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真有点急了,现在也要亮亮肌肉了!

老穆在用导弹说话呢,一个劲的猛试,700公里可核弹头的巡航弹,22日。外长前脚从北京离开,导弹就上天了,呵呵,一颗导弹同时表明了两个国家的态度。

老穆真有点急了。去年要“把老穆炸回到石器时代”时朝鲜核爆了,今年,老美想先让半岛缓兵,再威胁巴基斯坦,于是,今天六方会谈只好休会了,老穆自己也亮亮肌肉。

看来这老美(小布什)也真急了,中东闹了个骑虎难下,不搞定巴基斯坦两伊就是一个解不开的死结,这个死结就能要了小布什的命,他能不急吗?

现在是强应对强硬,但总的有个解决办法啊!看谁扛不住?嘿嘿,除非老美敢与中国直接较量,否则,老美就只能从巴基斯坦退回去(妥协),也就是,只要老穆能扛得住,老美就得缩,而老穆并不是一个人在扛(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呵呵),上合、中国等等,估计,顶多再扛3月,中俄大军演前后,老美就得缩。

日本外相声称中东外交获成功 美欧国家难以相比

中新网3月22日电周四(22日),日本媒体消息称,日本外相麻生太郎表示在中东地区的外交活动中,“白肤碧眼金发的”西方人无法与日本人相比,日本人在中东的外交活动比美欧要成功。

日本经济新闻社在报道中表示,本周三,麻生太郎在日本西南地区的一次讲话中发表了上述言论。另外一家日本新闻社也做了相似的一个报道。

麻生太郎称:“日本正在做的事情是美国做不了的。日本人得到了信任,这与白肤碧眼金发的西方人不同。”他是暗指日本在约旦河承包的工程。麻生太郎同时还表示:“幸运的是我们都是黄皮肤,我们在那里(中东)没有剥削的历史,我们也没有在那里放过一枪一炮。”

麻生太郎的一位助手证实,麻生确实在长崎就日本的中东政策给当地的官员发表了一次演讲,但是他并没有提到麻生演讲的内容。

日本希望在中东增加影响力,更多地参与中东地区的事务,为达成此目的,本月初日本在东京举行了一次以确定日本信心为目的的大会,与会者包括来自以色列、巴勒斯坦和约旦的一些政府官员。

前天我还说过,日本某些人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现在就又跳出来一个麻生。连自己的老大都看不起了。真是“给点阳光就灿烂”,忘记了老大前些时还起劲戳自己的“慰安妇”的伤疤。现在,老大扔了块骨头,就兴奋成这样!唉……

这个人说得话那么恶心啊,靠,“幸运的是我们都是黄皮肤,我们在那里(中东)没有剥削的历史,我们也没有在那里放过一枪一炮。”,他们二战沾了多少国家人民的血,嘴里却说在那里我们没有烧杀抢奸,看我们是好人吧。真是佩服,真是无愧“日本人”这三个字啊

关于中印关系问题,0点曾经说过一个人观点,就是“中印关系三大障碍”的问题:一是印巴问题,二是支持脏毒问题,三才是边界问题。只要解决了前两个问题,第三个问题是很容易解决的,一个没有相互敌意的中印,边界问题当然可以谈好了,相反,如果不能解决前两个问题,中印少不了相互猜忌,又如何能平心静气地解决边界问题呢?

至少,现在我们看到,脏毒问题正在向好的一面发展,印巴问题也正在缓慢的前进中,随着中印三大障碍的解决,即印巴和谐和睦相处,印度永不再支持脏毒,中印边界完全解决,试想,终因有什么理由不能和谐和睦呢?

想当初中国与前苏与俄罗斯多大矛盾和误解,相互又有多少的不信任,到现在都能和谐和睦相处,那么,中国与印度又有什么不能和谐和睦的理由呢?俄罗斯的雄心与自信、自豪感不比印度强得多?如果说起来,俄罗斯与中国的共同边界与地缘范围重合部位有多大,不比印度大得多?

现在的中印,最主要的就是相互信任问题,实际上就是三大障碍造成的,会有解决的一朝的,环中国经济圈需要中印和谐和睦相处的。

看网友转贴的程不悔点评的新闻,0点对大多表示赞同,只一点,关于中国表态的问题上,0点以为,事实上,中国已经间接的把态度表达得很明确了,某些国家与势力应该读懂了。

0点前面说,一颗巡航导弹实际上就是打出了两个国家的态度(强硬),那颗导弹是在卡苏里外长结束北京访问后第二天打的,这本身就说明了中国的态度--坚决支持老穆的强硬,呵呵,还有朝鲜六方会谈的受阻等等,再加上本次全方位的贺电庆国庆等等,充分表达了中国的态度呢。

老美应该读懂了,甚至包括印度,也该读懂了些什么的。

老美绝对不敢轻易下决心,无论采取什么样的形式,打伊朗的后果都是非常严重的,严重到老美不敢承受,呵呵。

如果不想到手的、没到手的瓷器被打碎,最终是要回到谈判桌的。

而老美也有可以利用的,那就是,中俄欧也并不希望看到伊朗有核弹,可能这就是老美与中俄欧大玩剃刀边缘游戏的幻想。

但朝核的试暴,对老美是一个警醒,就是说,这边的底线要超过他的想象,老美不得不考虑最坏的后果,呵呵,两害相权取其轻,这有点各国逼老大的味道--天塌下来有大个顶着呢,即便伊朗最终有了核弹,最先挨天砸的是老美,毕竟,老美现在在中东的利益远大于中俄欧加一起。

老美是绝对不能让伊朗有核的,与朝鲜还真不太一样,因此,老美一个是打,另一个就是谈,打的后果如果危于谈的后果,那么,老美就选择谈,反之则选择打。

现在是老美在做各方面综合衡量,包括中俄欧对中东利益的虎视眈眈,看看究竟是打了好,还是谈了好,当然,老美首先要放弃的是独霸幻想。

打了,后果也并不是就能阻止中俄欧对中东的瓜分,谈也不能,那么,就看最后哪个队她老美最合适了,还有伊拉克考量等等,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个冲动就敢试的。呵呵

武大伟说:“但是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个现实问题:就是这笔资金由谁来转移。这个问题的核心是该问题本身不是由政府能够决定的。就像我们卖一样东西,我们不能强迫别人去买;就是我们要给别人送钱,也得别人肯要才行。”

外交部也知道“政企分离”,说明政企分离改革有阶段性成果,第一步到是先被用在外交上了,意想不到!

美国拒签内贾德无法入境参加联合国会议,西亚那边倒是伊朗先开“第一枪”,拿英国狗开刀,很有意思。

就硬实力来说,美国还可以打一场对付军事上二三流以下的国家,但就软实力来说,伊拉克和阿富汗这两场战争,都已经把美国拖的筋疲力尽,已现疲态。美国的软实力联现在这两场战争都已难维持下去。如果美国当权者,在缺乏软实力情况下,还有权力打第三场战争,而美国国内没有反战力量能制止,说明美国已经步入法西斯主义。这样的美国,可能会给世界带来很恐怖的灾难,同时它也进入加速垮台进程。这就是历史的辩证法。

当初,打科索沃还是有北约做后盾,再说南斯拉夫正处于分崩离析阶段,无论外部环境、力量对比、盟友的合作程度都非今日可比。

美国陷入伊拉克,当初两肋插刀的盟友都要后退,再背上伊朗,美国基本上是孤家寡人了。伊朗是一个有野心的国家,有当穆斯林世界领袖的愿望。如果抗击美国凑效,那就心想事成一半了。祸兮福伏兮,搞黑老大,代价虽大,收益更大。

其实我们很多时候,会假设美国立场,更多的站在自己立场看问题。伊朗毕竟属于曾立于世界的伟大波斯文明,我们有时候是不是也应该站在伊朗的立场、尽可能用他的文明去思考他对问题的态度。内贾德、伊朗宗教领袖会不会为登上领袖舞台而等待这个天赐良机呢,阿富汗消耗了美国,伊拉克拖疲了美国,以伊朗之力要击败美帝,在别人打了两拳基础上的第三拳,都不是事半功倍,而是事三功十,好买卖啊!历史上的波斯民族可是很有成就的生意民族哦。

朝核出了个技术问题停顿下来,黑老大可能事先根本没想到。

美敌对我们兄弟气势汹汹,扬言要自说自话进入人家家里“反恐”。备点天空屠杀战的家伙,有备无患。

六方会谈前进过程当中注定是要出现各种各样的曲折和困难。原因不在别的,就在于我们六方要寻找各自利益的结合点。每次开会我们都要首先把各方的关切了解清楚,在此基础之上各方才能一起研究什么是六方的共同利益。每一轮六方会谈新闻界的朋友都会看到六方之间在一些问题上存在分歧,甚至严重分歧。但是如果你看到我们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所取得的成果,所取得的进展,那是巨大的。

比如说2005年9月19日发表的共同声明,这是各方花了长时间的努力才得出的结论。这个结论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在座的各位能够就解决东北亚地区的问题提出超出这份共同声明的方案,我将非常钦佩。

大家还可以看一看2月13日发表的《落实共同声明起步行动》这份文件。在这份文件中,我们把各方将要采取的行动写的非常具体,我们也为落实这些行动规定了具体的时间表。我们希望这些行动能够按照我们的约定如期得到全面落实。如果由于一些意想不到的技术性的、程序性的原因,有些计划未能如期完成,我想大家也是可以理解的。

在这次会议中,我们遇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问题,比如说刚才这位记者提到的汇业银行涉朝资金转移问题。有关各方都在寻找妥善的解决办法。在刚刚结束的团长会上,我对美朝双方为妥善处理这个问题所作出的建设性努力给予了高度评价。我们遇到的一个现实问题,就是这笔资金由谁来转移。这件事情的核心,就是这个问题本身不是由政府来决定的,就像我们要卖一件东西,我们不能强迫任何人去买;我们要给别人送钱,也必须有人要才行。中国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中国银行能不能够承担起这个责任,我们需要同银行部门商量。他们有自己的关切,政府要协助解决。美国银行如果愿意承担这项义务,也需要美国政府解决美国银行的关切。韩国有一家外汇银行在朝鲜境内经营,我曾经向韩国同事建议,他们能不能够考虑这个问题。他们也很慎重。

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我非常感谢中国银行为解决这个问题所作出的认真思考。大概在座的有些朋友认为,中国银行不愿意接受这项工作是这次六方会谈没有取得进展的原因。这种看法是不对的。现在真正同各方交换意见的只有中国银行一家。有关的讨论还在进行当中。他们是很有勇气的。但是他们的一些关切还没有得到完全解决。我们愿意同其他各方共同创造条件,使这个问题得到妥善解决。 ­

我想强调的是,在本轮会谈当中,中方、美方、朝方都为解决这个问题付出了巨大努力。我给金桂冠副外相打电话的时间是晚上11点15分,他是在吃了安眠药以后起来接我的电话。我给希尔助卿打电话的时候是凌晨1点半。我和希尔在电话里足足谈了半个小时。他下榻的饭店的电话接线员不愿把我的电话接到他的房间去。估计希尔助卿也认为这个时间没有工作了。

在刚刚结束的团长会上,我们再次相互确认要共同努力,解决好这个问题。我们相信能够找到一种妥善的解决办法,相信六方会谈会不断前进。困难总是会有的,但是我们有能力克服困难。六方对六方会谈的前景非常乐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