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龙拳 如意杀魂 第二十一章蒙古第一武士(上)

mohei610 收藏 0 0
导读:邪龙拳 如意杀魂 第二十一章蒙古第一武士(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0/


且说哈达亚同意接受哈塔王爷的请求,对丢失的宝物进行收回。这个第一站就是来到四川,四川自古以来又天府之国之称,三国之前人们对四川还不是太关注,三国后这里成了一个兵家必争之地,一下子成了一个香饽饽。我们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就说过这么一句话,四川是中国战略纵深腹地,国内重要的设备有两套的,一套放在四川,只有一套的话,肯定是放在四川。它的战略地位是被孔老大发现并利用,占天府以图中原。而这里自古也是修武练道的宝地,为什么这么说呢,这里的天才地宝多呀,其他的地方那里就数昆仑一脉可以压下他,而这里也有修武最著名的地方:藏珍阁,正如其名,这里收藏了非常多的天才地宝,这里汇集天下修武爱好者,共同研究武道,以归天道。

天道,这是个多么诱人的词语。从古至今,没有人不想长生不死,帝皇中最著名的要数秦始皇了。天道有没有呢?有,当然有了。只是修武练道的人都有一条古老的规矩,就是不得干预朝政,否则杀无赦。这也是为什么民间很少听说修武练道的人了,就是有,也是过路神仙,比如铁拐李这些散仙,只是到民间逗留一下,就立离开。


自古以来皇家就有派遣炼丹道士寻求仙家妙药,传说中以秦始皇最为狂热。先后派遣多人寻找仙丹妙药以求长生不死,其中最著名的要数徐福。据历史记载,徐福没有找到仙丹妙药而东渡到日本,成为日本的始祖。而徐福不过是道家修武中的一个小角色,其实他还是找到了仙丹妙药,只是他违背了修武之人不得干涉民间政权而遭受修武之人的追杀,所以东渡日本躲避追杀。


其实哈达亚并不知道戴飞是藏珍阁的人,只是猜测。他知道古武者有个传统,就是不得以武者的身份对民间政权进行干涉,如果有人出来干涉的话,最大的可能就是藏珍阁的人,他们的势力可以让他们为所欲为,也是这个制度的维护者。所以猜测此次前来蒙古王府盗宝的最大可能性是藏珍阁的人。


哈达亚拿到前往中国的签证就立马赶到四川,四川很多地方风景优美,但是此次前来四川的哈达亚没有心情欣赏这美丽如画的风景,他要做的事实在是太多了,他虽然是蒙古第一的武士,但是在藏珍阁人的眼里和一只弱小蚂蚁差不多。所以这次作为王府的代表前来,究竟会怎么样还是未知数。


带着沉重的心情,哈达亚来到了四川卧龙岗,这里是少数民族居住的地方,风景优美,气候宜人,也是中国国宝大熊猫故乡之一,令人想不到的是这里也是中国古武者修炼的集中地带。哈达亚来到一个山头,对着一块石壁说了一句:“蒙古第一武士求见藏珍阁阁主。”


不一会石壁中传出一个声音,如果常人听到一定以为有鬼呢。“请回吧,这里不是你们来的地方,此地已经避世。”


“我求见阁主,有要事相求,希望大哥通传一声。”哈达亚有些恼


怒,这个守卫竟然如此对待自己,想自己在蒙古是受到何等的尊重,如果不是王府相请,自己还懒得来这个鬼地方呢?但是他也不得不求这个门卫。


“我不是说过了吗?本地已经避世,不回接见外人,难道还要我说几次不成。”


“我是有要事相求,最近有中国武者在蒙古活动,盗取蒙古一古老王府镇府之宝,特请我来问明,希望中国古武者给一个交待。”哈达亚 不得不说出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好让门卫代为通传一声。


“对不起,最近我们的古武者没有出去入过世,那里来的古武者前往蒙古做案,你不要污蔑这里的古武者。”


“但是他会中国话,而且他还和中国民间第一杀手组织杀魂有交情,从这些迹象来看,中国古武者都有嫌疑,我希望贵阁能够给我一个交待,我也好向蒙古哈塔王府交待。”塔哈亚把自己所知道的都说了出来,希望这个门卫给自己通传一声。还是那句话,阎王易过,小鬼难缠,在中国那里都适用,这些古武者也逃脱不了。


“既然如此,你先等一下,我找一个管事的人给你一个说法。”守卫说完就跑向了内堂。不过石门一直都没有开过。


“长老,外面有一个自称蒙古第一武士的人求见,说最近有中国古武者在蒙古活动,偷盗一个古老王府的宝物,过来问一下,是不是藏珍阁的人在外面做的。”


“最近不是没有人出去呢,怎么会是藏珍阁的人做的,你去回复他,说藏珍阁的人没有做,让他回去。”长老有些不快,怎么这种鸡鸣狗盗的事都会找到自己头上来呢,这几十年来,已经很少有人上这里来了,更不用说用这种抓小偷的借口了。久了没有被这跳蚤咬,偶然给咬了一口,还真他妈的不爽。


“知道了,长老。”守卫说完就离开了。


守卫来到石门前说:“你还是离开吧,我们长老说最近我们藏珍阁都在避世,没有人出去过,不可能是我们藏珍阁的人做的。”


“即使不是藏珍阁的人做的,也要给我们一个说法吧,这古武者不干预朝政这个传统难道就这么废了。我希望你们的长老出来给我一个说法。”哈达亚有些气愤,这些人真是不给自己面子,在蒙古自己是何等的高贵,在这里连口水都没有喝,还要受这个门卫的气。


“我们长老不见你,我也没有办法,你要是想查明,还是自己多用点力吧,这里并不是只有我们一个门派,除了古武者之外还有魔武者,这些人也是修炼之士,会一些练气也是很正常的。”守卫虽然不让他见长老,但还是给他指明了一条道路。


“这里除了古武者,还有魔武者,难道这里不是你们藏珍阁的天下吗?”哈达亚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这个世界不是某个人说了算,很多人都在这个世界上,有魔武者是很正常的,难道你们蒙古就没有魔武者吗?”守卫反问了一句。


确实如此,有人的地方,意识形态总有不同,不可能把每个人的思想都统一起来,否则这个世界的发展也就受到了限制,没有生气。想到这里哈达亚对着石门抱了一个拳,问道:“大哥能不能够给我一点提示,这里那里有魔武者。”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自从上山以来,还没有出去过那里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你还是走吧,记住你知道我们藏珍阁的入口,希望不要把这里说出去,否则,我们藏珍阁不会放过你的。”


“这个自然知道,这也是我们古武者的规矩,我怎么敢破坏呢。”哈达亚看着这扇石门,有些无奈,自己来到这里,却没有找到一丝自己有用的东西,看样子要找回王府丢失的东西,还要走很远的路。


哈达亚无奈,硬闯进去根本不可能,无奈只好下山寻找新的线索。哈达亚郁闷的往山下走,走了几个小时,也没有看到村庄,不觉有些气愤,这个藏珍阁建在什么地方不好,偏偏建在这鬼山丛中,害得自己白白跑了趟,今天晚上到那里落脚还不知道,走着走着,不觉加快了脚步,运用自己的轻功赶路。


“噫,这里怎么会有古武者,在大白天的运用轻功赶路,难道不怕吓坏这里的平民百姓吗?藏珍阁的人都比较考虑这里的民众感受,每次出来都是晚上,很少有如此张扬的。”


“师弟,你没有看出来吗,这个不是藏珍阁的人,他的外貌和这里的人有些差距,我看像是从内蒙古那边来的。”比较年长的那个一眼就看出哈达亚的来历,虽然有些偏差,但还是有点准头。


“师兄,我们下去拦住他,问一下。”比较年幼的人对着年长的说道。


“好。”说完,两人施展轻功追赶上哈达亚。


哈达亚见有人施展轻功朝自己追来,不禁有些惊讶。在这里看到古武者很正常,但是看到施展轻功的古武者,就很不正常。其实是他自己施展轻功把人家引过来的。哈达亚见他们朝自己追来,也停了下来。


“两位,不知道追我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多大的事情,只是想知道兄台为什么在这大白天的施展轻功赶路,这里是虽然人迹罕至,但是还是有些人在这里出没,你难道不怕吓坏这里的老百姓吗?”那个年长的人上来,用十分平和的语气说。


“哦,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我看天快要黑了,如果不加快赶路的步伐,今天晚上就要露宿山林了,所以不自觉就用上了轻功赶路。看兄台的轻功不弱,我想你也是古武者吧。”看到这两个人用轻功追赶自己,也知道他们两应该是古武者,而且功夫不会太差。


“不错,我们也是古武者,上藏珍阁请阁主前往台山赴宴。”年长的笑着说,只不过这赴宴之说还是有些保守吧,自己有事找别人总不会说自己上来找人家有事,毕竟不是熟人。


“我也是上藏珍阁来找藏珍阁的人讨过说法,最近有古武者在蒙古活动,我想能够蔑视古武者规矩的人,那只有藏珍阁了,所以过来问一下,没有想到连个人影都没有看见,只是听到一个门卫在说话。”哈达亚情绪有些低落的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