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爱在西元前》诸学科版歌词

凯利中校 收藏 0 143
导读:[原创]《爱在西元前》诸学科版歌词

《爱在西元前》心理学版


威廉冯特先生在莱比锡创建了实验室

宣告科学心理学诞生距今近一百三十年

斯金纳箱,坚定不移的信念

用操作条件反射扣动激进行为主义最响琴弦


梦境、伊底、自我、超我,是谁的发现?

喜欢在你只属于我的那一点

经过维也纳精神分析研究院

我以大师之名许愿

思念像詹姆斯意识流般缠绵


当层级需要只剩下自我实现

记忆就成了刻骨铭心的画面


我给你的爱是信度加效度

渗透到每一道测题里面

隔一个世纪再次发现

经典测验理论依然清晰可见

我给你的爱是因素加特质

渗透到每一道测题里面

用分数剖析图揭示了永远


由拓扑确立的经典

依然在复演

我感到很疲倦

向量低到极限

害怕再也不能跨进你的场空间


[爱在西元前化学版]

拉瓦锡大师断送炼金术的法典 连同门捷列夫宣言 普化课上吟咏一年又一年 在通风橱前


梦想减少些实验 却在统热考场向吉布斯祈祷多一点时间 价层 组态 微扰 分子片 将理想


畸变 寻找在模型中你留给我的势能面 编织纳米神话这谎言 对基金委空头许愿 倦怠像组


合化学铺天盖地漫延 当计算机使用量子化学语言 反应变成了天书奇谈的诗篇 我给你的爱


如此难实现 仿佛液相色谱与热重相连 每一次尝试尚未达到闪点 热情就以一级反应方式衰


变 我给你的爱如此难实现 仿佛液相色谱与热重相连 热力学可能却缓慢到永远 儿时点石


成金的誓言 已低于检测限 也许我该直面 回头是禁阻跃迁 默默承受二分之一的自旋。



[爱在西元前之计算机版]

冯诺伊曼先生设计出的ENIAC

宣告计算机诞生距今已经五十七年

图灵前辈提出了图灵机的概念

奠定了现代计算机的理论基点


摩尔定律,鸵鸟算法,是谁的发现?

喜欢在指令中寻找你的流水线

走过微软研究院

我以盖茨之名许愿


思念像01串那样蔓延

当汇编已成为过去的语言

C++就成了当今的经典


我给你的爱写在JAVA虚拟机里面

从WINDOWS到LINUX依然清晰可见

我给你的爱写在一行行代码中间

用面向对象思想编写出的软件

已成为永远


我感到很疲倦

解决不了NP问题真可怜

害怕世界从此再没有经典

爱在西元前 爱在西元前



[爱在西元前 医学版]

希波克拉底奠定医学的誓言

我们的黄帝内经 距今已经两千五百多年

华佗的手术 扁鹊传说中的字眼

还有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将我们国粹包揽


阴阳 虚实 调和 平衡 是谁的从前

喜欢传说中望闻问切的画面

经过病人身边 如今我用视触扣听许愿

希望像底格里斯河般的漫延


当古中医只剩下难解的语言

西医就可以成就现代的诗篇


我给你的爱写在西元前 注入到挽救你生命的血源

几十个世纪后出土发现 输血袋上的血型依然清晰可见


我给你的爱写在西元前 陪伴着你新生儿的出现

用锋利手术刀成就了永远 那伟大得母爱誓言

生命在繁衍


我忘记了疲倦见病人还是很艰难

害怕再也不能让你回到身边


爱在白大褂,爱在白大褂




[<<爱在西元前>>力学版]

阿基米德提出了浮力的定量理论

写在褐色的羊皮纸上 距今已经两千两百多年

你在风洞前 注视着卡门涡街

我却在旁静静看着普朗特的流体力学经典


塑性 弹性 应力 应变 归于圣维南

喜欢在坐标变换中寻找不变

经过那超静定桁架面前 我以铁摩辛柯之名许愿


思念像脆漆裂纹那样蔓延

当机械应变计已变为历史

光弹性方法就成了经典


我给你的爱写在西元前 深埋在<<原理>>字里行间

从庞加莱到阿诺尔德 方程的系数仍然清晰可见


我给你的爱写在西元前 深埋在<<原理>>字里行间

用牛顿定律去预测永远 但那初值敏感的方程

不会再重演


我感到很疲倦 离吸引域很远

害怕再也遇不上你在三维的相空间


爱在西元前 爱在西元前



[爱在西元前——社会学版]

迪尔凯姆发表了自杀论的经典

实证研究方法的开篇

距今不过一百来年

你在书桌前 凝视群学肄言的字眼

我却在旁静静温习结构功能主义的观点


制度 变迁 结构 重建 是谁的视角在转换

喜欢在社会现象中发现规律的那画面

经过巴黎高师外边 我以孔德之名许愿

思念像非典型恐慌般的蔓延


当疯癫与文明只剩下难解的语言

《性史》就成了永垂不朽的诗篇


我给你的爱写在资本主义精神里面

深埋在伟伯的神经元

几十年之后重新发现

社会学的想象力依然清晰可见


我给你的爱写在资本主义精神里面

深埋在伟伯的神经元

用人文主义刻下了永远

差序格局的关系构建

现在还重演


我感到很孤单离大师还很远

害怕再也见不到波普诺的最后一面



[爱在西元前——药学版]

葛兰素史克上市齐多夫定片

像艾滋病毒般弥散 表示鸡尾酒疗法的浮现

神奇的磺胺 百浪多息的突变

和保泰松一起造就代谢活化的经典


替哌 顺铂 吗啡 氟烷 和万艾可比肩

甲氧西林耐药株倒在万古霉素身边

穿过氯丙嗪的三环 我向李时珍许愿

思念像透皮制剂般的蔓延


当反应停看见海豹胎的嘴脸

用药安全才进入人们的视线




显出254纳米下的暗斑

用凯氏定氮法再次检验

标准像2000(两千)版药典一般森严


我给你的爱在色谱柱中间

显出254纳米下的暗斑

用旋转蒸发萃取再提炼

核磁共振氢谱上的线

仍然没有变


我感到肾上腺在消耗5-羟色胺

怕新斯的明不能堆积胆碱





[《爱在西元前》之biology版]

麦克林道格发现了转座因子跃迁

纵然碎成冈崎片段

我的心也决不那么善变


滚滚红尘间

抗体寻觅着抗原

你的灵魂是唯一使我冲动的乙酰胆碱


退火 延伸 克隆 突变

是谁的实验

女神的创世纪没有适者生存的字眼


听完古多尔的讲演

我以猩猩之名许愿

常温习你苏丹Ⅲ般灿烂容颜




倒一块思念的板忘了加氨苄

寂寞像杂菌空气里四处蔓延


我给你的爱写在西元前

深埋在三叶虫和恐龙身边

就算第四纪的冰期再出现

两只手用肽键依然紧紧相牵


我给你的爱写在西元前

深埋在三叶虫和恐龙身边

用看家基因表达出永远

每个核苷酸都记载下我们的誓言


期待那么一天

爱欲升腾着火焰

两个人 交织缠绕成双螺旋




[《爱在西元前》英语文学版]

弥漫着Viking气息的比奥武夫经典

日耳曼诸神遗落中 异教捡拾的断简残片

我们在橱窗前 凝视O.N.L.Y.的新品到店

北欧风格扑面而来 妩媚如虹 锋利如剑


结构 解构 吊诡 去魅 是谁家鹦鹉在胡言

还是喜欢柏拉图 凝视山洞篝火时 英俊的脸

经过圆桌骑士身边 我以亚瑟王之名许愿

罗密欧与朱莉叶从来都只是戏言


当古英语深锁在天主教神学院

市井的莎士比亚 今天却成了经典




我给你的爱

走不出Virgina Woolf一个人的房间

英伦多雨的平原

已找不到曼斯菲尔德庄园

华兹华斯刈麦人的高歌

依然清晰可辨


我给你的爱

遗落在维多利亚的从前

尤利西斯的思念

是否还在古舟子畔回旋

大洪水再次到来 诺亚方舟已不再

一切无法重演





[爱在西元前Economics乱弹版]

埃奇沃思盒里画满了无差异曲线

跨越了无数个交点 就串成一条契约线

我在盒外面 凝视着这帕雷托点

斯密的无形手却悄悄把一切改变


休谟 康德 萨伊 科斯 是谁更牛些

唯有凯恩斯最后埋葬了腐朽的新古典


抛开边际效用递减 我以泊松之名许愿

思念的长度拥有无穷大的置信区间

当世界只剩下供需的转变

均衡就成了永垂不朽的诗篇




深埋在苏格拉底师徒的身边

几十个世界后出土发现 石板上的字迹依然清晰可见

用古希腊文记载着永远 那一生追寻的效率点





[爱在西元前之Mathematics版]

欧几里德留下了下了几何原本

传抄在雪白的羊皮纸上

距今已有两千三百多年

阿波罗尼生于帕加

凝视着永恒的圆锥曲线

丢番图却在静静的欣赏不定方程的解

微分 级数 离散 收敛 是谁的发现?

喜欢你在连续之中逼近我的极限

经过剑桥三一学院

我以牛顿之名许愿

思念就像傅利叶级数一样蔓延

当空间只剩下拓扑的语言

映射就成了永垂不朽的诗篇



深埋在康托尔集合里面

用超越数去超越永远

那没有尽头的无穷

一切又重现





[《爱在西元前》量子力学版]

普朗克先生写下了黑体辐射公式

宣告量子力学诞生距今已一百又零三年

薛定谔方程,天才的灵光一现

用德布罗意波谱写出物理学光辉顶点


对易,表象,守恒,自旋,是谁的发现?

喜欢在光谱中你只属于我的那条线

经过丹麦玻尔研究院

我以大师之名许愿


思念像海森堡矩阵般地蔓延

当波函数只剩下测不准语言

几率就成了永垂不朽的诗篇



我给你的爱是轨道加自旋渗透到每一个原子的里面

隔一个世纪再一次发现泡利不相容原理依然清晰可见

我给你的爱是轨道加自旋渗透到每一个原子的里面

用狄拉克符号写下了永远

那一宏观确定的经典,不会再重演


我感到很疲倦

能级低的好可怜

害怕再也不能跃迁到你身边




[爱在西元前law版]

拿破仑皇上颁布了伟大的民法典

无数人顶礼膜拜距今不过一百九十多年

在海那一边,明知一切以改变

却依然忠诚坚持着普通法的信念。


苏格 拉底、卢梭、洛克是这一切的本源

不过要想及格咱得弄懂台湾的王泽鉴


抛开西方的观点,追寻那本土的资源

原来还是苏力院长更牛逼一些。


当老贺依然充满激情的讲演

陈兴良正跟法院搞程序的试验



老流氓们梦碎使馆前

不得已改道花钱西去不列颠


古人的埋藏物终被发现 竹简上的字迹依然清晰可见

用象形文字记载永远 最没用的就是宪法典。




[爱在西元前之Advertising版]

戛纳广告节颁布着金银铜狮奖单

刻成盗版的光盘 年年都有机会拿出来展览

你在平面前 凝视model的容颜

我却在旁静静估量这一媒介的覆盖面


佣金 预算 锌版 订单 从头来检点

喜欢在直邮后你只留给我的折扣券

经过李奥贝纳身边 广告人可曾经许愿

创意有伸手摘星般的信念


当奥格威只剩下一本自传

大师级传奇人物都风流云散

我对你的爱放在购物点 流露在精美礼物品牌宣传

就算遭受着批评与冷眼 依然要把印象刻在你心里边

我对你的爱放在购物点 诉求在目标受众渗透观念


绝对不放宽

没有谁更可怜 市场份额最难赚

不做总统就来尝试这挑战



[爱在西元前(电影版)]

老卢米埃尔摄下了火车进站画面

映在巴黎的咖啡馆至今一百零八岁月

他在镜头前,纪录自己的表现

我却在旁边静静玩赏好莱坞的经典

画面音乐剪辑悬念是谁的贡献

沉醉在岁月中你只属于我的那张脸

走下那敖德萨台阶我以巴赞之名许愿

景深像奥逊威尔斯般的蔓延

当新浪潮只剩下难解的语言

票房就成了永垂不朽的关键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