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旅之随波逐流 抗战军兴 第二十二节 血肉磨房(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6/


8月13日,列车行至武汉,刚在武昌站外停下,一名11师师部派出的联络军官就找到33旅旅部,交给刘建业一封师长彭善的亲笔命令。


刘建业打开命令,看了一遍,对联络军官说:“请转告师座,职率所部立刻遵命行事。”


等联络军官一走,刘建业就对参谋长张建下令:“立刻通知各部,部队不去保定了,转向上海南翔车站。”


趁着参谋长张建忙着联系下属各部的时候,韩应斌忙问怎么一回事情。刘建业把师长的手令交给韩应斌,然后一边通过车厢的窗户向外看,一边用低沉的声音说:“日本人又在上海动手了,所以军委会命令我们18军立刻掉头前往上海,那里可能会有一场大仗要打。”刘建业没有说出来的是,18军各部在上海所要打得,岂止是大战,简直就是大血战,11师作为18军的基本部队,可以说是上海一战,特别是在号称“血肉磨房”的罗店,损失极为惨重,等到从前线下来的时候,多年训练出来的精锐老兵,可谓是荡然无存。


“我们作为军人,为国家而战,那里不是一个死,就像你见过的那样,我们是去一同寻找死的地方,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我们但求死得其所吧。”韩应斌似乎并不忌讳那个死字。


军列在汉口车站,转向东进,沿途依旧是各地群众自发的慰问欢迎活动。许多百姓自己面有菜色,却拿出了整篮整筐的鸡蛋,猪肉,慰问开赴前线的将士们,每节车厢里都被热情的群众塞进了不少鲜花,布鞋,任由将士们多方婉谢,却是无法阻挡群众们的热情。


8月14日,中国空军在杭州上空,首次对日作战。高志航率队击落敌机6架。“八.一四”定为中国空军节。8月15日,日本政府发表《帝国政府声明》。声明严惩南京政府的。日本海军首次出动飞机轰炸南京。同日,国防最高会议以蒋介石为大元帅,组织大本营,设六部(黄绍竑、徐永昌、白崇禧、陈诚、熊式辉、吴鼎昌分任部长)。中国政府颁布对日抗战总动员令。中国共产党发表「抗日救国十大纲领]。8月16日,国民政府下达国家总动员令,划全国为4个战区,建立战时体制。8月18日,日军海军军令部总长伏见宫亲王博恭、陆军参谋总长闲院宫亲王载仁晋谒日本天皇裕仁。裕仁天皇问:战局不断扩大,有无办法在集中兵力重点给中国以大的打击下,以和平方式迅速收拾时局。两位总长回答说:在陆海军两统帅部充分研究后奉答。


列车继续东行,经过南京的时候,正在陆军大学进行最后一年学习的杨伯涛也上了车,说是国难当头,不能安做课室。作为老长官,刘建业当然对此表示热烈的欢迎,当即在请示过军长以后,让杨伯涛代理副参谋长,参与全旅军事行动的策划和指挥。在列车在南京浦口车站等候搭乘火车轮渡过江的时候,刘建业特意借用车站电话,给正在学校给学生上课的妻子王靖芸打了电话,告诉她自己就要上前线作战,让她注意安全,特别是防范鬼子飞机的轰炸。列车过江到了下关车站,一个在车站值勤的军官,转交给在车站等候列车重新编组的刘建业一坛洋河大曲,说是自称刘建业妻子的女人托付他转交的,还让告诉刘建业,不要为她的安全分心,她会自己保重的,就是送给他壮行的,希望他能够打出中国军人的威风,早日打败鬼子,凯旋回家。刘建业马上冲出车站,在周围跑了几圈,四处张望,却那里能够看得见他想见的人呢?


8月18日,蒋介石再发告抗战将士书,以持久战、消耗战制倭寇之速战速决,以逸待劳,以拙待巧,以实击虚,以静制动,拼死抗战。


列车于18日晚到达上海郊外的南翔车站。部队下车以后,按照18军所属第三战区第9集团军的安排,先前往大场镇地区集结。11师同时按照命令,先将31旅调拨87师指挥,11师师部指挥33旅在大场集结后向江湾顾家宅前进。


8月20日,国民党中央常会决议以蒋介石为陆海空军大元帅。8月21日,日本“十月方略”出台。经陆、海军统帅部反复讨论,两位总长复谒日本天皇,对天皇18日垂问作出如下奉答:确保平、津地区安定,同时对位于河北省中部的中国军队以痛击;确保上海,使中国丧失经济中心,同时对中国实行海上封锁,以威胁中国军队的生存;以上决策力争10月完成,估计那时可能使中国屈服而获得结束战争的机会。据此,天皇于8月31日下达敕令:三个月灭亡中国。这就是日本的“十月方略”。8月21日,《中苏互不侵犯条约》在南京签订。8月22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发布改编令,同意将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历时半年的国共谈判终见了结。至此,第二次国共合作正式形成。


这时,中国陆军第36、87、88师正对盘踞虹口、杨浦地区的日军发起攻坚战。由于南京大本营曾先后三次命令前线部队暂停进攻,致使日军得到增援,加上攻击部队缺少重武器,攻势虽然猛烈,仍然没有达到攻克虹口、杨浦日军据点,扫荡入侵上海日军的战略目的。第11师到达上海后,暂时编入第9集团军,由该集团军总司令张治中将军指挥,经指令,第11师和新到上海的中央军校教导总队第2团胡启儒部进入江湾地区,作为攻击军的总预备队。8月20日晚,张治中将军指挥第36、87、88师继续猛攻虹口、杨浦日军据点,并以新到的第18军第98师全师加入。21、22日,各部队奉命继续攻击,因日军援军已到,据点工序坚固,攻击仍未得手,部队伤亡不断增加,战局陷于被动。


由于中国陆军主力被吸引在虹口、杨浦地区,8月23日拂晓前,日军第11师团在海军30多艘军舰密集炮火掩护下,向川沙口、狮子林等地强行登陆。获得滩头阵地后,即分兵向宝山、月浦、罗店等地进击。那里的守军仅第56师步兵1个连(因兵力不够分配,这里只配了一个连)。罗店当即被日军第11师团先头部队占领。


宝山位于上海的北面,北枕长江,东临黄浦江,南跨蕰藻浜,走马塘南北,西与嘉定相接邻,扼长江与黄浦江之咽候,在战略上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而罗店虽是一小镇,但它却是浏河至大场和嘉定至吴淞、宝山的交通枢纽,是上海北郊中日双方必争之地。罗店一失,则会使淞沪战场西北门户洞开、京沪交通线受到威胁。由于最高统帅部当时尚未派遣部队驻守,以至让日军轻易夺取。


日军在川沙口、狮子林登陆,占领宝山、罗店的消息,惊动了南京大本营,蒋介石即调精锐部队增援淞沪战团,特组建第15军团军,由陈诚兼任总司令,陈诚的副手,第18军军长罗卓英为副总司令,指挥蕰藻浜以北战争。划入第15集团军指挥的部队有第11、98师,正在增援途中的第18军第14、67师以及第56师等部队。正在指挥进攻虹口、杨浦日军据点的第9集团军总司令张治中与第15集团军总司令陈诚得知后都及为震惊,他们经过商定后决定在顾家宅集结11师、大场集结98师,并以在嘉定集结的67师、炮兵16团统归18军军长罗卓英指挥,对川沙登陆之敌予以反击,力求歼灭该股日军。


尽管,18军特别是11师是陈诚的起家部队,被陈诚视为心头肉,为不辱使命,陈诚惟有忍痛一时,在打给18军军长罗卓英的电话里,严令部队:“只要完成任务,十八军打光打尽也在所不惜。”


军长罗卓英分配给11师的任务就是夺回罗店,为了加强11师的力量,外调给87师的31旅业在这个时候回归11师建制。该旅阵地移交与教导总队第2团和第61师362团。由于31旅归建需要时间,所以夺回罗店的重任就落在了刘建业第33旅的肩上了。


下午13时,11师师长彭善亲率参谋长梅春华、参谋蒋中光等人抵达罗店以南之33旅旅部实施靠前指挥,另派师直山炮营支援33旅作战。


师长彭善听完刘建业以第65团从罗店左侧,第66团从右侧实行钳形攻势,开拔沿途补充了不少新兵的补充团从正面实行牵制进攻,以旅部直属部队为预备队的方案以后,认为可行,予以批准。然后,彭善双眼直盯着刘建业的眼睛,以很硬的口气问道:“你有多少信心?”


刘建业面对师长彭善的凌厉眼神,毫不退让的大声说道:“职虽无成功之把握,却有成仁之决心。”


师长彭善狠狠地拍了一把刘建业的肩膀,说道:“我信任你,这一次,即使部队打光了,你也要把罗店给我拿下来。晚上六点之前,如果你没有拿下罗店,你也不用提头来见,你就给我自裁吧,我自己提头去见辞公。”


刘建业一个标准的立正,大声回答:“不成功则成仁!”


然后,刘建业拿过电话,亲自把进攻罗店的作战计划布置给下属的三个团长。最后,刘建业在电话里高喊:“敌军武器精良,训练有素,这将是一场恶战、血战,罗店争夺战意义重大,如果不能将侵入罗店的敌军歼灭,后果将不堪设想,我旅官兵要不惜一切代价,清除这股敌军!谁要后退一步,就立刻枪毙,决不留情。”说完,刘建业丢下电话,从警卫手里抢过一把冲锋枪,头戴钢盔,带着一个警卫排,就上了66团的阵地。


到了第66团胡琏的团部,刘建业不等胡琏向自己汇报进攻计划,就直截了当地说:“你怎么指挥,我不管,我只要看到今天晚上六点之前,你必须给我拿下罗店,否则,我们一起去领死吧。”胡琏一听到刘建业的话,二话不说,敬了一个军礼,带着警卫就上了一线出发阵地。


14时50分,师长彭善下令进攻,33旅直属山炮连和重迫击炮连,加上配属的师直山炮营一起向罗店镇的日军阵地开始猛烈炮击。在中国军队的炮火打击下,对面的日军11师团先头部队构筑的野战防御工事上,顿时硝烟四起,火团不时升起。在经过15分钟的炮火准备以后,33旅官兵开始冲出阵地,排成多层队形,在机枪火力的掩护下,以密集的浪式冲击,向敌军的防御阵地发动全线攻击。


战斗的过程,却是让刘建业原先紧悬着的心,高高的提起,轻轻的放下。33旅官兵直到块接近敌军工事的时候,才开始受到了敌军的抵抗。但是,国军官兵前赴后继,战术动作充分体现了刘建业在平时训练时一再强调的前进时放低重心,发挥交叉火力掩护,利用每一个弹坑掩蔽自己,一旦接近敌人到了四十米左右,就先投出手榴弹,再行前进。在三个波次的进攻以后,66团的官兵已经突破敌军大部分的外围防御阵地,与在镇内防守的日军进行激烈的巷战。


刘建业看到部队已经冲进了镇内,再也站不住了,带着自己的警卫排,冲到了阵地前沿。刘建业看到镇内的建筑多被日军改建为机枪火力点,居高临下,猛烈的火力使国军官兵被压制得抬不起头。刘建业马上命令跟随自己的副官把66团的炮兵连长叫来,指着敌人的几个火力点中,对我军威胁最大的一个机枪暗堡,大声地说:“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只给你10分钟时间,你给我用火炮,把那个东西给我抹掉,不然,你就去当小兵,我另外换人来干。去吧。”


炮兵连长立刻敬了一个礼,转身跑了回去。5分钟不到,两门82MM迫击炮被冒着扫射而来的机枪弹架设到距离火力点只有500米的地方的一个炮弹坑里。经过两次试射,第三次射击,炮弹正中机枪暗堡的顶部,把暗堡来了一个顶部开花。一度被压制住得步兵士气大振,纷纷起身,冒着密集的枪弹,冲向敌人防御体系出现的缺口。冲进镇内的国军步兵,利用手榴弹,炸开沿街房屋的墙壁,穿墙前进,避开日军面向街道而设的封锁火力,以小组队形与日军展开近距离战斗。


16时30分,镇内的枪声终于归于沉寂,第66团团长胡琏跑到了刘建业的面前,大声的报告:“报告旅座,镇内的日军第11师团先头部队一个中队已经被我军击溃,打死鬼子川村大尉以下八十三人,缴获机枪3挺,迫击炮两门。罗店镇已被我军全部占领。”


“伤亡如何?”眼下,刘建业最关心的就是部队的伤亡。这些士兵可都是他费了几个月的时间,经过魔鬼训练的老兵了,这些老兵的损失,可不是新补充的新兵马上就可以填补上的。


“我军伤亡不大,阵亡37人,轻伤40多个,重伤不多,只有十几个。”胡琏答道。


“马上救治伤员,向师长报告。”刘建业放下心来,吩咐胡琏。


“是,旅座。”


过了一会,第65团的报告也来了。他们只是比起66团晚了一步,伤亡也不多。看来,刘建业的33旅第一次和日本作战,情况至少看上去还比较顺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