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8/


陆佐雄道:“你还好意思邀起功来了,知不知道你险些坏了大事?”


陆英秀嘟起小嘴道:“哼,什么都怪我,也不见你怪赤狼。”


陆佐雄道:“赤狼他尚不通人世,若不是你,他岂会这样胡闹,若不是你两位师兄,你们还能这么站在这么?”


陆英秀大是不满,又对一边两个师兄道:“对了哦,师兄,你们是怎么知道他们在那的?”


岳拓野笑道:“师父,其实小师妹也的确有功劳的,若不是守城的丁伍长看到小师妹和赤狼跟着他们出去,我们本也没打算当晚就……”


陆佐雄道:“野儿不必给她说好话,若不是她,区区一个屠虎帮,本也逃不了我们手掌心,哼!为师难道不知道你们本已准备如何对付他们了吗?”


陆英秀道:“师兄哪里说好话了,本来就是嘛,那爹你说他们本来又是准备怎么对付他们?他们可有一百多号人马呢!”


陆佐雄道:“若不是你们两个,我本已经让疆儿通知了宁强、略阳两地分坛的人马前来襄助,嘿,莫说他区区一个小小的屠虎帮,便算是他冷月盟大举前来,我们黑龙会同样叫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陆英秀大是不服气的大吐舌头表示抗议,一直不发一言的岳拓疆突然道:“不过眼下的形式,说起来小师妹也的确算是立了一功。”陆英秀一听之下,大喜道:“嘿,爹你看,连大师兄都这么说。”


陆佐雄道:“看你得意的样,为父方才不也说了,你险些误了大事么?又没说你误了大事!这次山东暴乱,朝廷将暴民全部削首示众,想不到居然引发了四川,广东两地大举起义,嘿嘿,据我们情报所知,四川的义军乃是神龙教搞鬼,而广东的居然是冷月盟的人暗中操控,哼哼,所以这次我们没有和他们正面冲突那也是好事一桩,就等着坐收渔利吧,哈哈……哈哈……”


陆英秀大喜道:“哈,那我和赤狼当记首功!”


“你还想记首功,这次算是老天有眼,哼,华夏大地……哈哈……哈哈……”


…………


从此而后,华夏大地果然再也掩饰不住祥和背后的不安,战火纷飞下,百姓或流离失所,或应召入伍,又或参加义军,总之,是再也无法安居乐业,就算是战火尚未烧及的地方,亦是人心惶惶,随时准备着逃避灾难!


转眼已是入秋,使得本就渐显萧条的大地,更舔分外凋零。


每年的这个季节,都是全国各地学子奔赴京城赶考的时节,孔孝天这一年来苦心向学,竟也不顾工头工友的嘲笑,打里好行装,准备好了要前往一试了。


“若雪妹子,这些银子你放好,作为我离开这段时间的家用。”孔孝天一脸惭愧的看着林若雪,只觉自己委实太也没用,只能留下如此拮据的银两。


林若雪道:“孔大哥,你路上需要盘缠,自己多带一点,我和赤狼两人用不了这么多的。”说着拨出一半递回给孔孝天。


孔孝天推看她手道:“你放心,我路上的盘缠够用了,若是这次我有幸考中,以后咱们的日子就好过了……而且,我们一定要风风光光的回村去,若雪妹子,你说……我行么?”


林若雪道:“孔大哥当然行,若雪一直都以孔大哥你为荣的,你一定行的!”


孔孝天笑道:“呵呵,希望承你贵言,马到成功!”转念一想自己不过才这么苦学了一年而已,希望实在渺茫,于是又道:“只可惜我所学时日尚短,这一趟恐怕是白走居多,不过为了我们能早日回村……早日见到我们的父母……我孔孝天怎么也要去试一试……”想到家中年迈的父母,不禁有些吭咽。


林若雪也想起孔顺如今年迈孤苦,自己却不能侍奉在身边,更想起自己的母亲,如今尚远在思亲山,虽是有人照料,但自己未能侍奉左右,如何又能心安,但一切,都是如此无奈,不禁幽幽道:“孔大哥,若雪知道你一定行的,就算这次不行,下次也一定行的,就算下次不行,也总有一天能成功的……”


孔孝天看着林若雪认真的道:“若雪妹子,你放心,我孔孝天一定会让我们可以一起回到黄坡村的,这次不行,下次也一定行,下次不行,再下次我一定行,总之……我一定行……”


“嗯!……那我先去做饭,赤狼也应该快回来了。”


孔孝天一想到赤狼,不禁想起上次弯刀帮的事,心想:“赤狼如果长期在黑龙会,始终难免会牵涉进去,这次我一定要尽力考中,只要迁到其他地方上任,赤狼就可以随我一起离开这里了。”刚想到这里,赤狼果然回来了,不过先他一步进屋来的却是陆英秀!孔孝天一见她又来了,不禁大感头疼!


原来陆英秀自上次随赤狼来过之后,其后便经常随赤狼回来,而孔孝天每当抽点时间来教导赤狼,陆英秀都总是大唱反调,尤其对于陆英秀大大咧咧的样子,孔孝天只觉简直大大的有违淑女形象,是以每次看到她都大叹倒霉!


果然,陆英秀一见孔孝天在,立即大喜跑到桌旁道:“哈哈,你在啊!今天又准备教赤狼什么些了?”


孔孝天大是无奈的将赤狼拉到自己身边坐下道:“赤狼,明日孔大哥就要走了……”


“啊!你要走,到哪里去啊?”陆英秀一听他要走,不禁急道。


孔孝天道:“我要去京城赶考,你别说话,要听就给我坐在一边听好了,今天我最后一次给赤狼交代嘱咐,你就别老打岔了行不?”


陆英秀听着颇是有些委屈,自己才插一句话,而且只是关心他要去哪里而已,结果竟换来这么一长窜的训话,若是其他人,这话还没说完恐怕就没命继续往下说了,不禁咕隆道:“我真是这么惹你讨厌么?”她自语的声音甚低,孔孝天并没有听到,只继续对赤狼道:“孔大哥不在的时间,你要多帮若雪做活啊,她身子这么单薄,一个人忙上忙下,很辛苦的,知道吗?”


赤狼点头道:“知道。”


孔孝天斜瞄了一眼陆英秀,又道:“嗯,赤狼知道就好,那今天孔大哥就教你一首诗,这首诗是我们孔家的先祖孔子,所收集整理的当时流传在各地的诗篇所组成的《诗经》里的第一首诗‘关雎’……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