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七节:斗室格杀(5)

醉长生 收藏 0 4
导读: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七节:斗室格杀(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哎,小伙子。”象是没事人一样看了半天戏的谢南国这时笑道:“为了更精彩一点,我想我有义务提醒你们,那个藤田胜一郎可是个剑道六段的高手呢。”

“是吗?”白少虎眼里的兴奋更甚。

“哦?看来你还挺高兴?”谢南国笑道。

“的确是的,太好了!”

“谢君,你我相处一直很融洽,但是现在你太多话了。”藤田胜一郎冷冷说道,往背后的宪兵打了个手势,“退掉子弹!”子弹掉落在地板上的‘叮叮当当’之声顿时不绝于耳。看来现在只能用刺刀和武士刀来解决问题了,万一走火,一屋子的人全都得葬身火海。

白少虎低声对熊无疾说道:“老熊,这活我干合适,你守住门口,绝不能让一个鬼子冲出去。”门一开,氧气泄露光了,就算日本人不加援兵来,藤田胜一郎开枪也把两人打死了。

熊无疾明白,这不是勇敢不勇敢的问题,也不是白少虎不要他并肩作战,因为病房虽然大,但也不是在空旷地带打群架,人多未必就是好事,对白少虎这样的白刃战高手来说,反而掣手掣脚,于是提醒道:“动作千万不能过大,劈砍迸出的一个火星都能让我们提前进驻忠灵阁。”

白少虎点头,“我当然知道。”

身为剑道六段,熊白二人能想到的,藤田胜一郎自然也明白,“小山、宫城、井下。”

“嗨!”

“你们的步枪长,和他保持距离,尽量不要和他的短剑碰撞!”藤田胜一郎对这10个宪兵的白刃战能力还是有自信的,暗自庆幸自己万一的准备没错,果然派上了用场。

“嗨!”

“上!”

三人平端步枪,缓步保持品字刺杀队形上前,最前面的宫城突然向白少虎鞠躬,口说:“请多多指……”突听‘呼’的风响,还未及反应,‘砰,人已向后倒飞了两米多远,喉结被踢碎了。白少虎“哈哈”大笑,已向左边的宪兵欺身上前,“白痴的日本人,你当比赛呢?”众日军宪兵破口大骂大地特工卑鄙,浑忘了这是你死我活的战斗。未得藤田胜一郎命令,也不能上前。

日军都有训练白刃战的技战术训练,也在战场上多用白刃战,制式步枪富士100式半自动步枪枪长121公分,配上专用白刃战的刺刀更长达163公分。白少虎的剑就算全弹出来也没它一半长,距离远了完全是只能挨打,所以必须拉近距离。

右边的宪兵小山向后退一步,避开白少虎的逼近,同时刺向白少虎腹部。虽说白少虎穿了防弹衣,这一刺对他来说毫无威胁,但心说不能这么早暴露,装样闪开。防弹衣只能覆盖住前胸和后背,只要不刺向两肋,前胸和后背被刺中是没关系的。

两个宪兵又结好了正面刺杀队形,双枪攒刺,逼得白少虎一步步向墙角退去。这时,白少虎看准个机会闪过右边小山向胸部的刺杀,一把抓住步枪的枪管,右手抬起,短剑猛向小山的脖子扎去,左边井下急刺白少虎空门大开的右肋。白少虎的目的本来就是引诱他上当,见他果然刺向自己右肋,飞起一脚把小山踹回几步远。身体由于反作用力也后退了一点,井下的那支步枪堪堪从白少虎右胳膊底下穿过。白少虎左手抓住枪身猛往前拖,右手短剑反手回刺井下心脏。

井下往前突刺全靠腰力,身体重心并不向前,白少虎这一拖并没有可被他顺势可借的惯性,见白少虎短剑回刺自己心脏,让步躲过,右手松开枪身,一拳捣向白少虎鼻子。

白少虎面门大开,只能左手松开步枪挡开井下的拳头。微微惊讶,心说难怪有这个自信,只要10个宪兵埋伏在这里就行了,果然都不是泛泛之辈,反应如此快捷。他这一拖一刺,一般反应慢的人还真躲不开。

井下逃过一劫,再不敢大意,配合小山步步进逼,心想只要把对手逼到墙边他就不能躲闪了。

白少虎也在努力寻找反击机会,刚闪过右边宪兵刺向下腹的一刺,突见左边宪兵也刺了过来,心下大喜。本来二人配合刺杀是要讲节奏和协调。一人主刺,另一人必须做后备刺杀和防守,防止敌人的反攻,保证两人的刺刀能同时兼顾攻守,交替突刺。如果两人同时突刺,敌人只要后退一步就行了,这和一个人突刺没什么区别。这要是换做别人也没什么,毕竟是二对一,可惜今天倒霉,对手是白少虎,容不得犯一丝错误。

白少虎大踏步向前,左手迅速拍在左边宪兵的步枪枪身上,两枝还未来得及收回的步枪撞在一起,枪口齐齐偏向左边。白少虎那会错过机会,错步闪到两个宪兵左边,身体猛然发力撞向两人,两个宪兵促不及防,两人都被撞到墙上挤到一起。小山和井下还未来得及分开,白少虎的肩膀已经又撞在两人身上,挤得两人动弹不得。两个宪兵抓着枪也毫无用处,那么长的步枪在三个人身体之间塞得动都动不了。两个宪兵突然同时意识到了一个恐怖的事实:我们是长枪,对手可是短剑!那……念头还没转完,‘扑哧、扑哧、扑哧……’两人胸腹要害处已各被接连刺了好几剑,吐着满嘴的腥血慢慢倒地。

白少虎抓起地上的白大褂擦手上的鲜血,“好了,热身结束。藤田,你部下都是窝囊废啊?这才几分钟就叫我宰了三个?还是你和他们一起上吧,我想,你加上他们,应该还有点让我娱乐的价值吧。”白少虎笑得轻松,其实自己心里最清楚,辛亏是在这个病房里,要是藤田胜一郎的7个部下全都有刚才那两个宪兵的水平,加上藤田胜一郎一个六段的剑道高手一起上,他多半是要去见先皇了。他不是喜欢趁口舌之利的人,但高手相争中最重要的是冷静,能激怒藤田一分是一分。

藤田胜一郎铁青着脸不理白少虎的挑拨,刚才一撞发生太快,要想救援小山与井下已是不及。冷哼一声,“尾上、矢野、佐久间、三好,出列!”

“嗨!”四个矮壮的宪兵应声上前。

白少虎粗一打量四个宪兵,暗暗叫苦。拼刺的首要力量就在腰力和腕力上。突刺的爆发性全靠腰力和腿上的蹬力。腕力强可以保证刺出的刺刀稳准,磕得敌人虎口震裂,少数高手更可以在一刺之中仅靠腕力磕开敌人格挡的武器,不用收枪直接杀敌。而这四个宪兵腰肢健壮,手腕奇粗,脚步稳健,显然是个中好手,就算同时解决两人也是得费番手脚,何况四个。

藤田胜一郎道:“小山和井下的失误导致了什么结果,看见了吧。”

“嗨!属下明白!”四个宪兵齐声应道。小山和井下虽然个人的白刃技战术不错,但是是从两个小队中临时调来的,所以才有配合上的不协调。这四人是同一个小队,配合相当默契。

“看来对方也是白刃战的高手呢,诸君如果不抱着赌上性命的觉悟,就算是你们,恐怕也是难以取胜的吧。”

“属下等都有玉碎的觉悟,只恳请藤田处长把我们的骨灰送回帝国本土!”尾上小队长大声答道。

藤田胜一郎盯着眼前的敌人,白少虎漫不经心的提着还在滴血的短剑,斜着眼饶有兴趣的看着宪兵们,好象等得不耐烦一样在病房中间来回的踱来踱去,军靴沾上的鲜血,在地板上踩出了一个又一个血红的脚印。看着大和帝国勇士的鲜血就这样被卑贱的支那人践踏,“那好!”一句恶毒的话就象是从藤田胜一郎牙缝里挤出来一样,“我希望在这条支那狗身上看见四十个刺刀洞!”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