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6/


玛多孤独日月 13 第十三章 成绩合格


一九九五年六月二十三日


上午打扫卫生,整半日劳动,浑身乏困酸痛。四川自修大学寄来了中医专科考试卷,答后合格发给学业证书。晚上做着看来很简单,大多能从自学辅导书中找到,估计结业证问题不大,仅涉及八门课程。下帐据才让说在县上玛拉依山地区,不用扎帐房了,在防疫站搞。才让明后下西宁,又可松一阵了,望抓紧学习!


一九九五年六月二十四日


天气不好,阴雨连绵,致牛粪房泥后仍漏雨不止。中午小牛来了,巴桑叫哥去打麻将,赢了70元,买菜。去小牛处,牛与老蒲填职称表格。看了小牛《健康报》中医刊授学院毕业证书,只不过国家未承认学历。晚上答中医专科综合试题,计本月底答完寄出,得一学业证书!


一九九五年六月二十五日


十一点半才起,饭后钉门,装修电灯。今晚因机器爆炸而始停电。头晕,躺睡一会儿。嫂子说我对珊珊,真让人无奈。珊珊人小脾气大,整天吱里哇啦乱喊。三人住一块儿,要多加小心,勤干点活,勿让人说三道四。每月拿出一百元买菜。挤出时间来学习,考罢已两个月了,下半年考试计划学习也无多大进展!


一九九五年六月二十六日


才让、老胡下西宁,让其给带钱不带,记下!老胡也不为好货,注意。上班无事,一帮去三岔路口消杀办证。下午取报刊,第6期《自考报》到。压面条吃,晚阅报,无电。当前急需找人带钱于宁。办身份证也是当务之急。答好卷后寄四川自修大学。目前所邮购书刊杂志也相继来到,尚有第6期《故事会》待取!


一九九五年六月二十七日


今天中午在家与哥、巴桑、三智玩麻将,赢了二十元去上班。四点半去卫生局取表格,又复加入战团,至七时,赢三十元。哥与嫂因不胡牌而吵闹。饭后领珊珊上街买了饼干、豆奶等。回家见数十人在家又摆上了,很讨厌,其中有岳占福、岳学中及文教局调派局长以及电视台等人。哥去外面打去了,赢了近百元。旁人在家打,甚为着急,老大不客气,无所适从,后老巴桑赢后“逃走”,我上阵,打一会儿,至十二点,输十五元。至此,一天赢了三十五元。加上最近一次四十元,计七十五元,冰六十元通花,入十五元。现在打麻将近三次尚未输过,通花就不同了,光输。希把握好时机百战百胜,把输出之本捞回来,合理计划用钱。瞌睡之极!乏困得很!


一九九五年六月二十八日


由于昨日打麻将劳神,故今日未能按时起床,九点半始起来,赶至防疫站,众人已在等候!幸才让未在,众口之风凉话少矣。刘小虎说,本人所换锁子才让已查出,是公家的,要扣我的工资抵押。想来为刘小虎等人谗言所致,故想起算命先生之言远小人之语。本月手气较顺,还小有赢利,也算得基本正确,其他对否?


一九九五年六月二十九日 六月初二


县法院院长张晓峰自考法律本科两门全部及格,我向州招办询问考试成绩,曰中药60,生理74,中基79,全部合格,向州招办领取单科合格证。第一炮打响,信心十足,高兴异常,买一包红塔山散发庆贺。晚至鸭子处报“喜”,与刘小奇辩论球多,令人不悦,还偷拔了自行车钥匙。


一九九五年六月三十日 乙亥年六月初三


早上由牛科长带领打扫卫生,下午接报告,黑河发现病死旱獭,牛、蒲、金、肉去取材料。我与小虎去打猎,一无所获。晚县组织部为庆祝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及反法西斯胜利50周年,建党七十四周年,特为县各单位党员、干部、职工包场电影。与小苟要上票,去看。上映的为国产彩色“小屏幕”故事片《黑花杀手》、《军列杀出重围》两部,因电压不足,放映效果不佳。现在一件大事可了了,上半年自考通过,剩余四个月集中精力学习下半年四门自考课程。在近日中,答完四川自修大学开卷考试,争取得以结业,获学业证书,以后即有资格填写表格了。与川大联系还要换回《中医妇科自学指导》。


一九九五年六月份总结


本月三十天中,为期二十五天的军训于六月二十二日结束,训练结果不太理想,上不了《河源军魂》录像片了,枪击考核为光头。不过白得一套迷彩服。本月里十日起开始收拾粉刷房子,14日完毕,哥嫂搬来住。我睡单人床在外面拉了帘子。本月中于月底探知九五年上半年考试成绩,头次考试三门全部及格。“首战必胜”,考出了信心,有了应试经验,这对以后的学习和考试会越来越顺利的。本月基本还清所欠外债,电视费也由马周拉带宁,现仅欠杨莉150元未还,只能十月底至州给她们了,何况还有一百元作了抵押呢?本月赌博小有赢利,未输。学习基本未进行,只因为忙于家务事及不知晓成绩。


2007-03-24-16:15 发于行唐

附:

黄河源美丽的画卷(节选)

作者: 清风

发表: 2006/08/17 14:56

玛多县城很小,两条主要街道呈丁字形,从南到北再从东到西走下来也不会超过30分钟。进县城的大道正对面是一个影剧院,而不是县政府,这似乎跟国内当今最时兴的城镇布局规则不相符合:哪个城镇还不都是衙门坐落在最中央最气派的位置,而玛多的县政府却位于西北部位的边上,影剧院倒位置显赫。

说到玛多,有件事挺有趣,就是七十年代这里曾刮过一场很牛逼的激进风,县里的头头脑脑受东部地区经济增长之风的影响,竟搞了个牛羊过百万的大跃进运动,此举动曾一度让玛多成为全国首富县。不过接下来的问题就多了,过度放牧导致牛羊没草吃,导致草原沙化,甚至黄河源头的水源断流都跟这有点关系。于是在全国的一片骂声中这场运动最终落幕了,玛多又一下子成为青海省的重点扶贫县。从头到尾简直就是一出戏、一场闹剧,如果碰巧遇到哪位风水大师肯定又要借题发挥:谁叫你们把戏院子建县中心啦……

玛多县的海拔有4200米,多数人到这里都会有点不舒服的感觉。我总觉得就是气压很低,本地烧煤来取暖,房顶烟囱冒出的煤烟根本飘不到上空,全下降到屋里。我们住的旅馆房间也有个大火炉,服务员不断来往里加煤,因担心晚上睡觉缺氧,睡前就没让再加。炉火灭了,还是有很重的煤烟味,才明白是外面别的房间飘进来的。

傍晚在街上逛了逛,满街都是藏民,靠墙根蹲着。刚才我们骑车进来找旅馆那空挡,被藏民围着跟看什么似的。也有四川人和回民开的饭店,饭菜价格相比还不算最高。县东南方向小山丘上有个小寺庙,叫“尕财寺”,小小的经堂里很大一个转经筒,旁边还有很壮观的一片经幡,粉红色的经幡随风猎猎作响。这肯定是当地居民主要的宗教活动场所了。外面看到一个喇嘛。有个老妇人在经堂里,推那个硕大的转经筒,我进去一起推了几圈就不行了,晕的厉害。老妇人很和善,可一句汉话都不会说。我只能打手势,连说带比划:骑车、去拉萨、拜佛……,她一脸的惊讶,直说着“哦,呀”,看样子是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