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旅之随波逐流 抗战军兴 第二十四节 血肉磨房(三)

国产坦克 收藏 1 20
导读:民国军旅之随波逐流 抗战军兴 第二十四节 血肉磨房(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6/


知道自己的处境非常不妙的日军残部,利用所有可以利用的地形地物,架设了密集的交叉火力封锁中国军队所有的可能的进攻线路,同时拼命地向我军阵地发射炮弹。冲锋过程中,一批接一批的国军士兵,被敌人的枪弹击中,倒在冲锋的路上。


刘建业见到这个情况,马上命令副官通知66团的炮兵连长,在日军阵地前的30米到50米地带为目标,发射烟雾弹。然后,刘建业又叫警卫分头通知跟随自己冲锋的士兵,先不要强行冲了,找到遮蔽物掩蔽自己,等待烟雾弹发出烟雾,遮住日军的视线,再每人投出2颗手榴弹。300多人的队伍,每人两个,总共600多,足够小鬼子喝一户的了。


一阵炮声响后,日军阵地前30到50米地带顿时升起了浓密的白色烟雾,日军射手的视线被烟雾遮住,无法瞄准射击,只能盲目射击。见到时机成熟,刘建业一声令下,国军士兵飞速冲到烟雾边缘,密如飞蝗的一阵黑压压的手榴弹弹雨,被投掷到了日军阵地周围。一阵的猛烈爆炸和硝烟味道过后,刘建业立刻下令,全体发起冲锋。


这一次,日军再也支持不住了。本来,虽然修筑得比较仓促,但是还算完整的能够给他们以相当依托的防御阵地,被一阵的密集手榴弹攻击,炸的出现了一个偌大的缺口,死尸什么形状得都有。即使没有被炸死的,也被炸的七晕八素,眼前直飘星星,耳朵里面打鼓。对手这个时候又发起了冲锋,这不是要他们的命吗?但是,所谓的大和民族的优越感和武士道精神,以及对天皇的效忠,使他们不愿选择放弃。他们还想要最后一搏,和对手进行他们最引为自豪的白刃刺杀战。在日本陆军里,白刃刺杀战一直是他们的骄傲,在日俄战争时候,日本军队除了尸山血海用人命填平战壕,就是用白刃格斗摧毁了沙皇军队的战斗意志。对日本军人来说,白刃刺杀战一向是他们最后的杀手锏,在他们的记忆里,只要大日本皇军一开始拚刺刀,就百战百胜。


“退弹,上刺刀!”日军军官的一声令下,日本士兵们马上拉动明治38年式步枪的枪栓,一颗颗黄橙橙的子弹,掉在地上。然后,日军士兵自动的两三人一组,结成一个个小组队形,等着冲到自己面前的中国士兵和自己互相刺杀。


就在国军带队军官刚准备下令士兵和日本人拼刺的时候,刘建业一脚把他踢到一边,嘴里还说着:“蠢货,听老子的。”


刘建业知道小日本的刺杀本领是相当有名的,而且也的确很有实效,国军的士兵在这个方面确实比起日本人要差。而且,18军装备的仿德国毛瑟98式步枪强身连同刺刀的长度,比起日本那个变态国家装备的38式步枪要短10CM,国军士兵和鬼子拚刺刀,可以说是只能占下风。既然知道这些,刘建业当然不会吃这个亏。


“弟兄们,开枪,先打了再拚刺刀,别上小鬼子得当。”喊了一声以后,刘建业根本不顾日本人的感受,不顾他们对自己丝毫没有公平战斗思想的不满,端起自己胸前挂着的MP-18冲锋枪,就是一个扇面扫射。警卫排的人,看到长官动了手,也是一色的驳壳枪连射,日本士兵纷纷带着对这些不顾武士道精神的人的极度愤怒,灵魂升天,去找他们的那个不男不女的天照大神去了。周围的国军士兵,当然也是有样学样,你要拚刺刀,我先朝你开一枪再说。


打完了一个弹夹,看到眼前的敌人已经差不多了,刘建业吹了一下枪口,冲着那些被扫射打死的日本士兵的尸体说:“有枪不开,想拚刺刀,还退子弹,知道猪八戒他妈是怎么死的吗?笨死的。”欣欣然,转身继续向前冲。


终于在晚上19时,日军再也无法继续支持了,剩下的大约200余人,拼死突击,才在62团第3营负责的东面阵地打开了一个缺口,冲了出去,避免了整个联队被全歼的命运。


就在刘建业正带着部下打扫战场的时候,师部再次传来命令。原来,就在11师击退当面日军时,奉命接替第11师33旅罗店阵地的67师201旅也遭到日军第三师团的一个联队的猛烈进攻。激战中旅长蔡炳炎阵亡,罗店再次为日军占领。而夺回罗店的任务又落到了11师的肩上。


师长彭善在接到命令后仍以33旅为罗店主攻部队,并以师直山炮营、重迫击炮连、炮兵16团第8连、师直工兵营附之,增强33旅的攻击力。


刘建业带着刚打完一仗,还没有来得及喘息片刻的部下,以急行军速度,迅速赶到罗店镇外。刚到镇外,11师派出的侦察分队派人前来报告,日军部队占领了罗店镇以后,留下了一个大队的兵力守卫,其他部队又转移走了。留下守卫罗店的鬼子步兵大队,先是抢修了一些工事,现在正在烧火做饭,士兵们也大多在休息,岗哨也不多,似乎没有预料到国军的部队回来得这么快。


“奶奶的,我操这些小日本,老子打了快一天,几乎都没有吃东西,他们倒好,还烧火做饭。狗日的,老子叫你们吃不成这饭。”饿了大半天没有来得及吃饭的刘建业一听小鬼子正在做饭,就气不打一处来。


“传令下去,部队先行隐蔽休息,一刻钟后,全体冲锋,抢鬼子的饭吃。”刘建业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抢鬼子的饭,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的不应该。到了我的地盘,还这么嚣张,真没天理了,当然,鬼子他们也不明白什么叫做天理。


在镇外休息了一刻钟后,刘建业一挥手,命令炮兵一分钟急速射。炮声一落,刘建业就挥舞着手里的冲锋枪,大声的命令33旅士兵跟他冲。两个团的官兵跟着他冲锋,没有一会就冲进了镇内。鬼子原先正在排队等着吃饭,炮声响后,根本没有来得及作出有效地反映,就被33旅汹涌的冲锋势头打蒙了。33旅如旋风般将700多个鬼子打得落花流水,打死打伤敌人400多人,其余的鬼子惊慌逃窜。


刘建业高兴得赶到师部,把消息告诉师长彭善。彭善拿起电话,向张治中报告了战果。张治中兴奋地表扬说:“你们打得好,打出了中国军队的威风!”同时提醒他说,“但是,敌人是一定要来争夺罗店的,你们一定要寸土不让,像钉子一样钉在罗店!”


“长官放心,我们一定寸土不让!”彭善坚定地回答。


当晚,11师的部队全部到达罗店镇。彭善为了巩固战果,当晚便发动部队挖交通壕。这时天气十分炎热,官兵们挥着铁锹、洋镐,高呼着号子,挖刨着泥土。彭善到各营指导士兵们,要他们挖成“之”字形战壕,便于隐蔽。罗店镇的防御,被交给了彭善认为能攻善守,前面战斗里伤亡也少一些的33旅。31旅则作为预备队,随时准备支援。


33旅的官兵,可是在他们的刘建业旅长首先受到过近乎疯狂的挖掘战壕,掩体等的训练的。这个时候,这种训练的价值,就得到了充分的体现。33旅官兵的战壕,即标准又美观。子母堡,地堡,暗堡,相互支撑,相互支援,弥补单个工事的火力盲区和死角。在33旅负责的防守区域,采取“大纵深的弹性防御”,以一个前哨连游动不定,迷惑对手,使之扑空,一经接触即迅速后撤。防御的重点不在镇外而在镇内,又以镇中心为核心,沿街构筑无数地堡,核心阵地外围鹿砦多至3层,不仅障碍进攻,更主要的是诱使鬼子的冲锋部队进至鹿砦前沿后实行突然的火力杀伤。攻击得猛时,全部收回去,在攻击无效或攻击乏力时,一下又反弹回来。刘建业还命令把防守区域内的所有房屋,全部进行改建,打通相联接的房屋之间的墙壁,沿街巷的墙壁,全部开上隐蔽的射击口,以利于被鬼子突入镇内以后,和鬼子打巷战。镇内的几家粮店的库房也被刘建业带人打开,成麻包的黄豆,被悬挂在镇内房屋的外墙壁上。这一招,可是刘建业从陈明仁坚守四平学来的。镇外的鱼鳞式战壕,相互交连。战壕前方,梅花坑,蒺藜刺,四角钉,反步兵地雷,反坦克壕沟,各种各样花样百出的东西,凡是刘建业想得到的,越南战争时候,越南人守阵地的东西,能用得上的,他都给用上了,除了没有12。7MM高射机枪可以供他平射用。


即使这样,刘建业还是不能放心,派人跑到师部支书的汽车连,把所有的钢制空汽油桶全部收集来,顺便顺了一些汽油。回来以后,刘建业就叫团部的工兵连,把这些汽油桶顶部锯开,每个油桶外面再打上两道钢箍,把这些锯开的油桶,送到镇外的前沿阵地后面,挖上斜的土坑,每个土坑放一个油桶,油桶旁边再摆上油纸包好的分成几份的火药和几个炸药包,一些导火线。看到这些东西准备好了,刘建业交待工兵,明天开战以后,他们要先把火药放到油桶里,再放上一个炸药包,得到命令,就点上导火线,然后,人员迅速跑开卧倒。等到炸药包放出以后,再重新装填发射。土坑的角度,火药的分量和炸药包的分量,刘建业都是在韶关的时候和工兵连长等几个人做过试验的,可以保证打到200米左右,不会危及自己人员的安全。这个东西虽然看上去很简陋,样子很难看,但是,对付集群冲锋的步兵和永备工事内的人员,可是很有效的,当年被解放军在解放战场使用以后,被国军官兵称为没良心炮。因为,它的杀伤范围内,人员都被冲击波震的内脏受伤,七窍流血而死。尤是这样,刘建业还是不满意,没有找到多少玻璃瓶,做不了几个燃烧瓶,国军也没有子母弹,否则,一定给你小日本好看。


忙活了一个晚上,下半夜,33旅的官兵,才精疲力竭的睡去了,准备着第二天抢在敌人开始进攻之前,继续完善工事体系。


第二天,也就是1937年8月26日,根据第15集团军陈总司令的命令,召开了师以上军官会议,重新划分了各师的防区:第十一师和第九十八师负责罗店至嘉定、砖瓦厂一线,第六十七师负责罗店至浏河一线。刚刚部署完毕,日军的第十一师团一个联队就从石洞口、小川沙登陆了。敌人经束里桥,中午时分,在飞机掩护下向罗店发起攻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