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龙拳 如意杀魂 第十九章意向改组杀魂(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0/


话说小雅和曹建被那些观光客救下来,送到蒙古首都医院治疗。由于失血过多,小雅在一路上都昏迷不醒。曹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中国功夫超级好的魅力女孩,现在却是生死未卜。她要是醒不过来,自己中国功夫梦不就白做了。其实曹建自己也受了非常严重的上,肩膀上的抓痕,几块肉都不见了,屁股上被咬了一口,要不是小雅功夫高强,他那么的爬树速度早就喂狼了,现在曹建想起来就害怕。还好现在安稳的睡在病床上,看着这蒙古护士也是乐不思蜀。

“护士小姐,你今天好漂亮呀。”曹建用蒙古话对着进来帮他换药的护士说,其实曹建还真是一个强人,竟然会这么多种语言,除了汉语外,还有蒙古语,阿拉伯语,西班牙语,也算是一个语言专家了,但是很多时候都是用来泡mm,否则的话,他的成就应该不会太小,你看现在就在泡那个美丽的护士mm。


“smith先生说笑了,我向来都是这么漂亮,你没有来之前我也这么漂亮。”护士小姐白了他一眼,也用蒙古话跟他说道,还以为他只会英语,所以才派了这个高才生的护士过来,自己的专长没有发挥出来,不仅有些恼怒这个smith,为什么会蒙古语。可惜曹建不知道这个护士小姐的心理,否则的话,自己还不把她给掐死,自己会得东西多点,碍着说了我,不禁为曹建明不平,虽然他也是个混蛋。


“哪有呀,护士小姐的漂亮我想是个男人都会被吸引,用我们的话来说就是圣女。难道没有这么人称赞你吗?看来这个国度欣赏能力有点问题。”这个家伙真是不知死活,在别人的国家说这个国家不知道欣赏女人,如果他的主治医生听到的话,就算他没有问题也是出大问题。毕竟这是对这个国家男人的挑衅,有血性的人都回毫不犹豫地站出来收拾他。


“瞧你说的,这里的男人个个都是血性汉子,哪像你呀,甜言蜜语,就知道泡mm,你这种人我看多了,我护理的外国基本上都是一个样,就是色,色鬼一群。”听到他侮辱自己的同胞,虽然自己不一定欣赏这些男人的作风,但是这是关系一个国格的问题,所以这个护士也没有好脸色给曹建看,不过因为是最后的护士,声音好听,听起来并不是那么刺耳罢了。


曹建在病房里泡护士mm,而小雅却依然昏迷不醒。国内的玉长老受到消息,马上赶到蒙古,害怕这个杀魂的现任一号杀手受到什么损伤。其实已经损伤严重了,只是没有挂掉就是了。在医院里,玉长老看到小雅昏迷不醒,实在有些心痛呀,当初要她出来散散心,现在可好了,差点把人给散走了。自己也被那些长老会的成员给埋怨死了,只好亲自赶到蒙古来照顾这个宝贝。


玉长老赶到蒙古可真是日夜兼程呀,在他们被救出的时候,地鼹就受到消息。这对那些长老会的人说是大事件,杀八跳崖已经给杀魂很大的冲击了,这个继杀八后的高手,也是下任阁主候选人,如果在出事的话,这个杀八这一代受到的损失就大了。


且说哈塔王府中的古武者使用驱狼术,使得西伯利亚的狼群被小雅干掉不少,可以说元气大伤,直接造成不少狼群直接升入濒临灭绝的物种,可以说是狼族的一大劫难,哈塔王府的驱狼士也受到了不少伤害。


狼阵本来就是用自己的心和这些狼交流来到达驱使它们,狼群受到伤害,特别是狼王受到伤害,也会造成自己的心志受到严重的中伤,狼王在曹建的那乱放的一枪受了及其严重的伤,直接导致了驱狼士昏迷,这就是所谓的精神关联。所以那次是小雅和曹建走运,如果还有一个人驱狼士护法的话,他们也是在劫难逃。驱狼士的昏迷导致狼群散走,才可以挨到那些观光客的救援。


“小雅,快点醒来吧,你不要吓我呀,都是我不好,早知道就让你到欧洲那些国家去游玩了,也不会出这种事。”玉长老看着昏迷不醒的小雅有些哀伤的说道,哀伤中有些自责。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小雅,其实也就是她的上司而已,但是玉长老一直把小雅当成自己女儿看待,所以在杀魂中非常照顾小雅。小雅大多数都是住在玉长老别墅里,美名其曰不用做家务。可见玉长老是多么的照顾她,宠着她。


“玉长老,你也不要太伤心了,小雅不过是昏迷过去了而已,过今天就好了。”身边的鼹七见玉长老如此哀伤,忍不住劝导她,其实这些年来来,鼹七也和小雅合作很多,所以对这个鬼精灵的家伙还是有感情的。在这些杀手无情,但是心有情,人心是肉长的,怎么可能没有情呢。


“你说这些年来,我们杀魂是不是改变了很多很多,现在杀八也离开了,剩下的小雅受了如此中的伤,怎么能不叫我忧心呀,杀魂这些年来名气越来越大了,受到的关注也越来越多了,很多人都想要把我们从根拔起,现在主打得杀手都凋零了,我们拿什么来杀人呀,杀人也要资本呀,培养一个杀手不容易,培养一个超级杀手更是不容易,现在哪里找人来代替他们呀,你们天天看到我们这些长老多么的风光,其实不知道我们的苦衷。这个丫头也是,什么地方,来这个狼窝里。”看着小雅这个样子,玉长老眉头都皱成了王字形。


鼹七听到这些差点没有晕掉,你们这些长老都是躲在家里说说而已,我们可是要冲到第一线的,都没有抱怨。谁叫我们选择了这行呢,不是,应该说,谁叫我们被你们给抚养了呢,吃人的手短,受人恩惠当然要报了。谁愿意做一个杀手,杀手这个永远都活在黑暗中的行业,没有几个人喜欢,即使受人不菲。什么时候也找个机会逃离杀魂吧。想是这么想,但是不敢说出来,否则又是一个杀八。


“你说我们杀魂是不是该进行改革了,也要跟上时代,不是吗?难道我这个古老的组织这么久了都进展的话,迟早会被人给端掉。那时哭就来不及了。”玉长老自言自语的说,接着陷入了沉思中,这样一个在杀魂决策层的人物,此时此刻开始想这些天杀八事件了,这其实不止发生在他身上,自己这些老辈大多数都出现这种问题,要切地解决,看样子还是需要改革,改革才能够发展。


“玉长老,这个改革怎么改革呀,我们可是没有借鉴的经验。”鼹七看着这个异想天开的长老,有些惊讶她说的话,不过对于这个在杀魂中古灵精怪长老,做出什么事都是有可能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