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千里寻兄(中)

丁老大 收藏 6 57
导读:机枪响了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千里寻兄(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两人正喝酒吃饭,陈哥来了,叫他回去吃饭。

老人对陈哥说,他在我这儿吃,不去你哪儿了。

陈哥就感觉很奇怪,心想,韩文德和着老人素不相识的,怎么一见面就喝上酒吃上肉了?

老人让陈哥坐着喝酒吃饭,陈哥摇摇手说不吃,说,家里的饭已经做好了。

韩文德说,陈哥,我已经吃饱了,你先回去吃。

陈哥叮咛说,你吃完饭一定到家来。

韩文德说,我一定来。

陈哥刚走了不大一会,又来了三个人,他们解释说,是因为听人说王五叔的兄弟来了,所以过来看看。

韩文德这才知道老人叫王五,连忙站起来身来说,兄弟就是。

王五给韩文德介绍说,这三个人是粮站的人,都是帮里的好兄弟。那三个人让韩文德到粮站去坐一会,韩文德推辞不想去,那老人说,去吧,年轻人多交几个朋友好。

那三个人又上来拉他,他见推辞不过,只得跟着去了。

到了粮站,几个人又要弄酒菜喝酒,韩文德再三推谢,其中一位说,我和你哥是义气兄弟,你来了哥们怎么能不管呢。

他介绍说他是扶风人,其他两位一个是扶风人,一个是凤翔人。

他又说,咱们都是关中道人,这山沟交通不便,很少能见到同乡,见了你亲热得不行。

他又热情的让人取出麻将牌,请韩文德打牌。

韩文德心虚,因为口袋里没钱了,连连摇手,推说不会。

他说,你太客气,像你这当连长的还有不会打麻将的。来,咱们同乡玩一下。钱我都给你放好了

韩文德一看,他坐的地方放了五捆钱,每捆是五百元,共两千五百块。他只在大哥那天晚上打麻将的时候看了一晚上,虽然会了,技术还不大熟练。人家又催得紧,不上去不行了,就在牌桌上坐了下来。谁知道一上去就输,输得走不开了。直到晚上十二点,五捆票子快输完了。又硬着头皮打了一会,心想,输完就不打了。谁知道手气来了,连连糊牌,至天明,不但把人家的五捆钱还完,手跟前还有六捆。那人提议说,算了,不打了,吃饭。

韩文德连忙把跟前的钱拿了一捆,让一个在旁边服务的人去买酒肉饭馍。

一会儿功夫就买来了,大家都高兴的吃饭,喝酒划拳。

吃完后,韩文德说,桌子上的钱请你们拿回去吧,咱们玩好就行了。

韩文德起身走,那些人提着他的包把他送出来,一直跟到王五家,与王五告别,又跟到陈哥家,与陈哥告辞。

然后把他送出村老远,才把包交给他,韩文德接过包,不让他们送了,他把包挎在身上,摇手告别。因为已经吃饱喝足,身上腿上都有劲,上路走得很快,一直到看见县城了,才坐在树荫下想掏烧饼吃。拉开挎包一看,那五捆票子用纸包着,躺在他的背包里。心里一热,觉得那些人够义气,够朋友。

吃完饭起身进了城,到了陈哥说的肉架子门口,见门内的架子上挂着几片猪肉,一个青年妇女正坐在矮凳子上做针线活。

韩文德叫了声嫂子,问,王志亮在这儿住吗?

那青年妇女见是个当兵的,起身回答说,在。笑着问韩文德,有啥事?

韩文德说,王志亮是我哥,我从外地来找他。

那妇女也不知道王志亮是韩文德的啥哥,也没再细问,把韩文德让进屋子。倒了一脸盆水让韩文德洗,等韩文德洗完,把水端出去倒了,又给泡了茶,递了烟和火,然后说,你坐着喝茶抽烟,我出去看门面,你哥一会儿就回来了。

韩文德一杯茶没喝完,一支烟也没抽完,二哥就进屋子来了,二哥穿着公安局的黑服装,手里拿着一把票子,看着韩文德,叫声同志,问,你从哪里来?你贵姓?

韩文德把茶杯放下,站起来说,二哥,你是真的不认得我了?

二哥仔细看了一会,说,你是三弟,

韩文德说,谁说不是。

二哥拉着他的手就掉下了眼泪,他的眼泪也不自觉地流下来。

二哥说,你简直长成了大人,猛然间谁能想得起是你。你咋能找到这来,你是从家里来的吗?

韩文德说,是。

二哥问他,爸妈身体咋样?

韩文德说,好,全家人都好。两个妹妹都结婚了。我在外边也成了家,媳妇是江西武宁县人,他家被日本鬼子烧了,父母亲死到鬼子的刺刀下,无依无靠,他还有个哥哥,跟我一块在部队当兵,在战争年代出生入死,一直跟着我,这次也带回来了。父母托我来,想叫你们两个回家看看。

二哥说,我早想回家,一是没钱,二是走不开。在外边跑了几年,回家手里分文不拿,也说不过去。

韩文德说,哥,我出门八年,回家手里分文没有,难道永远挣不到钱,咱就永远不回家吗?你要想想父母是怎么想,只要能留着命在,比钱更重要。只恨这社会不安定,光每年的壮丁公粮都永远出不完,回吧,到家咱给人拉长工做日子活也能活下去。

二哥沉默不语。

在二哥家住了一晚上。第二天,公安局长竇吉人不知道怎么就知道了韩文德到岚皋县来,派人来 请韩文德。竇吉人是高陵人,就是他把韩文德的二哥带到岚皋县来干事的。

竇局长见了韩文德,很热情的请他喝酒吃饭。

韩文德见屋里只有竇局长的姑娘,一个十三四岁小女孩,就问竇局长,怎么光把姑娘接来,不见她妈妈?

这一下问得不好,把竇局长的眼泪问出来了,说,你哥没给你说?

韩文德说,我才到,还没顾得问你的情况。

竇局长说,前年我派了两个局里的警察到高陵接女人和两个娃,这个女娃大,男娃小,到了汉阴坐船过江,途中船被大水冲翻了,我女人和男娃被水淹死了,连尸首都没找着。船破的时候,女娃抱着一个男人的腿,被那男人带到一块大石头上,才活了一条命。后来找不到我,被那男人带到紫阳县去了,以后才找回来。

韩文德听了也觉得辛酸,心说,这世道人人都有难处。

竇局长又说,提起你二哥我就生气,我已经把他开除了,不准他回局里。韩文德问,为啥?

竇局长说,他一个当班长的,家里还有媳妇,有啥资格办小老婆,这是第一个原因。还有第二个原因,按道理你二哥是我从高陵带来的,应该和我同心,但是他出去抓赌,弄了不少钱,没见给我一毛。我媳妇死了,儿子死了。他说帮我找个老婆,也没见找一个。你父母把他托给我照看,他在这当班长,顶不了壮丁,我还得每年给出一张额外巡官的假证明顶壮丁,他太没良心,因而我把他开除了。再说我也不想干了,已经写了辞职报告,下来以后就回高陵。

韩文德安慰竇局长说,你要放宽心,人谁没有灾难,我在队伍上当连长,出生入死的受了多少罪,还不是过来了。

顿了一下又说,我哥是个没文化的农民,水平低,还望竇局长宽怀大量,帮助和教育他。

竇局长问,你是军队上的连长,正年轻、也正是闯事的时候,怎么回来了?

韩文德说,胜利后队伍整编,我考虑到父母年龄大了,所以就回来了。我和二哥近十年没见过面,父母也不放心,打发我来叫他回去,你如果批下来咱们一块走?

竇局长说,我尽量争取。

这时候韩文德的二哥进来了,竇吉人狠狠的说他,他低头一语不发。

韩文德和二哥回到屋子,觉得眼睛有点不舒服,腰上疼,一摸生了一个小疮,估计是一路上长途跋涉急的,开始没在意,第三天疮就长大了,疼得他直咧嘴。

岚皋是个山城小县,二哥的肉铺子不远就是个药房,有一个白胡子的老中医坐诊,他看了韩文德的那个小疮,皱着眉头说不是个好东西,如果要治好,还非得有一味药配伍,但是这味药药铺没有,要上山去采,还不一定能猜到。这个老医生有个小孙女,五官长得端正,只是有点黑,个子也有点矮,她爷爷给韩文德治病的时候他就在旁边看着,听爷爷说缺一味药,就对爷爷说,我上山去采。背着个背篓就上山去了。

二哥告诉韩文德说,这个老医生是个回族,医术很高,那个去采药的姑娘是他的孙女,小姑娘的爸爸上山采药被狼吃了,妈妈出去另嫁人了,只剩了爷孙两个相依为命,这姑娘兴许看上你了,积极的给你上山采药。你如果没有媳妇,把这姑娘做个媳妇不错,姑娘很能干。

韩文德说,我有媳妇了。

姑娘把药采回来了,和着其他药捣成糊糊贴上,连换了几次,这期间老医生果然托人提亲,韩文德的二哥说了韩文德有媳妇的事,推掉了,那个姑娘开始还往肉铺子跑得勤,后来听说婚姻不行,很不高兴,就不跑了。韩文德的疮半个月后也没事了。

竇局长的辞职报告也批下来了,竇局长给新来的公安局长交接了手续,然后四人收拾行李,先到了四川沟新嫂子的娘家。

新嫂子家里只有两位老人和两个女孩子,一个十四岁,一个十岁。

住了半月多,一天韩文德问两位老人,说,我和二哥要到汉中干事,你们二老看叫我二嫂去不去?

老人回答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把她留下,你们去的时间长了,叫我可着急。你们把她带走,以后有时间回来看看就行了。他们没良心了就不要回来。

又住了几天,他们要走,两位老人送了好几里路,新嫂子的妈妈悄悄叮咛韩文德说,你三哥,你要照看好你嫂子,你二哥毛病大,靠不住。

韩文德说,娘,请放心,我听你的话,给我二哥二嫂当好保镖。

二嫂走到半路,把身上一件阴丹士林衫子脱下来送给妹妹,就这样流着眼泪分别了。

到了安康,韩文德想起那河南旅社老板的恩情,和竇局长专门买了一斤好茶叶,去看了郑老板,郑老板高兴的说韩文德够义气。

随后他们搭汽车到汉中,住进旅社,韩文德忽然想起在西安高陵会馆认识的那个张继祖和他妹妹张云华,想去,杜局长说他也认识张继祖,两人就一起去了南郑县。

见了张继祖,杜局长让张继祖给他引见杨志俭县长,他和杨志俭曾经有过一面之缘。张继祖就去对县长说了,回来说县长愿意见他,让他去。

张继祖对竇局长说,你和县长把你的事办完后,顺便给县长说一下,把我韩兄弟留下安排个工作,我们一块干,拜托你啦。

张继祖联系让县长引见竇局长的功夫,继祖的弟弟继户和妹妹云华陪韩文德和竇局长说话。

韩文德见云华长得更漂亮了,又见云华只看他,把他看得抬不起头来。

竇局长进去见县长,韩文德和张继祖聊天,说起在汉中见过毛正民演戏,对张继祖吹说,我自小就在三原和毛正民一起玩。

毛正民是秦腔明角,张继祖知道。他手一拍说,正好,毛正民这几天就在南郑演戏,你去给咱弄几张票。

韩文德也很意外,心想,多亏不是吹牛,要不然就丢人了。就对张继祖说,咱到戏园子去看毛正民。

张继祖说,行,认识了毛正民,以后看戏不用掏钱。

云华也要去,张继祖说,你去干啥?

云华就噘着嘴不高兴。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