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龙拳 如意杀魂 第十七章蒙古王公

mohei610 收藏 0 4
导读:邪龙拳 如意杀魂 第十七章蒙古王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0/


就在小雅被这些观光客送到蒙古首都医院的时候,另一个地方,哈塔王公府却炸开了锅,自己的四个武士一死三伤,派出去的狼人也无法把他们捆住,这对手的实力是在是太强悍了,到底什么人想要那件东西。事情都已经过去八十年了,自己也是从爷爷那里听到一点消息,自己这个家族也是为了保护这个东西而存在,如今这东西都已经丢失了。手中的王牌都无功而返,哈塔王爷眉头皱得厉害,突然哈塔王爷想到了一个人,蒙古第一武士,这个人也是修武者,如果能够请他出来,那么找回丢失的东西还是有可能的。但是要请出这个蒙古第一高手却是一件难事,名利都有的他会趟这趟浑水吗,而且关系到蒙古的将来,如果一个处理不好他自己被人给灭了。

想到这里,不禁有些恨那些为了自己利益而出卖祖国的人,如果不是某个人要进行所谓的战略隔离,弄成现在这个样子。“唉,蒙古的将来何在,现在处境真是尴尬呀。”哈塔王爷叹了口气,有些无奈,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个古老的王族现在开始没落,就像这个国家一样没落了,现在蒙古大多数人的生活艰难的很呀,谁能够拯救它。


“王爷。”豁然是那天攻击戴飞的那个身手最好的人,虽然小腿受了伤,但是还可以行走,走了客厅打断了哈塔王爷的思考。


“你认为我们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你也是清楚对手的实力,你认为我们有几成把握拿回那样东西。”王爷看着自己贴身武士有些憔悴的问道。


“王爷,你还是先休息吧,两天都没有合眼了,在这样下去,会病倒的。”武士劝解哈塔王爷,不要多想。


“纳罕亚,你知道我们这个家族存在就是为了这个样东西,现在东西都丢失了,我能够睡得着吗,如果我病倒能够拿回东西来得话,我宁愿病倒。”


“王爷如果病倒了,那谁来主持大局,如果王爷病倒了,那谁了想办法取回那样东西。”纳罕亚看着这个主子,其实也知道他的脾气,但还是忍不住劝解他,让他去休息。


“是呀,如果我倒下了,谁来完成这样东西的收回和保护,小王爷还小,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懂呀。”哈塔王爷有些气短,毕竟现在最重要的东西在自己手了丢失了,自己也没有脸面见自己的祖宗。


“王爷现在身强力壮,小王爷也长大了,只要好好锻炼一下就可以担当大任了。”


“算了,我还是先休息吧,你去联系一下蒙古第一武士,我和他有些话要谈。”


“王爷要借助外力来解决这个问题,难到不怕消息走漏出去吗,这样对我们这个小小的国家来说可是毁灭性的打击。”


“纳罕亚,你难道不知道我们曾经属于中国吗,现在脱离出来,你看我们的子民的生活是多么的艰难,你看同样是蒙古族的内蒙古人生活是多么的幸福,每次到中国祭奠自己的祖先铁木真的时候,看到都是一片笑脸,现在这里生活就像非洲的难民营。”


“我知道王爷为我国的子民着想,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成为了一个国家,就要有一个国家的样子。”


“纳罕亚,很多东西,你没有经历过,现在你还是太年轻,年轻的分辨不出是非呀。”


“王爷,现在我们可以开展灵活外交呀,现在这个政府不正是如此吗,最近我们的环境大有改善呀。”


“你看到那个小国家在利益中不是被出卖的,没有强大的实力,哪有人看得起你,现在这些国家想要和自己建立所谓的经济同盟体或者军事同盟体,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当某天气他的利益大过此时,这些国家会毫不留情的把我们给卖了,历史上这种情况还少吗?”


“王爷,这些你也不要想得太多,顺其自然吧。”


“不想这些的话,我们的将来会在那里,早些年有议议员提出并入中国,组成中蒙联邦国,可惜被否认了,现在这种机会怎么可能会再来呀。需要机会呀,机会稍逊即逝。唉,我老了,可是后世子孙还要继续活下去。”


“王爷不必想这么多,难道被盗走的东西和这件事有关。”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听老王爷对我说过一点,具体什么关于什么,我也不是太清楚。老王爷弄得神神秘秘的,没有几个知道。过去那么就了,蒙古王国也改制了,现在能够做的就是守候一个诺言,一个遥远的诺言。”


“王爷,要放下的就放下吧,那些历史问题就留给历史去解决。”


“纳罕亚,我们就是历史的一部分呀,后世子孙都在看着我们,我们现在的一举一动对后世都有巨大的影响,我们这个部落自始自终都是拥护和中国并成一个国家。历史给了我们这个大民族太多的创伤,从我们的先祖铁木真,给了我们辉煌的历史,我们都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现在我们为什么经常到内蒙古去祭奠自己的先祖,因为我们的魂都在那里,在中国的土地上。我们连魂都没有,那里来的发展。”


“王爷看得远,纳罕亚受教了。”


“纳罕亚,你马上去找蒙古第一武士,我希望他能够出手帮助我们夺回这样重要的东西,我不希望自己连自己的梦都守候不住,如果那样我们马背上的骄傲也就可以扔进垃圾桶里了,哪还有什么梦想。”


“知道了,王爷。”纳罕亚看着这个老人有些不忍,这么多年了都在为这个民族努力,但还是活在黑暗的影子下,这个曾经辉煌一时的王族,现在没落成这个样子。就像蒙古武士一样没落,没有了往日的地位,没有往日的荣光,有的只是失落,对就是失落。本来自己属于古武者,但是现在为了这些尘世之事而劳累身心。


纳罕亚来到蒙古首都乌兰巴托的中心武术馆,这里是蒙古第一武士开的武馆。这里是蒙古族这个崇尚武士的教义馆,这里是蒙古武士的骄傲的源泉。


“哈达亚,外面有一个武士求见。”门口的迎宾小姐给哈达亚通报,说纳罕亚来访。


“武士,叫什么名字。”哈塔亚放下手中的工作,抬起头看着自己的秘书,有些惊讶。他知道到这里来找他很少有人直接以武士的身份来,这里是蒙古武士中心,这样来找他除了挑战就是挑衅。这对整个蒙古民族来说都是不可饶恕的,要挑战蒙古第一武士,必须要在蒙古最大的节日中的武士挑战赛中才可以上来挑战第一武士。


“他没有说,他只是他是个武士,要找你有些事,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来找你。”哈达亚的秘书有些脸红的说,自己这些年来却是没有见到过武士用武士的身份直接来这里找他的,现在这种情况可以说是对蒙古第一武士的直接挑战。哈达亚在这些年可以说是整个蒙古内的人的信仰之神,他的地位直追蒙古总统,成为这个国家民间最有威信的人。


“嗯,带他到会客室,我马上就过去。”哈达亚有些不解,这个武士为什么会以武士的身份来找自己,难道想要挑战自己,就算是要挑战自己要,也会先下挑战书,大败自己手下第一弟子才有可能来挑战自己。如果不是来挑战的,他来这干什么。哈达亚想得有些头疼,还是没有想到这个武士来得目的。哈达亚第一次感到头疼,为一个武士头疼,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都快忘记这种感觉了,在这个高位的时间太久了,忘记了那些激情的岁月。


哈达亚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绪,毕竟还是蒙古第一高手,多少还是有些高手的风范。


“这就是我们蒙古第一武士,哈达亚 。”哈达亚一进入会客室,秘书就帮纳罕亚介绍。


“我当然认识了,蒙古第一武士都不认识,我怎么在蒙古草原上混迹呀。”纳罕亚笑着对伸出自己的手,过来和哈达亚拥抱。


“我们蒙古第一武士,很高兴见到。”纳罕亚看到这个蒙古第一武士,其实有些不服气,自己好歹也是个古武者,怎么可能会输给这个没有经过练气的人,要不是要守着哈塔部落,自己也可以混一个蒙古第一武士的称号。


“我也非常高兴见到你,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武士,哈达亚还是有些防备的,武士在这个时代已经接近灭亡,剩下的都是高手,高手出手,不是来夺这个蒙古第一武士的位置才怪。其实自己也不是太在乎这个虚名,但是自己的武馆还是要开下去,否则自己吃什么,现在骗些小鬼过来练习一下摔跤,只是骗点饭钱罢了。


“不是我要找你,是。。。。”纳罕亚看了一下秘书,话说了半截就断了。


“你先出去吧,我还这位武士先生有话要谈。”哈达亚示意秘书先出去,自己有些东西不便让这些手下听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