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07军演爆料:巴基斯坦战舰脱靶中国补射命中

3月8日清晨,巴基斯坦卡拉奇军港内,海鸥翔集,艳阳初升。

晨风中,一道神秘的电波,悄无声息地从“和平—07”多国海上联合军演指挥舰——巴基斯坦海军“巴布尔”号导弹驱逐舰上发出。来自巴基斯坦、孟加拉国、法国、意大利、英国、马来西亚、中国和美国的参演舰艇根据电波的指令,依次驶离码头和驻地,悄然集结在阿拉伯海某预定海域。 转自


“和平—07”多国海上联合军演大幕开启。笔者随同中国海军参演522编队的“连云港”号导弹护卫舰,目睹了演习的全过程。


快速攻击战在空调房里打响


3月8日上午11时45分,联合编队刚驶进某海域,刺耳的演习战斗警报就在编队各舰上拉响了,快速攻击演习开始。


笔者来到“连云港”舰的作战指挥室。推门而入,顿感凉风扑面,一场快速攻击战正在这空调房内打响。在这不到30平方米的指挥室内,四周布满了各种作战平台。现场的官兵头戴耳机,眼观荧屏,手抚键盘,在他们面前的荧光闪烁,实时显示着变幻莫测的战场态势。


演习的背景设置是:蓝方在阿拉伯海执行任务时经常遭遇恐怖分子高速艇的袭击。这些特种快艇从各个方向高速接近停泊在锚地、航道附近的蓝方舰船,并实施快速攻击,使蓝方舰船几乎没有时间做出反应。

11时45分,由巴海军特种快艇扮演的快速目标刚一出现,就被我雷达锁定,操作手报告:“我左舷××度、距离×××链,发现快速目标,航速34节航向×××。”


舰长来奕军下令:“左副炮打击快速目标!”操作手刘迪飞随即踏上了一击发踏板,目标慌忙掉头驶离。


11时50分,“恐怖分子”再次驾快艇向“连云港”舰飞驰过来,雷达的屏幕上立即出现一个蠕动的小亮点。


锁定“小亮点”,刘迪飞再次踩动了击发踏板,目标再次逃遁。


11时55分,担任项目指挥的美海军“哈维斯”舰来电:“目标逃离,演习结束!”


“连云港”官兵长舒一口气。


两分钟后,当大家刚从各自的战位上撤离,美“哈维斯”舰突然通报:“快速目标向编队驶来,演习重新开始!”


“恐怖分子”不甘心,又重新折返回来了。此次,目标的速度更快,雷达显示:目标航速36节。


“连云港”舰左副炮立即对准“目标”,威严的炮口前,目标灰溜溜地驶离。


12时整,目标消失得无影无踪,美海军“哈维斯”舰宣告:“演习结束!”


“中国军人将两个浮体靶全部击沉!”


浩瀚的汪洋大海,中国海军参演的“连云港”舰和“三明”舰官兵娴熟地操纵着战舰,随着浩浩荡荡的多国舰艇编队,向另一个预定海域开进。


当地时间3月8日15时45分,巴“迪普苏丹”号导弹驱逐舰从行驶的编队中悄然出列,在海上布下了两个塑料浮体靶。舰主炮对海攻击“战场”设置完毕。


按照演习的设置,参演驱护舰依次使用主炮从左舷对这两个塑料浮体靶进行射击。目的是练习对水面目标快速开火。“三明”舰和“连云港”舰分别位于单纵队的第3号位和第4号位,但由于位于2号位的孟加拉国“法鲁克”号导弹护卫舰不参加此次实弹射击,所以“三明”号和“连云港”号分别是第二个和第三个进行实弹射击。


多国舰艇编队成单纵队继续向正西前行,与塑料浮体靶距离越来越远了。


时针指向16时50分,刺耳的战斗警报声骤然响起,人员迅速各就各位。我参演舰的雷达发现了浮体靶,并牢牢地将其锁定。


16时55分,位于单纵队排头兵的巴基斯坦“巴布尔”号驱逐舰率先开火。随着数声炮响,浮体靶周围腾起冲天的水柱。


17时00分,“轰轰”的炮声再次响起,笔者循声望去,前面的“三明”舰主炮正向浮体靶射击。伴随着接二连三的炮响,炮口腾出一团团火光。


“1号浮体靶被击中!”“连云港”舰观察员兴奋地叫了起来。


“‘连云港’舰攻击2号浮体靶!”编队指挥员邱延鹏大校一声令下。


“轰轰!”两发试射炮弹直扑目标。“炸点偏左!”枪炮长谢志贺稳了稳神,大拇指再次从容地按向发射键,数发炮弹接连出膛。


观察员报告:“目标被击沉!”“目标被击沉!”


欢呼声中,在“连云港”舰上观摩此次演习的巴基斯坦观察员法赛尔·阿巴斯竖起了大拇指:“中国军人太棒了!我马上向总部报告,中国军人将两个浮体靶全部击沉!”


首次用英语指挥联合编队取得成功


印度洋水雾蒸腾,烟波浩渺。多国海军联合编队正游弋在这片宽阔的海域上。


此次多国海上联合军演共设置有大大小小近20个课目。按照演习的相关规定,这些课目分别由参演国海军轮流“坐庄”,担任项目指挥官。


当地时间3月9日15时15分,演习指挥舰——巴海军“巴布尔”舰将指挥权交给中国海军舰艇编队,由编队指挥员邱延鹏大校担任“海上联合搜救”项目指挥官。


这是中国海军第一次用英语指挥多国舰艇编队联合演习。


尽管此前,中国海军已同其他国家举行过多次双边搜救演习,但此次搜救演习有8个国家参加,舰艇数量达12艘,要指挥驾驭这么庞大的联合编队,对第一次参加海上多国联合军演、第一次用英语指挥联合编队的中国海军来说,是一场严峻的考验。


“不是考验!”身为“联军司令官”的邱延鹏大校自信地说:“是大显身手的好机会!”


“各舰,我是项目指挥官,现在开始搜救演习!按预定方案,改为横队!”“联军司令官”开始履行职责。他的口令随即被信号兵任方变成流利的英语,通过无线电波,发送到参演各舰。此时,舰艏驾驶室时钟指向 15时37分。


“明白!”“明白!”各驱护舰通过甚高频依次回答。依令而行,长长的纵队很快转换成“一”字横队,间距均等地呈现在蓝色大海上。与此同时,各舰的位置实时显示在“连云港”舰的雷达屏幕上。


此次搜救演习设计的基本情节是:编队在机动过程中,两名船员不慎落水,各舰收到搜救信号,立即展开搜寻和救援。


“投放橡皮人!”15时40分,随着邱延鹏大校的一声令下,“三明”舰和巴“塔里克”舰相继将两个真人大小的橡皮人投入大海,“落水者”布设完毕。


透过望远镜,笔者看到,身着橘红色救生衣的两名“落水者”随波起伏在大海的波峰浪谷之中,转眼就不见踪影。


编队继续全速向正南方向开进。


行进约半小时后,邱延鹏下令:“从左向后转180度,开始搜寻落水者!”立时,庞大的编队很“听话”地掉转船头180度,所有舰只齐刷刷向后转,在海面划出了一道道优美的弧线。


掉转头后,编队仍成一字横队,间隔均等地展开了拉网式搜查。


“加强对海观察!”“连云港”舰的舰艏、舰艉,随处可见身着橘红色救生衣的官兵,他们举着望远镜,密切地注视着大洋的海面。舰长来奕军告诉笔者:“落水者这样的小目标,雷达是不可能探测到的,只能依靠肉眼的观察来发现!”


5分钟、10分钟,半个小时过去了,仍没有发现“落水者”。


正当大家焦急万分时,孟加拉国的“法鲁克”舰报告:“项目指挥官,我是法鲁克,在我方位××,距离××,发现落水者,完毕。”联合指挥员邱延鹏立即下令:“第一小队停车,“法鲁克”舰出列救援落水者。”


就在“法鲁克”舰展开救援的同时,另一名落水者被巴基斯坦“塔里克”舰发现。联合指挥员邱延鹏令其火速救援。


17时00分,“法鲁克”舰和“塔里克”舰几乎是同时报告:“落水者已被救起!”


17时05分,邱延鹏下令:“向指挥舰‘巴布尔’报告,落水者已被救起,搜救演习结束,指挥权交还给你!”


笔者看看表,整个演习比预定方案足足提前了一个小时。


一直在演习现场的巴基斯坦观察员法赛尔·阿巴斯又一次竖起了大拇指:“尽管第一次用英语进行指挥,有一些语言障碍,但所有内容在项目指挥官的组织指挥下非常成功!”


战场没有白天和黑夜


3月9日,晚饭刚吃一半,“连云港”舰的战斗警报声就骤然响起,官兵们急忙奔向战位。


19时,通信模拟干扰训练全面展开,英国“撒瑟兰”舰担任指挥舰,巴基斯坦“塔里克”舰担任干扰舰。


演习规则要求,各驱护舰在规定的时间内将5条话报成功发送出去,就算抗干扰成功。


“塔里克”舰采取冒充、噪音等多种干扰手段,“连云港”舰官兵沉着应对,一一化解,成功将5条话报发送。1小时后,通信模拟干扰训练结束。


官兵呼吸还未调匀,20时30分,对空防御训练又紧锣密鼓地开始了。


“连云港”舰上的各类雷达相继开机,屏幕上的扫描线在一圈圈地扫描。


“敌机”距我×××公里时,被我对空警戒雷达发现。“敌机”越飞越近,进行火控雷达捕捉范围,火控雷达跟踪锁定目标后,迅速带动主副炮瞄向目标。


22时45分,笔者来到驾驶室。驾驶室内已实行了灯火管制,黑暗中,不断有人报告航速和航向。


舰长来奕军告诉笔者:“多国海军舰艇编队分成两列纵队,每列纵队6艘舰,纵队间距12海里,正在进行夜间巡逻训练,连续巡逻到明天早晨8点。虽说没有战术情况,跟平常的夜航差不多,但不敢掉以轻心。”


3月10日5时30分,天空露出了鱼肚白。“左减20转。”笔者再次来到驾驶室,副舰长许晨光双眼通红,坐在指挥位置上认真地处置着各种情况。在阿拉伯海海风的吹拂中,官兵们精神抖擞地坚守在岗位上,一双双眼睛警惕地监视着舰艇周围的动向。


战场没有白天和黑夜之分。没容官兵们打个盹,新的演练课目接踵而来:通信演练、编队机动、海上阅兵、补给演练。


当夜幕降临时,战斗警报再一次在阿拉伯海上响起,由巴基斯坦海军担任项目指挥官的海上拦截演习开始了。顾不上疲劳,参演官兵再次冲向各自的战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