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旅之随波逐流 抗战军兴 第二十三节 血肉磨房(二)

国产坦克 收藏 1 293
导读:民国军旅之随波逐流 抗战军兴 第二十三节 血肉磨房(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6/


1937年8月22-25日,中共中央在陕北洛川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决定成立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毛泽东任主席;作出了《关于目前形势与党的任务的决定》,制定了《抗日救国十大纲领》。


当晚,刘建业在旅部匆匆的吃过晚饭以后,和副旅长韩应斌分头带领旅部人员,带着慰问品,慰问在下午的战斗里受伤的官兵。这些伤兵一旦恢复了健康,可就是有了战斗经验的,战斗能力不是新补充的新兵可以比得上的。刘建业可是很清楚,国军的新兵在上战场之前,勉强接受了队列训练,开了几枪,就被送到前线作战。这些新兵,纯粹就是一群菜鸟,最需要的就是有战斗经验的老兵来带着他们,这样才能让他们在战场上存活下来,尽快成为老兵。


回到旅部,参谋上来向刘建业报告,从被击毙日军工兵军官川村大尉的身上搜出军用地图和日记,得知首先登陆的日军是十一师团等四十三、四十七联队和工兵十一联队,根据倭寇松井石根的命令,敌人重点指向罗店、嘉定及浏河,企图实施重点突破,切断淞沪战场的国军部队的补给线和后路,全歼国军在这里的重兵集团,打开前往南京的路上门户。刘建业知道松井石根这个后来的甲级战犯,南京大屠杀的头号罪魁祸首,既凶狠残忍,又老奸巨猾,他耍的这一招,确实是正打到了国军防线的软肋上,幸好11师的部队来的及时,没有让鬼子在这里站住脚,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刘建业立刻命令参谋带着缴获的地图和日记,务必迅速赶到师部,把情况向师长说明,已提请上峰注意罗店的重要性,建议在这里实行重兵坚守,保护我军的侧翼安全。


第二天早上,部队吃过早饭,11师奉命转移到新镇、月浦地区,准备进攻该处江面之日军。师长彭善则命令31旅(欠62团,该团为师预备队)为右翼、33旅为左翼于25日凌晨向日军发起进攻,11师师部和补充团随62团前进。


部队行进在上海郊外的公路上,整齐的土黄色人流接连不断,一顶顶黑色的钢盔,在烈日的照耀下,反射着光辉。日军的飞机,不时飞临队伍的上空,先是侦察机肆无忌惮的盘旋低飞,然后就是日本海军的舰载轰炸机和战斗机,反复俯冲,对着行进中的队列进行轰炸扫射。虽然,行军之前,刘建业就要求下属各部队的军官,教育士兵在遇到空袭时,尽快向公路两侧分散卧倒,以减少被飞机集中的可能,可是,队列里还是不时有官兵倒下。刘建业只好把旅部的军官分散派出,维持部队的秩序,组织救治受伤官兵,同时,亲自命令调集了10挺马克沁重机枪,装在加高的机枪架上,隐蔽在公路旁的小树林里,准备让骄傲狂妄的日本飞行员一点颜色看看。


过了大约半小时,又一批数量为四家的日军海军九六式舰载战斗机和九六式轰炸机,出现在部队行进队列的前方。他们大概是在上海地区从来没有受到过什么威胁,大摇大摆的从高空俯冲下来,下降高度到大约100米的高度,开始对我军队列进行低空通场式的扫射和轰炸。刘建业看到他们的高度很低,为了杀伤我军官兵,飞机的速度也比较慢了,在飞机接近小树林的时候,立刻下令对日军飞机实行集中火力射击,先行打击前面的两架。就见小树林里的马克沁重机枪射出阵阵火舌,没有一会,飞在最前面的那架飞机忽然一头栽下,落在离公路不远的田野里。随着一团巨大火球的升起,宣告这架飞机正式报销了。第二架飞机也同时被击中了发动机,在勉强爬高的过程中,飞机的尾部拉起了黑烟。在勉强的象打醉拳一样的飞了一段以后,那架飞机也一头栽了下去,没有见到空中有降落伞出现。剩下的两架飞机一件下面的人群是有防空准备的,不敢再大摇大摆了,更不敢在这里再作停留,立刻掉头飞回老窝去报丧了。


在接连打下两架日军飞机以后,11师得官兵一片欢呼雀跃,对日军的下场表示热烈的欢迎。


8月25日,中国共产党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发布命令,宣布红军改名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政治部主任任弼时、副主任邓小平、总参谋长叶剑英、副总参谋长左权。


在到达月浦及附近地区后,11师稍作休整,让官兵们恢复一下体力。8月25日凌晨3时许,11师各部开始攻击前进。刘建业拒绝了所有的劝阻,领着33旅的掌旗兵,带了一个全部装备驳壳枪的警卫排,举着33旅的军旗,走在队伍的前列,亲自带队打头阵,准备和日本这个他心目里的野兽民族的军队,二战里最残忍和没有人性的杀人成性的军队,进行一场殊死的血战,为家乡南京在原先的历史里,几个月后就要被残忍的屠杀的数十万人报仇雪恨。


好像今天老天不想让刘建业打头阵的愿望顺利地实现。就在刘建业兴致勃勃地走在队伍的前列,准备拿鬼子大开杀戒,顺便看看能不能缴获上一把小日本的校官指挥刀什么的,作为以后的传家宝,让后世子孙好记住自己的光辉形象的时候,11师师部又派来了一个作战参谋,告诉刘建业,要他带领33旅全体部队,迅速回援,向师部靠拢。刘建业询问原因,原来是11师师部在凌晨的行动过程里,在前方实行侦查的部队发现,日军也有一部正在绕道攻击前进,按照日军的行动方向推断,11师师部极有可能与该股日军遭遇。该股日军规模大约是一个满编的联队,62团可能难以抵挡敌人的进攻。所以,为了师部的安全,师长彭善才下令各部队回援。尽管,刘建业对出击行动半途而废十分的不高兴,大骂鬼子不是东西,破坏自己的美事,可是,对于能够和鬼子干上一家,还是十分期待,所以,在告诉师部派来的参谋让他回复师长,自己立刻执行命令以后,召集属下的两个团长,通知他们师部的命令之后,立刻布置部队立刻掉头,急行军回援师部。


上午8时许,第62团阵地正遭受日军猛烈冲击。日军以火炮对第62团匆忙构筑的野战防御工事实行炮火准备以后,使出最擅长的浪式攻击队形,对第62团阵地进行反复冲击,以求迅速打垮当面防御的国军部队的战斗意志,一举拿下阵地。


此时31旅回援赶到,师长彭善即令61团第1营驰赴顾宅西侧阻击来犯日军,余部构筑工事拱卫师部前沿。经过62团与61团第1营奋勇反击,当面日军攻势暂时停顿。


战斗间隙,刘建业带领33旅先头部队抵达师部所在地新镇。


“师座,33旅旅长刘建业带领本旅先头部队前来报到,后续部队一个小时内全部达到。请师座训示。”刘建业一看到师长彭善,马上就是一个立正敬礼,然后汇报。


“来了就好,你看,现在的敌我态势是这样,你有什么想法,尽管可以提。”师长彭善正在寻找能够迅速解决眼前敌人的办法,见到刘建业来了,正好拉上他一起,想找出最好的办法。


刘建业仔细得看了地图上标出的敌我兵力分布和攻守态势,考虑了大约10分钟,开口说道:“我以为,这个时候,我师不能实行单纯防御,而应该摆出进攻的态势,31旅62团固守新镇;第61团绕至当面日军之右侧;以正在回援的我旅66团改道西线桥、北顾宅袭击日军左侧;形成钳形合围,夹击该股日军。第65团则迅速回援,作预备队使用。这样,敌军三个方向受到攻击,必然会有所松动,聪明一点的,就会选择后退,避免被全面合围的风险,他们要是真得不撤,一门心思的要攻打新镇,我们就干脆也拿出好胃口,索性吃掉这股敌军,这样也就可以大大的鼓励我军的士气。师长以为如何?”


师长彭善听过刘建业的建议之后,反复的在地图上看着,同时心里在权衡这个方案的利弊。过了一会,他抬起头来,说:“就这么办。下午三点,开始向敌军发动进攻。各部务必精诚努力,击退敌军。”


“是。”11师下属各旅,团级军官,立刻站得笔直,以响亮的声音回答。


回到旅部,刘建业立刻下令各部于下午三点开始的进攻里,不惜一切代价,务必以坚决迅速的行动,迅速占领敌军阵地,对敌军实行合围,力求全部消灭当面的敌军。


62团在一个小时的激战里,再次挫败了当面的日军11师团22旅团43联队对新镇的进攻。日军小林大尉以下八十余人被击毙。日军感到当面的对手不是那么好打,火力也并不差,虽然有大和魂的激励,但是,肉弹毕竟很难突破密集的机枪交叉火力的封锁。日军的炮兵,对于利用镇内建筑改建的明暗火力点和前沿的子母堡工事为支撑点构筑的防御体系,杀伤力也有限。所以,加上夏天的下午,日头正热,日军也是打了一个上午和中午,又累又热又饿,索性暂停攻势,开始吃饭休息。


下午15时,11师61团与66团分别向南面和北面攻击,第62团第3营又从东面助攻。刘建业再次赶到66团,亲自督战。国军士兵在自己方面的炮火开始延伸射击以后,排成散兵队列,以重机枪掩护,轻机枪伴随,一浪接一浪地向日军阵地发起猛烈冲击。日军也以山炮和迫击炮火力,实施遮断射击,然后,以机枪杀伤对手。


“胡团长,你们团的炮兵连给我把所有的弹药都打光,给我重点打击鬼子的机枪火力点,打开敌人阵地的缺口,冲进去,让他们全都给老子上天。”刘建业看到自己士兵的进攻势头,被鬼子的火力压制住了,开始豁出去了,先打了这仗再说。


“是,我立刻就去交待。然后就到前面去。拿不下鬼子的阵地,我就提头来见。”胡琏也为眼前的胶着局面着急。


过了大概10分钟,炮兵开始说话了。一阵硝烟弥漫,炮声震耳之后,鬼子的防御体系被打开了一个宽度大约50米的缺口。66团的官兵,立刻从这个缺口里蜂拥而入。鬼子被迫放弃阵地,向后面的二线阵地转移。66团的官兵,毫不迟疑,冒着敌人的拦阻火力,追着后撤的鬼子屁股猛揍。16时40分,第61、66团与62团第3营分别占领聚源桥南面、北面和东面,把大约1个大队多的鬼子残部驱赶到西端一隅。鬼子在国军优势兵力的压迫下,只能密集防守,依靠炮兵火力妄图固守待援。66团的数次攻击都没有能够奏效,反而损失了不少的士兵。


刘建业又坐不住了,带着警卫和副官,到了66团的前沿。


“奶奶的,小鬼子还真得不好打,都成了这个样子还在硬撑,真他娘的死硬。”刘建业本来就痛恨日本,现在自己的部队进攻不力,着急上火,自然口上就花了起来。


“胡琏,你打了几次了,还是打不下来,我看你还是先歇着吧,好好地给我看着,看我是怎么打鬼子的。”刘建业的火气又撒到了可怜的胡琏头上。


“旅座,前面危险,还是我上吧。”现在,国军可是实行了战时连坐法,胡琏可不想刘建业有个闪失,自己可就惨了。


“你给我歇着,看着点,打长出了精于计算,会用计谋,还必须要有胆子和豪气。现在,我就给你看看。”刘建业可是真得着急上火,要拼命了,这个时候,就是陈诚来了,他也要先打完这股鬼子再说,谁也拦不住了。


刘建业出了掩蔽所,戴上钢盔,拿过一把捷克轻机枪,挂上两颗手榴弹,对准备出发的官兵们大声说道:“狭路相逢勇者胜,待会,枪声一响,弟兄们就跟着我向前冲,冲不上去,大家一起死光光。全体立正,上刺刀。机枪准备掩护。”


又是一阵的炮火准备,炮声刚停,刘建业立刻冲出战壕,带着队伍就开始了冲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