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算天算

铁血梦友 收藏 3 10
导读:人算天算

大学毕业以后,我留在省城晚报社做记者。

因为我好奇心强,一去就主动要求到“案件聚焦”栏目跑社会新闻,同事们都说像我这样的美女该去做娱乐新闻,可他们哪知道,要不是因为喜欢新奇刺激,我就不做记者了。


这天早上,报社得到消息,说石门乡发生了一起特大凶杀案,蒙面歹徒丧心病狂,趁胡老汉一家五口午睡的时候,用利器割断他们的喉管,然后逃之夭夭。据警方分析,这是一起情杀案,凶手可能是胡老汉女儿胡莉莉的前男友,因恋爱不成,恶意报复。可恰恰是胡莉莉本人逃过了一劫,那天中午她碰巧去了同学家。正巧我最近在做一个青少年犯罪心理的专题,一听案情,立刻决定去采访。


中午十一点多,我乘车赶到了石门乡所在县的县城汽车站,准备转中巴车去石门乡做采访。


正是中午吃饭时间,车上稀稀拉拉只有几个人,驾驶座的旁边堆着一堵墙似的货物。我瞅准了车门前边有个两人座的空位,便一个箭步跨过去,喜滋滋地临窗坐了下来。


根据我的外出经验,这是个舒适安全的好位子。说实话,女孩子长得漂亮,确实好处多多,可出门在外也特别容易遇上无聊色鬼,借着人多拥挤,动手动脚占点便宜,让人有苦说不出。我挑的这个位置旁边只能坐一个人,离司机又近,后面还有很多眼睛盯着,危险自然小得多。更何况这个位置视野开阔,可以边坐车边看风景。


刚坐稳了,一个干瘦老头就来到我座位旁边,手里还拎着一个装猪崽的蛇皮口袋。他气喘吁吁地问:“姑娘,这位子有人吗?”


“没人,您坐吧。”我客气地说。要说这猪崽的味道真让人有点不舒服,可老头人看上去干净利落,也很精神,我灵机一动,决定从他开始做侧面采访。


位子差不多坐满时,中巴车终于开动了。我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和老头聊了起来,先是聊猪崽,说着说着就假装不在意地问道:“石门乡最近是不是出了人命案?”


“五条命呢,”老头叹道,“听说是那家女娃的对象干的,那伢子真是作孽哟,好端端的一家人叫他毁了!”


老头嗓门挺大,加上这车上有不少乘客是石门乡人,听到我们在谈这事,其他几个爱凑热闹的,也七嘴八舌议论开了。我仔细地听着他们议论,希望能有些意外的收获。


说着说着车子就过了大山口,路开始有些不平了,车子一路颠簸,把车上的人都颠得打起了盹。


我却没有睡意,无聊地看着窗外的风景,没多久,就看到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男人,站在路边,冲着中巴车不停地招手。太阳下面,他那顶白色太阳帽特别显眼。车停下来后,大胡子拎着一个皮包跳上车,车子又醉蛇似的开动了。


那大胡子抓紧拉手,扫视着车厢,大概是在找座位。本来,车后排有个空位,可他却走到前面,弯下腰对坐在我身边的老头说:“大爷,跟您商量个事儿,真不好意思开口,您这么大年纪,我晕车,后面颠得厉害,能不能请您到后面去坐?”


我听了这话老大不乐意,可老头却很慷慨地说:“行!这有啥不好意思的?我坐哪儿都一样。”说着,老头拎起蛇皮口袋就朝后排位子走去。


大胡子道谢后斯斯文文地坐下来,抱着包伸长脖子朝车前看了看,便往椅背上一靠,打起瞌睡来。他既没看我一眼,也不和我搭讪, 倒让我放心了许多。


睡意袭来,我也想休息一下,可刚有点迷糊,就觉得什么东西在我肩上碰了一下。我警觉地睁开眼睛,看到大胡子已经睡着了,脑壳沉沉地正往我肩上压,碰到以后又条件反射似的弹了回去,一会儿又压了过来。以前坐车的时候,我也碰到过这样的人,十有八九是假装睡着,想占点小便宜。


我拿起背包挡在肩上,可谁知那脑壳碰到包以后竟然顺着肩膀往我胸前滑下去。这下我可火了,看来这家伙是不怀好意,否则那脑壳怎么跟长了眼睛似的?不行,要给这家伙点颜色看看。


我瞅准时机,在他脑壳倒过来的一瞬间,往座位前面一探身,大胡子的脑壳西瓜似的猛一沉,几乎倒在车窗上。这一撞让他猛地惊醒过来,大胡子看看自己的姿势,又看看我愤怒的样子,立刻明白了。


“哎—对不起,小姐,我实在太困了,”大胡子连忙一脸歉意地解释说,“这样吧,你坐到外面来,让我靠窗子睡吧,省得我影响你,行不行?”


我看大胡子确实像几天没睡好觉的样子,又见他说话也很诚恳,心想这倒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换过来之后看他还怎么作怪?我边起身换座位边冷冷地答道:“那好吧。”


“谢谢你啦!”大胡子点点头,瞟了瞟我,挺肉麻地夸道,“小姐,你不光人漂亮,心眼也挺好!”我没搭理他,也不敢再睡,保持警惕的状态,怕他有什么新花招。可是换过座位后,大胡子压低帽檐,抱着皮包,两眼似闭非闭,靠在窗边,再也没有什么非礼动作。


我松了一口气,看来是自己想歪了,错怪了人家。


正想着,车开到一处三岔道口,迎面开来一辆装钢筋的大卡车,长长短短的钢筋拖在后边。那货车开得很快,两车相遇在交叉口时,卡车快速转弯,驶向岔路。我怎么也没料到,就在一眨眼间,会出现惊心动魄的一幕!


只见拖在车厢后边的钢筋“呼啦”一声突然松动,随着疾驶的货车,蛟龙摆尾似的朝中巴车扫过来,一时间惊叫声和金属玻璃撞击声响成一片,我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刺耳的刹车声后,车停了。车里乱作一团,身边的货物早就倒掉了,我整个人摔在了过道上,惊出一身冷汗。


我爬起来想坐到座位上去,可抬头一看,吓得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失声尖叫:“啊—”


很多人和我一样看到了恐怖的场面:一根手指粗的圆钢,穿过开着的车窗,不偏不倚,深深插入了大胡子的太阳穴!司机吓呆了,张大嘴巴瘫在驾驶座上。后排那老头走过来,伸手试探大胡子的鼻息,又看看眼睛,摇摇头说:“已经走了。”


司机用发抖的手掏出手机,打通电话报了案。


乘客都下了车,我站在车外,仍然十分惊恐。我和大胡子换座位前后不过十来分钟,如果不是自己猜疑,逼得大胡子和我换了座位,那我现在已经不在人世了。想到这些,我后怕得直想哭!再想想大胡子其实是被我害了,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没有了。


“姑娘,别难过,这一切都是天意啊,”原先坐在我身边的老头像是看出了我的心思,走过来劝道,“你想想,他先要跟我换座位,然后又要跟你换,眼看就要到站了,这事故不早不迟地发生了,神人也难料呀!”我难过地说:“大爷,您说的不假,可、可是,我心里不安呀。”


大约二十分钟后,警察赶到了现场。一位警官拿过大胡子怀中的皮包,打开来想查找线索,只见包里有一把白亮亮的尖刀,和一个捆得方方正正的纸包。警官取出那纸包一看,吓了一跳,周围人也惊叫起来:“炸药包!”


警官觉得有点蹊跷,他把炸药包交给另一个警察处理,自己盯着大胡子的脸细细打量。突然,他眼睛一亮,从怀中掏出一张通缉犯的照片看了看,伸手在大胡子脸上摸摸,然后轻轻将那胡子撕了下来,露出的竟然是一张白净净的脸!


“他就是石门乡凶杀案的嫌疑人!”警官很肯定地说,“这家伙简直是疯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可能是想今天中午再次作案,杀掉胡莉莉,如果被发现,他就打算同归于尽!唉,真想不到,他第一次作案后竟然没逃走,还敢明目张胆地乘车再去石门乡!”


瘦老头听后,一拍大腿,恍然大悟地说:“这就对了,怪不得他想尽法子要换座位,他是想靠前、靠窗边,好察看路上情况。真是老天有眼,死有余辜啊!”


说完,他转身对我说:“怎么样,姑娘,我说是天意吧,不然怎么一车人都没事,偏就这么准戳到他头上?找死,这家伙找死啊。”


真是奇了,这样的巧合真是没办法解释,只能说人算不如天算。可刚刚想通我又犯愁了,这下真不知道该怎么去写我的犯罪心理专题稿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