,无数仙女童子簇拥着一位圣人车驾来到近前,众人看得分明,却是天道至尊降临,后面跟着风、雨、雷、电四大天师,以及三十六星君。


众人赶忙上前参拜圣人法驾,那天道至尊与众人见过之后,并不言语,只坐在车上,微闭双目。众人见生人未曾发话,都静静的立于两旁,不敢喧哗。


未几,天边又现异象,香云涌动,仙鹤齐鸣,五匹龙马昂首长嘶,四蹄如飞,载着人教之主轩辕至圣滚滚而来,两名童子,一捧轩辕神剑,一捧风月宝镜,立于车架两旁,身后是颛臾,有巢氏、神农氏、燧人氏四位人皇。

轩辕与玄天相见毕,道:“如今两圣已至,尚差一人。”

玄天冷笑道:“早知如此,戊戌那厮总是累人久候,从不曾先到过。”

轩辕又道:“今日之事非比寻常,他自有分寸,切等一等”

稍顷,山那边传来阵阵瑞兽嘶吼,震的山谷回音,只见四只奇兽:穷奇、陆吾、毕方、开明兽拉着一辆华车飞驰而来,地道戊戌教祖带着十二玄冥卫姗姗来迟。

“惭愧!两位道兄又早到了。”戊戌微微稽首道。

“戊戌老儿,总是累人久候!”玄天微微不满道。

“却是道兄早到了,若是道兄再晚来一会,我是不介意多等的!”戊戌不阴不阳的反驳道。

“你,无端狡辩,真是好说辞!”玄天悻悻地说道

轩辕见这两个死对头刚见面又对上了,连忙制止道:“还是莫上了和气,免得众人面前,失了体统。还是谈正事要紧。”

对于轩辕,玄天还是要卖几分面子,当下说道:“就依道兄,还要道兄主持这件大事。”

戊戌也道:“正要道兄主持大局。”

轩辕连称“不敢”,又推辞一番。

那玄天又道:“今日之事,关系我人间三教兴衰和天下修行人命运,道兄执掌大教,素有威望,理应当仍不让,如何要推辞!”

“正是,今日之事,非道兄不足以主持局面,且莫推辞!”戊戌也另有所指道。他二人明争暗斗,彼此互不相让,宁可将便宜卖给与世无争的轩辕。

轩辕又道了一声“得罪”,便不再推辞,当下说道:“今日会盟,本为三教联合共同抵御神魔两道,要尽弃前嫌,同心协力才好。两位道兄以为如何?”

“正该如此!”玄天与戊戌齐道。

“以往几次大战,我人间三教尽处下风,已失了先机。 其中大半原因是由于我等互相算计争斗,让神魔两道捡了便宜。所以此番要以大局为重,将个人恩怨放到一边,一体同心,共抗外敌,务求扭转局面,反败为胜。”轩辕心知若是不能并处个人恩怨,三教联合,最多只是一句空话。

“道兄说的有理,地道人才济济,那十二幽冥卫、七十二修罗道也该大显身手了。”玄天趁机说道。

戊戌心中冷笑:好你个玄天老狐狸,把算盘打到我头上了。他反将一军道:“要是天道舍得派出四大天师和三十六星君,我地道一教也不甘落后。”

轩辕趁势说道:“两位道兄果然无私,连七十二修罗道,三十六星君这样的教中精英都派出来了,那我人教精英此次也会尽数参战。”

此言一出,玄天、戊戌都忍不住暗骂阴险,三教之中,人教最弱,轩辕话说得冠冕堂皇,实则大占便宜。奈何话已出口,都是圣人,终究要讲个面皮,却是不好反悔。

轩辕暗忖:此番借着两圣相斗之际,占了个大便宜,却也无形中得罪了两教,自己多年来隐忍不发,现下却暴露了自己的算计,让其他两圣起了警惕,终为不美。

此番说是盛会,实则只是圣人之间算计,待有了计较,再向众人宣布,立个盟约,走走过场,剩下的就是等待大战的到来。

三教会盟两界山,神主无极也带着地火水风四殿神主,原始天魔也领着青龙、朱雀、白虎、玄武四方天帝,以及无数神兵魔将,浩浩荡荡的向人间三教杀来。

五道上百万人在两界山前摆开阵势,一场大战即将展开。

远远望着对方阵营,轩辕对另外两圣说道:“此番三教精英尽集于此,许胜不许败,否则士气大受影响,以后再难扳回局面。我等要全力出手才是!”

玄天戊戌都面色沉重的点头,却不多言。

“待我上前与他们交待几句”轩辕说道

“早晚要打,何必徒费口舌!”玄天颇有些不耐的说

“随时早晚要打,有些场面话却不能不交待。”

轩辕越众而出,一步跨到阵前,对无极和原始天魔说道:“天地人神魔,五道原本各得其所,相安无事,若非尔等觊觎人间清静乐土,蓄意入侵,断不至演变成今日五道相争的局面,二等无故挑起事端,使人间不得安宁,罪过不小!”

原始天魔不耐烦地道:“轩辕小儿,忒多废话! 今日五道中人,尽数在此,各凭本事,放手厮杀便是,是非道理,就看谁的拳头更硬,哪用得着跟女子一般絮絮叨叨。忒也聒噪。”

轩辕也不与他分辨,退回场中,交待过场面话,接下来自然要开战了。

他向颛臾道:“你与其他三位人皇上前打第一阵。”

颛臾接到命令,手持轩辕圣剑,坐下跨龙马,与其他三位人皇有巢氏、神农氏、燧人氏上前叫阵。

神魔阵营里,四殿神主早已按耐不住,越阵而出,与颛臾等人战在一起。

颛臾祭起轩辕剑,化为一道青色长虹,闪电一般向当先的风殿神主面上袭去,风殿神主号称风神,速度自然是极快的,眼见一道青虹奇快如电奔自己面上而来,一低头便闪了过去,他去势不停,抬手发出风元珠,一道巨大的龙卷风凭空而起,有如一只青色的巨龙咆哮着向颛臾等人卷去,所过之出飞沙走石,烟尘蔽日。

面对狂乱暴走的龙卷风,颛臾不必不闪,默运灵诀,身体化为一道淡淡虚影,被狂风卷成无数碎片。 待狂风过后,那些虚影又凝聚在一起,化为实体。这正是人教的独有的密法,将真灵与元神相合,炼神化虚,可以将身体从实体转虚体,避开一切实体攻击。

风神殿主刚发出一道龙卷风,脑后便传来一阵轻微的破空声,暗叫一声不好,本能的将头一偏,一道青芒堪堪擦着面皮飞过,却是颛臾操纵轩辕圣剑趁机偷袭。虽没受伤,却惊出一声冷汗。

轩辕剑聚天地数十种至阴之灵物,以真灵之火淬炼而成,专戮元神真灵,中者必死。风神殿主不知厉害,险些丢了性命,;连忙退后与其他三点神主合在一处,不敢再冒进。

燧人氏取出了燧火珠,神农氏也祭起了神农鼎,有巢氏高举着天地玲珑塔,这三件法宝都有震慑元神真灵的妙用,挨上一下,轻则元神受损,重则真灵涣散; 而且三件法宝都可大可小,大如须弥,小如介子。三人都将法宝变得巨大无比,如同高山巨峰,直接向场中四人头顶砸去。颛臾却伺机御起轩辕剑,乘隙偷袭。

四殿神主一时大意,失了先机,被燧人氏三人用法宝砸得灰头土脸,那土殿神主气的当场暴走,一咬牙,仗着肉身强悍,硬接了三人一击,整个人都被砸进地面,他顾不得疼痛,翻身跃起,扬手挥出了地元珠。地元珠一出,地面上登时升起无数擎天巨柱,和三位人皇的法宝撞在一起。地元珠祭起的石柱都是实体,几次撞击便将燧人氏三人的法宝撞得破烂不堪。三人连忙将法宝收回 ,不敢再拿来砸人了。

那地殿神主吃的三人一砸,受伤不轻,却更加激发了凶性。他本是操纵地元素的祖宗,用高山巨石砸人原是他的拿手好戏,如今却被人砸得灰头土脸,如何不怒? 怒吼一声,狂暴的催动地元珠,将四面八方的飞沙走石化为一块块巨大的石块向燧人氏等人砸去。

趁此机会,其它三殿神主也祭出了火元珠、水元珠、风元珠。天空中狂风肆虐,乌云大块大块的聚集,地面上火焰四起,飞沙走石,整个两界山都被连根拔起,飞向空中,地火水风凝聚成一个巨大的漩涡,缓缓的运转,然后风水为罡,地火生煞,形成一黑一白两道气流,如一个巨大的的圆盘在头顶盘旋。

四元珠合在一处便成四相归元大阵,使天地万物重归地火水风的本原状态,场中一切都化为粉糜,那些躲避不及的散修被卷入涡旋中,受罡煞一绞,都化为灰灰。四元珠两两相合,风生水起,地火相济,四相归两仪,大阵笼罩范围之内的一切都化为地火水风,两仪混沌。

燧人氏三人见机得早,实体化为虚灵逃出阵外,颛臾却没来得及逃出,被地火水风的罡煞一绞,魂飞天外。四相归元,任你神通再大,也要被碾成碎片,化为地火水风的本源。

四元大阵运转之下,方圆百里之内全被夷为平地,整个两界山都化为粉糜。地面上千疮百孔,怪石裸露,一道道巨大的裂缝绵延数里,深达百丈,天地间一片灰白,日月无光。

四殿神主操纵着大阵向人间三教的阵营卷去,三教中人,纷纷溃退。

四元珠合在一起,端的利害无比,四相归元大阵,一个照面就逼退有巢氏、燧人氏、神农氏,杀死颛臾。大阵运转之下,人教四皇竟如蝼蚁一般不堪一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