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旅之随波逐流 抗战军兴 第二十一节 军列之上

国产坦克 收藏 0 13
导读:民国军旅之随波逐流 抗战军兴 第二十一节 军列之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6/


18军本身就是国军的精锐,不但装备精良,军饷丰厚,而且训练相对一般部队要严格的多,军纪也是十分严明。虽然,33旅全体官兵加起来将近6000人,还有大量的装备辎重,补给物资等,但是在德国军事顾问指点下进行的长期训练,在登车的时候就显现出了效果。部队按照各自的所属,排成整齐队列,依次登车,整个过程里,只有挂在腰间的刺刀和水壶相碰撞的声音。


刘建业带着旅部的主要官佐,站在站台上,不时对已经做好出发准备,前来请示的下属发出命令。每一列沉重的列车,开出站台的时候,刘建业都要亲自向那些意气风发,奔赴抗战前线的热血青年送上自己的敬礼。


直到深夜,除了旅部的直属部队以外,其他部队都已经出发,刘建业才登上车站当天发出的最后一列军用专列。看着面前如星光一般灯火下沉寂的大地,刘建业默默地告诉自己:“这是我的祖国,既是为了你粉身碎骨,我也是在所不惜,不为别的,只因为我的血管里面流淌的是祖先留下的中国人的血液。”


深夜,列车不断前进,除了偶尔的机车汽笛声,只有车轮撞击铁轨接头的声音,能够打破周围的一片沉寂。在旅部高级军官专用的车厢里,刘建业辗转反侧,思绪万千,竟是一时无法入眠。他索性不睡了,从行军床上起来,走到车厢接头的地方,点了一根烟,深吸了几口,看着外面的原野和繁星闪烁的夜空。


“什么时候学会一个人躲起来抽烟了?”身后响起了副旅长韩应斌的陕西口音。


“什么躲起来一个人抽烟?我还不是因为对时局的忧虑吗?”刘建业没有转身,直接从烟盒里掏出一根,递给韩应斌。


“我知道,你是担心国家民众和军队受的损失会十分巨大,可是,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们只有先用一切办法,把日本人赶出中国,然后才能再建设了,国如果没有了,那么不论如何建设,都是毫无意义的。”韩应斌点燃了烟,抽了一口,说道。


“的确如此,我也是没有任何方法,既能赶走日本人,又不让国家受到大的损失。这种想法,大概只有等到未来,一个强大的中国出现的时候才有可能实现吧,至少在现在是毫无可能的。”刘建业说。


“我们作为军人,只能用自己的奋战,来努力减少这个过程里可能出现的损失了。这个时候不拼命,那还有什么拼命?”韩应斌重重的吸了一口烟,说道。


“我在想,我们需要多长时间,要有多大的代价,才能赶走日本人?赶走了日本人,我们的国家会是什么样子?”刘建业抬起头,看着天上的繁星,说道。


“我想时间也许会很长,代价也会很惨重巨大,但是有一点我可以确信,赶走了日本人,我们的国家肯定会很美,他会是我们真正的自己的国家。”韩应斌想了一会说道。


“对,那一定是世界上最美的国家,因为那是我们自己的国家,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国家。”刘建业虽然知道,抗战结束以后很快,抗战时期的两个盟友就又会打上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内战,但是,毕竟建立一个真正独立自主的中华民族的国家,是一个真正热爱祖国的人都希望的。


“仲良,你今天做的那个那个演讲真得很不错,很有激情,看得出来,你为了对日本的战争,准备了不少时间了。”过了一会,韩应斌谈起刘建业的演说。


“我是纯粹的即兴发挥,因为,日本人实在是欺人太甚了,只要还有一点热血的人,都会对他们的行径感到愤慨,和他们不共戴天,势不两立。说到准备,我倒是真的准备了很久,在陆军大学的时候,我就经常和教育长杨先生交换对日本的看法,在地图上进行推演,筹划战争的战略战术问题,还特地拜访过蒋百里先生。为此,我跟着杨先生学了两年的日文,虽说讲得还不算很地道,但是,看明白他们的文件还没有什么问题。”刘建业向韩应斌做着解释。


“那你们对战争的前景是怎么看的?”韩应斌也是一个不喜内战,主张对日抗战的军官,否则,就不会在中原大战结束以后,自愿申请到炮兵学校学习,以避开内战了。


刘建业听到韩应斌的话,就把他和杨杰一起拜见蒋百里先生时候,三人对抗战的分析和看法,讲给韩应斌听,还详尽的做着解释。


“对,就是要用空间换取时间,和他们打一场决不妥协的长期抗战,直到他们最后拖不起了,只能投降。胜也罢,败也罢,就是不同它讲和,这话真是切合实际状况。百里公,真乃世之人杰。听说,蒋百里先生今年出版了一部书,名字叫做《国防论》,开篇的话就是万语千言,只是告诉大家一句话‘中国是有办法的!’,有时间的话真该好好拜读一下。”韩应斌听完刘建业的话,顿时感慨万千。


“那没有问题,前一段时间,百里先生就给我寄来了一本样书,我刚读完,等一会,我拿给你,那可是有亲笔签名的赠书,很难得的。”刘建业得意地自豪了一把。


“仲良,你今天亮出那个发型的时候,实话说,我都被吓了一跳。你怎么想起来的?平时,你可是很注意形象,头发梳得很整齐的。”韩应斌又问起了刘建业的头发。


“这是两个考虑,一是抓紧时间,光头不需要梳理,可以节约时间;二是,万一头部受伤,可以尽快救治包扎,省去剃头发了。”刘建业是想起后世的人民解放军,上战场之前都会把头发剃掉,才这么做的。


“这个想法不错,等到有时间,我也去剃上一个光头。”韩应斌觉得这个想法很好,决定效仿一下。


“晚上天凉,我们先进车厢吧。”刘建业看到时间不早了,要抓紧时间养好精神,未来的血战,谁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几天几夜不能河沿都是很正常,那时就需要有一个好身体和精力,就提议回到车厢。


“好吧,养足精神,和小鬼子好好干一家伙。”韩应斌说着,两人前后回到车厢。


军列继续前行,一路上所经各地的群众,听说这支路过的部队师奉命北上抗日前线,和小鬼子去拚命的中央军精锐部队,都纷纷组织了慰问团体,对部队热烈欢迎,男女青年还手捧鲜花到车上热情慰问,与官兵亲切握手致意,赠送水果、食品等慰问品,使官兵们十分感动。刘建业和韩应斌多次被群众的爱国热情所感动,代表官兵向百姓表示衷心致谢,表示决不辜负全国民众的期望,狠狠打击日本侵略军,即使全旅官兵全部战死,也在所不惜。


8月5日,蒋介石发表告空军将士书,勉励弱小的中国空军将士及时奋发,完成任务,以谢国人对空军的支持。8月6日,蒋介石任命宋哲元、刘峙为第一、第二集团军总司令,统帅华北的国军部队,对占据平津的日本军队进行反攻,同时把全国划分为五个战区,18军就是奉命前往华北的第一战区,参加对日军的反攻作战。同一天,红军前敌总指挥部命令红军集中到陕西三原地区,整装待命,准备接受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改编。8月7日,长江日军舰集中上海,汉口日侨完全撤退。8月9日,华北日军寺内寿一部铃木重康旅团开始进攻平绥铁路南口,与汤恩伯之第七三军王仲廉师激战,南口血战开始。8月9日晚,日军在上海制造“虹桥机场事件”,驻沪日海军陆战队官兵中尉大山、一等兵斋藤擅驱车闯入虹桥机场进行武装挑衅,当即被中国守军击毙。驻沪日军以此为借口要挟中国政府撤退上海保安部队,撤除所有防御工事。日本的无理要求被中国拒绝后,即动员驻上海4000人的海军陆战队及舰艇登陆人员和“日侨义勇团”共万余人紧急备战。8月11日,京沪警备司令张治中率第87、第88师到上海杨树浦及虹口以北布防,中国空军主力也开始由华北向上海方向集结。8月12日,中国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中国国民政府军队最高机关,下令中国海军征调军舰和民用船只,沉船封锁江阴长江水道(9.26二次沉船封锁)。8月13日,日海军陆战队首先由虹口向天通庵车站至横浜路段开枪挑衅,再以一部向宝山路、八字桥、天通庵路进攻,被第88师击退。历时三个月的淞沪会战打响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