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狗的选择

铁血梦友 收藏 1 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一直想当记者,通过关系,毕业前夕我去了一家报社实习,文化版。去之前,关系对我说,主任是他的好友,只要我好好干,当记者是很容易的事。


我去单位的第一天,主任就给我上了第一课,记者简单地说就是喉舌,是别人的传声筒,你听话,别人当你是狗;你不听话,别人当你是疯狗。我很不平,难道我们就不能当人?主任笑了,这年头,人不如狗。尽管我很巴结主任,但我还是觉得他太偏激。


主任对我很好,打一棒子给一枣子,训完我后让我去领红包。不知从何时开始,记者招待会要发红包,主任说他早就过了在乎这点小钱的时候,而这样的机会报社有很多,所以就便宜了我这样的实习生。领红包的行话是取资料,老记都是领了红包就走,而我,还要老实地当一会儿听众,然后混一顿饭吃。领完了红包,我本来可以若无其事,每天一如既往上下班,但我想给主任一个忠诚老实的印象,就打电话告诉他我领了红包,请示他如何处理。本来我的想法是,领红包事件主任心知肚明,我要得了好处不说,显得不厚道,而要我直接交还给他,我还贪图小利不舍得,于是我自以为是地玩了一个手腕,打电话请示他,而他的回答早在我意料之中,他让我自己处理,说这是我应得的。就这样,我心安理得地当了婊子又立了牌坊。


这是一个很好的差事,很快我就干上了瘾,这样的日子真让我舒服,它让我忘了我自己的身份。在主任的关照下,我可以隔三差五地拎着一个公文包四处赶场子,领到了红包以后我照例会给主任打一个请示电话,而主任的回答千篇一律,都是让我自己处理。我也保持风格,老实不客气地揣进自己的腰包,以为外快。


就在我兴高采烈地四处收钱的时候,又有一个实习生通过另一个关系来了报社,主任照例给他讲了一遍狗的理论,然后也让他去参加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尽管这家伙的到来会直接或者间接导致我领红包的机会减少,有抢饭碗的嫌疑,但我依然很有风度地告诉他,去新闻发布会可以领到红包,主任说过了,这是给我们的车马费,自己拿着就行了。当时那小子看着我的眼神非常讨好,还满脸堆笑地谢谢我的指导。


新来的小子并没有影响主任对我的照顾,这让我产生了一个错觉,以为关系可以让自己的记者道路一帆风顺。但是,生活中总有意外发生。


我在兴高采烈地四处收钱之余,忽视了一个最基本也是最要命的问题,按行业的规矩,拿了人的钱,或大或小都要见报的,而我只是一个小实习生,不要说发稿权,就连写稿权也有限的很,根本就无法保障领了红包以后的连带责任。

就这样,我在收了一份大红包后,主任并没有刊发我传回去的新闻稿。对方急了,不断地打电话给我催问落实发稿情况,我有什么辙啊?只好心急如焚但语气卑微地问主任是否看见我传回去的新闻稿,主任在另一边惋惜,没有啊,昨天我们的稿子就不够,我还到处找你的新闻稿,没找着,我还以为你没去呢。这样吧,你再传一份过来,我今天给你上。我如释重负,赶紧给人回话,说明天见报。结果第二天的报纸根本就没有,对方火了,打电话到报社强烈地谴责我的恶劣行径,同时我也注意到了这天的文化版编辑换人了。事后我才知道,主任那天临时有事,跟人换了班,结果误了我的大事。


出了这样的事情,文化部我是不能呆了,关系异常恼火,说我丢尽了他的脸并表示以后不会再管我的事情了。我灰溜溜地夹着尾巴走了很久以后我才听说新来那小子领了红包以后都如数交给了主任,那时,我突然领悟了主任的教诲,反正是狗,做一个听话的狗多好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