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翼鹰扬 旧---第四部 中原大战 第十六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382/


1930年11月20日,南京。


“娘西匹!”蒋介石将手上的文件撕的粉碎狠狠的扔了出去,纸片像天女散花般的撒向半空,然后纷纷扬扬的落下!


“讹诈,这完全是赤裸裸的讹诈!”蒋介石一口吸尽了面前的茶失态的叫道:“我早就知道日本人不是东西!哼!”


“委员长,日本人的条件绝对不能答应啊!”刚从欧洲访问回来不久正在负责全国军事整改工作的徐庭瑶站在他身边急切的说。


“当然!要是答应了他们,这里就会变成第二个东北!这是卖国的条约!今天我在这里答应了,明天我就会变成卖国贼!娘西匹,居然拿西北军来威胁我!”蒋介石气喘吁吁的道。


“可是,如果不答应他们的条件,我们进行了一半的军事改革怎么办?光靠我们的力量可以和西北军较量吗?”汪精卫优雅的坐在一边的沙发上漫不经心的说。


“我们可以向西方强国求援!美国、法国、甚至德国哪一个不比日本强?”徐庭瑶马上就顶了回去,出身军队的他一向就对这个故作姿态,附庸风雅的亲日派看不顺眼。


“哦?是吗?想来,徐将军在这次去欧洲都已经和他们讲好了咯?那可真要恭喜徐将军了!就是不知道他们远水能不能救的了近火了,如果日本人这个时候和我们翻脸,那么,呵呵,不知道将军可有把握挡住?”汪精卫不阴不阳的说,典型一个中国速亡论。


“你?哼!我誓死不当汉奸!”


“好了,你们两个吵什么?”蒋介石皱了皱眉头道:“现在国难当头我们要精诚团结!知道吗?庭瑶啊,这次去欧洲考察的项目怎么样?”


徐庭瑶正要回答,钱大均匆匆进来,附在蒋介石耳边低声嘀咕了几句。


“哦?满楼回来了?好好!马上叫他进来!”蒋介石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连声吩咐道。


徐庭瑶顿时大喜,汪精卫则脸色有点难看了。这个侍从出身的花满楼很得蒋介石的信任,是公认的少壮派,而且对日主张强硬,他这么一来,徐庭瑶这边筹码大增。


门开了,一身戎装挂着上校军衔的花满楼精神抖擞地走了进来,几个月不见愈发的英挺威武了,立定敬礼一气呵成:“委员长,满楼向您报道!”


“好好好!满楼啊,你来的正好,我听说你在军官学校表现很出色啊!好几门学科都是第一啊!很好啊!来,坐!”蒋介石笑道。


“是!多谢委员长栽培!在委员长的面前,满楼不敢造次!满楼还是站着吧?!”


“恩,也好!”蒋介石记起身边的徐庭瑶还站着就含糊的带过:“满楼啊,最近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国家正处多事之秋啊!这个,对于这次日本人递交条约的事情你怎么看啊?”


“委员长,这个……,满楼恐怕不太适合在这样的场合发表意见吧?”花满楼装做一副迟疑的样子。


“不要紧的,你说吧!”蒋介石挥挥手道。


“是,如此,满楼放肆了!我以为,委员长万万不可答应日本人的条件,本来委员长接受日本人援助的目的是为了外御强敌内靖顽匪,就如同当年国父接受日本友人资助组织革命一样!”


蒋介石露出了笑容,满意的点了点头,一边的徐庭瑶大为佩服:这小子,不动声色的就送了一记马屁,这不是变相的把蒋介石和国父孙中山并列了吗?!


“但是,综观日本人提交的整份和约,完全没有一点想要存心帮助我们的意思,只有侵略的野心!这份条约比那个著名的21条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是一个军人,不太懂什么政治经济方面的东西,但是就军事的角度来看,如果我们一但答应了这个条约,那么,可以说,我们整个南方的都在日本人的掌握之下了!”


“哦?满楼何出此言?”蒋介石有些诧异的问,一边的徐庭瑶也感觉有些危言耸听,他反对这个条约的签定,一方面是看到了欧洲列强的“强大”军队后,有些看不上日本人的那一套,还有一方面是处于民族情节和军人的尊严不允许他苟同,当然也是为了打击汪精卫他们的亲日派。


“委员长,日本人贷款给我们修建铁路和公路,但是他们会派出技术人员指导我们修建并在完工以后派遣人员留在中国帮助我们‘完善’是吗?”


蒋介石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委员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不是变相的掌握了我们的战略道路吗?换句话说,我们任何的军事行动都瞒不过日本人!”


“切?我还以为你有什么高见,原来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没有证据的话上校你最好不要乱说,万一这话传了出去,到了日本人的耳朵里可就不好办了!”汪精卫嗤笑道。


蒋介石的脸却沉了下来,他是在宦海沉浮了十几年的人,虽然不怎么懂军事,这些日子又被日本人和西北军两头弄的头昏脑涨,但终究还是很精明的,只要轻轻一点就明白了这个中的险恶之处。原以为日本人只是想在占点好处,那也未尝不可,可现在人家居然想要整个的把自己吞掉!想到这里蒋介石出了一身冷汗,暗自庆幸自己没有毛躁的做出决定,他看了一眼那边得意洋洋的汪精卫突然想到,或许这个人根本就是决定投靠了日本人!想通了此节,这几日汪精卫一反常态的对这个问题上窜下跳的异常举动也有了很好的解释,他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汪精卫:“这件事情就我们几个知道,谁会泄露出去?恩,这个,满楼啊,前面的话虽然有些失和,但是也是一种看法吗?不错嘛。继续讲下去吧!在我这里,不必有什么顾及啊,啊?!”


“是,委员长!这些技术人员参与了道路的建设,那么他们定当非常熟悉这些道路,想来想要搞破坏或者再弄一两个‘柳条湖事件’也不是什么难事,如果战争爆发,道路一但被破坏,那本来就机械化程度不高的我军想要调动就更加困难了!而据我了解,修路首先要做的就是勘测地形,所以我恐怕我们一条路还没有修好,日本人就有了一幅详尽的南方地图了!条约上还要求我们的军队都由日本人来训练,教官,教范都是他们的,就是说他们很熟悉我们任何一支部队,要是开起战来……,所以如果签定了这样的条约,那么就等于面对日本人,我们没有丝毫国防可言了!”


“一派胡言!你说的都是你的猜测,你有证据吗?难道就因为你的这些猜测我们就要拒绝一个强援甚至惹恼他们吗?”汪精卫有些失态的叫起来。


花满楼面色如常,丝毫没有为他的无理言语恼火,只淡淡的说:“我不知道东北算不算是一个例子,防人之心不可无嘛?何况还是这样一个向来‘老实’的邻居,当然这只是我一向情愿的想法!但如果还有另外一个更忠实更强大的朋友愿意帮助我们,我们还需要再这样和日本人纠缠不清吗?”


“哦?满楼?你这是什么意思?”蒋介石隐隐有些猜到了什么。


“刚才在来的路上我碰到了美国大使马克谟先生,他带来了美国政府的援助,委员长,他就在外面等候您的接见!”


“什么?!”蒋介石兴奋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简直快要心花怒放了,能够得到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的支持,没有比这更加美好的事情了!早在当年去日本和宋美龄结婚的时候他就和美国有过接触,他的大舅子宋氏家族更是和美国关系密切,深知美国的强大不是日本可以比拟的,现在听说美国要支持他那还不笑歪了嘴。


“快,快,快,请大使先生进来!”蒋介石忙不迭的吩咐道。


在喧闹中,花满楼装作不在意的朝汪精卫那边扫了一眼,果然看到了汪精卫眼中一闪而过的失望和仇恨,嘴角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


日本,终于快被逼上绝路了!!


我笑着看手中的报告:“满楼干的不错啊!这样日本国内的政局怕是要暗流汹涌了吧?好!我们得再给他加上一把火!戴锷,和小日本谈判的事怎么样了?”


“老大,他们似乎想拖时间。”


“哦?是吗?呵呵,我们想拖时间是为了有一好的契机解决华北问题,他们是为了什么呢?呵呵,怕是你的要价太高了吧?可以同意他们的意见,先谈俘虏的问题,其他的那些都是扯蛋,就是他们签了也铁定不会履行,所以可以作为拖延时间的议题再和他们谈!”


“是,老大,不过那几个日本人蛮臭屁的,一边说和我们在谈判俘虏不能动,一边又死赖着不肯给钱!”


“那就下个最后通牒好了,对了,日本在华北的驻军有多少人?”


“不多,就一个大队1200多号人,也没有什么像样的武器,听说前几天运了4门山炮和4门新的叫什么步兵炮的东西过来,那次事件以后都龟缩在驻地。哦,对了,日本的舰队也老实的停在自己的军港里,最近渤海都没有看见过他们的影子,辽东半岛的那帮小子现在无聊到了用大炮炸鱼吃,空军也抱怨说日本人安静的像个乖孩子,害的他们整天无所事事!”


“恩,是该找点事情让他们做做了,空军和海军的事情等明天陈司令到了再说,至于陆军嘛,我们的炮兵应该不赖吧?”


戴锷一愣,没有反映过来,问这个干什么?


一边的龙汉魂点头道:“都不错,光是训练就不知道打了多少发炮弹了!”


“好,那么叫他们给日本人加加压,顺便也向29军武装示威一下,只要日本人不把钱送过来,就叫他们每天晚上开炮轰他们的大营!哦,对了,再搞搞实弹演习,省的那些家伙闲的没事情做,不过注意点分量,打个几炮就好了!以骚扰为主,只要不把他们全都炸死了,怎么骚扰都行!”


龙汉魂笑道:“这下他们要乐坏了,正愁没地方发泄呢!可外交上……”


“这个叫林为康去伤脑筋,随便找个借口不就得了,什么使用了过期地图啦,装备落后拉,机构腐败拉,误射了,不是很多吗?这么多借口一天一个都可以了,真的不行就说是外星人干的嘛!呵呵!”说到后来,我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好的,我一定让他们集思广益!多多找借口,哈哈!”


“让他们悠着点,哦,对了,还有几天德国代表团就要来了,你们搞的那个中德联合演习怎么样了?”我笑道。


“差不多了,一定真干,决不放水!”


热河,国防军第9摩托化步兵师驻地,由于东北地方军区还没有完整的建立,加之再南边就是29军和日本华北驻军的地方,所以勉强也算是前线,于是就派了一支主力正规部队来驻守。第9摩托化步兵师的师长便是以好战出名的徐超少将,此君只要有仗打就浑身来劲,像抽足了鸦片一样精神百倍,没仗打也不肯安生,到处乱跑,今天去打猎明天去爬树,闹的鸡飞狗跳的活像日本鬼子进村。偏生小日本的军营就在眼皮底下就是不能打,把他的虚火上升,眼睛里面几乎要喷火。这几天把附近好玩的都玩遍了,于是他不知上哪里去搞了根鱼杆,跑到海边钓起鱼来。


“师长,师长!”大嗓门的参谋长余方家大雷似的叫喊着从那边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吓的徐超一激灵。


“叫什么,差点被你吓死!他妈的,靠,老子的鱼都被你吓跑了!”徐超不满的冲他吼道。


余方家笑嘻嘻的将一张电报纸塞给他,叫道:“师长,你还有心思钓鱼,给,大买卖来了!”


“什么大买卖,能比打小日本还过瘾的,老子……”徐超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电报突然被什么蛰了似的跳了起来,一把扔掉几秒钟前还宝贝的不得了的鱼杆:“靠!你不早说!这么好的事情……,走,回去!把那帮小兔栽子都叫回来!”


鱼杆落入水中惊走了一群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