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连线,爱情靠边站★


有时候我常暗自想,我前世一定是做什么伤天害理不积阴德的事了,否则上帝怎么会安排我和这样一个嚣张疯狂、张扬跋扈外加超级自恋的女生作同桌?


瞧,烽烟滚滚之中她又杀将出来了。我急忙把镜子收好放进口袋,但还是被她给瞥见了,只听她字正腔圆的吟哦道,俱往矣,数变态人物,还看今朝。想我秦晓曼有闭月羞花之容颜、沉鱼落雁之美貌,照照镜子还说得过去,你一个大老爷们儿,整天照镜子,真是变态啊--


虽说好男不跟女斗,可是这厮实在是太过嚣张,我只不过因为最近脸上痘痘丛生照了几次镜子便招致她一阵讥讽,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恶气,于是我反唇相讥道,是啊,晓曼同学生得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容貌之丑陋都惊的月亮躲进云层、花朵暗自低头、鱼儿沉入水底、大雁平扑落地,只为不再看你一眼。我看哪一天大雕也被你这丑陋的相貌吓得魂飞魄散、坠地而亡之时,这射雕英雄的称号就非你莫属了!


丁锐,你这分明就是嫉妒!想我秦晓曼窈窕淑女一个,不知有多少谦谦君子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Action--


秦晓曼竟然当着全班的同学的面在课桌之间的走道上拽起了猫步,待走出十多步,突然转身回头朝后面抛了个媚眼。我高呼,杨贵妃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我看你是回眸百笑无媚生,全班粉黛有颜色!


丁锐,你找死!她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可怜我的左胳膊又有机会锻炼肌肉了。


今天,秦晓曼同学来到班里坐定之后不但一反常态地只言未发,而且还唉声叹气。这可与她平时一到班里就极尽张扬的习惯不符。于是我刺激她说,无病呻吟,分明是未老先衰的征兆!结果她又一次出乎我的意料,竟然没有朝我挥舞拳头,我估计她肯定是遇到什么伤心事了。这时只听她如丧考妣般地哀叹,想不到我秦晓曼一棵水灵灵的小白菜,就这样被玷污了。


我的天,该不会是……


你,没事吧?我轻声问她。


怎么没事,我的初吻昨晚被夺走了!她高呼一声,语惊四座。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原来你的初吻一直没有送出啊?于是我便在脑海中暗自勾勒月黑风高的昨夜,她与男友相拥而吻的甜蜜场景。不对啊,我好像从没听她说过有男朋友的事啊,要知道尽管她向来是凶神恶煞地与我大吵大闹,但是她的“家底”我还是知晓得一清二楚的,莫非是昨夜与人一见钟情?


于是我笑着问她,请问晓曼同学,你的初吻被哪个帅锅夺走了?


什么啊?要是帅锅就好了!


这么说是个青蛙了?


她摇头摇得像拨浪鼓。


老大,你就别卖关子了!


那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免得让我贻为笑柄。接着她声音调高八度说,都怪那只死蚊子!刚开始它隐身,结果我以为我的帐子里面没有蚊子了,于是安然入睡。谁知半夜里它上线了,不偏不倚的朝我嘴唇上狂咬一口,可怜我的初吻啊,就这样被夺去了啊!


周围的人听后都哈哈大笑,笑得班里其他同学都莫名其妙。后来,这件事情成了全班同学紧张学习之余的调味剂。


历史课上,我正骑着思想的野驴在非洲大草原上驰骋,忽然左胳膊一阵剧痛,又被秦晓曼打了一拳,我刚想冲她发作,却听她说,还在那儿不知死活的四处游荡呢,就要考试了!


考试?我的天,我什么都不会啊!我悠然长叹。


放心,老大我罩你!秦晓曼一脸得意地说。


老大,你最近自恋指数飙升啊!你的历史成绩好像比我好不到哪里去啊!


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她瞟了我一眼,企图用目光杀死我。


可是说到考试我还真是还发怵,因为我压根就不知道考什么内容。而旁边的秦晓曼正狂颤不止,活像得了癫痫。唉,历史老师划的这些考试内容怎么这么简单啊,一点都不锻炼智力!她居然吃着葡萄还说葡萄酸。


虽说男儿脸上有黄金,可是这黄金换不来分数,所以我只好“低声下气”的问秦晓曼同学到底考什么内容。虽说秦晓曼把我狠狠地刁难了一番,但是在她的帮助下我的复习简直是得心应手,最终我顺利过关,看来有她在身边对我还是有一定好处的!


而且有时候我感觉虽然秦晓曼的嘴里尽是些无稽之谈,但正是她这些无异于调味剂的无稽之谈,为我们枯燥的学习增加了不少乐趣。有时少了她的说笑还真的无比烦闷,有一次她生病没来上课,我上课的时候居然如坐针毡,感觉时间过得奇慢无比。


11月11日,一年一度的光棍节。班里不管是才子配佳人,还是猪头配恐龙,大部分都成双入对,看着一对对幸福的情侣,我和秦晓曼不禁面面相觑,异口同声地说,光棍节快乐!要说秦晓曼长的其实也蛮漂亮的,加之少了寻常女孩的矜持羞涩,使得她更加落落大方。


以前还有男生追过她的,当那男生向她表白之后,她豪爽地说,好,我答应你,但必须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你必须先追上我的车,接着她狂飙着自行车将时速提升到×公里,其实多少公里我也不太清楚,总之结果是那个男生双腿难敌二轮,被秦晓曼的自行车远远的甩在了后面。所以自此以后,再也没有男生敢向秦晓曼同学表白爱慕之心了。


这时,我心里电光火石般的冒出个念头,我对秦晓曼说,晓曼,做我女朋友好吗?


秦晓曼愕然得张大嘴,接着羞涩地低下头去喃喃地说,你在说什么嘛!


我鼓起勇气抓住秦晓曼的细腻柔滑的手,深情地说,做我女朋友吧!


她羞涩地伏在了桌子上,但是手却没有挣脱。我打趣地说,你不会也让我追你的自行车吧?


你这人真坏!这儿哪里有自行车啊?


我哈哈大笑起来,秦晓曼也羞涩的笑了出来。看来不管女生平时温婉尔雅还是凶恶如煞,只要碰到爱情,通通都会变得乖巧羞涩。


从此我和晓曼不再歇斯底里地大吵大闹;晓曼每天都安安静静的,一副十足的淑女形象;我也不再故意找渣与她斗嘴;她每天像是例行公事一般对我嘘寒问暖;每天黄昏我们都会在学校的林荫小路上散步;每天晚上我都会送她回家,然后在灯光昏黄的马路上送她一个吻,然后看着她骑车离开,消失在夜色中……


可是我们感觉这场初恋我们都活得好累,总有一种削足适履的感觉,为了力求自己的形象在对方眼里能够完满美好,我们都放弃去做以前那个真实的自我,而放弃了做真实的自我也就放弃了快乐。我们就象是穿上了那双有魔力的令人艳羡不已的红舞鞋,跳啊跳直到死去。


最终,我试探性的对秦晓曼说出自己的想法,她大呼,是啊,是啊,我早就受不了了!再坚持下去的话,我们就会“捆绑下地狱”了!都怪你,当初追谁不行,偏偏追我,弄得我秦晓曼一棵水灵灵的小白菜如此憔悴不堪。


那我们就从现在起做回以前那对无拘无束的朋友吧!


于是我们两个在课桌上贴了两张纸条,她的桌子上贴着“友情连线”,我的上面是“爱情靠边站”,一来告示公众,二来解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