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放弃伪装 第十四章策划斩首

ddtt 收藏 0 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雷雨田身藏利器,出了家门,一个人独自走在大街上。他这人以前习惯了不装钱就出门,因为没钱死不了人,饿了回家吃,困了回家睡。但没带武器他是死也不出门的。他知道自己为了赚几个破钱得罪人太多,整天还要防着那些贼人,也要防着警察搜身,身上带那么多家伙,被警察知道不是找死么。

雷雨田嫌走路耽误时间,买个汽车吧自己也不在这里长呆,再说了买车需要一堆手续,还要出示证件,太麻烦。自己也不知道来这里呆几天,没必要乱花钱,钱都留着跑路用。他没走多远就发现一个汽车租赁公司,他一摸口袋,钱包装着,身份证带了一堆,有真的有假的,他就大步走进汽车租赁公司。


开上一辆租来的白色昌河小面包车,雷雨田感觉自己对开车有点生疏。自从去金三角这几个月来,他连车都没摸过,那个鬼地方,汽油奇缺,只有政府军开的起车,一般的军阀那有车?能骑马就算条件不错,条件一般的都骑骡子和驴子。

还是在美国的时候幸福,花三千美圆随便买个旧车,使劲开几个月,彻底折腾烂,然后再买个车继续折腾。买上新车只当代步工具,不能瞎折腾,买旧车纯属‘玩儿’。三万多美圆一辆的福特野马跑车在国内买一百五十万人民币,他在美国赚了钱先买了一辆野马,高兴的不的了。在国内卖六十万人民币的福特维多利亚皇冠,在美国整辆新的才不到两万美圆。到了美国不买车,那是不会活。在国内买车简直受罪,一想到去美国花两三万美圆能买好车,就不想在国内买车,租个车先玩吧。

他开车直接去了城北区鼓楼南街,这里新修了立交桥,打算开车上立交桥上看看风景。这旧面包车“吭哧吭哧”的很费力气的爬上立交桥最高点。雷雨田踩刹车挂上手刹,车没熄火,他把身体挪动到副驾驶座位上,把脖子伸出车窗,从立交桥上往桥下看。


过去南街是各额很普通的大街,没什么桥,想看整条街,只能爬上高楼,现在可不那么麻烦,开车直接上桥。

雷雨田看着熙熙攘攘的街道,把目光移动到基督教堂前的步行道上。正好有个留长发的女孩正拿着手机边发短信边从这里经过。她肩膀上挂着一个包,包在她身体的侧后方,一个十来岁的小孩蹑手蹑脚的跟着女孩,悄悄的拉开女孩的包,正准备拿钱。

“日你妈和你祖宗。”雷雨田自言自语的骂了一句,然后拉起裤腿儿,把自己的微声袖珍手枪拿出来,他就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不用下车就能清楚的看到偷窃的整个过程。


他仔细看了一下手里的袖珍枪,这枪是打钢珠的,正好这东西不容易留下什么证据,要是打子弹的微声枪,打完之后条子们肯定会没完没了调查,还是打钢珠的保险。他打开枪上的保险,伸手出枪,瞄准小贼的手腕子。

反正这兔崽子还小,一枪把他头打开花,有点不留情面,他还小,有的是机会学好,自己也不能一枪打死他,要给人家一个自新的机会,就给他留点残疾,让他回家自己好好反省,如果他以后还想做贼,但手也废了,也做不成,如果不做贼,那这个家伙这枪挨的值得,他可以用另一只手造福世界。

他轻松的抠动扳机,一枚钢珠被枪内的强大气流推出去,正中小偷的手腕子,贼疼的几乎跳了起来,他惨叫一声把到手的钱包扔地上。左手使劲捂着受伤的右手。

打完这一枪,雷雨田没看那女孩的反应,也不关心她找没找回掉在地上的钱包,他收起枪,也不在桥上看风景,马上回到驾驶座上,开车就下了立交桥。


当白色小面包车混入市区那密集的车流中,雷雨田才叹了口气。他恨自己没本事,不能靠语言让人行善,只能靠暴力手段。要总这么下去,他打的人多了,公安局就会以故意伤害罪逮捕他,真他妈麻烦,不如当和尚去,那样还能渡人,现在只能做恶。

他开着面包车继续在市区宽阔的新街道上兜风。几年没回家,发现家乡的变化很大,自己都有点不认识,一座座高楼就像是从平地里冒出来似的。

就顾着看周围的高楼大厦,雷雨田开车有点走神,一不小心就撞向前边的车,他赶紧踩刹车,结果没撞上。他松开刹车,继续开车向前。他仔细一看,前边差点被他撞的是辆宾利轿车,这车他妈的很贵的,真要撞上要陪人家多少钱?

他一转方向盘,从宾利车的左边超了过去,仔细一看,开宾利的居然是许睿?这不会是真的吧,他开面包车与宾利保持平行,马上大喊一声:“许睿。”

正下了班开车准备找地方吃晚饭的许睿向左一看,是雷雨田坐在面包车里喊自己的名字,他降下车窗玻璃,客气的打着招呼,“我们一起吃饭吧?”也不知道这小子那里租了这么一辆车,面包车车速高的时候容易飘,转弯的时候技术不好会翻车的。

“你晚上没事吧,我要和你说点事。”雷雨田换低速档,边开车边商议事情。

“跟我走,我们找个地方说。”


坐进饭店的包间里,点好了菜,两人准备说正事。

雷雨田就发现,中午在许睿家见过的那个女孩还跟着他。俩人都形影不离?而且说话做事也不背着那小女孩,许睿可没把她当外人,看来他俩关系不一般,这家伙有本事,找这么小个女朋友。

“你现在上班么?”雷雨田怕带他去金三角办事耽误他的事。

“当个清洁工。”许睿有啥说啥,不骗别人。做清洁工就就说清洁工,不隐瞒自己的工作。

“现在孟恩崇那小子要干掉你,他让我来找你,以前我要知道他和你有仇,我才不给他打工。我训练他的兵,帮他联系军火商,还亲自帮他打仗,他现在是地盘大,兵精粮足,连缅甸政府军和军阀都不敢动他,你看这事闹的。以前我也没问你的这些事,我倒给他做事,不是给帮倒忙么?”雷雨田一脸愧疚。

“不怪你,我做的事除了几个人知道以外,其他人都不知道,我很少提我做赏金猎人的事,我感觉说出来我铲除了大毒枭有点炫耀的意思,所以我不说,我给她当保镖的时候,他家人问我做过啥,我就说只当过保安和保镖。”许睿平静的说着。

“你现在有啥打算,即使我和余飞不给孟恩崇办事,他还会拿着你的照片找别人继续追杀你,我们要想个万全的办法把这个事解决掉,你有啥办法?”雷雨田试探的问,他要没办法,自己就把计划说出来,看看他的反应。

“我是想等余飞回来,然后我们几个人商议一下怎么办,现在就你我两人,难道我们俩能把孟恩崇铲除掉?”许睿知道金三角的军阀都有兵,别说是找孟恩崇报仇,两个人去金三角就很危险。那里没法律,没秩序,路上遭遇到有敌意的队伍怎么办?两个人去是送死。

“也是,我们人太少,不是他对手,他可以源源不断拿钱收买杀手来找我们麻烦,必须对他进行斩首,他就是个祸根,不除掉他不行。”雷雨田琢磨着去那拉来支队伍来帮自己呢?

倪娜发现许睿和这个男的商量起杀人的事儿,就像是商量如何做菜似的,两人气色镇定,语言平和,不像是商量杀人。反正这事和自己没直接关系,自己也帮不上忙,她就希望许睿别出事。

“余飞不是带了俩美国雇来的杀手么?不如把他们反招募,我破几个财,多添俩帮手,你看如何?然后我叫上吴哲、刘铭基、关宁,我们就有八了人。”许睿这些人里没饭桶,都是专业人士,如果大家一起努力,还是有希望的。余飞可以让刘铭基去做做工作,劝他给自己帮忙,至于吴哲、关宁、雷雨田都只自己的好朋友,不用动员,肯定愿意帮忙。

“八个人只能玩一回偷袭,万一没得手,我们在人家的一亩三分地上不是找死么?我尽快联系点我的认识人,我有几个兄弟以前在那里拉自己的队伍,不行我费点力气找找他们。”雷雨田知道孟恩崇不但兵多,而且人家就是当地人,怎么也占地利之便,人家可以发个悬赏,拿钱号召当地人一起对付他们几个人。这样几个人去了也不行,啥也做不成。

“打个军阀还再找军队,我们是保自己平安呢还是打大仗?我可没铲除军阀铲除毒枭的心思,我好容易过几天太平日子,他们就不让我消停?”许睿现在真舍不得离开城市钻进丛林继续打仗,自己在刚果打了两年,可没少操心受累,打仗不是玩儿,打不好脑袋也没拉。以前喜欢武器,喜欢研究战术,喜欢真刀真枪的玩儿。他靠当雇佣兵发了财就不喜欢打仗,连介绍枪的杂志都不想看,看腻了那些东西,也厌倦了打来打去。自己当赏金猎人和雇佣兵赚下的钱足够自己平静的过完下半生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