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种敲门声

铁血梦友 收藏 0 1
导读:三种敲门声

牛黄自从当了一家贸易公司的经理后,花花肠子便多了起来,他偷偷摸摸地将他的小秘玉珠发展成了情人。牛黄的老婆叫金叶,是市经贸委金主任的千金,就凭这个,牛黄也不敢得罪,既然不能明目张胆地搞,他就跟玉珠在市郊花园别墅租了一套房子,隔三差五地躲到那里快活。


这一天,牛黄又跟玉珠在别墅里鬼混,忽地“笃笃笃”传来了三声轻微的敲门声。


“我敢打赌,这一定是做保险推销的业务员,”牛黄煞有介事地说,“这种人生怕得罪了主顾,所以敲门时往往小心谨慎。”


玉珠有些不相信,赤着脚跑去打开门,果然见一个夹着公文包的小伙子,微笑着说:“嗨,你好,我是安康人寿保险公司的小米,能允许我向您介绍一下我们的最新业务吗?”


玉珠正想搭话,牛黄站在她背后冷冷地说:“你走吧,我们都买过保险了。”说罢“砰”地一声关上门,把玉珠拉回床上要接着亲热。


正闹着,猛地又一阵敲门声,“咚咚咚”,比先前那敲门声可急促多了。


牛黄赶紧拉住玉珠说:“别理他,这一定是收水电费、物业管理费的来了。这些家伙仗着是债权人,敲门时也趾高气扬的。”玉珠惊讶地张大嘴问:“凭声音你就能判定人的身份?” 牛黄老道地说:“当然呀,凭我在商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人我没见过?”


玉珠觉得新鲜,为了证实牛黄的判断,她不顾牛黄的阻拦跑去开了门,果然见一个中年男子站在门外,没好气地说:“敲了这么久也没人应,是不是想把三个月的水电费赖掉呀?”


玉珠这下算是信了,付了钱把人打发走,回头直夸牛黄有“耳力”。


可没过多久,“砰砰砰”,又响起了敲门声。这次的敲门声比先前两次更凶更猛。


玉珠开玩笑地说:“专家,快算一算,这一次敲门的又是谁呀?”


牛黄一跃而起,惶恐地说:“凭这声音和声势,不是公安局的,便是检察院的。难道是上次收红包那事儿发了?”玉珠一听吓呆了,两人愣在床上,半天都没敢吱声。


“砰砰砰”,那敲门声竟一声比一声大,一声比一声急。眼看是捱不过了,牛黄吩咐玉珠穿好衣服,整好被褥,自己也抓了抓头发,硬着头皮去开了门。不料,门一开,却是先前那个夹公文包的保险业务员,他露着和刚才一样的笑容说:“嗨,你好,我是安康人寿保险公司的小米。”


牛黄那气可就不打一处来了,他大吼一声说:“放肆,做推销有你这么敲门的吗?就凭你这敲门声,我就要向你公司投诉你!”


不料,牛黄话音未落,便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冷冷地说:“有什么不满意到我这来投诉吧,是我让他这么敲的!”


这时便见小伙子背后猛地钻出一个女人来,横眉竖眼的要吃人似的。牛黄一看差点没栽倒,这下比检察院来人也好不了多少,那女人正是牛黄的老婆金叶。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