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旅之随波逐流 抗战军兴 第二十八节 血肉磨房(七)

国产坦克 收藏 1 33
导读:民国军旅之随波逐流 抗战军兴 第二十八节 血肉磨房(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6/


“少爷,我听说你醒了,马上就来了。我没有用,保护不了少爷,我对不起老爷的交代。”就在刘建业和杨舟说话的时候,刘建业的老爷子派给他的警卫黄峰进来了,一进来就跪在地上,哭着说。


“没有你的事情,你是拳脚厉害,怎么可能挡得住炮弹和子弹。再说,我是当兵的人,只要打仗,什么时候死了都有可能,何况只是受伤?”刘建业看不得别人跪下,忙从床上伸出一只手,示意他快起来。


“少爷,队伍里的医生给你检查过了,都说你命大,头上被炮弹片擦破了一块皮,背后中了一块弹片,正好被肋骨卡住了。医生说了,没什么大事,就是失血过多,还有累的。”黄峰不敢违逆少爷的意思,忙从地上起来,对刘建业讲着他的伤势。


“我想我的命不会那么短,还有的是鬼子给老子杀。你跟在我后面,没事情吧?”黄峰自从老头子把他派到刘建业身边以后,一直是形影不离,默不作声,忠实地做着警卫和勤务,即使是枪林弹雨,也没有例外。


“没有事,那个时候,我正好蹲在地上系鞋带子,结果,没有伤到我。”说到这个,黄峰难得的嘿嘿了两下。


“你的运气好象比我还好,系鞋带也能保了命。”刘建业拿着黄峰打趣。


“黄峰,有件事情,我一直忘记和你说了。你现在也是一个军人了,在队伍里和在老家里不一样,不要叫我少爷,要叫我长官或者旅长。”刘建业想起来这个称呼问题,忙对黄峰交待。


“我习惯了叫少爷了,一时半会也改不了。这样吧,有人的时候,我就喊长官,没有人在旁边了,我还喊少爷。”黄峰从小就在刘家干活,叫他完全改口,恐怕很难。


“也罢,就这样吧。”刘建业对老爷子派来的这个家里的忠仆,也不想太过强求,有些事情就随他去。


“对了,少爷,不,是长官,刚才我看到几个人来我们这里了,听他们说,是十四师的,来看一下地形。”黄峰正想出去给刘建业那些水,忽然想起来什么事情,转身回来说道。


“他们来的还挺快,命令下去没有多久,人就已经来了。”副官杨舟听到这个,在旁边嘀咕了一句。


“来了就好,黄峰,扶我起来,去见见他们,远来就是客,再说,他们和我们都是自家兄弟。”刘建业不想因为一点小事情得罪十四师师长霍揆章。霍揆章是黄埔一期的,资格可老得很。


“旅长,你的身体这么差,不能下床,还是我去接他们吧。”副官杨舟想要劝阻刘建业亲自迎接的打算。


“还是我亲自去接吧,咱们不能让人家说闲话。”刘建业还是坚持要自己亲自迎接。十四师师长霍揆章资格老,打仗能打,可是有两个毛病,一是贪,二是心胸不宽。刘建业可不想得罪这个土木系里的老人。


刘建业由黄峰扶着,站在旅部的大门外,远远的看到几个骑马的人,向这里过来了。刘建业一等马停下,马上上去招呼:“11师33旅旅长刘建业特来迎接14师师长霍将军,有伤在身,请恕罪。”


霍揆章下了马,看到刘建业身上绑着绷带还来迎接自己,对他有了一点好感,说道:“刘旅长有伤在身,就不用出来接了,为什么这么客气呢?大家都是一家人嘛。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师的新任参谋长,郭汝瑰,郭参谋长。”霍揆章说着转身准备介绍自己的参谋长。


这个时候,刘建业挣脱了黄峰的手,直直的挺立着,向着霍揆章身后的一个小个子敬了一个礼,说道:“陆军大学第12期学员刘建业向教官敬礼。”


霍揆章身后的这个小个子马上回了一个礼,然后就上来搀扶刘建业,说道:“你都受了伤,就不要这么客套。”


霍揆章一看,就明白了,说道:“不错,出来了还知道尊敬师长,有前途。走,进去。”


众人进了33旅旅部,刘建业招呼各位先行坐下,然后吩咐勤务兵给他们上茶,然后自己才落座,说道:“兄弟受了伤,才醒来不久,就知道14师连夜赶路,前来支援我们,兄弟代表33旅全体官兵,感谢各位了。”说着,还朝各位拱了拱手,话语里透着一些凄凉。


“我知道,你们11师前面在这里跟鬼子打得很凶,伤亡很大,这次过来一看,才知道确实如此。你们不少的弟兄带着伤,还坚持着和鬼子打,确实很有勇气。我们奉上峰命令前来,不讲别的,拼命的勇气还是有的。你们11师打仗勇猛,我们14师也不差。”霍揆章不愿意丢了自己部队的面子。


第十四师是一支能攻善守的老部队,从师长到士兵皆是湖南人,只有现任的参谋长郭汝瑰是四川人。“八-;一三”后,他们从长沙出发,乘车坐船来到苏州。师长霍揆章和参谋长郭汝瑰都认为,部队都是湖南人,从未来过这个素有“天堂”之称的苏州,部队说上前线就要拉上前线打仗了,他们想利用这个机会给弟兄们放一天假,让他们去看看苏州的名胜古迹,逛逛虎丘,游览一下寒山寺。谁知放假的通知刚下达,官兵们正兴奋地准备上街,陈诚的电话到了,命令他们在两小时内赶到罗店参战。


官兵们只好背起行囊,风风火火地赶到罗店,前来给连续激战数日,没有来得及休整,自身伤亡又十分严重的11师救场,协同进攻罗店。


说起来,第十四师前身是国民政府教导第三师,最早的三个德械师之一,不论接收德国装备还是接受德国顾问训练的时间比起土木系内的头牌,陈诚起家部队第十一师还要早,只是由于部队前身是由唐生智一部改编的教导第3师,参加过唐生智的反蒋战事,所以,在土木系里,一直以来只能居于第二。这让这些湖南籍的官兵,一直耿耿于怀。这一次,第十一师在罗店遇到了难啃的骨头,与敌人形成了反复的拉锯消耗,打不开局面,以至于要第十四师前来参战,第十四师上上下下自然是心里憋足了劲,要和在这里拚杀了许久,得到国人一片瞩目,风头强劲的第十一师比试一番,看看谁才是真正的王牌主力。


“那么,贵部既然来到这里,也知道了一些情况,准备怎么打下面的仗?”刘建业知道,现在的日本军队,特别是前线部队,都是由经过长年的严格训练的精锐士兵组成的,战斗力十分强劲,即使到了中期,在太平洋岛屿战里也让装备精良的多的美国人吃尽了苦头,不像战争后期,拼命征召青少年参军导致的士兵素质下降的那么厉害。而且,罗店这个战场,距离江边太近,日本人在上海,既有机场,又有“赤城”和“加贺”两艘配属在日本海军第三舰队的航空母舰提供空中支援,敌人的海军战舰炮火的优势十分明显。所以,他很想知道第十四师准备怎么打这场仗。


“我们看过了,这里的各种防御工事在反复的争夺和炮火打击下,都已经很难提供有效防护了。你们对罗店的敌人,又一直没有停止过攻击,他们也没有时间来加固工事。加上他们来的时间很短,对于我们的部队调动,兵力分布等情况都不是很清楚。所以,我们认为只有趁敌人刚到罗店立足未稳,情况不明,立即向敌发起攻击,取胜的可能性才大。只有和他们绞在一起,鬼子的火力优势才得不到发挥。”


“这倒是一个办法,现在,我们部队伤亡很大,只有先协助你们了。希望贵部能有所斩获。”刘建业还是希望中国军队能打败日本人,不管它是哪支部队。


接下来,刘建业尽量简要的向霍揆章及其部属介绍了自己部队一段时间以来和对手交战取得的经验教训,以及对手的一些战术特点。霍揆章也不时的问到一些鬼子的战术组织等问题。


“那么,时间不早,我们就告辞了,回去马上就上报计划。刘旅长有伤在身,就不用出来送了,保重身体。”说完,霍揆章立刻起身带着部属,出去上马就走。


霍揆章和郭汝瑰回去以后,马上就根据观察得到的情况,决定由第四十二旅八十三团担任主攻,七十九团迂回到敌人背后,形成前后夹击态势,彻底歼灭这股敌人。他们将作战方案上报到陈诚那里,陈诚批准,并命令第六十七师和第十一师各派一个旅协同作战。


第十一师师长彭善,认为33旅作战能力强,在前面的战斗里,表现突出,就把协助进攻的任务,又交给了33旅。


天一黑,八十三团团长高魁元指挥部队发起进攻,因部队刚到,地形不熟,走出不远,就被一条小河挡住了去路,好不容易找到一座过河的小桥,没想到日军正守候在桥边。中国军队在明处,躲在暗处的日军用机枪向中国军队扫射,许多官兵还没弄清怎么一回事,就纷纷倒在了敌人的枪口下。八十三团被封锁在桥边,无法接近罗店。


七十九团迂回到敌人背后时,敌人并未发觉。但团长只命令三营从浮桥上进入罗店,其余两营在原地待命。三营破坏了两道铁丝网,冲进了罗店北的长桥日军“清耳司令部”,击毙指挥官一名,俘敌数十名,缴获小钢炮一门,机枪八挺及手枪、图囊、望远镜等。可在撤退途中,浮桥已被冲走,近千名敌人包围了他们,他们迫于无奈,纷纷跳河。许多不会游泳的官兵就葬身在无情的河水中。全营半数伤亡,营长李伯钧身负重伤,投河自尽!


这一仗,因为两个师通信中断,无法协同,第14师的两个团前后都被河流阻挡,因此未能成功。只有第十一师的三十三旅,由于八十三团吸引了敌人的注意力,在副旅长韩应斌的亲自带头冲击下,血战5小时,冲锋十多次,在半夜夺回了南半部。中国军队在罗店有了立足之地,第67师以罗店镇南为依托,逐步向左右两侧构筑工事。占据镇北的日军与中国军队对峙,两军往复争夺,日夜不停。


同日晚,从安亭赶来增援的51师在罗店西的施相公庙设立了指挥所后,开始了夜间强袭,306团团长邱维达预先派出搜索队了解情况,得知11师昨日反击罗店没有成功,伤亡不少,师主力已退守罗店南面,罗店已被日军占领,希望火速增援。邱维达派出两个加强连的兵力,由3营营长胡豪指挥。乘黑夜引敌出来,然后集中兵力歼灭。


胡豪是员猛将。他带着部队静肃前进,乘敌不防,从67师阵地附近突入罗店,打开了一个200公尺的缺口,然后轻重火器一齐扫射,手榴弹在敌阵中四处开花。睡梦中的日军乱作一团,慌忙应战。3营且打且退,诱敌追击。日军不知是计,勇猛冲锋。乒乒乓乓的弹雨在黑夜间像流星飞溅,刺刀在夜幕中闪着寒光,喊杀声惊落了满天的星斗。


突击队退到了距施相公庙大约200米的地带,在工事里埋伏的部队早做好了准备,邱团长手一举,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一时间,阵地上的守兵发出最威猛的火力,一齐向仓皇的日军扫射!中了计的日军有的抱头逃窜,有的卧地隐蔽。旋风般的官兵冲出工事,喊杀声威震四野,追击,拼杀,一直打到天色微明,敌军死伤累累,邱维达才鸣金收兵。他在望远镜中看到,阵地前敌尸狼藉,枪支散乱,便命令各连派出小分队打扫战场。缴获敌军武器是有犒赏的,步枪每支5元,机枪每挺10元。要是运气好,缴获到鬼子部队的军旗,那可不是奖励钱财了,勋章或者晋级,都是可能的。


306团的夜袭受到了上级的传令表扬。


午后,日军天谷支队在日本海军舰炮和航空兵的火力支援下,发起更大规模的进攻。傍晚,罗店又被敌人占领。双方为了争夺这个小小的罗店,伤亡惨重,各死亡9000多人,整个罗店血流成河,遍地尸体。


罗店仍在敌军手中。


淞沪战场的战事重心仍在罗店。


第18军司令部在1937年9月3日油印的《罗店十日战记》中说:“……罗店一镇,目前为敌我必争之要点。苦战旬日,异常惨烈,敌军伤亡已逾3000,我军阵亡官兵5000余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