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6/


日本人的这次进攻,显然是有备而来,在离前沿阵地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就先停了下来。然后,日军联队下属的联队炮中队和步兵炮中队的75MM山炮,70MM步兵炮就开始了炮火试射。空中还有一架飞机反复盘旋,做着炮火校射。看来,昨天那支部队受挫以后,日本人已经对在罗店的这支部队,上了心了。


“传我的命令,一线阵地在敌人炮击的时候,除留下少数观察人员,其余人都进防炮洞,敌人炮停了的时候再出来。”刘建业在当作前沿指挥部的掩蔽部里,端着德国蔡斯工厂制造的8*30军用望远镜,通过窗口看到敌人开始对自己的阵地进行炮击,为了保护自己的官兵,赶紧下了命令。这种添油战术,是德国军队在对付苏联军队排山倒海一样的长时间炮击的时候,想出来的,在保卫柏林的战斗里,这种战术可是起到了相当的效果。


鬼子好像是想只用炮火就把对面的对手全部消灭,炮弹打得好象不要钱一样,光是这阵的炮火准备,就足足花了10分钟,可以说是下足了本钱。炮火刚停,鬼子的第一次进攻就开始了,上来就是大约半个大队规模的进攻。顶着钢盔,端着三八大盖的日军士兵,在举着指挥刀的带队军官的带领下,开始了前进。


“迫击炮射击,给我打准一点。”刘建业还是不太喜欢近距离得步兵对战,那样的话,自己的士兵损失实在太大。


没有一会,只听几声沉闷的迫击炮弹出膛的声音,过后,日军的进攻队列里就不断出现了炮弹落下炸起的烟雾升腾景象,伴随着日军的残肢断体。但是,鬼子的队形没有任何的松动,依然继续向着国军防御阵地冲击,很快就通过了迫击炮的主要杀伤范围。


“重机枪开火,对鬼子的队列扫射。”刘建业对于国军重火力的缺乏,也是毫无办法,只好又用马克沁重机枪的扫射,来杀伤冲锋的鬼子。


命令传下,国军阵地的马克沁重机枪立刻开始喷吐着火舌,像一把把死神的镰刀,开始收割日本士兵的生命。鬼子开始出现比较多的伤亡,队形稍稍的停顿了一下。


没过一会,鬼子的70MM九二式步兵炮开始对国军的马克沁重机枪火力点进行压制射击。尽管,刘建业看到这种情况,马上下令自己的炮兵对敌炮兵也进行反压制,可惜,自己炮兵的火力较弱,和鬼子炮兵的对射,没有占到任何的便宜,马克沁重机枪火力点被鬼子的炮火摧毁了一些,剩下的也不象一开始那样能够充分发扬火力了。


在国军的重机枪火力被压制以后,鬼子的步兵又开始了推进。可是,这一次,他们没有走多远,就遇到了新情况,不断有士兵的脚踩到了土坑里。这些土坑都不大,也不算深,只比一只脚大一点,深度比脚踝高度高一点。人只要踩进去,轻则脚脖子扭伤,重则脚踝骨头骨折。还有一些鬼子兵,脚上踩到了半埋在土里的四角钉,脚被四角钉扎伤,抱着脚在那里哇啦哇啦的大叫。一些鬼子兵开始犹豫,不敢继续前进。几个拿着指挥刀的鬼子,上前对这些士兵一顿训斥,然后,队伍继续前进。前进到了距离阵地还有50多米的时候,预先埋设的地雷,也开始发挥作用,不断有鬼子被炸上了天。


“投手榴弹,然后全体开火,把鬼子给我打下去。”看到鬼子已经到了距离阵地很近的地方,刘建业终于下令全面开火了。


一接到命令,33旅的阵地立刻枪声大作。捷克造ZB26式轻机枪开始发出轻快的叫声,仿制德国M1924式7.92毫米毛瑟步枪的中正式步枪也加入其中。长柄手榴弹不时也在日本士兵的队伍里落地开花。鬼子显然对这样激烈的火力,没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在坚持了10多分钟以后,丢下大约100多具尸体,撤了回去。


“韩副旅长,这只是鬼子的试探性进攻,他们明显没有尽全力,只是想要试探我们的火力分布和兵力情况。他们回去肯定会进行调整。真正的进攻,还在后面。”刘建业一面继续观察鬼子的情况,一面对和自己并排站着的韩应斌讲着自己的看法。


“确实是这样,下面的战斗只会更激烈。我们要预先做好准备了。”韩应斌的看法和刘建业一致。


“全夫兄,你去65团督战,我去66团,我们可是顶着上峰的严令的,可不能有任何的失误。”刘建业又想靠前指挥,亲自督战了。


“好的,警卫连,我就不客气了,带走一个排。你带走一个排,留一个排守旅部。你看怎么样?”韩应斌也是不甘寂寞。


“行,就这么办。保重。”说完,刘建业庄严的给自己的副旅长敬了一个庄严的敬礼。


“别搞得这么庄重,我的命大得很。”韩应斌还了一个礼,随手击打了一下刘建业的胸口,然后,带着警卫,转身就在掩蔽部里消失。


“旅座,你又来了,坐不住了,还是不放心我?”胡琏看到刘建业又来了,就知道他肯定坐不住了,又想有机会就亲自冲上去。


“我是来看看,你能不能顶得住小鬼子的进攻。你要是顶不住,就早说,别到时候在这里丢人现眼。”刘建业可是不想失去激起胡琏士气的机会。


“别的不敢说,顶住鬼子进攻,只要我的手下还有人在,我就没有问题。”胡琏虽然作战勇敢而且善于谋略,但是,在自己部下面前丢面子的事情,也还是不愿做的。


“好,我就看你是不是能说到做到。我在这里看着你指挥,决不插手,用得着了,你就告诉我。”刘建业对于胡琏的作战能力,还是充分相信的。毕竟,能够让后来几乎不可战胜的解放军都感到头疼的国军将领,可没有几个。胡琏就是其中一个。


“我要是完成了,旅座,你可要给一点奖励。别的东西我不要,旅长夫人给的那坛子酒,我就不客气了。”胡琏知道刘建业对那坛子酒,可是爱若珍宝,几天以来,连开都没有开一次,每天都要看几眼才睡觉。虽然,胡琏自己并不好酒,可是部下那些营长连长,没几个不喜欢的。给他们挣来旅长的宝贝,那可是很有面子的事情。


“别的都好说,就是那坛酒不行。那是我老婆给我的,不是给你们的。这样吧,我昨天在镇里的店铺里,找到了几坛子五粮液,你要是今天顶住鬼子的进攻,我就把那几坛子,一点都不少,全都给你。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刘建业赶紧许下别的东西,以免自己的宝贝被别人拿走。


“那好,到时候我亲自去拿。你就看好吧。”胡琏知道再怎么逼,刘建业都是不会拿出那坛子酒的,索性见好就收。


半小时后,鬼子的进攻又开始了。这一次鬼子加大了进攻的力度。在照例的一阵炮火准备以后,鬼子大约1个大队的兵力,排成浪式队形,分成大约10排,开始向国军阵地发动进攻。实话讲,鬼子的这个招数,的确有特殊的效果。把兵力分成多批次,每一个波次的进攻,都投入十分之一左右的进攻兵力,一个波次不能得手,下一个波次立即跟进,每一个波次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造成连续进攻态势。这样可以对对手防守的兵员造成精神压力,使对手士兵以为自己的兵力无穷无尽,产生心理动摇。


66团的一些士兵,在接连挡住鬼子几个批次进攻以后,看到敌人的进攻依旧不断,兵力不断涌上,确实有一些慌乱。幸好,个个靠前指挥的军官们,马上对士兵们喊话,使士兵的情绪稳定了下来,射击也变得恢复了准头。


战斗一直从中午打到晚上快要天黑,太阳已经接近地平线了,晚霞照耀在大地上,给所有的一切都镀上了一层金色。罗店的阵地前,硝烟继续,炮声隆隆。33旅战至现在,已经打退了敌人七次的进攻。得到援兵的敌人,多次出动飞机,重炮和坦克助阵,同时不间断的利用海军大口径舰炮,对我方阵地进行炮击。炮火的密度,经常是我军阵地上面的官兵抬不起头,甚至有的炮弹直接落到防炮洞的上面,把里面的人员全部活埋。我方的阵地在敌人海军炮火的不断打击下,遭到严重毁坏,有些地段的战壕共识已经被炮火直接夷平。


“他奶奶的,欺负老子没有海军,狗日的东西,这个时候怎么不讲武士道了?王八蛋,日你先人板板......”看到自己的官兵被日本人这样欺负,却没有能力还手,气得站在阵地后面的刘建业直跳脚,用一切可以想得到的脏话骂着不讲道义的鬼子。


说话间,鬼子的进攻又开始了。在烟幕弹的掩护下,8辆‘;九五式‘;轻型坦克带领着步兵向前冲击。虽然在刘建业的眼里,日本人的这种所谓的坦克,装甲只有6-12mm,薄的只能防得住机枪火力,火炮只有37mm口径,车体也小得可怜,最多只能算是有火炮的装甲车。可是在几乎没有装甲力量的中国军队面前,这种坦克已经算是十分厉害的武器了。


8辆‘;九五式‘;轻型坦克排成一字形横队,开一会就停下来,对我军阵地上的火力点进行炮击,然后又带着步兵继续前进。在坦克火炮的炮击下,阵地上面的火力点遭受很大损失,将近一半的机枪哑了火。鬼子步兵利用这个机会,终于冲了过来,打开了阵地缺口。


就在这个时候,胡琏组织的敢死队,抱着集束手榴弹勇敢的冒着敌人坦克的机枪火力,冲了上去。几分钟过后,鬼子的三辆坦克已经被炸的起火爆炸了。火焰从车体里喷出,吞噬了整个炮塔。剩下的几辆坦克,仿佛无视这一切,继续拼命前进。


看到情况危急,刘建业只好用出自己的杀手锏,不然就要来不及了。“命令工兵,点炸药抛射器。”


一阵闷雷般的响声过后,日军的队伍里突然像是开了花一样,许多士兵被飞来的灰色炸药包炸得倒地不起。甚至有两辆离炸点比较近的坦克,炮塔都被直接震飞,车体象大浪里的小船直摇晃。鬼子顿时慌了身,不知道应该有什么反应。胡琏抓住机会,立刻组织士兵冲出掩体,和慌乱的鬼子展开肉搏战。双方在罗店的东边迎头相撞,很快绞杀成一团。喊杀声、惨叫声,枪械的撞击声响成一片。刘建业看到一时无法解决这些鬼子,越过胡琏,命令预备队冲上去。敌人在中国士兵悍不畏死的决死攻势下,渐渐不支,前面的被分割包围,后面的吓得向后逃窜。不到10分钟,被包围的敌人被消灭了。


鬼子经过连续8个小时的进攻,没有占到多少便宜,自身力量也消耗很大,不愿在这里多做纠缠,就以炮火掩护着退了下去。刘建业这里经过一场激战,自己也损失很大,有的连已经被彻底打残,66团兵力损失将近四成,根本无力对敌人进行追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鬼子不慌不忙的撤走了。


“狗日的,跑的还满快。不过,老子也累死了,今天就不陪你们玩了。明天再陪你们继续。”刘建业也在心头石头放下以后,顿时感到一身的疲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