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6/

8月27日,上午7时,第33旅向罗店发起攻击,同时31旅在其侧翼对罗店东南地区进行佯攻,试图吸引日军兵力,减轻33旅正面负担。

第十一师和第六十七师各两个营发起冲锋,彭师长在后面挥舞着大刀亲自督战,见到一个后退的士兵,便挥着刀砍下去,还高声地号叫着:“后退者格杀勿论!顶住,给我顶住!”师长都亲自在33旅督战,刘建业自然不能呆在后方。刘建业依照日军的作战方式,同样把自己的两个营部队,分成六个波次,以波浪式冲击队形反复冲击鬼子的防御阵地,前方的部队一旦冲击失利,立刻向阵地两侧分开后撤,到后面重新编组,再向前反复冲击,直到部队兵力全部拼光,攻击动作都用不着停下来。这种队形对部队的战术素质和军官的组织能力要求比较高,国军内没有多少部队能够做到,只有象18军这样的很少的几个连排长都是黄埔毕业生担任的嫡系中的嫡系部队能够达到这个要求。

“为自由,争生存,沪上麾兵抗强权。踏尽河边草,洒遍英雄泪,又何必气短情长?宁碎头颅,还我河山!33旅的弟兄们,今天,我就是要带着你们去拚命,完不成任务,我们大家都是一个死,不是和鬼子一起战死,就是被督战队打死,到底怎么死,就看你们自己的了。是爷们的,就跟着我冲!”刘建业这个时候也顾不着军人形象了,上校军服被他扔在了指挥部,白衬衣腰部以上的纽扣全部解开,袖子撸着,胸前绑上了一串手榴弹,左手一支驳壳枪,右手拎着一把早就准备好的大刀,完全就是一幅敢死队的形象。

鬼子三个联队的部队,面对国军的猛烈攻势,依仗着罗店镇外的战壕工事,以密集的炮火和机枪火力,拼命封锁国军的进攻线路。潮水一样一浪一浪进攻的国军士兵,在敌人的密集火力面前,不断被杀伤,仿佛潮水拍击到了岩石上一样。但是,国军士兵们不顾一切,不顾身边的战友不断倒下,只要有一口气在,就继续拼命的前进。有的士兵,被敌人的枪弹击中前胸,倒在地上,眼睛还死死的盯着前方的敌军阵地,真是所谓的死不瞑目。有的士兵腿被炮弹打断了,就在地上向前爬,直到自己身上的鲜血流光,身后留下一串醒目的血迹。

“炮兵,给我联系炮兵,让他们给我打,把火力集中一点,哪怕用炮弹砸,也要给我砸出一个缺口来!”刘建业亲自带队冲了五次,担负进攻任务的部队伤亡很大,33旅的六个营,已经全部都轮着上了至少一次,连自己的左臂也挨了一枪,幸好三八式步枪的杀伤效果有限,包扎了一下伤处,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可是前方的日军阵地还是被敌人牢牢的掌握着。刘建业火了,前面的炮击里,炮兵对敌人实施了压制性射击,敌人的工事挖得很有水平,炮击对他们的杀伤效果有限。这一次,刘建业准备拿出拿破仑的集团突击法,集中火力和兵力在敌人阵地的一个要点上,争取实现一点突破,全线动摇。

“是,马上就去。”今天上午的战斗里,副官杨舟已经几次在危险时刻把刘建业压倒在地上,救了他的性命,现在,又要替旅长联系炮兵。

十一师的攻击未能取得成效,罗军长心急如焚,他命令彭师长在三小时内夺回罗店,他在电话中向彭师长施加高压。彭师长带着满脸的尘土,急匆匆来到附近的第33旅。一进旅部,彭师长就对旅长刘建业说:“刚才罗军长来电话,要我们在三小时内拿下罗店,否则,叫我开枪自杀。你看怎么办?”

刘建业明白这话的分量,官兵的伤亡巨大,昨天敌人拼死夺回了罗店,要想再夺回来,困难是可以想象的,他瞪着布满血丝的双眼,骂道:“他娘的,这仗打得太艰苦了,弟兄们死的死、伤的伤,怎么个打法?”

彭师长说:“反正我们师的弟兄们都要死在这鬼地方了,你就准备带着弟兄们出击吧,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快告诉我,如果你回不来,我负责照顾你家的一切。”

刘建业知道,彭师长要他拼死夺回罗店,不然,大家都是一个死。刘建业握紧了拳头,大声地回答说:;“彭师长,战死也是死,自杀也是死,反正是一个死字,不如和小鬼子拼个鱼死网破。我家里的事就别提了,再大也是小事,国亡了,家就完了。我今天就豁出去了,不是敌生我死,就是敌死我生!”说罢,一挥手,把自己老婆送来的酒坛子打开,一口气把酒喝了一个精光,喝完带着两个营的兵力,向罗店冲去。

炮兵在得到刘建业的命令后,集中所有的重火力,打击镇东的敌军防御体系的几个主要支撑点,一时间,土木飞扬,不断有日军的断肢和机枪零件飞上天空。

看到时机差不多了,刘建业一声高喊:“有敌无我,有我无敌,不怕死得跟我上!”带着部下再一次发动了近乎自杀的冲锋。

日军看到主要的火力支撑点都被对手的炮兵摧毁了,自己这个方面已经无法以火力对对手的冲锋队伍实行压制拦阻了,没有办法了。在几个军官歇斯底里的嗥叫后,日军士兵纷纷端着上了刺刀得步枪,嘴里嘶喊着冲出了战壕,与冲上来的中国士兵,开始了残酷的白刃战。

刘建业一手拿着驳壳枪,一手抡着大刀,一头冲进了日军的队伍。这个时候,只有自己以身作则,才能激发起部下的决死之心,自己虽然不喜欢白刃战,但是这个时候也管不了了,先杀上去再说。砍,刺,劈,杀红了眼睛的刘建业,根本不管周围的日军怎么做,自己就是和他们以命搏命。33旅官兵,也是一副拼命的架势,工兵锹,步枪刺刀,手榴弹,不管不顾的冲着鬼子身上招呼。有的士兵被鬼子刺伤,就拉响自己身上的手榴弹,冲进鬼子人堆,与鬼子同归于尽,手榴弹的爆炸声此起彼伏。有的士兵和鬼子拚刺刀,鬼子的刺刀眼看着刺进了自己的胸膛,仍然拼命地把自己的刺刀也刺进鬼子的胸膛。有的士兵,步枪打断了,就抱着鬼子,用手榴弹敲打鬼子的头。有的士兵来不及拿出手榴弹,就用手死掐鬼子的喉咙,或者用手指插进鬼子的眼睛。虽然,鬼子长期受到武士道教育,素来善于拼命,但是在中国士兵的以命换命的打法下,也无法再继续下去,战线出现了动摇。亲临前沿督战的彭善看到鬼子的战线出现了动摇,高喊了一声,带着从师部带来的预备队,压了上来。鬼子本来就有一些支持不住了,现在,再也无法继续支撑,纷纷掉头向镇内退去。刘建业带着剩下的部队,紧紧地追着鬼子的屁股,毫不放松,跟着鬼子冲进镇内,进行逐房逐屋的争夺战。

两个小时过去了,在付出了极大的伤亡后,鬼子在罗店的部队,终于无法抵挡中国军队三个方向的围攻,从镇内退了出去,只是守住了罗店镇周围的地区,构筑了工事,随时准备反攻,重新占领罗店。第31旅也于此时插入罗店以北之陆家村,切断了罗店周围日军与其主力部队的联系。

罗店,这个靠近长江的小镇,经过一场血战,又回到了中国军队的手中。在结束战斗后,刘建业刚刚松了一口气,正在安排部队打扫战场,突然飞来一颗炮弹,炸死了一大片官兵,刘建业两眼一黑,倒在血泊之中。

等到刘建业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旅部里的行军床上。头上和胸前都包着绷带,一用力吸气,胸口就一阵的疼痛。外面依旧炮声不断,大地不时在炮声里颤抖。

“旅长,你醒了?醒了就好。”眼前,刘建业的副官杨舟,发现自己的旅长醒了,顿时了的一张被硝烟薰的黑乎乎的脸,一咧嘴露出了一行白牙。

“现在是什么时候?外面情况怎么样?”刘建业一醒,马上就要知道外面的情况。

“现在是8月29号了,鬼子又从川沙登陆了。他们的飞机坦克和大炮,实在是太多了,我们实在是抵挡不住。罗店又丢了。”杨舟低着头说着,好像没有颜面见自己的长官。

27日晚上,川沙口又有大批日军登陆,第11师、第98师奉命反击,敌人仗着军舰上的猛烈炮火掩护部队登陆。登陆的日军向着罗店前进,发动了对罗店的第三次全面进攻。从28日上午8时开始一直到下午3时,敌人的飞机和大炮的轰击一刻不停,爆炸掀起的烟尘气浪卷起了飞沙走石笼罩全镇,断墙残壁间烈火熊熊,罗店经受着战火的洗礼。

敌人在国军将士的血肉防线面前,始终不能取得突破。忠勇的国军战士在焦土烟尘中苦守着每一寸阵地。炮火更猛了,每一寸土地都是血与火。守军伤亡大半.依旧寸土不让。最后,无计可施的鬼子终于使出了最后的招数--特种弹,也就是毒气。大量的国军将士被淹没在黄绿色的烟雾里,皮肤溃烂,呼吸急促,最后,手抱着自己的喉咙,倒在阵地里。下午6时,伤亡惨重,无力继续支持的守军被迫退出罗店。仅存的官兵在罗店南面与日军对峙。

听说罗店吃紧,蒋介石赶到前线司令部,召集各路长官指示机宜,路上还险遭日军飞机轰炸,翻过车。

“现在是谁在负责旅里的事情?”刘建业着急部队的事情,急着想知道具体情况。

“现在是韩副旅长在指挥。部队打得太艰苦了,伤亡太大了,这两天已经先后补充了四千多人了,可是部队上去没有一会,人就差不多打光了,只好退下来换别的部队上去。现在,部队还是只有4000不到,两个团长都受了伤,幸好伤势不重。营连长基本都换了一遍。原先的老兵,除了旅长特意留下来的,几乎都打光了。”杨舟说着,声音开始有一些哏咽。

“这不算什么,只要国家保住了,我们这些当兵的就是拼光了都值。”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回来,刘建业对于伤亡已经看开了一些。

“上峰有什么命令?”刘建业想知道上峰对战事的要求。

“上峰严令,必须夺回并且守住罗店,否则就军法审判。为了夺回罗店,上峰已经下令要十四师从苏州赶来,和我们师一起协同作战。”杨舟赶紧向刘建业介绍情况。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