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炒三国 第三章 混乱的时代 第八节 从厕所开始的宫廷政变

阿元250 收藏 0 14
导读:爆炒三国 第三章 混乱的时代 第八节 从厕所开始的宫廷政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6/


刘缵死了,得有人当皇帝啊,梁冀想到的是刘志。这刘志是汉章帝刘炟的曾孙,当时只有15岁。为啥想到刘志呢,因为刘缵的事告诉梁冀,这小皇帝也可能有大思想,选皇帝光往小了整也不行,还要亲上加亲。这刘志年纪不大,还是自个亲妹妹的老公,这不是打断骨头连着筋吗?所以就把刘志整成了皇帝。

刘志虽然是皇帝,但最多就是个木偶,梁冀说啥就是啥。而这梁冀呢,也不是个玩意儿。你说你都是实质上的皇帝了,家里的钱都长八层白毛了,差不离就行了呗。他不,而是折腾地更厉害了。全国各地给皇帝的好东西,他先挑,挑剩下的,才轮到皇帝拿。谁当不当官,当啥官,他说了算。如果有的官员不听话,那就是一个字,杀。


当时有个小青年,叫袁著的,才十九岁,有点得瑟,也可能是想讨好梁冀,捞个一官半职的。就给梁冀写了封信,意思你是大元帅不假,但天下还是姓刘的,你也别太得瑟了。你整太大劲了,那皇帝长大了还不得收抬你啊?但梁冀可能是没文化儿,也可能是压根没把皇帝放眼里,可就把袁著的一片好心给当驴肝肺了,是派个人就要把他给杀了。袁著吓坏了,躲棺材里装死,那也不行。梁冀的几个家人也不知道是咋知道的,扯腿就把袁著从棺材里薅出来了,活活地用鞭子给打死了。


而最让汉桓帝刘志受不了的,是有一年发生了日食。国家图书馆馆长(太史令)陈授就说了,这出现了日食,就是因为有了全国兵马大元帅(大将军)梁冀。在古代,科技没现在这么发达,以为出现日食就是因为有坏人干坏事了。而估计这国家图书馆馆长(太史令)陈授早就对梁冀看不下眼了,所以就往梁冀身上扯。梁冀哪受得了这个啊,连个招呼都没跟刘志打,就把这陈授给咔嚓了,整得刘志是上老大火了。


也是打这时候起,刘志就琢磨着咋把这梁冀也给咔嚓了,好让自个儿这皇帝当得象那么一回事。


咋整呢?朝中的大臣那都是梁冀的人,肯定指望不上,刘志就想到了宫里的宦官。刘志想到宦官,完全可以理解,那个时候,他能拨拉得动的,可能也就是这帮子人了。


但宦官也不是都靠得住啊,里边也有不少是梁冀整进来的。所以汉桓帝刘志找了几个自个儿带来的,靠得住的,到哪去商量呢?厕所。


你说刘志能不琢磨着杀梁冀吗?这哪是皇帝呢?商量个事都得去那么个臭哄哄的地儿,你说他得把梁冀恨成啥样吧。


于是,在厕所里,汉桓帝刘志做出了他当皇帝之后的第一个战略决策,发出了第一份真正的圣旨,指挥一帮子太监,准备要了梁冀的老命。


一番严密的策划之后,在公元159年,汉桓帝刘志在当了十三年木偶之后,成功地发动了宫廷政变,梁冀和他的妻子双双自杀。随后,梁家也被满门抄斩,汉桓帝刘志也成了真正的皇帝。


这段扯得有点远,也有点长。但相信大家伙看了这段儿之后,也就整明白了,刘志做为一个皇帝,他为啥就相信那些啥也不是的太监了。他相信太监(宦官、中涓)是因为他是靠他们才夺回权力的,他能不给他们以回报吗?再说了,有了梁冀这么一个前车之鉴,借刘志八个胆子,他也不敢再相信自个儿的亲戚啥的,他不相信太监相信谁呢?而且信任太监还有个好处,太监没儿子,就算是祸害点人啥的,他也不能太长远不是?而对于有许多皇帝都特别信任太监的原因,柏杨的分析是:皇帝想得到外力支持,有两种方法,一是跟士大夫结合,一是跟宦官结合。但跟士大夫结合很少可能,因为皇帝与他们平常太过疏远,而且也不知道谁是攀附外戚的走狗。惟一的一条路只有依靠宦官,别无其他选择。最先向外戚发动攻击的是上世纪第四任皇帝刘肇,跟宦官郑众结合,逼迫外戚窦宪自杀。接着是本世纪第六任皇帝刘祜,跟宦官李闰、江京结合,逼迫继窦宪而起的外戚邓骘自杀。第七任皇帝刘懿逝世时,宦官孙程、王康、王国发动宫廷政变,迎立第六任皇帝刘祜的儿子刘保登极。 ──这是一个使人感慨的单调场景,第一批新贵靠女人的关系煊赫上台,昂首阔步,不可一世,不久全被拖到刑场,像杀猪一样地被杀掉。第二批新贵也靠女人的关系煊赫上台,昂首阔步,不可一世,不久也全被拖到刑场,像杀猪一样地也都被杀掉。以后第三批、第四批、第五批。我们相信外戚中也有非常聪明的才智之士,如窦宪、邓骘,不可能毫无警觉。但权力的迷惑太大,使他们自以为可以控制局势。五十年代后,情势更趋严重。外戚梁冀当权,十一任皇帝刘志,继被毒死的十任皇帝刘缵之后,对梁冀侧目而视。刘志跟五个宦官密谋采取行动,他知道面临最大危险,生命和前途完全握在与谋的宦官之手。在密谋大计时,刘志曾把一位名单超的宦官,咬臂出血,作为盟誓。他跟宦官已摆脱了君臣名份,成为黑社会的弟兄。所以在杀掉梁冀、并把梁姓戚族全体屠杀了之后,刘志把参与密谋的五个宦官,一齐封为一等侯爵(县侯),又封另外八个宦官为二等侯爵(乡侯)。


从此,宦官以政府正式官员的身份出现,仗着跟刘志的咬臂之盟,他们的家族和亲友,也纷纷出任地方政府首长。这些新贵的出身跟宦官相同,行为也相同,几乎除了贪污和弄权外,什么都不知道,比外戚当权所表现的还要恶劣。这使本来专门抨击外戚的士大夫阶层,受到更重大的伤害,他们愤怒地转回头来跟外戚联合,把目标指向宦官。并且不像过去那样,仅只在皇帝面前告状而已。士大夫外戚联合阵线,利用所能利用的政府权力,对宦官采取流血对抗。宦官自然予以同等强烈的反应,中国遂开始了第一次宦官时代。从一五九年十三个宦官封侯,到一八九年宦官全体被杀(袁绍干的。),共三十一年。


柏杨先生的这段分析,相当的精彩,这也是东汉未年党监之争的一个缩影。而且话说回来,那些士大夫集团祸害起人来,也不比宦官差到哪去,所以所谓的党监之争,在阿元看来就是狗咬狗一嘴毛,完全是种权力的争取。不过是因为太监少了一块肉,在士大夫们看来,属于身体不全的人,属于低贱的人,所以才让他们那么看不起。


而在历史上,柏杨老先生考证的结果是:据说只有一位宦官,对中国文化有重大贡献,本世纪○○年代,宦官蔡伦发明纸张。从前写字著书,需要用刀刻到竹片上或写到绸缎布帛上。竹片太重,绸缎太贵。蔡伦改用树皮作原料,制成纸张后,于一○五年奏报给皇帝刘肇,这是中国最早的纸张。到本世纪末叶,造纸术有长足进步,已有精致的“左伯纸”出现。


而阿元考证的结果是,历史上还有个太监也不错,那就是明朝的郑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